<
    ……

    短暂的休整,让欧楚阳的体力有所恢复过来。而这时,他方才感受到自己的实力又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欧楚阳几乎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心中揣度着:如果一直留在这里,自己是否能够在飞升之前达到超过天神级别的地步?

    当然,他只是想想,就算他现在没有琐事缠身,管尸人老者也不可能让他一直留在这里,否则违返了天地法则,要接受惩罚的便不是他欧楚阳一个人了。

    微微的摇了摇头,欧楚阳的心境再度回复到无欲无求的境界。

    由于实力的飞跃,本就元神力量极强的欧楚阳,已经可以自由的控制自己的心态,想静的时候就静,想狂的时候无比的疯狂,这就是对元神的领悟、对道的感悟。

    随后招过散落在地面的下品元石,收入囊中,欧楚阳重整心情,目光凛然,直视着那雷云密集的终点,一股傲然之气浑然释出。

    “我有比天之心,区区九雷天磁大阵,又能奈我何。”

    狂吼了一声,欧楚阳大步朝着终点走去。

    众神之冢。

    管尸人老者微笑的看着空中犹如镜面一般的光晕,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暗自点头间,不由喃喃出声。

    “不错,果然没有辜负我的苦心,这样一来,我也放心了。”

    说完,管尸人老者终于闭上了双眼,而随着其灵识的封闭,一股精纯的黑气开始在体表环绕了起来。

    虚空中,黑色光晕绽放着安定而又诡异的神彩,平整光滑的镜面里,不断的传出欧楚阳的高吼以及狂傲的笑声,伴随着轰然响彻的雷声,回荡在这奇异的空间之中。

    久久不息。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便是三年已过。

    这三年中,除了管尸人老者之外,没有人知道,欧楚阳在干什么,而前者却是在欧楚阳渡过了十八道雷霆的考验之后,紧闭了自己的灵识。

    就连欧楚阳也不知道的是,创造了九雷天磁大阵,消耗了多少管尸人老者的真元。

    尽管管尸人老者实力逆天,可还是在创造九雷天磁大阵之后,陷入了极度的虚弱状态之中。若不是为了看守着欧楚阳,怕他出现意外,恐怕在欧楚阳进入九雷天磁大阵之后,他就应该抓紧时间恢复了。

    还好的是,管尸人老者对元神和“道”的领悟远给欧楚阳强上太多。

    整整三年,管尸人老者终于可以再次的睁开了他的眼睛。

    当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第一件事,便是看向了维持了三年的黑色如镜般的光晕那里,雷云滚滚,一道人影闭目盘膝,坐在第九里地的边缘。

    “好快。”

    仅仅是一眼望去,管尸人老者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有想到,自己预估欧楚阳最少要十年才能走到那里的预言,居然会与现实有着如此巨大的偏差。

    三年,渡过了**七十二道雷霆?连管尸人老者也不得不认为,自己还是看走了眼。

    要知道,这九雷天磁大阵,可是管尸人老者毕生所学融合于一起的精华,其中更是蕴含了他数千万年的实力,欧楚阳居然用这么快的速度走到了那里,其实力实在令他惊叹不已。

    震惊了片刻,管尸人老者再度回复了平静的样貌,喃喃道:“很快啊,只不过不要小瞧了这九雷天磁大阵,最后一关才是威力最大的一关,那里可不是之前八关能够比拟的了的。唉~,三年已过,希望你能在三年之后,渡过这最后一关吧。”

    看了一会儿,管尸人老者再次对欧楚阳速度作以粗略的估计,在他看来,欧楚阳想要出去,必须还要经过不长的三年时间。

    “咦?”

