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元2053年,地球第一次载人宇航飞船飞出太阳系试验成功。

    公元2057年,第二次载人宇航飞船飞出太阳系实验再次获得成功,却在刚刚飞出太阳系不久,迎头撞上了罗道尔修士同盟会派出的一艘因为意外失事飞入到太阳系周边的探索灵舡。

    这一天,地球上的人类才知道,原来他们在这片宇宙中并不孤单。

    这片看似荒凉无垠的黑暗宇宙,事实上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繁荣和热闹,在地球之外早已有着无数多种多样的生命和文明存在。

    而在这些文明之中,却是拥有同样外表的人类所掌握的修真文明为主导。

    强大的修士们不仅可以轻易排山倒海、自由翱翔天空,其中最强大的甚至可以肉身飞度星河、谈笑间毁灭星辰。

    在最强大的修士个体面前,即便是最顶级的科技武器也无能为力。

    撞上罗道尔修士同盟会的灵舡,让地球人知道外星人和外星文明存在的同时,却也带来了危险。

    罗道尔修士同盟会在之后的探索中惊奇地发现,地球这颗星球不仅是难得的宜居星球,更难得的是,这颗星球上庞大的、足足超过70亿以上的人类,竟然都是具备修行潜质的“预备役修士”。

    于是,为了争夺地球上的资源,战争自然而然地爆发了。

    公元2071年,埃坎迪王国派出舰队正是入侵太阳系,进入地球轨道,向地球发动战争。

    随后,猎户座旋臂数个国家同时向地球发动攻击,将地球和整个太阳系纳入到战场之中。

    地球从此进入长达数百年的“黑暗时期”。

    在被外星文明肆虐和奴役的时期里,地球上的人们仍然在努力进行着抗争,同时积蓄着属于自己的力量。

    公元2098年,第一位突破入微境的地球人类出现,意味着地球上第一次出现了本土修士。

    公元2169年,第一位突破元婴境的地球修士出现。

    公元2382年,第一位突破化身境的地球修士出现。

    公元2713年,第一位突破神藏境的地球修士出现,轰动银河系。

    同年,罗道尔修士同盟会宣布在地球设立同盟会办事处,成为第一支向地球表明和平态度的组织。

    之后数年,之前入侵地球的各个国家和组织先后从地球退兵,同时宣布在地球联邦设立机构,公开招募地球联邦人类加入各个组织的修士行列。

    各大势力第一次在地球达成了和平状态,地球联邦由此进入修真文明高速发展期。

    公元2752年,地球上各个国家和组织摈弃前嫌,抛弃成见,发表统一宣言,成立地球联邦。

    这一年,称为联邦历元年。

    ……

    ……

    联邦历1024年。

    地球北半球,京南市。

    方墨盘膝端坐在床上,双手并拢,手心向上摊开,虚浮在双腿之上,眼皮下垂,眼观鼻、鼻观心,呼吸轻微而漫长,其余再无声息。

    一缕不易察觉的热流从他小幅气海位置升腾而起,顺着连通气海的最粗壮经脉缓缓流转出去,没费多久便已经流转全身近一半经脉。

    随着这缕热流的流动,方墨清晰地感觉到它流经的每一寸地方,无论是血管、肌肉,甚至是骨骼都生出了极其细微、却又分明可以察觉得到的变化,仿佛全都活跃了起来一般。

    方墨心中暗喜。

    他知道,这是功法修炼有效的典型征状。

    以意生气、以气育体、以体炼息,最终达成周天圆满,气意相合,从而意查气微的入微境,才算是真正修炼有成,正式成为一名合格的修士。

    修炼这门母亲传下来的内息功法已经多年,每次修炼都会让方墨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就足以证明这门功法确实有效。

    只要他持之以恒,持续修炼下去,迟早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将来御器行空,甚至有一天单凭肉身飞度星河也未尝没有可能。

    或许肉身飞度星河还太遥远,但一想到有机会飞上天,方墨心中不免就会暗暗为之愉悦不已。

    然而他心中一生愉悦,气息立即有所不稳,那一缕热流差点儿便近乎失控。

    方墨赶紧收敛心神,继续全力运行功法,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那一缕内息在经脉中不停运转,并向气海再次回转,以此完成一周天修炼。

    然而就在他眼看就要操控着那一缕内息回转气海之时,陡然感觉到另外一股无比汹涌、同时无比凌厉的气流突然窜了出来。

    “要遭……”

    方墨心中暗喊一句,顷刻之间,这股突然冲出来的凌厉气流便已经冲破他重重经脉阻碍,冲到那缕内息面前,将他好不容易凝聚的那一缕内息冲击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气息冲击震荡之下,方墨只感觉到体内气血翻涌,一股热流在体内乱窜,顿时让他有种头昏眼花的感觉,甚至就连喉咙里也多了一丝甜意,眼看着就要一口血喷了出来。

    好在方墨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这时也不慌乱,立即运转内息,避过那股凌厉气流锋芒。

