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轩则立即向王少堆起笑脸。

    “王少,您可别看他细胳膊细腿儿的,但是我跟你说,他别的不行,这抗揍的本事可是超级强的。欧阳家的三少您是认识的吧?他每次来我们武馆,可都是点名了要方墨来陪练的。”

    “这我知道,如果不是欧阳德那家伙介绍,我还不会来你们这,也不会点名要这小子当陪练。”

    王少冲郑轩招了招手。

    “行了,上来吧。欧阳德那家伙说和你小子陪练是最过瘾的,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过瘾。”

    “好。请王少稍等,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方墨冲他笑笑,转身去更衣室换了一套对练服,回来后也不废话,翻身跃上比武场,向王少简单地施了个礼,便摆开架势。

    “王少,您先请。”

    王少微微扬起脑袋,冷哼一声。

    “我还需要你小子让?你先出招。”

    “这……”

    “少废话,我让你先出招就先出招,难道还怕占了本少爷的便宜不成?”

    方墨略一沉吟,也不反驳,冲王少笑了笑。

    “那就承让了。”

    话音一落,方墨踏前一步,一拳向王少轰了过去。

    这一拳姿态威猛,气度井然,一拳击出带起凛冽拳风,先不说实际威力如何,起码看起来着实不弱。

    王少大声叫了一声好,微一蹲身,毫不客气地便反手一脚踢了过来。

    他这一脚看似随意,但脚尖一起,便带起一下呼啸风声,脚上力量一看便绝不会弱。

    这一觉后发先至,方墨被逼得向后退了一步,曲起胳膊侧在身边,用胳膊挡下了这一脚。

    “轰——”

    方墨心中微微一凛,将原本打起的三分精神又提了一分,变成四分。

    从这一脚来看,这个叫做王少的家伙虽然表面看来有些吊儿郎当,但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挡下这一脚后,方墨身子一晃,顺势一个转身,已经又一拳轰了出去。

    他用的拳法并不特别出众,身法也很普通,但运用简洁明了,每一拳上力量与拳法配合十分到位,反应又快,虽然相比王少力量有所欠缺,却也有来有回。

    “砰砰砰砰……”

    两人拳来脚往,王少虽然看起来占据了一些上风,却也只能勉强压制方墨,并不能彻底将他击倒。

    又这样来回数个回合,方墨察觉到王少腿上的力量和带出的内息开始有所下降,而在场下的郑轩正拼命地向自己打信号,心知火候差不多了,便也开始装作内息不足、气力不支的模样。

    又来回数个回合,王少一脚踢来,方墨看出他这一脚已经明显比开始无论力量、速度以及招式细节上都差出不少,知道已经差不多到时候了,便装作气力不支,身子微微一晃,卖了个破绽。

    但破绽虽然卖了,他却又装作想要尽力弥补的模样,大声一吼,内息发动,一道红光透出体表,显示出一副尽力一搏的姿态来。

    看到方墨这样,王少不惊反喜,狂吼一声,同上身上爆出淡淡内息光芒,这一脚踢来速度和力量俱增,更加凌厉地向方墨踢来。

    方墨脚步微不可查地顿了一顿,刚刚好丢失掉那一点时机。

    他正要按照早就想好的剧本,因为这个破绽被王少强行踢飞,落出场外认输,然而在他刚刚运转内息,冲出气海之时,却陡然发现这股内息竟是带出无比锋锐凌厉的气息。

    这道气息像极了之前在他体内肆虐了十八年的那道剑气,然而现在却并不像以前,一出现就开始“捣乱”,反倒和内息完美融合在一起,眨眼间已经流转入胳膊,随着挥出的拳头,完美融入进去。

    “我X,要遭!”

    方墨心中暗骂。

    他虽然不知道这道内息具体威力如何,但光凭感觉也知道绝对非同小可,最可怕的有些失去控制,让方墨根本无法控制好他的威力。

    这一拳下去,以王少之前表现出的水准而言,方墨可以肯定他绝对扛不住。

    而如果把王少打伤了……

    别的后果暂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陪练的报酬绝对会鸡飞蛋打。

    方墨只觉得眼前仿佛一大片金灿灿的联邦币长着翅膀飞走,心念一转,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强行运转功法,切断内息。

    原本狂涌而出的内息被切断和气海之间的联系,立即像是无根之火一般瞬间熄灭,而方墨却也因为强行阻断内息,立即遭受反噬,只觉得喉咙一甜。

    恰好此时王少那一腿已经踢到面前,方墨赶紧装作躲闪不及,唯一侧腰,迎了上去。

    “砰——”

    方墨被王少这一脚重重踢中腰间,整个身子腾空飞起,同时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洒擂台的时候,方墨的身子已经飞出擂台,掉在擂台下面,翻滚了好几个圈、撞翻了一排桌椅之后,才撞上另外一边擂台,停了下来。

    “稀里哗啦”的一阵声响立即惊动了武馆内其他人,众人赫然看向这边,发现从刚才的擂台上到方墨躺下的地方,一条血迹绵延过去,血迹浸透方墨身上洁白的练功服,染出大片血红,顿时纷纷侧目。

    虽说武馆里学员对练出现受伤什么的情况不算少见,但像方墨这样伤得这么重的,却实在不多。

    一旁观战的郑轩也禁不住呆了。

    这小子几天不见,演技见长啊。

    他顿了顿,转头向擂台上的王少笑道:“王少果然实力非凡。方墨已经是我们武馆陪练中实力数得上号的,却还是败在王少脚下。王少,我看您这门腿法变幻莫测、威力强劲,想必是一门格外高级的腿法,能不能告诉我它是什么腿法?”

    王少起初看到方墨被自己一腿踢得飞出那么老远,其实也楞了一下。

    不过在听到郑轩的奉承之后,却立即变得得意洋洋起来。

    “废话。这门腿法是我花了大价钱托人从别处买来的高级货色。为了练好这门腿法,我可是足足下了三个月苦功,当然威力出色。”

    王少扫了还趴在地上的方墨一眼,点了点头。

    “当然了,你找来的这个陪练的确不错,他的实力也就仅仅比我差了那么一点,最后只是因为身法差了点儿才会被我踢飞出去。嗯,不错,难怪欧阳德也觉得找他陪练打得最爽,也最能提升自己实力,本少爷对他很满意。”

    说罢王少打开自己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操作一番后,指指方墨,向郑轩道:“我已经给你转了五万块钱,你一会儿转给他。至于这次陪练的其它的费用另算。记着,这五万块只是给他的,你们不许从中间抽成,明白我的意思吗?”

    郑轩立即点头陪笑:“当然,当然。这是王少的心意,我们怎么敢克扣。王少您只管放心,我会一分钱也不少的给他。”

    “那就好。”

    王少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虽然他嘴上说的对方墨满意,但直到走出大门,却也再没有向方墨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