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苏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飞剑设计的?”

    “……”

    “苏方,你难道不应该专注修行的嘛,你可是连开天剑门都认定了的天才,不抓紧时间修行,干嘛要花时间来玩炼器啊?这不是不务正业嘛。”

    “……”

    “好吧,不问你这些。我听人说,你现在是入微境10阶对不对?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入微境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你到了入微境10阶,距离知机境只差一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

    “……”

    “哦哦,好吧,是我的错,修行方面的事情是个人隐私,我的确不该问。那我问个不那么私人的问题,下个星期开天剑门要派长老来学校进行初期考核,你应该不用参加吧?以你的水平,肯定是保送的对不对?”

    “……”

    “我说,这个问题你都不愿意回答吗?算了,我换个问题,刚才的菜好吃不?”

    “好吃。”

    ……

    ……

    方墨无语地看着迅速转过头,甚至还双眼放光、一副欣赏回味表情的苏方。

    这个家伙,刚才问了她那么多问题,一个都没回答,一问她菜好不好吃,她居然瞬间就回答了。

    这个家伙难不成……其实是个吃货?

    “咳……多谢表扬。”方墨嘿嘿笑了起来。“我说过了,别的本事我不敢吹,但做菜的本事我还是很强的。毕竟我从小就得给自己做饭,不弄好吃点儿,岂不是亏待了自己。”

    “嗯。”苏方点头。

    “既然你满意,那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做点儿菜带给你吃。看你刚才饭盒里的那些菜,真是……啧啧,亏你吃得下去。”方墨摇摇头,露出奇怪表情。“话说你就算自己不会做饭,为什么刚才不去会馆的餐厅吃饭?别告诉我你没钱啊。”

    “人多。”苏方摇头。

    “嫌人多不想去?”

    苏方点头。

    “好吧,我理解。”

    方墨看着苏方沉默的样子,叹了口气。

    严格来说,他虽然以前知道苏方这个学校名人的存在,但两人真正认识,其实也就是从刚才吃那顿饭开始,到现在为止,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两个来小时。

    虽然仅仅两个来小时不足以让方墨了解苏方,但他现在知道,这个女孩儿的性格的确有些怪。

    相比起正常人,她的确算是较为沉默寡言,通常方墨和她说好几句话,她才会简单地应上一句,而这一句话一般也就几个字,简单直接,没有任何修饰词。

    但是在碰到她愿意回答的话题时,她的话虽然不多,神态什么的表现却相当明显,看起来可完全和孤僻靠不上边。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只是不爱用言语来表达罢了。

    方墨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人,他无法理解苏方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能归为这是天才的特有性格。

    不过这不妨碍他和苏方的接触。

    在接受了苏方的邀请,作为她的助手,一起来参加这个飞剑设计邀请赛后,两人便径直来到了位于文化馆内的邀请赛场地。

    场地位于飞剑展览区内,并不算大,参加的人却不少。

    每一组两人,一眼望去,便有足足上百组之多,加起来超过两百人。

    这个飞剑设计邀请赛的比赛内容其实很简单,它并不涉及具体的飞剑整体设计,而主要考验的是核心法阵的设计能力。

    所以参赛的每个小组,只需要在规定时间内交上核心法阵设计图纸,然后标注上需要配套的材料以及最终成型的飞剑预估模型就行,至于整体设计、材料契合等等实际操作,却是全部不考的。

    这样的比赛内容,很适合那些对飞剑核心法阵设计有一定研究心得的老手,却不怎么适合方墨这种纯新手。

    比赛下午两点开始,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方墨看到周围其他小组的参赛者大多都埋头进行设计图纸的制作,自己面前却还是一片空白,有些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苏方之前一直在低头进行着设计绘制,刚刚被方墨的问题吸引了目光,转过头发现方墨面前的白纸,想了一下,伸手指了指白纸。

    “画。”

    方墨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废话,我当然知道画了。可是怎么画?画什么?”

    苏方歪了歪头,似乎想了一下,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设计图,直接递给方墨。

    “喂,这个设计图可是你的心血,你就这么给我看,不好吧?”

    苏方把设计图继续朝方墨递了递。

    “助手。”

    “你是说,我是你的助手,就可以随便看了?”

