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炼制飞剑为例。

    想要炼制成功一柄飞剑,首先就对材料有要求。

    不同需求的飞剑有着不同的要求。

    第三代“飞跃银河”-03型这种平民基本款飞剑和凌云仙子所用的“沙岚”飞剑,所采用的材料是绝对不同的。

    沙岚飞剑所需要的材料,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必须足以承受凌云仙子这种通神境大高手的内息威压才行,否则飞剑一用就坏,那自然是毫无意义。

    所以炼制一并沙岚飞剑所需要的材料,费用恐怕是飞跃银河-03型飞剑的数万倍甚至数十万倍都不止。

    但这并不意味着炼制飞跃银河-03型飞剑就比炼制沙岚飞剑容易多少。

    炼制能够让普通人也能够使用的飞剑,要求是完全不同的。

    它需要的材料对于普适性、通用性、廉价型有着极高的要求。

    而要让这些低级的材料组合起来,达成能够载人飞起来的目标,难度绝不比设计沙岚飞剑低。

    其次是材料搭配。

    材料准备得再好,如果找不到一种完美的搭配方案,就休想达到想要的结果,甚至根本无法炼制成功。

    然后是最核心、最重要的核心法阵设计。

    不同的核心法阵,所带来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高级修士们所需的飞剑,是能够更好、更快、更方便地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所以其中的核心法阵要求也偏向高杀伤力。

    而普通的平民版飞剑则不一样。

    平民版飞剑无法由驾驭它们的平民们通过内息凝聚元气来提供能量,适用于他们的飞剑之所以能够飞起来,原因就在于飞剑不同于普通飞行器,它是凭借着飞剑内部的法阵吸取能量进行驱动。

    同时为了保护乘坐者——普通平民们的安全,平民版飞剑的核心法阵还兼具着遮蔽、保护、缓冲、操控等等一系列功能,设计繁杂度反倒比起高阶修士们所用的飞剑更高。

    除此之外,飞剑设计还需要兼顾空气动力学与宇宙空间能量流体学、空间能量与不同材料的搭配兼容、外形审美等等……

    乃至还有私人定制款飞剑,根据私人要求所需要完成的设计要求就更是五花八门、难以一一列举。

    方墨起初看的时候还满怀信心,觉得自己身背斯沃德这位银河系著名的炼器大宗师给的炼器秘笈,只要稍微有些基础,就能轻轻松松成为一名强大的炼器大师。

    然而几本炼器基础典籍看下来,他却越看越是心中发凉。

    炼器是一门无比庞杂的系统知识,他想单凭斯沃德留下的炼器篇就想成为炼器大师,简直是痴人说梦。

    “麻蛋,这么说想靠着这玩意赚钱,起码短时间内是想都别想了。”

    方墨心中无奈,心知自己之前太过天真,把炼器想得太简单了。

    但他并不气馁,毕竟这玩意看起来越是复杂,就越证明弄好了很有钱途,唯一的问题,也就是很难短时间内转化为金钱。

    而且现在学习一些炼器相关基础理论知识后,他发现自己对斯沃德留下的炼人篇里也理解得更加透彻轻松。

    很明显,斯沃德所有的理论都是建立在炼器的基础上,了解更多炼器知识,对于理解炼人篇和最后的剑人篇也大有帮助。

    明白这一点,方墨更是打起精神,专注吸收起新知识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方墨除了每天正常上课之外,所有的空闲时间都钻到了学校图书馆来,直奔精英图书室,抓紧每一点时间孜孜不倦地学习着炼器基础知识理论。

    每当这时候,他都会忍不住在心里抱怨开天剑门的小气。

    尽管通过程度拿到了进入精英图书室的权限,但开天剑门对于藏经阁里的资料典籍有特别保密规定,不允许携带出去,也不允许进行数据复制。

    再加上想进入精英图书室,只能在图书馆范围内才能连接成功,所以方墨只能每天到图书馆里进行学习,没办法把资料典籍带回家慢慢研究。

    如果可以随便带出去的话,方墨可以保证自己的学习进度要比之前快得多。

    当然,回家后方墨也没闲着。

    除了学习一些炼器知识,充斥自己在这方面的理论,对于方墨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修炼。

    修炼炼人篇虽然才几天时间,但方墨已经清晰地感应到自己体内的变化。

    他的肉身很明显比以前要来得更加强韧,但内息也越来越受到影响,变得越来越像那道剑气。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不太一样,相比之前从娘胎起就困扰着他的那道剑气,现在他的内息特性虽然改变,也越来越锋锐之气尽显,凌厉无比,但并不会像那道剑气一样,对他的身体造成明显的伤害。

    当然伤害还是有的,只是相比以前要好了很多。

    这样忙碌紧张的日子过了几天,方墨又一次接到了郑轩的通讯。

    “喂,方墨,晚上有空不?”

