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差点儿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你妹啊!

    你才是贱人!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知道斯沃德说的应该不是那个意思,但他依然不解。

    “前辈,您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好符合我的要求。哈哈,眼看这次我恐怕难逃一劫,怕是要心存遗憾去死。却没想到现在遇到了你,虽然依旧有所遗憾,却也不会死不瞑目。”

    说完这句话,斯沃德略一沉吟,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时,眼神已经变得无比坚毅,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也罢,能在临死前完成我的心愿,那比苟延残喘多活几年强上百倍。”

    说完这句话,斯沃德体内忽然涌出一道极其强悍的气息,将他周围整个空间仿佛都吸收进去。

    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其中,将斯沃德整个人包裹在内,在黝黑的背景下,竟像是突然置身于星空之中一般。

    方墨无比惊奇地看着面前的斯沃德。

    他清晰地看到,随着斯沃德体内气息翻滚愈发剧烈,他整个人开始发生了极其明显剧烈的变化。

    原本斯沃德看起来只是个一个干瘪将死的小老头,不仅身材不高,体型消瘦,头发枯黄、脸上满是皱皱巴巴、犹如树皮。

    但是现在随着气息翻滚,他整个身体却像是一个充气的气球般迅速膨胀起来,不一会儿竟是变成了一具身高接近两米、体型壮硕的健壮男子。

    他的头发也由枯黄转为深红,每一根毛发都泛着明亮的色彩,仿佛头发本身就已经具备了生命一样。

    同时,他原本皱皱巴巴的脸上也迅速充实起来,皮肤变得细嫩白皙,光滑靓丽,脸上原本挤在一起的五官也因为脸上肌肤舒展而重新放开。

    现在的他双眉剑拔斜挑,双眼炯炯有神,鼻梁高挺笔直,嘴唇略薄,但抿在一起却显得格外坚毅有力。

    这个家伙,竟是在转眼之间由刚才那个糟老头子,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毫无争议的大帅哥!

    方墨目瞪口呆地看着变化完成的斯沃德,一时说不出话来。

    虽说早就听说过,强大的修士们连星辰都能改变,改变自身容貌也不在话下,但斯沃德现在在他面前表演返老还童,依然让方墨心中极受震撼。

    “难怪都说女人们对修行反而更疯狂,别的不说,单单只是能够保持年轻时候的容貌,也足以让那些女修士们为之疯狂了。”

    斯沃德“变身”完毕,又冲方墨一招手。

    “过来。”

    其实也不用他说,方墨根本没法翻抗他,他手一招,方墨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被他抓了过去。

    斯沃德定住方墨,一手按在他的小腹,沉声道:“小子,我的时间不多,仔细听好了。”

    方墨心中一凛,却也只能乖乖点头。

    “我使用功法强行回到自己状态最好的时期,为的就是发现了你这具我之前梦想得到过的剑胎。关于人体炼剑,我已经研究了近三十年,却一直没能获得决定性的突破,原因就在于剑胎上。”

    “你这小子从娘胎起就已经和体内这道剑气共存,这么多年下来,实际上你的身体为了适应这道剑气,早已经变得和普通的人体完全不同。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一件很错误的事情?”

    “做错了什么?”方墨一脸茫然。

    “你的身体已经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却依然在用普通修士的修炼方法来进行修炼。实际上你的每一次修炼,都是在培养这道剑气,也让你的身体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

    “如果你从小放弃修炼,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那么你还有希望活过40岁,但你坚持修炼,却让你甚至连20岁都活不过去。明白我的意思吗?”

    “嘛,这我当然知道。”方墨耸耸肩,倒是并不意外。“实际上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我可不愿意一直什么都不干,就老实待着等死。不管结果如何,我总要尝试一下。”

    “年轻人的冲动。”斯沃德冷哼一声,随即却又露出笑容。“不过如果没有你这份冲动,我又怎么会遇到你这份完美剑胎。小子,你的想法实际上并没有错。你如果什么都不干,迟早也是个死,通过修炼来给自己寻找一份生机并没有错,但是你修炼的方法错了。”

    “哦?怎么错了?”

