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遇见斯沃德之后,方墨第一次和人正儿八经的交手。

    和王少那次不能算,因为王少的等级或许是真的育气境3阶,但正如卓小姐所说,这个家伙完全是用药堆起来的等级,实际战斗能力很弱,战斗经验也很弱,对方墨根本造不成威胁。

    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上次和王少的对战中,只是让方墨察觉到了,自己融合了那道剑气后的“新款内息”威力无法预估而已。

    但是现在,他确定了卓小姐实力足够强大,能够硬接下自己的内息全力施展后,却发现随着他尝试使用新款内息越多,对它的控制力就越弱。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内息失控”,而是……不太听话。

    或许换个说法,这就像是原本好好的操作系统里,却被硬安装了一个非本操作系统下的软件,使用起来总是会各种别扭,不适应和不符合要求。

    现在方墨体内的内息,就总给方墨一种很难完全掌控,它随时会出问题的感觉。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随着两人交手深入,方墨为了努力获胜,全力使用内息越来越多,他发现自身内息中蕴含的、那股恍若剑气一般的凌厉也越发明显。

    这个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浓烈,到了后面,方墨竟产生了自己的内息竟完全变成了那道剑气的错觉。

    这恐怕不是错觉。

    在方墨操控内息和卓小姐不停战斗时,体内的内息总是一副不安分的样子,在方墨体内蠢蠢欲动,像是在随时寻找着突破口。

    就像是洪水在水库里不停蓄积,寻找着一个发泄的口子。

    方墨知道,任凭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最后等待他的结果,恐怕就是内息完全失控,到时候他最有可能的后果,就是全身经脉被失控的内息冲垮,不死也废。

    想要停下这个状况倒也简单,那就是赶紧认输,停止战斗,这样就不用继续催动内息,让它渐渐恢复平稳。

    但方墨知道这样不行。

    暂停催动内息,固然可以暂时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除非他以后再也不修炼功法,再也不催动内息,或者再也不和其他人交手,不然现在这种情况依然会出现,并且只有可能更严重。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除非是以后他接受命运,成为一个和修行绝缘的普通人过一辈子,否则就是一个死。

    情急之间,方墨脑海里瞬间闪过的,却是斯沃德临死前对他说的那句话。

    “你要把自己当成一柄飞剑来修炼。”

    方墨瞬间想起炼人篇开篇功法里的介绍,心中默默思索片刻,没太多犹豫,下定决心。

    “砰——”

    方墨抬手,又和卓小姐硬拼一记,感觉体内剑气一般的内息被封堵回来,更加躁动不安,似乎已经憋不住了。

    他心念一转,凌厉无匹的内息在体内经脉转动一圈,忽然绕道转向,直直刺向另外一条经脉。

    “噗——”

    经脉受创,方墨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正要再冲过来发动攻击的卓小姐吓了一跳,感应到方墨口中喷出的血雾里似乎也蕴含着强大内息,她还以为这是方墨发动的什么特殊招式,连忙避让开来,后退两步,打算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谁知她刚刚推开,方墨却一张嘴,竟是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下便让卓小姐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

    这个家伙明明和自己打得好好的,双方看起来不相上下,怎么突然间他就自己吐起血来了?

    方墨眯起双眼,死死咬紧牙关,强行压制喷血的冲动。

    前面喷出的两口血,是因为内息强行打通了两条主要经脉的缘故。

    有了经验,更重要的是内息有了宣泄的通道后,他吐血的冲动就少了很多。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就这样完了。

    按照炼人篇开篇功法所描述的要求,想要达成人体飞剑的修炼标准,最基础的,就得是全身经脉都可容纳剑气,将人体变为剑体。

    只是单凭自身怕是做不到的,现在的方墨也没修炼到这个程度,想要做到这一点,还需借助外力。

    而现在,眼前就有一个外力。

    方墨轻轻吸了一口气哦,努力挤出一点儿笑容,向对面有些发呆的卓小姐招招手。

    “不好意思,出了点儿意外,卓小姐,来,我们继续。”

    “还继续?”卓小姐讶然看着方墨。“你这个样子,还怎么继续?”

    “放心,这只是我功法上的特点,越是吐血越强。怎么?卓小姐你怕了?”

