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轰——”

    方墨腾腾腾连续倒退几步,捂着胸口,惊讶地看向对面的卓小姐。

    这位卓小姐声称自己是育气境3阶,看样子,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她的实力,绝对是实打实的育气境3阶,绝不像王境泽那个育气境3阶一样注水。

    这不仅仅体现在她的拳脚功夫上。

    两人交手数个回合,方墨不仅在拳脚功夫上占不到什么便宜,在内息对比上也是处于下风。

    当然这也都是有原因的。

    因为当时方墨还小,方墨的母亲周琦在离世前,只给他留下了家传内息功法的修炼章节,实际战斗中的运用功法,还是方墨在这些年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

    至于拳脚等外功功法,却是没能留下半点,以至于方墨这些年用的只是联邦政府公开的三套基础外功功法——他可没钱去买更好的功法。

    方墨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凭借着他更加丰厚的战斗经验硬撑着。

    至于内息方面之所以也处于下风……却根本是方墨自找的。

    自从跟斯沃德接触,在他的帮助下强行把那道剑气融入内息后,方墨发现,自己对于自身内息的控制力就变得远比以前薄弱。

    现在他虽然每次依然能够操控内息的运转,但那只是建立在平时调息、没有外力侵扰的基础上。

    而在上次和王少的对练之中,方墨便发现一个问题。

    当他在交战过程中全力运转内息,内息便有些失控,并且因为内息自带的如同剑气一般的凌厉特性,让他根本无法预估内息带来的破坏力。

    上次他就是发现了这一点,为了不对王少造成重创,被迫强行回收内息,这才会导致自己受了伤。

    之后他又测试了几次,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做到内息完全掌控,无法准确预估自身内息的杀伤力到底如何。

    原本他是打算继续修炼炼人篇,随着功法的深入慢慢来研究探讨自身内息的特点,但现在这位卓小姐找上门来,却是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

    “砰——”

    方墨抬起胳膊,再次挡下卓小姐踢过来的一脚。

    一股澎湃的力道从脚面上汹涌袭来,方墨整个身子被踢得硬生生横移了几步,只感觉到胸口一窒,喉咙一甜,差点儿一口血吐出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

    再这样下去,怕是坚持不到三个回合,他就会被卓小姐一脚踢飞。

    自己被踢飞倒是没什么问题,反正陪这些富家子弟们对练的时候,方墨已经不知道被踢飞过多少次。

    但随着一起踢飞的,还有卓小姐刚才应承下来的足足10万联邦币,这就是方墨无法承受的损失。

    “妈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反正不是我死,再说她又不会死,拼了!”

    眼看着茫茫多的钞票似乎要从眼前飞走,方墨哪里肯干。

    他轻吸一口气,压下已经涌到喉咙的一口鲜血,凝神静气,内息自气海生成,霎时间汇聚成一道凌厉无匹、恍若剑气一般的内息气流,瞬间汇入右臂,融入击出去的右拳。

    联邦中小学生第十七套基础拳法第三招第六式——平胸直拳发动。

    “轰——”

    这一拳后发先至,刚刚好一拳正中卓小姐踢过来的脚底。

    方墨压抑许久的内息如同山洪暴发,又有如重剑开封,竟是瞬间劈开卓小姐脚底汇聚的内息。

    一声巨响过后,卓小姐竟是被方墨这一拳轰得整个身子倒飞出去,在空中连续三个空翻,这才落在地上。

    这一下都有些出乎两人意料。

    卓小姐是没料到方墨竟然会突然击出一下如此凌厉凶猛的反击一拳,方墨同样没料到自己这一拳威力竟是比想象中还要强悍几分,一时间两人都愣住了。

    两人站在擂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互望了一会儿,卓小姐的双眼中忽的绽放出灿烂的光芒,一直冷冰冰没什么好脸色的脸上,也突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哈哈,我就说过,你一定是故意隐藏实力了!”卓小姐脸上的笑容中充满得意。“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想继续隐藏下去,现在觉得不行了对吧?”

    方墨无语的望着她。

    这个家伙到底是凭什么判定自己一定隐藏实力的?

    就因为她能随便吊打王少,而王少却打赢了自己?

    虽然她的猜测的确没错,但她就真的没觉得自己的逻辑有问题?

    见方墨没有回答,卓小姐笑眯眯地续道:“嘿嘿,本小姐还真是聪明,要不是之前给你设立一个赌注,让你必须赢了才能拿钱,你肯定会一直隐藏下去对不对?”

    方墨翻了个白眼。

    这一点她倒是没说错。

    要不是因为有钱拿,他才犯不着去和对方拼命,随便应付应付就得了。

    更何况现在他所谓的“全力”其实还伴随着不小的风险,刚才那一拳中虽然因为不再压抑内息,而威力大增,但最后一拳击出,他还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对内息的掌控不再那么准确。

    还好卓小姐挡住了这一拳,不然的话,出现什么后果,方墨还真不敢保证。

    不过刚才卓小姐能够挡下那一拳,也让他因此放心不少。

    从刚才那一下硬拼来看,卓小姐的实力比他想象的更强,那么他就更能放开手,不用像之前那样畏畏缩缩,因为怕伤到卓小姐,而刻意压制自己的内息了。

    “行了,卓小姐,我们继续吧。”方墨向卓小姐招招手。

    “哼,不用你说我也会上。”

    卓小姐轻哼一声,脚下一点,身影闪过,又是一脚踹过来。

    这一次方墨不像之前那样顾忌重重,左手一抬,右脚一错,气海内又是一道凌厉的内息发动,瞬间汇聚右拳,又是一拳击出。

    “轰——”

    “轰——”

    “轰轰轰轰——”

    ……

    呼吸之间,两人已经又是拳脚交错数十记。

    起初方墨还稍微有些放不开,等到正面硬拼十余记后,确定卓小姐的确能够硬抗自己的内息攻击后,他便逐渐放开,内息愈发凌厉,拳上力道越来越重。

    这样拼了数十记后,卓小姐脸上的兴奋表情越来越浓,时不时的还会冒出几下充满欢悦的惊呼声,显然和方墨的交手让她也感觉格外开心。

    方墨却和她恰恰相反。

    两人越是交手,方墨心中越是凝重。

    因为他发现,随着两人交手深入,他体内剑气一般的内息,竟是越来越有些控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