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按照银河系修士联合会在37年前公布的《银河系修士等级评定标准》第十七版修正案,银河系的修士们被划分为总计10个境界档次。

    每个境界档次,又细分为10阶,总计100个档次,统称为银河系修士们的十阶十境。

    而在地球联邦内部,有华夏国的传统文化爱好者,觉得修士联合会给出的等级定义不够清晰明朗、不够名传其意、不够……

    总之就是不够好听。

    于是另外给每一个境界取了个名字,由低到高分别是入微境、知机境、天命境、培元境、元婴境、破空境、化身境、洞玄境、通神境、神藏境。

    据说在最顶级的神藏境之上10阶之上,还有更高层次的修真者存在,甚至传说中还有修士突破神藏境,修炼到最高境界,成为另外一个层次的存在,但那只是传说,并没有任何实据证明。

    对此银河系修士联合会也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信息,所以仅仅只是传说和猜测,一般来说还是按照这十阶十境来评定一名修士的大致实力档次。

    方墨的母亲死之前是一名元婴境修士,已经被誉为联邦秀始中不可多得的高手。

    而按照之前那个联合通缉警报里所说,斯沃德这个家伙可是比元婴境更高了两个境界的化身境大高手!

    在之前看到的那些关于斯沃德的报道之中,这个家伙简直可以称得上丧心病狂。

    为了完成他的人体飞剑炼成,在他逃窜的这些年间,死在他人体飞剑炼成试验中的人类总数至少超过千名,其中甚至包含妇孺儿童,无一不包。

    这样的家伙被定义为银河系A级通缉犯,可绝不是毫无理由。

    如果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个家伙真的是他,方墨的第一选择当然是逃命。

    尽管这个家伙看起来油尽灯枯,只剩下一口气,但方墨相信,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轻松秒杀自己,所以必须赶在他清醒过来之前逃走。

    然而方墨刚一转身,抬起脚还没跑出去一步,却好像一头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身子竟是被直接弹了回来。

    方墨跌跌撞撞,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撞上下水道的墙壁,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他用双手撑着身子,勉强站稳,骇然看向地上躺着的那人。

    那人此时已经停止断断续续的呻吟,睁开了刚才紧闭的双眼,正在盯着方墨。

    “你认识我?”

    他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话语也有些不够连贯,显得有气无力。

    然而他的眼睛却依然明亮,目光锁定在方墨身上,让方墨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两柄利剑刺穿,整个人钉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方墨现在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家伙绝对就是斯沃德!

    随即他心中生出浓浓疑惑。

    如果这个家伙是斯沃德的话,为什么他现在会躺在这个下水管道里?为什么他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看到方墨脸上的疑惑表情,斯沃德忽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干笑。

    “哈哈,很好,真是让我意外,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小家伙能够认出我。”

    “那个……前辈,其实……其实是我刚刚……刚刚才看到您的通缉令……”方墨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小心地解释了一句。

    “哦?看来那帮家伙这次是真的打算把我赶尽杀绝。”

    斯沃德裂开嘴,似乎是想露出一个笑容,却好像因为痛苦扯动了一下嘴角没能完全笑出来。

    “也罢,让那帮家伙追了这么多年,也该让他们如愿一次。只可惜我距离达成心愿只差一步之遥,眼看就能练出一柄绝世飞剑,将那群之前反驳、斥骂我的废物们脸都打肿。可惜啊……可惜……”

    “那个……前辈,您说的绝世飞剑,莫非是用人体炼成的飞剑?”方墨忍不住又问。

    “哦?你小子知道我要干的事情?”斯沃德有些意外地看了方墨一眼。

    不等方墨回答,他又摆了摆手。

    “也对,那群家伙既然发布了通缉令,想必早已经将我的‘罪行’公布于众。哈,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平时做的事情只有比我恶劣一千倍、一万倍,却要优先对我赶尽杀绝。简直可笑!”

    方墨沉默半晌,终究还是忍不住反驳道:“前辈,我不知道您说的那些人到底做了什么恶劣一千倍、一万倍的事情。但您做的那些事情,已经足够恶劣了。”

    斯沃德看向方墨的眼神变得更加意外。

    他上下瞅了方墨一眼,笑了笑道:“你小子年纪轻轻,胆子倒是不小。在我面前居然还敢说我恶劣。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杀掉你小子也不过是弹指之劳?”

