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恭敬敬地将王少送走后,郑轩回到武馆,发现方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背靠着旁边擂台基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瞧他脸色苍白的模样,显然刚才那一脚中受伤不轻。

    郑轩皱着眉头,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看了看方墨脸上表情,低声骂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又不是第一次陪这帮家伙玩,随便应付一下就好,干嘛这么卖命?”

    方墨抬起头,冲郑轩笑了笑。

    “不……不至于拼命,只是……只是出了……出了点儿小意外。”

    虽然伤得不重,但刚才吐了口血,体内气息不稳,方墨说话还有点儿断断续续,气喘吁吁的。

    看到他的样子,郑轩眉头大皱。

    “小意外?这样你也敢说是小意外?你就不怕他那一脚不懂得收力,一脚把你给踢死?”

    方墨嘿嘿一笑:“你觉得……以他的实力,能……能踢死我吗?”

    郑轩顿时一窒。

    方墨说得倒也没错。

    那个王少虽然还算有些本事,但相比起之前方墨陪练的一些家伙,却也算不上什么。

    就以他的实力,想要一脚就踢死方墨,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行了,也不知道你小子这次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非得这么拼命。别告诉我你这几天消失,其实是跑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回来的。”

    “我本来就欠了一屁股债,又不是这三天才有。”方墨耸耸肩。

    郑轩和方墨接触的时间不短,虽然对他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太清楚,但也知道他的确是欠了很多钱的样子,不然也不会跑到武馆来人肉沙包。

    当然这种事情他管不着,也没兴趣管,摇了摇头,示意方墨打开个人终端,将刚才王少给的5万块钱转给了方墨。

    方墨看了看账户里多出来的数字,吃了一惊。

    “这么多?”

    “估计是看你吐了几口血,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儿过意不去,所以特别给你点儿补偿。你好好收着,对王少这种来说,5万块钱连零花钱都算不上,你不拿白不拿。”

    听郑轩这么说,方墨也不客气,美滋滋地收下了这笔钱,随后想了想,却又问道:“对了,郑哥,刚才说的淬体液的事儿……”

    “怎么?你真的想要?”郑轩纳闷地看着方墨。

    “嗯,真的要。我这几天感觉功法到了一个瓶颈,所以想尝试一下用淬体液来强化肉身,试试效果如何。”

    方墨当然不会告诉郑轩实情,只是含糊着找了个借口。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可警告你啊,淬体液这种东西不用也就算了,一旦用了,知道这玩意带来的好处,以后可就很难不继续用。我能免费帮你弄两瓶来,再多的可没法免费帮你弄,明白我的意思吗?”

    方墨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放心,我有分寸。”

    “不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

    郑轩嘀咕一声,摇了摇头,也没再劝。

    ……

    ……

    京南市警察系统监控大厅。

    京南市警察局社会治安科科长吴启明大步走进大厅,来到主监控台前,目光在一块块光幕上扫过,随后向身边的一名下属问道:“那个小子现在在哪儿?”

    “报告科长,他现在在正德武馆,已经超过三个小时没有离开了。”

    “嗯,继续盯着他。这几天无论他干什么,见了什么人,都要给我报上来,明白了吗?”

    “明白。”

    吴启明拍了拍下属的肩膀,目光落在其中一片光幕。

    光幕上显示的正是正德武馆,光幕上一个光点定格在正德武馆里一动不动。

    这个光点,代表的正是方墨。

    吴启明盯着那个光点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监控大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等着他。

    看到他进来,中年男子嘿了一声,问道:“怎么?还在为斯沃德的事情忙呢?”

    吴启明叹了口气,神情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办法,谁让这家伙是银河系A级通缉犯呢。同盟会治安联合办公室和旋臂警卫总署对他都非常重视,现在这个家伙跑到我们地球联邦来,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这里,同盟会和警卫总署当然要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们就连方墨那么个小孩子都不放过,恨不得把他身上的皮都扒下来也要问清楚吗?”中年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还好方墨那小子身家清白,他妈生前还是元婴期修士,他们不好做得太过分,不然的话,以他们的脾性,恐怕要把方墨给拽回去直接用搜魂大法伺候,让那小子连自己小时候尿了几次床都坦白得一干二净。”