    正想着,忽然一丝微妙的感觉在心头冉升而起,老者微惊之下,不由一笑,轻声道:“不错啊,当真是虎父无犬子,那两个小子也融合完毕了。”

    话落,老者消失在原地。待到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炼魂坑内。

    远处,一白一紫两道光华正频频闪动着,光华的中央,静坐着两名少年模样的强者,他们正是在三年前开始融合“乌泥娃娃”的欧白与欧紫。

    “轰~”

    一声雷鸣,炸响在炼魂坑中。随即,光华陨落,两个少年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相继飞腾而出。

    “欧白(欧紫),谢过管尸人爷爷赐体之恩。”

    从光华中掠出,两少年同时拜倒在管尸人老者的脚下,这是他们一生之中除了欧楚阳之外,仅有的一次跪拜他人,而这个人正是赐予了他们肉身的管尸人老者。

    微微一笑,老者伸手虚托,一股绵柔的内劲将两少年托起,老者道:“不必多礼了,看到你们能够成功的融合乌泥娃娃,老头子这几千万年来的努力,也没有白费。”

    取极渊深海的乌泥精华,老者用了三千万年的时间,方才捏出了两个巴掌大小的乌泥娃娃。

    仔细的打量了两人一番,老者心中有了数,满意着点头道:“恩,不错,丹灵之心已达巅峰之境,乌泥肉身却是更高,已有天神之境的修为,看来你们也很努力啊。”

    两少年闻言,面露感激之色,相继笑了起来,道:“这时,欧白想起欧楚阳来,匆忙的问道:”管尸人爷爷,父亲现在在哪里,三年了,欧白很想父亲。“

    “是啊,父亲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他。”欧紫也追问道。

    老者微微一笑道:“随我来。”

    轻轻的挥了挥手,在一股柔和之力的包裹之下,两少年愕然着被管尸人老者带到了众神冢之中。

    欧白与欧紫进来之后,当下便从那黑色镜子中看到了欧楚阳的身影。

    “父亲~”两人惊喜的叫道。

    虽然只是丹灵,可毕竟是出自欧楚阳之手,其后再由欧楚阳元神孕养了一阵子,两少年对欧楚阳的感情,远盛至亲。

    望着那滚滚的雷云,两少年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惊骇之色,那里的气息虽然他们感觉不到,可只凭着周遭近乎实质化的能量气旋,便已经让他们察觉到了危险。

    “管尸人爷爷,父亲这是在哪里?为什么周围都是些可怕的气息。”

    欧白这么一问,欧紫也是少有的焦急了起来,目泛忧色的看向了老者。

    只见老者微微一笑,安慰道:“放心吧,欧楚阳正在经受一个考验,只要他成功了,你们就不用再等上九十年,马上便可以出去。”

    “真的?”欧紫闻言先是一喜,随即看到那密集的雷云,立马又颓废了下来,道:“可是,父亲,真的能轻松的渡过吗?那里的气息虽然我们感受不到,不过怕是也不那么温和吧。”

    只凭看上一眼便能感觉到九雷天磁大阵的不同,可见丹灵那得天独厚的感应力着实不弱,老者赞赏的看了欧紫一眼,点头道:“没错,想要轻松渡过,的确不容易,而且,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们,欧楚阳是否能够成功,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

    老者说的轻松至极,虽有隐隐的担忧,可语气之中对欧楚阳的信任之意却是不经意的流露而出。

    只不过,眼下欧白与欧紫心系着欧楚阳的安危,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目光焦灼的望着那镜面中紧闭双目的欧楚阳,三人一时间沉寂了下来。

    然而~这种安静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三个却是被镜面中欧楚阳的举动深深的震惊住了。

    只见九雷天磁大阵中紧闭双目的欧楚阳,慢慢的站了起来,背对着他们,一步步的朝着那九九八十一道雷霆衍生之地行去。

    管尸人老者见状,刚刚还信心满满的神情陡然一变,被震惊之色所取代。

    “他要干什么?”

    心惊之下,老者不由惊呼出声。

    在他看来,欧楚阳的历经考验的速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渡过了七十道雷霆之后,欧楚阳不会感觉不到这雷霆之力的威势。

    九九八十一道雷霆,可不仅仅是数字能够代表的强大,那可是老者整合了自身近全部的实力才引来了天雷之气,所创造的九雷天磁大阵最后一关,也是最难渡的一关。

    在老者的眼中,这最后一关所蕴含的天雷之气,已经达到了逆天的境界,这样的雷霆就算是天武界的高阶天神也未必能够从容面对。时日这么短,才仅仅三年,难道欧楚阳就有如此的信心?

