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后,方墨疲惫地走出了京南市警察局的大门,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已经是天色昏黄,将将进入黄昏时分。

    在报警自己发现了斯沃德后,方墨便被闻讯赶来的警察连通斯沃德的尸体一起带回了警察局。

    接下来的这三天里,他被前后好几批人进行了多次审讯,对他发现斯沃德的细节翻来覆去地问了很多遍。

    刚开始的两批人还可以看得出来是警察,但是后面来的几批人却明显已经不是普通警察,问的问题也更加详细和尖锐,很明显对方墨抱有怀疑。

    方墨倒是并不意外会出现这种情况。

    斯沃德可是被旋臂警卫总署以及同盟会安全事务部联合通缉的银河系A级通缉犯,现在被意外发现死亡,当然要把一切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行。

    因此方墨对他们的询问很配合,不仅回答了自己发现斯沃德的一切细节,还将斯沃德和他接触时的一些表现也回答得清清楚楚。

    他唯一隐瞒的,只有斯沃德对他体内做的事情以及留下的那份心得而已。

    好在那些警察以及后来出现的那几批神秘人物,显然并没有真的太把他当回事,在多次询问了细节,并且确认了他和斯沃德之前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后,还是将他放了出来。

    不过放出来之前,警局方面还是派人专门对他提出了警告,要求他这段时间必须老老实实地待在京南市哪儿也别去,随时准备接受进一步询问。

    方墨对此没什么意见,反正他也不会没事离开京南市。

    走出警局后,绕过两个街道,方墨取出了刚才离开警局前对方交还给他的个人终端。

    终端的文件夹里多了一个乍一看不起眼的图标。

    方墨随手点开,蹦出来一个虚拟小游戏,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

    但是当方墨把手指按在图标上超过十秒钟后,图标却突然化了一般,生出奇怪的变化。

    过了一会儿,图标划开,一个文件夹跳了出来。

    这就是斯沃德临死前留给方墨的那份所谓“心得”了。

    也不知道斯沃德是用了什么技术隐藏了这份文件,这个个人终端被那些警察没收走了后,很显然也经过了检查,但在放方墨出来的时候,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这份文件的存在,否则绝不会只是对方墨进行常规询问,然后将他轻易放了出来。

    打开文件夹,里面蹦出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资料来。

    方墨扫了一眼,发现这些文件被分为了三部分,分别是“炼剑篇”、“炼人篇”和“剑人篇”。

    方墨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剑人篇”这个名字,然后一一点开文件。

    文件内容极其繁多,单单只是“炼剑篇”里的资料分类就足足有十三大类数百小类,更不要说另外两篇里的内容丝毫不差。

    方墨当然没那么多时间细细观看,走马观花地大致扫了一遍,发现这些资料内容果然如同它的三大篇章的名字一样。

    炼剑篇里的资料主要讲述的是炼制飞剑的内容。

    炼人篇里的资料这主要讲述的是如何按照飞剑的要求来淬炼修士的肉身,使其达到如同飞剑一般的强度。

    而剑人篇就很好理解了,就是把炼剑和炼人结合在一起,以炼制飞剑的方式来讲人体也进行相同炼制,最终炼制出人体飞剑。

    不过相对于炼剑篇的完善庞杂,炼人篇资料稍显逊色,剑人篇就更为逊色。

    从这一点来看,斯沃德生前的确对炼制人体飞剑有过深刻研究,但他的研究显然并没有完全成功。

    在剑人篇的后面篇章里,其实有很多都是他的推测,并没有进行过成功的实验作为验证。

    但是大致扫过这些之后,方墨依然觉得眼界大开。

    在此之前,他倒是知道修士们大多会使用法宝提升战斗力,很多修士尤其喜欢飞剑,所以对于炼制飞剑方墨还有一点了解。

    斯沃德身为凌格尔修士道具商会的首席飞剑设计师,在整个银河系都极有名气,对于炼制飞剑方面属于权威一类的人物,当然有着自己深刻的研究和理论。

    看他留在炼剑篇里的内容,只是粗看,就让方墨对炼剑一道感到叹为观止,为他高深的炼器知识大感佩服。

    炼人篇和剑人篇里的内容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斯沃德将炼制飞剑和修士的修炼结合在一起,提出了人体飞剑炼制的理论,并成功地完成了很多实验,在这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理论基础已经有了相当的程度。

    但是他也在资料中明确表示,因为材料——其实就是那些被他用来炼制人体飞剑的人无法满足要求,所以实验进度并不能让人满意——这一点体现在剑人篇里。

    想到斯沃德临死前所说的那段话,他说方墨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剑胎,最有可能达成他的梦想,所以希望方墨为了他的梦想,也为了方墨自己的小命,好好努力。

    方墨摇了摇头。

    “你的梦想关我屁事,还是我的小命比较重要。”

    他想了一下,重新翻阅回炼人篇的初始章节,皱眉沉思一阵,向一个通讯账号发去一条消息。

    消息刚刚发出,代表那个通讯账号的头像瞬间亮了起来,一条消息传来。

    “我靠,你小子终于出现了!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我找你都快找疯了!”

    方墨咧嘴一笑,发了一条消息回去。

    “有点儿事儿。怎么?有活干?”

    “废话,没活我找你干嘛?当然有,而且现在就有。你要是没事的话马上过来,这边有个大客户等着呢。”

    “好,我尽快过来。”

    方墨关上个人终端,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深吸一口气,内息运转,并没有着急行动,而是细细品味体内的变化。

    虽然被关在警局里整整三天,但他可一点儿也没闲着。

    除了被审讯之外,他每天都是被关在羁留室里哪儿都不能去,正好让他有足够的空间时间好好研究体内的变化。

    之前在下水管道里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体内的情况相比从前有了改变,那道从娘胎里就开始折磨他,并持续折磨了他十八年的剑气好像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之前他会以为这只是偶然现象,那道剑气只是一时偷懒没出来而已。

    可是这三天他尝试修炼了超过十次,却没有一次遇到那道剑气出来捣乱的情况。

    这在他从出生到现在这十八年时间内,还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方墨开始相信斯沃德所说的话。

    斯沃德这个家伙,说不定真的利用他身为化身境大高手的强悍功力,帮助方墨解决了这个巨大问题。

    但是方墨还发现了另外一个变化。

    在这几天修炼功法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内息也逐渐产生了变化。

    当他的内息从气海中生成后,便会自然地带上一丝锋锐之气。

    而随着内息在他体内经脉流转,这丝锋锐之气就愈发明显。

    这几天方墨尝试修炼下来,内息中的锋锐之气就越来越显著。

    到了最后,内息竟是像极了那道剑气。

    方墨觉得,这应该就是斯沃德所说的,他虽然利用自身功法,强行将那道剑气融入到了方墨的内息之中,但这并不是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道剑气早已经和方墨的整个身体结合在一起,想要彻底解决掉它带来的威胁,光靠外力恐怕没用,只能依靠方墨自己。

    就像斯沃德所说,需要方墨换个方式、换个思路修炼。

    “所以说……以后我就要把自己当成一柄飞剑来修炼?”

    方墨想了想,依然觉得这个想法未免有些扯淡。。

    斯沃德留下的资料虽然看起来很完善,也很有道理,但一来方墨并不会完全相信他,二来就算是斯沃德自己也说了,具体怎么做,还是得方墨自己思索研究。

    “嗯……总之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试试总没问题。”

    方墨下定决心,心情轻松起来,原地跳了两下,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微微俯身,右腿用力一蹬,整个身子立即像是离弦之箭一般疾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