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方墨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开始和往常一样的功法修炼。

    这一修炼,方墨立即感觉到和往常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在此之前,他因为体内那道剑气的影响,修炼起来极为困难,今天却修炼得异常顺利。

    内息在经脉内流转一周,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十分正常地就流转回气海,因此明显茁壮。

    尽管内息融合了剑气之后,每次流转都会让他经脉感到刺痛,但相比起更强大的修炼成果,这点儿问题根本不算问题。

    方墨从小修炼功法,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么畅快的修炼体验,禁不住心中大感兴奋。

    这样三十六周天循环修炼完毕之后,方墨赫然发现,自己的内息强度竟是直接上了一个档次。

    之前他不过是育气境2阶的水准,现在一次修炼下来,竟是直接提升到了3阶的水准。

    他心中大致计算了一下,发现如果照着这个进度下去,恐怕用不了几个月,他就能够接连升阶,触摸到周天境的门槛。

    这其实让他有点儿奇怪。

    斯沃德之前说过,他因为体内那道剑气的缘故,他原本的修炼方法其实并不对。

    可是现在回到家里安心修炼一次,却发现修炼相比以前有了显著提升。

    “以这到底是斯沃德那个家伙搞错了,还是其实他也没搞明白?”

    方墨想了想,当然想不明白,也懒得去再去多想。

    “算了,斯沃德也说过,他的那些心得只能提供参考心得,具体该怎么做还是要看我自己。”

    方墨停下那些无意义的想法,从床上一跃而起,只觉神清气爽,神采奕奕。

    洗漱完毕后,方墨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思索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安排。

    从昨天做的实验来看,通过淬体液提升肉身强度,效果是十分显著的。

    但他之所以会在如此显著的提升,主要原因就是昨天一口气从郑轩那里弄了7瓶淬体液灌进嘴里,配合斯沃德的炼人篇功法,才让他的肉身强度一下就得到了明显提升。

    在这种基础下,他才能好好地顺利修炼功法、培育内息——或者说剑气。

    但想要继续这样提升,他对淬体液的需求只有更高。

    昨天7瓶一品淬体液灌下去,也只是让他有个“六分饱”而已,意味着他以后每一次修炼炼人篇功法,怕不是起码都要10瓶一品淬体液才行。

    而想要达到炼人篇所说的第一阶段目标——容纳剑气纵横,与飞剑同等强度,那需要的修炼可不仅仅只是一次,而是数十次、数百次,甚至上千次乃至上万次。

    一次修炼需要10瓶淬体液,而1瓶一品淬体液1000联邦币,也就是说,一次修炼就需要足足10000联邦币!

    而他需要的是成千上万次修炼……

    方墨打开个人终端,看了一眼个人账户上的余额,瞅了瞅嘴角,感到深深的蛋疼。

    上个月他才刚还了一笔欠款,昨天又在武馆里用了不少,虽然获得了王少额外给的5万联邦币,算是发了笔小小的横财,但现在账户中总共也只剩下不到8万联邦币而已。

    接下来他还要交房租、交各种生活费用,还要考虑即将从高中毕业、去报考各种修真学院所需的费用,那么能够自由支配的,最多也就不到2万联邦币。

    这么点儿钱,又怎么能够满足他一次一万联邦币的恐怖消耗。

    要知道,他跑去武馆做陪练,每次忍着疼被人拳打脚踢,一次也不过就整个3000-5000联邦币而已。

    “麻蛋,这个斯沃德也真是的。他身为炼器大师,当然不愁钱花,但他就没想过我缺钱么?光给我留功法,怎么不直接把他的个人账号留给我呢?”

    方墨骂了一句,挠着脑袋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

    斯沃德的确没给他留钱,但好像给方墨留了另外一样东西……

    方墨赶紧打开个人终端里隐藏的那个文件,翻开炼剑篇仔细看了看,细细琢磨起来。

    “或许……可以靠这这个赚钱?”

    ……

    ……

    一个小时后,开天剑门京南市第二附属高中。

    方墨刚一走进教室,齐刷刷一片目光扫了过来。

    同学们的眼神中大半诧异,另外一小半则基本是幸灾乐祸,看起来像是都准备着看方墨的笑话。

    果然,一扭头,便看到班主任程度正扭头看着他,眯起的眼睛里满是怒气。

    “跟我出来。”

    程度向方墨低喝一声,背着双手率先走出了教室。

    看着一群同学们“你死定了”的表情,方墨翻了个白眼,垂下头,乖乖地跟了出去。

    程度带着方墨来到教室外的走廊床边,用严厉的眼神扫了他一眼,沉声问道:“说,这三天干什么去了?”