    苏方点头。

    方墨想了想,也懒得再矫情什么,伸手接过来。

    实际上,他之所以愿意答应苏方,来当她的助手,参加这次飞剑设计邀请赛,目的就是想来看看其他人设计飞剑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操作的。

    在此之前,他虽然在学校精英图书室内自学过很多炼器典籍,对飞剑设计有了一些了解,但那些典籍上都只是一些简单的介绍。

    尽管配备了一些飞剑核心法阵的设计图纸,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明显不同。

    方墨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一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来到这个比赛场地后,又因为比赛限制,不同小组之间根本不可能互相搞什么交流,方墨自然看不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他唯一能够接触到的,也就是苏方的设计了。

    之前他不好意思让苏方给他看,现在苏方主动提出来,他自然不会客气。

    接过图纸,方墨立即发现,实际上的设计图纸,和那些典籍上的完全不同。

    相比典籍上的那些基础法阵设计图相比,苏方这张图纸上的法阵明显要繁复了十倍都不止。

    单单只是一眼扫过去,方墨差点儿便被无数密密麻麻、看起来繁杂却又工整的线路图给绕晕了。

    “难怪科技侧的那些科学家们总说,修真和科学,其实是殊途同归。这个法阵设计图,看起来和电路图以及超频空间射线图也没啥区别嘛……”

    方墨定了定神,仔细在设计图纸上看了过去。

    一条条线路从视线中扫过,方墨努力地将它们全部记在脑海中,并和脑袋里学到的那些飞剑核心法阵设计基础知识相结合起来,瞬间让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不得不说,苏方的法阵设计图虽然极其繁杂,但每一条、每一个节点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起来并不吃力,反而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这让方墨收益极大,通过苏方的设计图,他之前只是自学典籍所产生的很多问题便迎刃而解。

    当然也有些问题并不是那么明白,方墨本想问问苏方,可是一想到苏方那少言寡语的性格,决定还是算了,自己多研究研究更好。

    通过快速记忆,将苏方这张图纸大概记下来后,方墨把设计图纸交还给苏方,让她继续进行设计,自己则掐着下巴沉思起来。

    有了苏方这张设计图纸给出的提点,让他现在设计出一个核心法阵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设计出来的核心法阵必然极其简陋、并且错漏百出,大概水平也就和小学生涂鸦差不多。

    这样的作品交上去,得不到大赛的嘉奖也就罢了,万一被当成反面教材展示出来,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而且这是方墨第一次实际进行飞剑设计相关操作,他不想第一次就失败得这么彻底——何况这样一点儿锻炼自己的意义都没有。

    想了一阵,方墨忽然心中一动。

    以他现在的水平,自己凭空设计一个核心法阵出来并不实际,但在别人的基础上修修改改并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别人的基础”……刚才不就看到过一个嘛。

    方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就是上午看到的那柄第二代“飞蛾”型飞剑。

    刚才在探查那柄飞蛾型飞剑时,方墨的确察觉到里面有很多问题,可那毕竟是别人设计的飞剑,他就算知道有很多问题在,顶多也就是当时口嗨两句过过嘴瘾,实际上也做不了什么。

    现在正好有个自己做飞剑设计的机会,倒是可以把那柄飞剑里发现的问题拿来修正一下试试,锻炼一下自己的核心法阵设计水平。

    反正在这个小邀请赛里面做出的设计,再大改一通,总不至于会被那个什么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告抄袭吧……

    方墨认真想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当即拉过来面前的白纸,提起笔便打算动手绘制。

    可是刚一提笔,他却又愣住了。

    在脑袋里想的时候是没毛病,可是想要将脑袋里想的那些玩意,用笔精确地在白纸上画出整个法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别的不说,单单是解决发现的那17个在“卡米加参数”上超出标准的节点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描述出来的。

    想要真的修改完善那柄飞剑里的核心法阵问题,草稿恐怕都要打个上百张都搞不定。

    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方墨去打草稿,距离比赛结束规定的时间仅剩下一个半小时而已。

    方墨皱眉又想了一会儿,脑海里灵光一闪。

    这个问题……不是刚好可以用剑人篇里的方法来解决嘛。

    ——————————————————————

    关于苏方,设计这个角色的灵感其实是来自一部7月新番日本动画,名叫《高分少女》,里面的女主角就是沉默寡言——甚至整部番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但她的表情却能够很好地将心情都表露出来,让我看着挺喜欢。

    苏方当然不至于像她那样一直不说话,因为这毕竟是小说,不是动漫,可以靠人物表情和肢体动作来表达所有情感和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不过嘛,基调定在这里,因为我喜欢这样沉默却依然可爱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