    “怎么?又有陪练的活了?”

    接到郑轩的通讯,方墨十分高兴,因为郑轩来找他,通常都是来找他陪练。

    这是有钱赚的活,现在方墨想要更好地修炼炼人篇,提升肉身强度的话,就必须要更多的淬体液支持,那就需要更多的钱,当然希望能够有更多的赚钱机会。

    “嗯,还是点名找你的。”郑轩的语气有些古怪。

    “点名找我?”方墨同样表情很意外。“难道又是欧阳德介绍来的?”

    “那我可不知道。”郑轩并没有给出答案。“总之对方说了,如果能够让她满意的话,就会另外给你加钱。怎么样?有兴趣来不?”

    “废话,当然有兴趣了。”

    方墨才不管对方到底是谁介绍来,只要有钱赚就好,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和郑轩商量了一下晚上见面的细节后,方墨想了想,觉得有些可惜。

    晚上要去当陪练,那就没时间再去精英图书室了,得浪费一天提升炼剑知识理论的时间。

    不过这也没办法,无论是提升自身实力,还是考虑到生活所需,以及更重要的还债,赚钱都是他最优先考虑的事情。

    就算只是为了提升炼器相关,将来也得花钱买材料不是。

    “罢了,今天就当休息一天。”

    方墨摇摇头,关了个人终端,正要回去重新上课,班主任程度忽然走了过来。

    “方墨,听说这几天你一直在借阅有关炼器方面的典籍?”

    方墨点点头,对程度知道他借阅的是什么典籍并不意外。

    他用的是程度给的权限,程度知道他借阅了什么并不让人意外,只能表明他还在额外关注方墨。

    “是的,程老师。我之前不是说了嘛,我对炼器方面有些兴趣。但是这方面的典籍外面比较难搞到手,才想请您帮去精英图书室查阅的。”

    “嗯,我了解了。”程度仔细看了看方墨,略一沉吟,问道:“这么说……你是真的对炼器感兴趣了?”

    “是的。”

    “这样啊……”程度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续道:“你在修行方面的进展不算特别出色,转而考虑炼器倒也不错。如果肯用功的话,说不定能给自己找到一个新方向,对你将来的出路也有帮助。”

    “是的,程老师,我就是这么想的。”

    不管程度说什么,方墨反正只要笑嘻嘻地点头称是就好。

    他知道程度其实是关心自己的,但他也不可能把实情都告诉程度,就像他不可能把自己在外面当陪练说出来一样。

    “既然你真的是对炼器感兴趣,那好,我这里正好有一张门票,或许对你有用。”程度忽然道。

    “门票?”方墨愕然。“什么门票?”

    “后天是周末,市里面会举办一场由京南市政府举办的炼器相关的展览会,里面有不少修真学院的炼器系派出的代表,和一些修真门派、以及部分制作修行道具的公司参加。你既然对炼器感兴趣,可以去参加这个展览会。就算很多暂时看不懂,去开开眼界也好。”

    说罢,程度将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打开,示意方墨也打开个人终端。

    “来,我把电子门票认证给你,你到时候直接去就行了。”

    方墨有些发愣,并没有伸出手,而是呆呆地看了看程度,挠挠头问道:“那个……程老师,你对我也太好了吧?你就不怕别的同学知道了吃醋?”

    “他们吃个鬼的醋!”程度瞪了方墨一眼。“你把自己的同班同学们想的未免太小心眼了吧?大家都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我特别照顾你一下也是理所当然,他们能有什么意见。行了,少废话,过来拿了门票,记得在展览会上多看、多听,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也能多问,这样才能长见识。懂了没?”

    方墨不再客套,笑了笑,打开个人终端,让程度将电子门票传输过来。

    “行了,去吧,好好加油。万一你将来能成为一代炼器大师,老师也能跟着你沾沾光的。”

    程度拍拍方墨的肩膀,转身离开。

    方墨看着远处的程度,脸上禁不住流露出一丝感动。

    他从小开始一个人艰难生活,之所以还能够保持现在的健康、乐观、向上心态,就是碰到了很多像程老师这样的好人。

    “可是如果程老师知道,我其实学习炼器的目的,是为了把自己炼成一柄飞剑,又会怎么想呢?”

    方墨摸着下巴,沉思片刻,摇摇头,决定这事以后打死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