    “那个,程老师,我这几天那个……有点儿事……”方墨摸摸脑袋,他可不敢告诉程度,自己是被抓紧警察局里关了3天。

    而且在离开警局之前,对方还专门派人来警告了方墨,遇到斯沃德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有事?有事就可以旷课了?啊??”程度猛地提高声音。“而且一旷课就是三天!期间谁也没告诉,联系你也联系不上,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方墨无奈的看着程度。

    这个班主任平时对他挺关心照顾的,说假话骗他方墨有些于心不忍,说真话显然不行。

    想了想,方墨也只能苦着脸道:“您就别问了好么。总之我没有去干什么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情,再说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这儿么?”

    “不肯说?”

    “不是不肯说,是不能说……”

    “不能说?”程度眯起眼睛看了方墨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家里情况和别的同学不太一样,没有父母管着你,就放纵了些。当然我也相信你不会去做什么坏事,只是无故旷课三天,这件事情很严重。别的不说,这会严重影响你在学生档案里的记录,对你将来去报考那些修真学院会有很大阻碍。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方墨连忙点头。“我知道,程老师你是在为我担心,我明白的。不过报考修真学院这事嘛……这不是还有好几个月嘛,不着急,不着急……”

    “还不着急!”

    程度看着方墨那副吊儿郎当、不当回事的样子就来气,怒吼一声,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方墨的胸口。

    “几个月?不到两个月你居然跟我说几个月?我告诉你,下个星期学校的内部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难道你想就这个样子去参加大会选拔吗?”

    “啊?下个星期就开始了?不是说好的下个月?”

    “学校两天前接到开天剑门的通知,说是这次剑门对这次附属学校内部选拔非常重视,特意派了两名门内长老过来督察。所以这次大会会比以往各届举办得更加盛大和严密一些,时间也就需要更长,便提早开了。”

    方墨所上的这所高中全名叫做开天剑门京南市第二附属高中,顾名思义,这所学校就是开天剑门主要出资建造的。

    这也是现在地球联邦内很常见的事情。

    鉴于地球联邦拥有大量的修真人口,地球联邦成立之后,虽然其它的各大势力不会再像黑暗时期那样随意插手地球联邦的内务,但各种渗透依然不绝。

    类似开天剑门投资,在地球联邦修建教育机构这种事情,就是其中一种手段。

    开天剑门之所以愿意投资,目的当然是为了争夺地球联邦内这些有修行天赋的人类。

    地球联邦方面对这类事情其实也是心知肚明,但地球联邦为了能够更好地获得修真资源,借机提升地球联邦的修士水平,对此其实也是大力欢迎。

    类似这种学校,各大修真机构自然会投入大量资源,才能吸引足够优秀的、具备修行天赋的年轻人加入。

    而当初方墨之所以选择报考这所高中,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这里不要学费。

    “哦,是这么回事啊。可是……”方墨挠挠头。“这好像不关我事吧?”

    “不关你事?”程度勃然大怒。“这可是关系到能不能直接被开天剑门选为内门弟子的大事,你居然说不关你事!”

    “本来就不关我事。”方墨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就以我现在的水平,您该不会认为我能被剑门长老看中,成为内门弟子吧?”

    “你……”

    程度被方墨说得神情一顿,不由窒住。

    其实方墨说得也有道理。

    他的实力在班上也就是排行中游偏下,在整个年级里排在了三百名开外,在整个学校里,那甚至比起一年级的很多天才学生都不如,排行几乎可以倒数。

    这样的水平,又怎么可能在大会上脱颖而出,进得了长老们的法眼。

    “就算你没机会成为内门弟子,但只要在大会上表现好一点儿,都可以让你将来报考修真学院更轻松一些。明白吗?”

    程度又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方墨的胸口。

    “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放任自己。虽然你不太可能赶得上你母亲当年……”

    “嘘……”

    方墨忽然竖起一根手指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打断了程度的话。

    他看看左右,凑近一些程度,压低声音道:“程老师,您答应过我的,不会在学校提起我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