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面的卓小姐,以及擂台下紧张观战的郑轩,两人齐齐瞪大双眼。

    他们距离最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方墨身上的气息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但是这只是一种微妙的感应,却无法准确地说出来到底是什么。

    当然,他们打破头也无法想象得到,方墨竟是在这个时候破境了!

    方墨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内息在体内所有经脉中循环不绝、流转不停,只觉得无论身体还是心情都前所未有的舒畅。

    从小受体内那道剑气的影响,他的修炼进度极其缓慢,而且还会面临着非常难以逾越的难关,甚至被判定为活不过20岁就有可能会死。

    但是现在,他的内息终于和那道剑气融为一体,他甚至还凭此突破了周天境。

    再进一步,他就能突破入微境,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

    勉强压下心中的激动,方墨凝神看向对面依然处于发呆状态的卓小姐,抬起拳头。

    虽然可以确定自己突破了周天境,但他很清楚,在这个突破过程中,他的身体和内息其实都遭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现在的他,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打击,甚至已经不可能再维持多少时间,他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无论达成什么境界,那10万联邦币才是他现在最为看重的东西。

    “卓小姐。”方墨忽然开口。

    “嗯?”

    “接我一拳。”

    话音一落,方墨脚下一蹬,主动迎着卓小姐冲了过去,同时体内内息流转,迅速在所有经脉内完成周天循环,汇聚成一股无比强烈、凌厉、恍若剑气一般的内息,汇入右拳,一拳轰去。

    感受到方墨这一拳中,明显要比之前强悍数倍的强悍气息,卓小姐脸色一变。

    但她因为和方墨激斗多时,其实此时也已经状态大不如前,知道想要避开这一拳恐怕并不容易。

    而且心中的傲气也让她根本就没去思索躲避,冷哼一声,右腿抬起,右脚用力在擂台上一踏。

    “砰——”

    汹涌的内息从脚底狂涌而出,用特制软塑合金制成、能够足以抵消入微境修士全力一击的擂台,被这一脚硬生生踩出一个脚印。

    卓小姐身子随之一扭,左脚抬起,顺着腰身扭动,左腿成一条鞭子,横着甩了出去,刚刚好轰中方墨轰过来的这一拳。

    “轰——”

    强烈中透出狂暴意味的爆炸闷响,瞬间盖过了整个武馆内部所有的声音。

    武馆内其他正在对练的学员和教练、陪练们被这下声响惊动,纷纷牛头看过来,便看到一条苗条的身影转着圈飞了出去,直到恶狠狠地撞在武馆侧面的一堵墙面上,这才停下,跌落下来。

    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身影,赫然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众人禁不住心中骇然。

    这个女孩儿很明显不会是武馆的教练或者陪练,那么又是谁和她对练,竟会对着这样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下这样的狠手?

    众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到擂台上面,又是一惊。

    身上白色练功服已经完全被血迹浸湿成红色的方墨,此时拖着身子慢腾腾地挪到擂台边上,看向躺在远处墙角上的卓小姐,发现她依然保持着清醒,竟然没有昏迷过去,心中生出一丝欣赏之意,嘴里却丝毫没有客气,勉强提起最后一口气。

    “卓小姐,你输了。”

    躺在那里的卓小姐只感觉浑身上下好像每一块骨头都被震碎了一般,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刚才那一击中,她清晰地感觉到,从方墨拳头上涌动而出的内息竟是一下变得比之前要强悍了数倍,并且方墨的内息极其古怪,无比得凌厉可怕,与其说是内息,倒更像是一道剑气。

    在那道剑气一般的内息冲击之下,她的内息像是豆腐一般被切开冲垮,毫无抵抗之力,一拳便被方墨击飞了出来。

    此时听到方墨的声音,她沉默着,无法再像之前一样,继续显露出高傲的姿态。

    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知道,刚才方墨那一拳,不要说是她刚才激战良久之后、强弩之末的状态,就算全盛状态下恐怕也接不住。

    勉强抬头看了擂台上的方墨一眼,她轻轻咬咬牙,点点头。

    “嗯,是你赢了。”

    “那你说的那10万块钱是不是应该给我了?”

    卓小姐心中大怒。

    这个该死的家伙,使用卑鄙的特殊功法才好不容易打赢了自己,然后第一个关心的,就是那10万块钱!

    然而心中的高傲让她在这个时候不能反悔,只能点了点头,应了声好,然后看向还在擂台下面站着、正处于发愣状态的郑轩。

    “把钱转给他。”

    郑轩呆了呆,不可思议的目光在卓小姐和方墨两人身上转了两圈,这才打开个人终端,操作了一下。

    听到个人终端传来的提示音,方墨心情激动地打开个人终端,查询了一下,果然发现个人账户上多出了整整10万,顿时心中大喜。

    有了这10万块,他接下来想要干什么就容易多了。

    他高兴地转头看向还在地上躺着的卓小姐,笑逐颜开。

    “卓小姐,谢……”

    刚刚说出一个谢字,方墨忽然感觉全身气血翻涌,一股股细小却又密集的疼痛袭来,同时强烈的虚弱感席卷全身,随后身子一软,眼前一黑,砰的一声,仰天摔倒。

    竟是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

    ……

    方墨被饿醒了。

    这种饥饿很特别,和普通的肚子里感受到的饥饿不一样,而是全身上下,好像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头、每一条肌肉,乃至每一个细胞都感觉饥饿,都在拼命地呼唤着营养的补充一般。

    这个饥饿感比肚子饿强烈得多,方墨只是刚刚感受到,就产生了一种自己似乎已经饿了七天七夜没吃半点儿东西一般的错觉。

    他摸摸肚子,确信自己的感觉没错,这才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左右看了一圈,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治疗舱里。

    从治疗舱内部的款式,以及舱外的环境来看,很显然,他现在应该在熟悉的正德武馆紧急治疗室内。

    这地方他很熟,之前给人当陪练的时候,因为经常被人打伤,这地方他可没少来。

    看样子应该是他受伤昏迷后,和往常一样,被郑轩给丢过来疗伤。

    只是不知道这次昏迷了多久。

    方墨扭转头,目光落在治疗室墙上的一个时间显示屏上,惊讶地发现,他昏迷的时间并不久,实际上距离他昏迷之前也就才过去了四个小时不到而已。

    他本以为,以自己昏迷前经脉严重受损的程度,只怕这次昏迷会过去好几天,却想不到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现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京南市本地深夜1点23分,大概是处于绝大多数人都沉睡的时间,难怪外面显得十分安静,他醒来了也没人理会。

    感觉到体内每一个细胞传来的强烈饥饿感,方墨完全无法忍受继续躺在治疗舱里,活动了一下身子,确认其实受损的经脉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后,他推开治疗舱,爬了出去。

    刚一走出治疗室的大门,却发现郑轩守在外面。

    方墨冲他笑了笑。

    “怎么?郑哥,这么晚还在这里守着?你不是不需要值晚班的么?”

    郑轩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方墨,忽然叹了口气。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方墨一怔,想了想道:“先说坏消息。”

    “嘿,看来你小子是个喜欢先苦后甜的家伙。坏消息嘛就是……你以后不用来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