    同时他全力凝神在那股凌厉气流之上,却也并不硬着头皮直接顶上,而是与其迂回转圜,引领着它在体内经脉中转悠兜圈。

    这样兜兜转转,数轮过后,方墨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缕内息早已经变成微弱的一丝,相比刚刚从气海中生成,在那股凌厉气息出现之前,已经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方墨依然坚持护着这丝内息小心回转气海,完成一轮功法修炼。

    感受到气海略有充实,方墨心中松了一口气。

    虽然过程艰难,最终内息提升也十分微弱,但今天的功法修炼终究还是顺利完成,也算是有所收获。

    他睁开眼睛,只感到全身刺痛。

    低头一看,自己全身上下却已经多出大汗淋漓,汗渍中渗出丝丝红色血迹,却是刚才那股为了修炼成功,勉强承受那股凌冽气息冲击,导致体内血脉多出受损,受了一些小伤。

    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只是吸了口气,便忍住痛楚,慢慢下了床,挪进卫生间,放水仔细冲洗起来。

    看着顺着水流一同冲下的淡淡红色血迹,方墨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相比起昨天,体内那股凌冽气息似乎……要更强劲了一点?

    他其实知道,这股在他修炼功法时突然冒出来的凌冽气息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道剑气。

    这道剑气是方墨还在娘胎时就已经留下。

    方墨的母亲周琦是一名实力达到元婴境的强大修士,但是在她怀上方墨时,和方墨的父亲方同山出外旅游散心时意外遇到强悍星际海盗劫掠。

    当时周琦虽然已经怀胎八月,但却依然挺身而出,与那批星际海盗正面激战。

    一场生死厮杀之后,那群星际海盗被周琦尽数击杀,但在战斗之中,她却被海盗头目——一名同为元婴境的修士剑气击中小腹,剑气侵入周琦体内,竟是直接击中胎儿。

    为了护住体内胎儿,周琦自爆元婴,释放出完全真元,为当时还是胎儿状态的方墨生成防护。

    虽然最终保下了胎儿的性命,但周琦依然受其影响,被迫提前产下了方墨。

    而且她自身根基严重受损,性命大打折扣,在方墨生下后两年便已经因为真元枯竭就此离世。

    周琦死后四年,方同山也因长期思念亡妻伤心过度,身体支撑不住,因病去世。

    在此之后,方墨一直独自成长,当时那名海盗头目留在他体内的剑气却也未曾消退,一直盘旋体内,时不时的就会像刚才那样在他体内左冲右突,对他体内造成损伤。

    这么多年下来,方墨倒是也习惯了这一点。

    但据周琦一位修士好友观察得出结论,如果放任这道剑气不管,方墨的肉身最终会被它完全破坏,依然会因此毙命。

    那位修士好友甚至给出了一个预言,按照这道剑气的情况,只怕方墨连十八岁都活不到。

    而想要不死,旁人的帮助毫无意义,一切只能依靠方墨自己。

    方墨当然不会就此等死,他从懂事起,便忍着体内剑气冲击带来的剧烈疼痛,还要坚持修炼周琦留下的修炼功法,就是希望能够努力淬炼自己肉身,可以有朝一日化解这道剑气。

    只是从最近这两年的情况来看,尽管方墨努力修炼功法,但受到那道剑气影响,他修炼的效果极差,那道剑气反倒随着修炼的内息逐渐茁壮成长起来。

    方墨对此无可奈何,不过他被这道剑气威胁性命多年,倒也早就看开了。

    反正不修炼就是死路一条,修炼还有一线生机,那么他当然不会就此认输。

    水流淌下,不一会儿已经将方墨身上冲刷干净,他此时身上依然有些刺痛,却也没去理会那么多,洗完擦干,穿上衣服,拎着背包径直出门。

    他是开天剑门京南市第二附属高中的高三学生,今天可还要上学的。

    离开家门后,方墨便背着包,一路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向学校跑了过去。

    这是他每天固定的锻炼方式,虽然在这个修士们可以漫天飞舞,普通人也能够乘坐各种交通工具上天入地的时代,这样做显得有些落伍,但方墨依然每天坚持着。

    一边跑,他还一边打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开始随意浏览着今天的各类新闻。

    这是他在路上的固定消遣,不然一个人跑多少显得有些无聊。

    今天的新闻依然以各类花边新闻为主,方墨一边跑一边随意翻阅着,突然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根据猎户座旋臂警卫总署提供的最新消息,经罗道尔修士同盟会公共安全事务部确认,银河系A级通缉犯,原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首席飞剑设计师,现已叛逃多年的卡莱法尔·斯沃德于地球时间十七日前被发现踪迹,出现在距离太阳系三十光年之外的某处星云观光点。”

    “旋臂警卫总署、同盟会公共安全事务部、联邦安全部发布共同警报,鉴于斯沃德以往的行径,他极有可能前往太阳系,出现在地球附近。请一般市民以及元婴期以下的普通修士注意,遇到此人请优先注意自身安全,小心撤离,之后再向联邦安全部发布信息。”

