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方鸻才抬起头来。

    此时正跪坐在桌上的妖精小姐,留意到他掀开风镜的动作,顶着那张紫藤的叶片抬起头,看了看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她问道:“工作完成了吗,骑士先生?”

    方鸻伸了个懒腰,吐了口气点点头,然后直起身来问对方道:“出去走走吗?”

    他指了指床边的玫玫——自从希尔薇德加入之后,这东西就由后者郑重地交由他保管了,但并不是送给他,而是作为‘她父亲的遗物’交给他使用。

    说起来关系有些复杂,不过方鸻完全能理解,那毕竟是对她来说有很重要象征的东西。

    塔塔想了一下,问:“这是骑士先生的要求吗?”

    方鸻一怔,才想起对方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想法,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道:“我只是觉得你老是待在屋子里不太好。”

    “但我只是龙魂而已,骑士先生。”

    方鸻不由失笑:“其实我不是不知道,可总下意识认为塔塔小姐是活生生存在的,这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塔塔小姐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感,与我们有什么不同呢?”

    妖精小姐仰着头,仔细地看着他。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她问:“让人难以理解,姑且认为它是知识的一类,的确人类的感情真是丰富,骑士先生。”

    然后她向方鸻伸出小手来。

    方鸻微微一愣,才明白过来,他反应过来像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一样,伸出手来,邀请他的妖精女士。

    塔塔的目光平静如水,轻轻拍了怕长裙,扶着她的骑士翘起的食指走上掌心,就像是一位玲珑可爱的豌豆公主。然后她抬起头轻而缓地说道:“我和你一起出去,骑士先生。”

    “就这个样子?”方鸻意外地问道。

    “就这样,我会隐身,骑士先生。”

    方鸻恍然。

    他轻轻将妖精小姐送上自己的肩头,让她挨着自己的耳朵坐在,方便听她耳语。然后弯下腰,熄灭了风灯,才转身推门而出。

    但他没想到其他人也正在找他。

    他一推开门,就看到未来的博学者小姐急匆匆地从鞍桥上走下来,意外地看到他,还楞了一下。然后姬塔才急切地说道:“出了点事情,艾德哥哥,大家正在找你呢!”

    “找我?”方鸻一愣:“出什么事了。”

    “前面有个蜥蜴人。”

    “夜蜥人?”

    “不不,就是蜥蜴人,艾德哥哥,”姬塔有点怯生生地说道:“我、我也说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蜥蜴人,你快和我来吧,艾缇拉小姐说让你拿主意。”

    “我拿主意?”方鸻疑惑地跟着她走了过去,来到另一边的平台上,他才发现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都正汇聚在这里,趴在栏杆上看着平台的下面。看到他和姬塔一起走过来,洛羽、天蓝纷纷让开,而小姑娘抓着他的胳膊,一脸眉飞色舞地对他说道:“你可来了,艾德哥哥,有个蜥蜴人,它好高啊,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蜥蜴人!”

    “艾缇拉小姐说让你来拿主意,毕竟艾德哥哥才是队伍的队长呢!”

    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仿佛有一万只麻雀在方鸻脑袋边上飞来飞去,听的他头晕脑胀,只捕捉到了一些关键的信息——很高的蜥蜴人?据他所知生活在云层海地区的两种蜥蜴人,夜蜥人与鲨蜥人身高都不太高,前者更是堪称瘦小,后者也不过和人类相差无几。

    他不由看向一旁的其他人,但洛羽一如既往的闷着嘴巴,只对他点了点头,至于这点头是什么意思,鬼才知道咧。瑞德和艾缇拉都不在平台上,一旁的谢丝塔看样子就不想和他多说,冷淡地看了一眼,然后才给他让出一条通道。

    那边便只有希尔薇德一个人,贵族小姐自然早就听到了方鸻过来,她从栏杆上回过身来,冲他浅浅一笑道:“你来了,其实是安达索克的蜥蜴人。”

    安达索克的蜥蜴人。

    方鸻脑海之中立刻生成了一个名词,与形成了与之相应的形象——战蜥人。它们可能是艾塔黎亚仅存的最强大的两个蜥蜴人氏族之中的一个,另一个是生活在圣休安努林那瑞大森林之中的血蜥一族。

    这两支强大的蜥蜴人氏族和夜蜥人一样,都曾经臣服于蛇人帝国,或者说正是辛萨斯蛇人将它们从原始森林的蒙昧之中开化,让它们拥有了自己的历史与文化。

    战蜥人早在第一纪元就是辛萨斯强大的战士,相传它们拥有龙血的传承,更近似于龙角蜥蜴,因此身材高大,战技精湛。方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见过这个传奇的氏族,不过他在社区之中的图片上见过。

