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来了……是什么意思?”方墨愕然看着郑轩。

    “就是字面意思。”郑轩耸耸肩,表情有些无奈。“今天击败那位卓大小姐,虽然让你小子赢了10万块,但是……你击败她的场面太过了。”

    “太过了?”方墨皱眉不解。

    “对,就是太过头了。你如果只是简简单单地让她认输,或者把她打出擂台外面也就算了,但是你……咳,你这小子居然一拳头把她打飞那么高,甚至还让她吐了口血。更过分的是,你居然连她的腿都打骨折了!”

    “啊?她骨折了?我怎么不知道?”方墨更加愕然。

    “废话,你小子收到钱转头就昏过去了,你知道个屁!”郑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实际上根据卓小姐所说,她当时被你一拳打中的时候,小腿就已经骨折了。后来我们把她送去医院做检查,她的整条小腿甚至被你打断成了十几节,你说可怕不可怕?”

    说到这里,郑轩歪了歪脑袋,一副好像第一次认识方墨的表情看着他。

    “话说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小子居然是个如此心狠手辣的家伙,对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大小姐,你居然能下这么重的手,这还真是让我对你大为改观啊。”

    顿了顿,他又续道:“对了,你一直没有交女朋友,我怀疑你是不是对女人有什么偏见?”

    方墨被他说得哭笑不得。

    “扯淡!我一直没交女朋友是因为没钱好不。再说我以前又不是没和女学员对战过,你哪次见我打伤了她们的?”

    “这倒也是。”郑轩摸摸下巴,想了想,又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卓小姐打得那么惨?她又没得罪你。就算是为了挣那10万块,你也用不着这么狠吧?”

    “这……”

    方墨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总不能告诉郑轩说,自己是在和卓小姐的交手中一举突破了周天境,然后却因为对自身剑气一般的内息控制不当,完全是意外把卓小姐打伤的。

    “咳,只是个意外。卓小姐她现在没事吧?另外你说的坏消息是什么?难道是卓小姐被我打成重伤后,她想找我麻烦?”方墨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说反了。卓小姐并不想找你麻烦,相反她还很欣赏你。至于坏消息……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以后不用来了,意思就是,你以后不用再来当陪练了。”

    “为什么?因为我打伤了卓小姐?”

    “对。”郑轩脸上露出苦笑。“虽然被你打伤的卓小姐对你没什么意见,但是你当时打伤卓小姐的情形被那么多在场的其他精英会员看在眼里,他们因为这个,一致向武馆方面提出了抗议,表示武馆的陪练居然下手这么重,让他们以后在武馆进行练习会觉得压力很大,会有受重伤的风险。”

    方墨禁不住好笑。

    “这帮家伙把修行当成什么了?怕挨打?怕受伤?那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玩过家家么?”

    “不然你以为他们是来干什么的?那可都是些富家子弟,平时在家里养尊处优惯了,来这里就是凑热闹、跟随潮流罢了,你以为他们里面真有几个愿意让自己的细皮嫩肉受伤的?”

    郑轩脸上的苦笑变成冷笑,语气中满是不屑,显然也早就看不惯那些娇气又难伺候的精英学员了。

    “所以就因为他们,武馆方面就不让我以后再来当陪练了?”

    “对。这是馆长亲自做出的决定,我可没半点儿反对的权力。”郑轩叹了口气,伸手拍拍方墨的肩膀。“你别怪馆长,毕竟这些家伙交的钱多,武馆想要赚钱,还真得靠着他们。”

    方墨耸了耸肩,心里没有责怪馆长这个决定的意思。

    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决定,因为方墨这个小小陪练跑去得罪金主,馆长除非是疯了才会这么干。

    他只是有点儿可惜,在正德武馆当陪练的工作虽然不好做,也不算稳定,但平均下来,每个月总能接到一到两次,给他带来数千联邦币的收入。

    偶尔碰到类似王少那样的客人,让他们练爽了,还能有笔不菲的外快赚。

    他高中最后这两年内的学费、生活费等等,再加上慢慢积累下来还掉的两笔欠债,可都是凭借着这个陪练的工作搞定的。

    现在因为意外丢了这个工作,他的收入就会减少很大一块,接下来的生活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击败卓小姐后获得了10万块的奖励,这笔钱可以让他撑一阵子。

    不过这对于方墨来说,也不算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

    在遇到郑轩、来武馆当陪练之前,这么多年他也一个人过了下来,对于找工作还是相当有经验的,并不担心就此完全没有收入。

    “那好吧,坏消息听完了,好消息呢?”方墨问道。

    “好消息嘛……”郑轩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古怪。“方墨,你小子有兴趣当私教吗?”