    “你的身体已经和普通人不同,自然不能按照普通修士的方法来修炼自身。实际上,你的身体被那道剑气强行改造,你现在更像是一柄剑,而不是人。所以你不应该用人修炼的方法,而更应该把自己当做一柄剑来修炼。”

    “把自己当剑来修炼?怎么修炼?”方墨被他越说越糊涂了。

    “这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解释给你听。现在我拼着用功法强行恢复状态,是要先帮你解决一个问题。”

    话音一落,不等方墨有什么反应,斯沃德按在方墨小腹上的手掌中一道内息澎湃涌动。

    气息刚一涌入方墨体内,他立即感觉到体内那道剑气像是嗅到了腥味的大鲨鱼一般,猛地窜了出来,正面硬上斯沃德的那道内息。

    然而刚一撞上,那道剑气却立即被内息迎头冲散,瞬间化为万千道更加细小的剑气,在方墨体内向着四面八方拼命冲击起来。

    方墨立即感觉到体内像是被无数道细小的阵来回穿刺,透体而出的痛楚从全身上下袭来,让他差点儿眼一黑晕了过去。

    然而这么多年来,和体内这道剑气不断地抗争,让方墨对痛楚的忍耐力已经远超常人。

    明明应该晕过去的,他却偏偏保持着清醒,还能清楚地感知着体内那道剑气被打散后的情况,以及斯沃德冲入他体内的内息流转变化。

    看到方墨依然睁大眼睛,斯沃德有些意外。

    “哦?你小子不错嘛,受到这样的痛苦居然还没疼晕过去。不错,不错。这样也好,能够保持清醒的话,你就能够更加清楚地感受到体内变化,也省得我再多费功夫向你讲解。”

    实际上方墨现在根本没那么多精神去听斯沃德在讲什么,他全副精神都用在了应付体内那上万道针刺带来的痛苦,同时也应付着斯沃德内息的冲击。

    但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对体内的每一丝变化都感知得异常清晰灵敏。

    他清楚地感知到,被冲击后化作千万道更加细小的剑气后,那些剑气在一遍遍来回穿刺他的体内血管、经脉、肌肉、甚至每一个细胞时,却在每一次穿刺后相对之前都变得更加细微弱小了一点。

    这样来回穿刺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当方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应该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简直比马蜂窝还要马蜂窝时,忽然感觉到体内那道带动着剑气的内息猛地褪去。

    方墨一愣,连忙睁开眼睛,却愕然发现,面前的斯沃德脸上肌肤迅速变得灰白,面容转眼间重新变得枯槁,他的头发也迅速转为灰白,同时体型快速缩小。

    几下呼吸之间,斯沃德已经从之前那个标准帅哥又重新变回了一个将死的老头子模样。

    “小子,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你体内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接下来怎么做,还要你继续努力。”

    斯沃德的体型容貌变化,声音也从刚才的中气十足变得虚弱无力。

    “把你的个人终端拿过来,我给你留下一份多年来的心得,应该多少会对你产生一些帮助。当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剑胎,这些心得是否管用,我也无法百分百的确定。”

    方墨呆了呆,还是乖乖地打开个人终端递了过去。

    斯沃德抬起手,把他的个人终端和方墨的个人终端连接到一起。

    片刻后,方墨便看到一份文件被传输到自己的个人终端上。

    见文件传输完毕,斯沃德深深叹了口气。

    “唉,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亲眼看着你修炼成功,最终炼成为我理想中的人体飞剑,甚至达到我梦想的人剑合一。但是现在,我却已经没有这个机会。小子,好好活下去,不仅是为了我的梦想,也是为了你的小命。”

    说完这句话,斯沃德闭上双眼,身子一软,猛地向后倒下。

    “砰——”

    斯沃德的身体装在下水道的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方墨愣了半天,眼睁睁地看着斯沃德的身体变得更加枯槁灰败。

    过了一会儿,他蹲下身,探出手去,发现斯沃德此时早已没有呼吸,身体也再无任何生命迹象流露。

    很显然,他已经死透了。

    这位在整个银河系都有极高名气、被誉为银河系顶尖飞剑设计师的强大修士,竟是就这么死了。

    死在了一个城市下水道的管道里。

    方墨茫然半晌,这才慢慢恢复清醒。

    他打开个人终端,检查了一下斯沃德死前传输过来的那份心得文件,想了想,转身走出下水管道。

    走出管道的那一瞬间,方墨脸上已经变成了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

    他打开个人终端,拨通了京南市警察局的报警通讯,语气变得充满惊恐和不安。

    “喂?是……是警察局吗?我……我发现了……一个人,他……他好像是……是一名通缉犯……他……他现在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