    看着老者突然变的凝重的神情,欧白与欧紫当下便感觉到了情况不妙。

    “管尸人爷爷,怎么了?父亲有危险吗?”欧白焦急着问道。

    管尸人老者点了点头,并没有解释,只是暗恨道:“这个小子,居然这么冲动。”

    欧紫道:“爷爷,你说清楚一点,到底发什么事了?”

    老者目不转晴的回答道:“这是九雷天磁大阵,是老头子我效仿天劫之势创立的逆天之阵,此阵蕴含的天劫之力,远盛地武百倍以上,你们的父亲本身就是个另类的存在,老头子怕他不知天劫之威,渡劫的时候会有危险,所以才将此阵搬出,意图便是让他能够在众神冢这个无法感应到天劫的地方,提早的领悟天劫之威,这样对他日后飞升会有不少的好处。可是~”

    “可是什么?”听的好好的,老者话锋一转,不由让两少年心神微惊。

    老者哀叹着,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说道:“可是他太着急了,这才三年,渡过了七十二道天劫雷霆,已经是极限,为什么他不再等等呢,不用多啊,再需要三年,他就可以从容的渡过了。”

    这下,两少年终于明白了管尸人老者的意思,震惊的同时,不由急切的对老者哀求道:“管尸人爷爷,你快救救父亲啊,他会死的。”

    “废话。”老者闻言,不由怒道:“我当然知道他会死,可这又有什么办法,九雷天磁大阵本就不应该存在,为了他,我都把天得罪了,如果我出手,那死的不仅仅会是他,你、还有你、这里的所有生魂,包括我在内,都会违背天地法则的情况下,烟消云散。再者说,九雷天磁大阵一经开启,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欧楚阳他能成功渡过,抑或是死在那里,其它的,别无它法。”

    “啊?”

    两少年一听傻了眼,道:“这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哼~”管尸人老者怒哼一声,视线再度回转到镜面中欧楚阳的身上,冷声道:“种因得因,种果得果,既然他为了朋友可以不惜性命,就应该做好了死的准备,我们谁也帮不了他,现在只能看他自己的了。唉~”

    气愤交加的说着,到了后来,管尸人老者还是不由替欧楚阳惋惜的叹了口气,并在冥冥之中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九雷天磁大阵。

    欧楚阳纵身站起,目光直视着面前不远处的密集雷云,神情极度的凝重。

    三载考验,欧楚阳渡过了有生以来,时间最长的危机。

    一里路程,九道雷霆,欧楚阳以彪悍的崩山厚铠,轻松渡过。

    二里路程,十八道雷霆,九雷碎铠,拳轰雷霆,依旧轻松。

    三里路程,二十七道雷霆,光是崩山厚铠已经不足以让他从容应对,苍噬霸劲充斥的双拳才是他力敌灭天雷霆的最有力手段。

    四里路程,三十六道雷霆,欧楚阳唤出了元冥血月轮,借圣器之威,堪堪渡过。

    整整四里路,仅在半年之内通过,其势之傲,足以惊天。

    接下来~五里路程,四十五道雷霆,地火九幽、生机之力、厚铠防御,尽皆施展而出,终于在欧楚阳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艰难的渡过。

    六里路程,五十四道雷霆,此际,欧楚阳已经将五种内气全数施展而出,五灵灌体,仿若战神,欧楚阳以力抗天,终究渡过。

    前前后后,短短一年,欧楚阳完成了连管尸人老者都不敢想象的惊人考验。只不过,还没完的是,更加艰难的考验还在后面。

    七里路程,六十三道雷霆,欧楚阳用时九个月,终于在密集的雷云之下走了过来。那时的他,在最后十道雷霆降下的时候,以天罡雷体的不世防御,终初渡过。

    八里路程,七十二道雷霆,是欧楚阳最危险的一次,这一次,当他用时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渡过的时候,最后一道雷霆居然是爬着过来的。

    整整八里路程,用时近三年,欧楚阳完成了惊世的壮举,足以令管尸人老者惊叹。只是这不并代表管尸人老者理所应当的认同他如今的行为。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八十一道雷霆啊,相当于平凡高阶武神二十七次天劫,那威力简直无法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