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方墨准时进入正德武馆。

    郑轩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提前出来等着他,方墨也不意外,熟门熟路地自己走了进去。

    穿过普通学员区,刚一走进精英学员区,便看到郑轩站在他常用的那个擂台上,正堆起笑脸陪着另一个人说话。

    方墨的目光从郑轩身上挪到旁边那人,禁不住微微一愣。

    居然是个女孩子。

    而且是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女孩儿脸蛋白皙、身材苗条却又充满力量感,在一身劲装练功服搭配下,显得颇有一些英姿飒爽的模样。

    不过她现在脸上表情可不怎么好看,任凭郑轩在那里陪着笑脸说着什么,都是微微昂着头,一脸高傲,像是根本不愿意搭理郑轩。

    郑轩显然也是陪笑陪得相当辛苦,眼角瞅见方墨进来,连忙窜了下来,来到方墨身边。

    “怎么?她就是今天指名要我陪练的那个?”方墨指指台上的女孩儿悄声向郑轩问道。

    “对,就是她。”郑轩点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却像是有些不放心地补充道:“小心点儿,你上次跟王少对练都受了伤,我看她的年龄虽然比王少小,但实力看起来更强,你可别再受什么伤,觉得不行就直接认输好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方墨点点头,双腿一曲,轻轻一跃,便跳上了擂台。

    见方墨跳了上来,擂台上的那名女孩儿依然微昂着头,扫了他一眼。

    “你就是方墨?”

    “是的。”方墨向她笑了笑。“敢问小姐芳名?”

    “我姓卓,至于我的名字,你现在还没资格知道。”女孩儿昂着头,依然一脸高傲。“不过如果你能打赢我的话,就有这个资格了。”

    “哦。”

    方墨随便应了一句,笑笑没有说话。

    这位卓小姐一看就是富家大小姐,脾气不小,傲气更足。

    他对知不知道这位卓小姐的名字毫无兴趣,打赢她的话也没半点儿好处,反而有可能会让她受伤,又或者受点儿委屈什么的,反过来发飙,倒是个麻烦。

    对付这种小姑娘,还是和往常一样,陪她好好练练,让她出身汗,过把瘾就行了,方墨才不会自讨没趣。

    谁知道看到方墨的态度,卓小姐却像是不满意了。

    她眼睛一瞪,忽然冷哼了一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武馆的陪练,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用出真本事的。我告诉你,今天和我打,你必须用全力,明白了吗?”

    方墨禁不住咧嘴一笑。

    你说全力就全力?万一把你打哭了,到时候一堆人跑来对我兴师问罪,那我找谁说理去?

    “怎么?你是不是还打算敷衍我?”

    卓小姐似乎看出了方墨心里的想法,一双眼睛瞪得更大,想了想,突然冲在擂台下面的郑轩招了招手。

    “请问卓小姐有什么吩咐?”郑轩立即狗腿一般凑了过来。

    卓小姐打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噼里啪啦操作了一下。

    “我向你的账户上转了10万联邦币,一会儿我和他交手后,如果他赢了,这10万块钱就归他,明白了吗?”

    “啊?”郑轩愕然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看了看,发现果然账户上多了整整10万联邦币。

    他惊讶地抬头看向台上的方墨,发现方墨也一脸惊愕地看着这边。

    10万联邦币!

    方墨原本无所谓的心情瞬间因为这个数字生出层层波浪。

    这可是10万联邦币!

    因为淬体液要钱,炼剑篇开始的炼器基础练习要钱,再加上临近毕业各个地方都要钱,还有原本就有的欠债,这些天方墨简直要被穷疯了。

    而现在,却有足足10万联邦币摆在他面前!

    方墨忍不住呆呆地看向卓小姐。

    “卓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废话,像你这种家伙,如果不给你好处,你会真的用全力跟我对练吗?”卓小姐一副“我早就看透你了”的样子。“怎么样?现在只要能打赢我,你就可以获得这10万块赌注。这下你总不能再遮遮掩掩的吧?”

    方墨更加奇怪了。

    “卓小姐,难道你这次来,就是专门为了测试我的真实实力的?”

    “这不关你事。”卓小姐摆摆手。“行了,我现在就问你,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个赌注?只要你赢了,就能有10万块哦。”

    方墨还是很奇怪。

    “你怎么就确定,我会隐藏实力?”

    “废话,如果不是隐藏实力的话,你一个育气境2阶,怎么会输给王境泽那个家伙?”

    “王境泽?”

    方墨转头看向郑轩,见他轻轻点了点头,明白过来。

    这个王境泽,应该就是上次那个王少了。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位卓小姐恐怕就是因为王少来的。

    不过很奇怪的是,她又为什么认定了自己在隐藏实力?

    “我说卓小姐,王少可是育气境3阶,而我不过是育气境2阶,输给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你为什么要认为我隐藏实力,故意输给他的?”

    “哼!你当我不知道吗?他那个育气境3阶,全都是用药硬堆起来的,真实实力比真正的育气境3阶差远了。你要是真正的育气境2阶,不可能会输给他。他跑到我面前来得意洋洋地吹嘘了那么多遍,让我很不爽。所以我要你展现自己的真正实力,告诉他,他之所以能赢你,是你让了他。”

    方墨更加不理解她的逻辑了。

    “这不对吧。就算我能打赢你,也没办法说明我之前其实是隐藏实力,在让着他吧?这样恐怕说服不了他。”

    “因为我也是育气境3阶,但是他之前和我打了几十场,却每次都被我打得落花流水。要是你能打赢我,就说明你之前是在隐藏实力,让着他。这样他就不能再在我面前吹嘘了。”

    “难道就不能是他故意让着你?”

    方墨依然觉得她的逻辑很奇怪,不过这句反问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反正现在这位卓小姐把条件都已经摆得清清楚楚了,只要他能打赢她,就有足足10万联邦币入账。

    这对于现在的方墨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更重要的是能够解决很多燃眉之急,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错过。

    方墨瞅了台下的郑轩一眼,见他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便向卓小姐点点头。

    “那好吧,无论卓小姐你怎么想,反正这一场我一定会使出全力。卓小姐,来,请赐教。”

    “很好。”

    卓小姐冲方墨微微点头,身形一动,瞬间已经化为一道影子,一脚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