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刚过。

    文化馆大门口附近的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展台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中有京南市政府派来的、负责这次展会组织相关的领导,还有地球联邦修士管理委员会大亚太区负责人,同时还有猎户座旋臂伽玛星区修士道具通商联合会副会长等等大人物的存在。

    这些人无论任何一个,走到其它地方都是受人瞩目的存在,然而现在,这些人却全部簇拥在一名头发花白、看起来起码超过八十岁,精神却十分矍铄的老头旁边,陪着他笑眯眯地观看着展台。

    这名老头,是猎户座旋臂最著名的炼器大师之一赵士英。

    作为受到过银河系修士联合会特别表彰,在数次旋臂炼器大会上获得过最高奖赏的超级炼器大师,赵士英即便是在整个银河系中,都是能够受到所有修士们看重的大师级人物。

    已经接受了银河系修士联合会认证,现任银河系修士联合会修士辅助工具研究会主席委员会副主席、并在猎户座旋臂最顶尖的修士道具商社担任特别顾问的他,之所以今天会出现在地球联邦,出现在京南市这个展览会上,是因为他的家乡是京南市。

    这一次趁着他回家乡探亲的机会,京南市政府将他特别邀请过来,在展览会上露上一面,立即让这次展览会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赵老师,您请看,这是我们工作室最新研发的5款针对普通人的飞剑,您先看这款二代‘飞蛾’型飞剑,它是……”

    在赵士英旁边,一名大腹便便、看起来十分精明的中年男子正凑在他旁边,热情洋溢地向他介绍着展台上摆放出的5柄飞剑。

    中年男子手中拿着的,正是刚才方墨仔细看过的那柄第二代“飞蛾”型普通款飞剑。

    他叫刘德昭,是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老板。

    他之所以能够陪同在赵士英身边,并亲切地称呼照赵士英为赵老师,是因为三十多年前,赵士英曾经在京南市当过一段时间的炼器培训班老师,当时刘德昭就是他教授的学生之一。

    听着刘德昭的介绍,赵士英看了一眼他手中拎着的飞剑,忽然抬手打断了刘德昭的话。

    “老师,您……”刘德昭楞了一下。

    “给我看看。”

    “啊?哦,好。”

    听出赵士英的意思,刘德昭顿时心中大喜。

    如果这柄飞剑能够获得赵老师的点评,甚至当众夸奖两句,那简直就是给工作室新出的这款飞剑做了一个最好的广告!

    这可是在整个银河系都有名气的炼器大师的评价,如果得到赵老师的肯定,这柄飞剑还愁卖不出去吗?

    他赶紧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着飞蛾型飞剑,恭敬地递到赵士英面前。

    “请老师您指点。”

    “嗯。”

    赵士英点了点头,很是随意地伸出手,轻轻巧巧地便将之前方墨提着都有些吃力的这柄飞剑抓在手里。

    低头仔细看了一遍,他的双眉立即微微皱了起来。

    随后他手掌陡然冒出一团微红色光芒,渗入飞剑,片刻后已经笼罩整柄飞剑。

    刘德昭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他知道,这是赵老师在对这柄飞剑进行检查。

    只要赵老师检查过后,给出让人满意的评价,那这柄飞剑就算成功了!

    然而……

    事实却并没有朝刘德昭想象的那样发展。

    赵士英的双眉皱得越来越紧,脸上的神情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手掌中代表内息的红色光芒褪去,放下飞剑,目光凝视刘德昭。

    “德昭,这柄飞剑是谁主持设计的?”

    听到赵士英的口气,刘德昭心中一突。

    “这个……老师,这柄飞剑是由我……和工作室的另外几名飞剑设计师共同合作设计。”

    “合作?”赵士英冷哼一声。“以你小子的脾气,会和别人老老实实合作?我看就是你主持的对不对?这里面的核心法阵,其中的毛病分明和你以前的毛病一模一样!”

    听到“毛病”二字,刘德昭瞬间觉得双腿一颤。

    他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张了张嘴,却不敢有任何辩驳,只能低下头,勉强应道:“请……请老师您指教……”

    “指教?哼!我告诉你,这柄飞剑的核心法阵同时采用了‘拉斯曼结构’和‘奎尔萨拉斯结构’,虽然是个好想法,照顾到了平民向的需求,但你实际的设计中,大部分的功能平民根本用不到!”

    “以前在给你们上课的时候我就特别强调过,飞剑设计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用户的实际需求。你这样做,除了无意义的炫技之外,还有什么用?啊?”