    “同盟会派来的人的确这样提议过,但是被我拒绝了。”吴启明皱起眉头,冷哼一声。“同盟会这帮家伙越来越过分了,在我们地球联邦的地盘上还敢提议这么干,简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问题就在于,他们有资格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中年男子倒是不像吴启明那么气愤,只是耸了耸肩笑道:“谁让对同盟会这个庞然大物来说,我们地球联邦连个小弟都算不上。唉,想要以后让这帮家伙对我们客气,除非联邦再多冒出几个神藏境的修士才有可能。”

    吴启明不由苦笑:“神藏境的修士哪有那么容易出现。联邦这1000多年也就出来那么三个,要不是他们,我们地球联邦现在可还是那些家伙的殖民地呢。”

    “其实已经算快的了。外面那些修士可都说我们地球联邦的修士是怪物呢,才1000年就出了三个神藏境的修士,说我们地球人都是修行天才,吹得天花乱坠的。”中年男子道。

    “哼,有本事再给我们1000年,到时候像我这样的,就说不定不用对着那帮家伙那么低声下气了。”吴启明冷哼道。

    “哈哈……”中年男子放声大笑。“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这几天肯定受了很多气。不过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听你抱怨的,是有正事。”

    听到中年男子提起正事,吴启明收起脸上不岔表情,在中年男子对面坐下。

    “那就说正事。说吧,是什么正事把你这个联邦安全局的家伙都给派过来了?”

    中年男子脸上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应该知道,过段时间就要到各大高校和高中的毕业季了吧?”

    “别提这个,提起来我就头疼。”吴启明用力捏着额头,做出一副头疼的模样。“京南市里一大堆高校和高中都和那些各大修行组织有关系,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家伙都会派人跑来招募。为了应付他们,每年的安全侦查工作真是要把我累死。”

    “谁让你坐在这个座位上呢。”中年男子指指办公桌旁那个舒适的沙发座椅。“而且也别说你忙,我这段时间照样很忙。这次来找你,是因为我们接到线报,据称这次毕业季有些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

    中年男子沉吟片刻,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两口后才徐徐开口。

    “罗加特神教听说过吧?”

    “罗加特神教?”吴启明扬起脑袋,思索片刻。“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天鹰座星系那边的一个邪教嘛。怎么?跟我和京南市有什么关系?”

    “我们收到的情报显示,罗加特神教最近有些动作,很有可能会在毕业季的时候针对地球搞些行动。据推测,他们的目的是从联邦掠走一批有修行天赋的年轻人,带回去作为教内的后辈弟子培养。”

    “你的意思是……罗加特神教想在毕业季上抢人?”吴启明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他们疯了吧!毕业季上各大修行组织都会派人来,他们居然还敢在这时候选择动手?就不怕被各大组织的人打成筛子?”

    “谁知道呢。”中年男子耸耸肩。“反正我们收到的情报是这样,而且这个情报的可信度极高。所以……”

    “所以你来找我,就是希望我们配合你们做安全工作?”吴启明纳闷地看着他。“这事你难道不应该直接去找局长吗?”

    “我这不是先来和你通个气嘛。总之这些天你先把精力都集中在这件事上比较好,你也知道,万一毕业季上闹出什么乱子来,各大组织受到了什么损失,那我们全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就连联邦政府都讨不到好。所以这事你要重视,至于方墨惹出来的那档子事,你应付应付得了,反正同盟会和旋臂警卫总署也不可能把注意力总放在他这么个小孩子身上。”

    吴启明眯起眼睛,盯着中年男子,也不说话。

    中年男子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干笑两声,掐掉烟。

    “怎么?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好像很关心那个叫方墨的小子?”

    “废话,那小子还欠我……咳,没啥。总之我话放这里了,你还是多注意点儿。我先走了,还要去和你们局长打声招呼。”

    看着中年男子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离开,吴启明笑笑,倒也并没在意后面那个问题。

    相比较起来,刚才中年男子提供的那条消息才最让他重视。

    如果罗加特神教真的会派人来地球联邦有所动作,甚至想要从各大门派手里抢人,其中引发的冲突必然十分激烈,他这个主管社会治安的科长工作任务必然十分繁重。

    而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这些事情涉及到数量繁多的修士,管理难度要远比普通治安问题严重得多。

    他甚至无法想象,万一一大堆修士在京南市大打出手,那该是一副什么可怕的景象。

    “妈的,罗加特神教这群混蛋,选哪儿不好,非要选我们地球联邦当目标。不过说起来,地球上这么大,他们也未必会跑到京南市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