    ……

    看到这则突然蹦出来的新闻,方墨大感有趣。

    他是第一次听说卡莱法尔·斯沃德这个名字,但从他原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飞剑首席设计师、银河系A级通缉犯的身份,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一定非同小可。

    而且从旋臂警卫总署、同盟会公共安全事务部、联邦安全部居然会联合发布警报来看,这个家伙的危险性一定非常大,不然不会让政府方面这么紧张。

    想到这里,方墨对这个斯沃德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他在联邦内部通讯网络上查询了一下,发现这个斯沃德还真是个大名人。

    身为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飞剑首席设计师,他的主要工作是飞剑设计。

    而且他设计的飞剑档次从低到高都有,不论是现在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最新出品、已经成为潮流的第三代“飞跃银河”-03型平民基本款飞剑,还是之前由商会首席修士凌云仙子亲手执掌使用,在几次大战中大放异彩的“沙岚”飞剑,最初的设计都是出自他之手。

    这样一位被银河系各大修行门派都誉为飞剑设计大师的人,最后居然离经叛道,竟是开始沉迷于“人体炼成”,提出了惊世骇俗的“人体飞剑”理论来。

    他不仅是提出理论,还当真去做了。

    他在二十五年前提出这个理论,十八年前从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叛逃,十五年前被人发现在某处星球进行人体炼成飞剑实验,因此被银河系修行联盟通缉,成为一名危险的A级通缉犯。

    然而凭借着他身为化身境修士的强大实力,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没有被真正抓到过。

    “这家伙就是个疯子啊……”

    看完网络上对斯沃德的介绍,方墨忍不住摇了摇头。

    “还好这个疯子跟我没什么关系。”

    方墨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新闻上,继续在路上跑着。

    这时候他已经跑出普通居民区,绕了个圈,来到京南市郊区一片河提上。

    这片河提因为较为偏僻,平时基本没什么人来,这个点就更是没人了。

    方墨之所以特意跑到这里来,就是图这里清静。

    看看左右没人,他微微下蹲,伸展了两下腿,确定身子已经活动开,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一蹬腿,砰地一声,仿佛炮弹一般冲了出去。

    这和刚才的跑步热身完全不同,在现在的跑动中,他是一边全力运用肉身力量奔跑,一边全力运转内息配合。

    随着跑步姿势的逐步调整,他那并不算强大的内息也一并调整运转,逐渐和整个身体融合起来,最后竟是内息随着他的跑步姿势一并运转,形成一种微妙的韵律。

    这个时候,体内那道剑气也果然不安分地窜出头来,然而却和刚才不一样,并没有四处乱窜,而是顺着方墨的内息运转一同突进。

    虽然它的速度太快,且气息过于凛冽,对方墨的身体依然造成了一定伤害,但这样与内息一并运转,渐渐地竟是有一点点融合在一起的迹象。

    这是方墨多年和这道剑气“斗争”下总结的经验。

    他发现,自己如果将内息和身体调整同步到一定程度,这道剑气便会主动加入进来。

    这样不仅能够缓解一些剑气对他身体造成的伤害,方墨甚至觉得将来有可能将这道剑气完全融入内息,那就可以彻底摆脱这道剑气的威胁。

    这样一路发力狂奔,方墨的速度其实已经超出了地球进入修真时代之前的人类百米跑世界纪录,不一会儿便在河堤上跑出长长一段,前方一座横跨河面的大桥近在眼前。

    方墨正要再加把劲冲过那座大桥,忽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传来。

    他放缓脚步,仔细听了听,发现这果然不是错觉,呻吟声正从河堤下面靠近河流的方向传上来。

    探头一看,此时河流因为枯水期的缘故水面下降,河岸边杂草纵横,深深盖住了河床,根本看不清楚下面到底有什么。

    方墨凝神听了一会儿,还是听到了几下呻吟,像是一个人受伤痛苦后发出的声音。

    确定这一点后,方墨没有太多犹豫,脱掉脚下鞋子,纵身从河堤上跳了下去。

    光脚踩着河床上的淤泥寻觅了一阵,方墨发现呻吟声其实是从河堤下面一个粗大的下水管道里传来。

    他爬进管道一看,果然在一片漆黑中,看到一个人影斜斜地躺在管道内部。

    “这人怎么回事?”

    方墨皱了皱眉,略一犹豫,还是爬了进去,打开个人终端里的照明功能。

    温和却明亮的光芒洒下,照亮了管道内部,也照亮了那人的面容。

    那是一张颇有些枯槁意味的脸,一看就知道处于油尽灯枯状态,距离死期不远。

    但是一看到这张脸,方墨却陡然心中一跳,瞪大双眼。

    这张脸,分明和刚才在通讯网络上看到的那张几乎一模一样!

    斯沃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