    刘德昭的额头上瞬间冒出滴滴冷汗,低着头不敢有任何辩解。

    倒是展台上一直在旁边陪同,根本连话都没机会说的两位接待员小姐,突然齐齐抬起头,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诧异神色。

    这位赵士英大师说的话,怎么和刚才那位年轻人说得一模一样?

    “而且我刚才只是随便检查了下,就发现里面的核心法阵,起码超过17个节点在‘卡米加参数’上超出标准!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我之前教你们的时候说过,如果核心法阵连最基本的结构稳定性都抛弃了,那根本就不能算作一个能够拿出来用的设计!”

    “你居然把这个不成功的法阵来当核心,分明就是急功近利,被钱迷花了眼睛!我……”

    ……

    当着一群领导和旁边不少围观群众的面,赵士英愣是没有给刘德昭留半分面子,极其严厉地将这柄飞剑里所有的毛病都数落了个遍。

    刘德昭额头冷汗直冒,脸色涨得通红,却只能低着头,像是一个小学生一般,任凭赵士英训导,不敢有任何辩驳的想法。

    旁边的其他陪同领导们不免有些尴尬,却也没人当真开口阻止赵士英。

    这位赵大师的脾气,他们多少有所耳闻。

    现在他摆出老师的架子来训斥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谁也挑不出毛病。

    再说了,这不是更加表明了他对这次大会的参与程度嘛,绝不仅仅只是来露个面而已,传扬出去反倒对这场大会有所帮助。

    于是一群人看着赵士英在那里训小学生一样训斥了刘德昭足足十来分钟,这才慢慢停息下来。

    “我教了你那么多,现在全都给我忘光了!”

    最后,赵士英愤怒地骂了一句,轻轻一扬手,将那柄飞蛾型飞剑刚刚好丢回展台,一甩手,转身便走。

    其余人连忙跟上,只留下刘德昭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可怜。

    刘德昭在原地呆了半天,忽然用力揉了揉脸,脸上表情瞬间变为正常,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

    尽管赵老师刚才将他骂得很惨,但换个角度来看,赵老师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骂他,不恰好证明他在老师的心中还有些分量,老师愿意把他当做自己的学生来看嘛。

    虽然被老师这样骂过后,这柄飞蛾型飞剑是失败定了,这次参展也肯定是大败而归,但单单只是能够被老师这样当众痛骂,就足以让他和他的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名气大涨。

    只要有了名气,以后还愁什么?

    想到这里,刘德昭的心情反倒是变好了起来。

    他转身回到展台,向还在发愣的两名接待员小姐一挥手。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东西走人。没听老师刚才说嘛,这样的东西留在这里也是丢人现眼,我们要赶紧拿回去继续改进!喂,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两名接待员小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那名刚才接待方墨的接待员小姐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那个……老板……”

    “嗯?怎么?”

    “刚才有个客人来过……”

    “有个客人来过有什么稀奇?”刘德昭不满意地瞪了她一眼。“这还要特别向我报告一下?”

    “不是。那个……刚才来的那名客人,也看过这柄飞蛾型飞剑,他……”

    “怎么?难道你想说,他也觉得这柄飞剑不好?”

    “嗯……还不光是这样。他刚才当着我们的面,指出了这柄飞剑的问题,而且他说的话……和刚才赵大师说的一模一样……”

    “嗯?”刘德昭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另外一名接待员小姐。“她说的是真的?”

    “是的,老板。”另外一名接待员小姐点点头,脸上表情也很古怪。“我当时在旁边听着,那位客人说的话,的确和刚才赵大师说的一模一样,甚至连一个字都不差。”

    “不会吧……”刘德昭更加愕然。

    他摸摸下巴,皱眉想了一下。

    “难道是哪位炼器大师悄悄跑来参加展会?那名客人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子?”

    两名接待员小姐再次对视一眼,脸上表情变得更加古怪。

    “他……他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长得……是个挺阳光帅气的小伙子……”

    “哈?十七、八岁?小伙子?你们是在逗我玩是吧!”刘德昭大怒。“难道你们想告诉我,我们工作室,包括我在内的这么多炼器专家都无法完全解决的问题,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一眼就能看穿?他甚至能够给出和赵老师相同的意见?”

    “这……老板,我们说的是实话……”两名接待员小姐有些委屈。

    看到她们脸上的表情,刘德昭又皱了皱眉,思索片刻,冷静下来。

    这两名接待员小姐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他,而且骗他对她们也没任何好处。

    “那好,你们告诉我,刚才来的那名少年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你们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没有?”

    两名接待员小姐又对视一眼,同时苦笑摇头。

    “没有,他当时本来想买这柄飞剑,打听了一下价格后就走了,我们还没来得及问他。”

    这一次,刘德昭真正勃然大怒。

    “我要你们有什么用!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