    卓小姐立即脸色一沉,冷哼一声:“我怕什么?我看你是见钱眼开,为了钱连自己的小命都不打算要了。不过这是你自找的,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

    “当然,我可是陪练,卓小姐尽兴就好。”

    方墨应了一句,转头看了一眼台下的郑轩,向他轻轻摇头示意,然后摆好姿势,示意卓小姐继续。

    卓小姐又冷哼一声,并不客气,脚下一点,又是一脚踢过来。

    “砰——”

    方墨抬手挡住,气海中内息生成,在刚刚强行打通的经脉中流转一圈,顿时变得比刚才更加强悍,也更加凌厉。

    拳腿相交,卓小姐这一脚却是被方墨一拳给轰了回去。

    “咦?”

    卓小姐心中惊讶。

    之前两人交手时间不短,她已经基本测试出,方墨的真实实力其实和她差不太多,内息强度方面可能方墨稍逊,但现在这一下,怎么他就突然变强了?

    难不成,这个家伙还在隐藏实力?

    卓小姐心中不信,一扭身,正要再一脚踢去,却发现方墨身子一晃,嘴角突然渗出一缕鲜血。

    “原来如此。这个家伙一定是用的什么强行提升自己内息的邪门功法,难怪会无缘无故吐血。哼,这个家伙竟是拼着自己受重伤,甚至根基受损,也非要打赢我不成?这个贪财的家伙,我偏不让你赢!”

    念及此处,卓小姐闷哼一声,滴溜溜身子一转,霎时间幻化出数十道腿影,重重叠叠,让人莫名难测。

    这却是她终于用出了自己才掌握不久的一门高阶腿法。

    然而方墨此时的目的却并不仅仅是和她比拼武技功法,见面前腿影重重,根本不去理会那么多,只是曲起双臂,挡在胸前,同时全力调动内息。

    “砰——”

    卓小姐一脚踹在方墨胸口,被他双臂挡下,双方内息猛烈撞击在一起,卓小姐只感觉到自己仿佛一脚踢在了一柄利刃上,一股极其锋锐凌厉的气息袭来,逼得她竟是不得不收回了脚,不敢再发尽全力。

    方墨身子微微一晃,强忍着没有吐出血来。

    接着卓小姐这一脚上带来的强悍内息冲击,他又引领着体内内息冲破了两道经脉。

    这对他原本就已经受创的身体带来了更大的伤害,却也让他的内息有了更多的空间宣泄肆虐。

    这种痛苦和舒爽并存的感觉,让方墨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但不管怎么说,事实证明,这个方法还是有效的,唯一的问题,也就是他的身体受不受得了罢了。

    事不宜迟,方墨也知道这样拖不下去,不等卓小姐继续发动攻击,他倒是抢先一步一拳轰了过去。

    “轰——”

    “砰砰砰——”

    “轰轰——”

    ……

    两条人影在擂台上快速穿梭交错,每一次都会带来一下强烈的轰击声。

    每一次拳腿交击,方墨都会引领着体内剑气一般的内息冲破一条或者两条经脉。

    这样一条又一条经脉累积下来,起初剑气冲破一条经脉还需要花费一番力气,并没有那么轻易,但随着经脉逐渐被冲破,剑气愈发凌厉凶猛,之后便犹如洪水爆发,势如破竹,顷刻间已经是数条经脉冲破。

    方墨此时已经不再吐血,身体表面到处渗出丝丝血迹,将他一身原本白皙的练功服染得接近通体透红。

    这时候的他,早已经忘了去顾忌那么多,脑海里只有两个念头,一是炼成剑体,二就是赢。

    体内一条条经脉被剑气硬生生冲破,方墨体内内息进一步汇聚,剑气冲击之势更是无法抵挡,速度越来越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墨体内最后一条经脉已经被剑气冲破,他瞬间感觉到全身一股无法言喻的舒畅感袭来,内息在全身迅速环绕流淌,周而复返,恰到好处地形成一个完美的、容纳全身的周天循环。

    方墨心中忽然生出明悟。

    周天流转、内息自成、生生不息,这,分明就是周天境才有的迹象。

    他竟是从育气境2阶一举突破到了周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