    它们往往身材高大魁梧,喜欢使用的武器是双手战剑、锯刃与长矛,其中最强大的一支名为龙血氏族,这一氏族的战蜥人浑身赤红,犹如沐浴龙血,与其他氏族的战蜥人大相径庭。

    希尔薇德让开一个身位,让方鸻站在她身边,这才看清下面的情况。原来狮人瑞德和艾缇拉都在下面,帕克也跟在两人身后,在他们面前,确是一位高大的蜥蜴人战士。

    它浑身披着青色的鳞片,头上生长着头冠与细小的角——这正是战蜥人的典型特征,而一张巨口,细密的白色尖牙,下颚的外形明显带有龙类的血统。

    它差不多有二米多的身高,与强壮的狮人几乎齐平,穿着一身犹如镀金的华丽板甲,而正如方鸻预料,它使用一支双头战矛。

    高大的战蜥人战士正用它焦黄色的眼睛,狭长的瞳孔打量着在场的每个人,然后它裂开嘴,吐出有些可怕的分叉的信子,用带着咝咝的声音地开口道:“那么,你们所谓的队长来了吗?”

    “他很快就到了。”艾缇拉没有回头,不知道后面的情况。

    而那战蜥人一点也没表现出不耐烦的意思,它抬高脖子,夹杂着咝咝的声音说道:“那你们告诉他,我听说你们是前往参加朝圣的人类?我,泰纳瑞克—瓦努—纳那瓦尔,强大的战士,龙选者,白颅氏族的王子,要求加入你们,一同参与这个试炼。”

    “朝圣?”方鸻一愣,开口道问道。

    “这是朝圣之道,你们不明白吗?”那战蜥人抬起头看着他,但一点也没有被居高临下俯瞰的自觉,仿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自信的意味:“我很早就听说过这个传闻,专门安达索克来到这里,这里是荣誉的古代之路——而我,作为安达索克最强大的战士,自然有资格获得这样的荣誉。”

    这家伙究竟在说什么啊?

    方鸻一头雾水,不过还是从对方的话语之中分析出有限的信息。

    安达索克位于远南大陆群,也就是第一大陆桥所在的地方,那里是一片真正的广袤密林,与文明尚未涉足的险峻群山。

    森林之中,那里遍布古代遗迹,而蜥蜴人守护着古老的秘密。它们口口相传,那里是门扉所在之地,但至于门扉究竟是什么,人们普遍那就是通往第二世界之路。

    几大蜥蜴人氏族之中,血蜥一族神秘而古老,隐于世外。而战蜥人骄傲而强大,它们还缅怀着辛萨斯古老而光荣的过去,而正因为这一点,它们与其他蜥蜴人的关系并不融洽——与人类、精灵就更加冷淡。

    因此要在凡人世界之中看到一位战蜥人,那是相当困难的,比狮人、帕帕拉尔人要罕见得多了。

    更不用说按对方的说法,对方还是一位氏族的王子。

    方鸻知道王子这个称呼在战蜥人氏族之中是有特殊含义的,并不是每一位氏族长之子都可以被称之为王子,它一定要是为整个氏族所推崇的,为其他战蜥人所认可的,事实上也就是这一氏族未来的继承者。

    王子在一个氏族当中是具有唯一性的。

    至于强大的战士,也不是一个随口的自夸,它其实是一个头衔,就算不是氏族之中最强者,但至少也是具有一定资格,完成了某种试炼的蜥蜴人,才能具有的称呼。这个传统事实上不只是在战蜥人一族,在其他蜥蜴人之中也有类似的传承。

    至于龙选者和白颅氏族是什么,方鸻就不大清楚了,安达索克的战蜥人不是一个统一的王国,虽然它们有统一的文明,但密林之中有上百个氏族,他所知道的其实也就只有一个龙血氏族而已。

    但正是这个时候,塔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妖精小姐附耳轻声说道:

    “白颅氏族是战蜥人当中相当强大的一支,辛萨斯时代以来的三大黄金氏族之一,算是血统非常高的一支。它们的祖先是龙角蜥蜴,与巨龙的亲缘关系,并不比龙血氏族更低一些。”

    方鸻闻言不由一怔,那不是说如果对方没有撒谎的话,对方的来头岂不是非常大。战蜥人三大氏族的传说他也有所耳闻,那是辛萨斯蛇人们从密林之中带出的最早的三个氏族,传说他们皆具有非凡的力量。

    “那龙选者又是什么,塔塔小姐?”他忍不住在心中问道。

    但妖精小姐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

    而是借由他的嘴巴,忽然发出了一阵诡异的,高频的咝咝声。只见方鸻看向那蜥蜴人,忽然开口道:“咝咝,咝咝咝——?”

    那本来一脸自信的战蜥人王子,闻言忽然脸色一变。

    它后退一步,试探性地看着这个人类,焦黄的眼睛里面流露出奇怪的神采,然后张开大嘴,也发出了近乎相同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方鸻忍不住问道。

    “那不是一种语言,”塔塔冷静地答道:“那是三十六组变音,其实是龙类语言的模拟,他在向你询问。”

    然后她停了一下。

    “他问你是不是也是龙选者,以及——为什么人类也会成为龙选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