    “私教?”方墨扬了扬眉毛。“你不是打算告诉我,有人请我当私教吧?”

    “对,就是有人请你当私教。而且对方开出价了,每个月固定5000联邦币工资,每次陪练还会额外按课时付费,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这条件很不错啊。是谁?”方墨一听大喜,随即又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为什么选我?我只是个陪练,要请私教的话,就算请不到张教练、陆教练他们,也有大把人可以选。”

    私教,就是私人教练。

    地球联邦进入修真时代之后,个人修行在联邦内开始盛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通过修炼成为一名强大的修士。

    在这种环境下,不仅像正德武馆这样的武馆大面积兴起,有钱、有能力的人,还愿意花钱请来在修行方面有足够能力的人士,来为自己专门打造修炼方案,就是私教。

    方墨提到的张教练和陆教练,就是正德武馆里少数几名获得金牌认证的私教,他们自身都是入微境的真正修士,拥有丰富的打造修行基础的经验,如果请私教的话,显然他们才是首选。

    当然,请他们当私教的价格也很贵,每课时收费都是以千元计算,远非普通私教可比。

    但话说回来,方墨现在顶多算是个陪练,根本连私教的资格都没,更别说和张教练和陆教练比了。

    所以他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指名选他。

    郑轩看着方墨,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指名请你当私教的这个人……就是卓小姐。”

    “哈?”

    这一下,方墨不是吃惊,根本是震惊了。

    “居然是她?她请我当私教?她……是不是脑袋坏了?”

    方墨完全无法想象,这位卓小姐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方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把卓小姐整条腿都打断了,结果现在,她竟然要请方墨去当她的私教?

    “别问我,我不知道。”郑轩苦笑摇头。“总之我们把她送到医院治好伤后,她就对我说,要请你当她的私教,并且当场开出了价,甚至连定金都给了。”

    “怎么?你收定金了?”

    “当然没有。还没获得你的同意呢,我怎么会随便收定金。”郑轩连连摆手。“不过她开的条件是真不错,她说会按照私教一级标准给你开钱,也就是说,每个课时最低500联邦币,而且这个价钱还可以谈。怎么样?方墨,你这个条件很不错吧?比你在这里当陪练好多了。”

    方墨皱起眉头,有些搞不懂这个卓小姐到底在想什么。

    转念一想,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怪异的念头。

    “你说……她该不会是被我打断了腿,怀恨在心,所以表面上是请我去当私教,实际上却是准备了一些什么手段,等我去了折磨我吧?”

    “这……应该……不会吧……”

    郑轩很想说方墨你小子想太多了,但他仔细一想,却觉得似乎不是没有可能。

    关于富豪圈子里的各种传闻,那可是太多了。

    远的不提,就算是正德武馆内,都曾经有一名教练被一位富婆以私教的名义请到家里,结果是大把钞票洒下,最后私教没当成,却变成了那位富婆的玩物。

    想到那名私教过了几个月,回到武馆时遍体鳞伤、精神萎靡,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摧残折磨的凄惨模样,郑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打包票。

    “总之……你好好考虑考虑。这个条件不错,你小子不是正缺钱嘛,要是伺候好了这位卓小姐,那钱是肯定不会缺的。再说你小子长得也不赖,万一被卓小姐看中了,嫁入她们家里,那以后更是吃香的喝辣的,不愁钱花,这不是更好?”

    方墨白了郑轩一眼。

    当小白脸这种事情,他可从来没想过。

    一是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么魅力,会让一位富家小姐无缘无故就看重自己。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的父母毕竟曾经分别是一名卓有建树的科技工作者,和一名强大的修士,身为他们的儿子,方墨的骄傲可不允许自己跑去当什么小白脸。

    “还是免了,你替我回绝卓小姐吧。另外,顺便帮我向她道个歉。就说之前是我下手太重了,但并不是我故意的,只是……我的功法出了点儿意外,控制不住自己。”

    “你的功法出了什么意外?”郑轩讶然打量了一下方墨。

    “这就不需要明说了。”

    方墨摆摆手,却发现这个动作好像消耗了他体内最后一丝力气。

    无比强烈的饥饿感又一次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疯狂袭来,让他双脚都为之一软。

    不仅如此,他的肚子里传来一阵强烈的轰鸣,身体也隐隐传出轻微的吱吱吱声响,就好像有什么气泡被从体内挤出来了一般。

    看到方墨这幅样子,郑轩瞬间忘了追问方墨,吃惊地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在治疗舱躺了几个小时都没好?”

    方墨捂着肚子,虚弱地慢慢坐在地上,觉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只是勉强吐出几个字。

    “我……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