    “那我当然相信。”方墨耸了耸肩。“不过反正是死,让晚辈死之前憋着有话不说,那死得可不痛快。”

    斯沃德愣了愣。

    “怎么?你小子不怕死吗?”

    “怕,当然怕。但是晚辈从小就与死相伴,就算再怎么怕,那也早就习惯了。”方墨一脸无所谓地应道。

    这倒不是假话。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体内这道剑气存在,知道自己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受到剑气威胁,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还未成年就会因为这道剑气而丧命。

    这样长年累月的下来,虽然方墨依然对死亡充满恐惧,但他比任何人都敢直面死亡。

    斯沃德听到方墨的回答,面露疑惑,他诧异地又打量了方墨一番,忽然眉头一皱,向方墨招了招手。

    “过来。”

    方墨立即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着,向斯沃德平移了过去。

    斯沃德勉强用手撑起身子,待方墨来到面前,忽然一掌拍出,刚好印在方墨肚子上。

    一股凌厉内息从他手掌透出,瞬间已经侵入方墨全身经脉。

    然而这道内息刚一进入方墨经脉不久,那道在方墨体内盘桓近二十年的剑气便跑了出来,毫不客气地迎上内息。

    “轰——”

    虽然并没有实际的声音发出,但方墨却感觉体内仿佛发出仿佛雷鸣一般的声音,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滚,憋不住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刚好喷了斯沃德一脸。

    斯沃德却毫不介意,伸手抹了一把脸,更加诧异地看着方墨。

    “小子,你这什么情况?”

    方墨虚弱地笑了笑。

    “就是这么个情况……”

    听完方墨大致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斯沃德眉头皱起,低头想了一下,又是一掌拍在方墨小腹。

    这一次,他掌心透出的内息不像刚才那么凌厉无匹,而是温和许多。

    但一有内息在方墨经脉中涌动,那道剑气便像是一只被侵犯了地盘的野兽一般,主动蹦了出来,迎击上去,轻松便将斯沃德这股内息又一次击溃。

    斯沃德咦了一声,却没有放弃,只是再次换了一股内息注入方墨体内。

    这样来回数次,斯沃德的内次每次都被那道剑气击退,斯沃德没怎么样,方墨却是被折腾得够呛。

    虽说他从小便被这道剑气折磨,每次修炼时也会被剑气所伤,但那都是在他的可控范围内,而且也早就习惯了。

    但是现在斯沃德可没管那么多,他注入内息一次次冲击,诱发方墨体内那道剑气一次又一次反击。

    双方每次冲击都发生在方墨体内,将他的经脉当做战场,就相当于一次又一次对方墨造成了重创。

    刚开始方墨还能吐出几口血,后来却根本连吐血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嘴角渗出丝丝血迹。

    方墨很想逃跑,然而斯沃德不愧是化身境的大高手,也不见他什么动作,便已经锁死方墨,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方墨不免有些痛恨自己起来。

    如果不是之前和体内那道剑气明争暗斗多年,搞得他对疼痛的忍耐程度极高,他现在早就直接晕了过去,又何必还保持这幅清醒的姿态承受现在这份痛苦。

    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斯沃德终于停止了用内息试探方墨体内那道剑气。

    他扬起头看着方墨,原本枯槁犹如死人的那张脸上竟是露出了无比兴奋的表情,双目射出利剑般的犀利目光,声音中满是愉悦。

    “太棒了,太棒了!小子,你知不知道,你体内的情况有多么难得?想不到我找了十几年的完美实验体,竟然会在今天无意中遇见!”

    方墨被他说得一头雾水。

    他勉强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忍着疼痛纳闷问道:“前辈,你在说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这道剑气显然在你体内多年,已经和你的肉身几乎融为一体。实际上你的整个身体、包括内息都已经受到这道剑气影响,变得和一般修真者以及一般人完全不同。”

    “所以呢?”方墨依然不解。

    “所以你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完美实验体!你虽然是人,却已经被这道莫名的剑气改造成了剑体。”

    “说到这里,斯沃德忽然变得兴奋起来。

    “原来需要这样,才会培育出我最渴望的剑人!你就是最好的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