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小时后。

    治疗舱的舱门向左右划开,方墨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双脚站地,蹦跶了两下,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上也不见任何刚才虚弱的模样。

    他受的伤本来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重,而且这些年和体内那道剑气“缠斗”,这些小痛小伤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要不是郑轩坚持,并且表示这次服务免费,他甚至压根不会跑来享受治疗舱的快速治疗服务。

    走出治疗室,方墨一屁股坐在外面走廊的座椅上,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开始思索起来。

    刚才那一拳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按照他的预估,那一拳打下去,最后的结果应该是他和王少硬拼一记,然后应该是他因为内息和力量都在刻意压制下处于下风,从而被王少一腿踢飞,就此宣布落败。

    虽然结果还是踢飞,但在方墨的精确控制下,那一下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严重伤害。

    而刚才因为体内内息的突然变化,结果导致方墨被迫中途收回内息,反倒受伤比想象中重得多。

    他现在需要搞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内息会突然变成那副模样。

    想了一会儿,方墨觉得,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应该就是像斯沃德说的那样,他体内那道剑气经过斯沃德特俗处理后,现在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连他自己的内息也发生了特别的变化,这才导致刚才出现失控。

    这一点之前几天被关在警局里时,方墨就已经大致体会过,但没有一次像是刚才那么明显。

    之所以出现这么显著的区别,大概是因为刚才他处于战斗状态,内息流转更为激烈的缘故。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内息已经生出了很明显的变化,竟是逐渐带出像是剑气一般的特性来。

    这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起斯沃德所说的“以人为剑,炼人即为炼人”这句话。

    如果斯沃德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就意味着他之后或许要改变自己的修炼方式,这样才能更好地适应内息特性的变化。

    这方面斯沃德倒是给方墨留下了一份数据庞大的心得,方墨只需要按照炼人篇里所说的那样,先锤炼自身,然后按部就班地以炼剑的方式来继续修炼就行。

    但是斯沃德也说了,他是第一次见到像是方墨这样“完美的剑胎”,所以他之前通过无数次实验所总结积累下来的心得、经验,也只能当做参考。

    具体如此修炼,还需要方墨结合自身来另行考虑。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要先淬炼肉身,提升强度才行。”

    想到这里,方墨抬起头,刚好看到郑轩手上提着两个小瓶子一样的玩意走了过来。

    看到方墨坐在那里,他仔细打量了方墨一番,点点头。

    “看样子你小子恢复得不错。喏,这两瓶是天罗营养液公司新出的第三代‘霸体’型淬体液。天罗公司和氤氲仙阁有合作,在淬体液这方面的品质还是非常棒的,所以你别看这个淬体液只是最低的一品,效果可要比其它牌子的淬体液强不少。”

    说到这里,郑轩还不忘补充一句。

    “只是这两瓶免费,你还想要的话只能花钱买。我最多帮你搞个内部价,1000一瓶,不二价。”

    “我知道。”

    方墨冲他笑笑,颠了颠手中的两瓶淬体液,略一定神,打开其中一瓶,仰起脖子灌进嘴里。

    淬体液表面看起来是一瓶有些粘稠纯白的液体,乍一看会让人认为是一瓶牛奶,但是喝进嘴里后,方墨却感觉口感清凉,润滑嫩爽,根本不需要他吞咽,便已经顺着喉咙落进肚子里。

    刚一进肚,方墨便立即感觉到肚子里生出一团温热,随后温热散开,从胃里向身体四肢百骸、每一条血脉、每一寸肌肉、每一颗细胞渗透进去。

    他的身体立即像是饿了十几天一般,无比贪婪地、甚至是拼命地吸收着淬体液提供的能量,只是几下呼吸功夫,竟是将肚子里散开的那团温热完完全全地吸收干净。

    方墨撇了撇嘴,觉得自己的身体依然无比“饥渴”,甚至感觉比喝下这瓶淬体液之前更加强烈。

    他看看手中剩下那瓶淬体液,毫不犹豫地将第二瓶淬体液打开灌进嘴里。

    “卧槽,你小子疯了?”看到方墨的动作,郑轩吓了一跳。“这玩意可不能多喝,你小子的身体受不了,快吐出来!”

    方墨抬起头看着郑轩,舔了舔嘴唇。

    第二瓶淬体液下肚,淬体液里面的特殊能量又一次快速被他吸收,他的身体“饥渴”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儿,却依然让他感觉不够满足。

    “还有没有?给我再来几瓶。”方墨向郑轩道。“这次不用你免费送我,我用钱买。”

    “你还想喝?找死么?”郑轩愕然。

    淬体液可不是饮料,是不能乱喝的。

    这玩意是用来淬炼修士肉身所用,虽然功效强大,但如果喝多了,身体就会承受不住其中能量侵袭,反倒产生各种不良反应。

    郑轩曾经听说过,有一名商人的儿子因为急于求成,一口气喝下三瓶淬体液,结果不仅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一下子大幅提升肉身强度,反倒经脉被过于强大的能量尽数摧毁,直接丢了小命。

    而现在方墨已经喝了两瓶,竟然还想要。

    郑轩可不愿意方墨真出什么事情。

    这个小子现在是他手下最好用的陪练,有好几个客户来到武馆时,都喜欢点名让他陪练——比如欧阳德。

    刚才那个王少虽然走的时候没说什么,但从他离开时脸上满意的表情来看,他如果下次再来找陪练,应该还会再找方墨。

    要是方墨出了什么事,这几个大客户搞不好就丢了。

    郑轩担心地认真打量了方墨一番,但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观察了方墨之后,却发现方墨根本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倒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没事,我的身体情况我知道。”方墨冲郑轩摆摆手。“再帮我多拿几瓶过来,放心,我真用钱买,不会赖你。”

    “你用命赖我么?”

    郑轩骂了一句,又看了看方墨,想了一下,却还是转身离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拿了5瓶淬体液来,向方墨伸出手。

    “一瓶1000联邦币。”

    方墨点点头,打开个人终端,找到郑轩的个人账号,向他转过去5000联邦币。

    郑轩收到转账提示,将5瓶淬体液塞给方墨。

    “东西交给你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这玩意不能乱喝,是会要命的。”

    方墨嗯了一声,虽然知道继续待在这里并不合适,但体内强烈的“饥渴”却让他完全按捺不住。

    刚一接过那5瓶淬体液,他便立即打开一瓶,仰头便灌了进去。

    淬体液中蕴含的能量瞬间被吸收,方墨这才感觉身体稍微好了一点,就像是终于吃了点儿东西。

    但这依然远远不够,他再次张嘴,接二连三将剩下4瓶淬体液也接连灌进嘴里。

    5瓶淬体液全部被身体吸收完毕后,方墨这才感觉到身体不像之前那么饥饿,但给他的感觉也就只是个六分饱,依然有些意犹未尽。

    5瓶淬体液带来的改变也是非常明显的。

    相比起之前,方墨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充满力量,每一寸肌肉、血脉乃至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更为强韧,充满活力。

    由此可见,炼人篇里所提供的修炼功法,最起码在提升肉身强度方面,要远比方墨之前知道的任何一门功法都更加显著有效。

    待5瓶淬体液的能量全都被肉身吸纳,方墨略一动念,内息重新发动,在经脉内缓缓流转一周,凌厉之气却也要比之前更强了几分。

    感受到内息在体内的流转,方墨心中明白。

    就像炼人篇里所说,修炼了炼人篇里的功法,他现在所修炼的就已经不是内息,而是剑气。

    就像炼人篇的开篇那句话。

    以人为剑,炼气即为炼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