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奇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星际剑神 > 第二十四章 体内的法阵实验
    斯沃德留下来的人体飞剑炼制方案中,之所以会分成“炼器篇”、“炼人篇”、“剑人篇”三部分,实际上就是按照炼器的步骤,做了一个相应的划分。

    炼制任何修士器具,都可以分为三步,一是材料、二是法阵,三是将这两点结合在一起。

    炼器篇对应的是法阵,炼人篇对应的是材料——也就是人体,剑人篇这是将这两点相结合。

    这和炼制一柄飞剑的步骤其实没区别,只是将飞剑材料换作人体罢了。

    但就是将材料换为人体这一点,就意味着人体飞剑和普通的炼制飞剑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普通的炼制飞剑,一般来说,在正式炼制之前,设计核心法阵、选取材料、以及确定材料配比和剑体与法阵的融合度等等工作,都是可以通过制作各种模型来进行试验。

    通过重复的失败性试验来获取正确的数值,以此达到最完美的材料和法阵搭配方案,就是炼制飞剑最重要的研发过程。

    但这一点显然不能用在人体飞剑炼制上。

    因为人体不同于普通的材料,根本没办法多次使用,一次失败的实验,就有可能导致这具人体直接报废,换句话说就是死。

    方墨之前在泛银河网络上和灵境超空间通讯网络上查询过关于斯沃德的一些新闻报道,以及一些传闻,知道斯沃德这个家伙,在最开始进行人体飞剑炼制实验时,因此残害了无数生命,其中甚至还包含很多具有一定资质和实力的修士。

    很显然,斯沃德最开始,就是把这些人当做普通的人体飞剑炼制“材料”来使用,那些人的死亡,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材料报废罢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斯沃德才会成为银河系A级通缉犯,被旋臂警卫总署特别缉拿的超级罪犯。

    但斯沃德不愧是炼制飞剑的大师级人物,用无数人命堆叠完成了无数次实验后,他察觉出这样做的实验效率并不高,很难对整体实验推动太多,于是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试验方法。

    那就是直接在人体内部布置核心法阵。

    和普通的飞剑炼制不同,他将核心法阵和飞剑材料相结合的最后一步提前,直接开始在人体内进行核心法阵实验。

    也就是说,让身为实验材料的人体,在还没有确定核心法阵的情况下,便直接在体内进行尝试,在人体内完成核心法阵的设计。

    这一点无疑对实验材料——人体有着更高要求,因为参与实验的人体必须有不错的修行实力才行,这样才能自身在体内构建完成法阵。

    于是在之后这些年,落入斯沃德魔爪中的,已经很少有普通人,而基本都是一些低级修士。

    方墨不知道斯沃德到底做了些神明实验,因为这之后他的消息就相对之前少得多,但从斯沃德留下的剑人篇里描述的来看,他的实验其实已经获得了一定的成功。

    因为在剑人篇中,他其实已经留下了非常完整和完善的,修士在自身内部完成法阵布置的功法。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打下一定的基础才行。

    炼器篇和炼人篇,就是用来打下基础所用。

    方墨拿到这三幅篇章的时间并不长,正常来说,他其实是达不到剑人篇的要求的。

    但他因为体内那道剑气的缘故,从小身体便已经受到剑气影响,和一般人,也和普通修士完全不同,他就是斯沃德所说的“完美的剑胎”。

    从一开始,他其实就已经达到了剑人篇对人体剑胎的要求。

    而在斯沃德将那道剑气强行和方墨内息融合在一起之后,尤其在方墨之后又修炼了这些天、并突破周天境之后,他的肉身就更加符合要求。

    现在的他,并不需要多做什么,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在体内完成预想的核心法阵构建。

    在脑海里回味了一边剑人篇里,关于在体内构建核心法阵的内容后,方墨看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闭上眼睛,定下心神,一缕内息从气海中流出。

    和正常的修炼不同,这缕内息离开气海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逐一流转方墨体内各大经脉,而是这边扯了一下,那么溜了一圈。

    这样兜兜转转,在方墨体内上百条经脉中转了无数个圈后,逐渐形成一个非常复杂、连贯在一起的图案。

    如果将这缕内息流转的所有路径都描述下来,就会发现,它组成的这个图案,刚好就和那柄第二代“飞蛾”型飞剑里的核心法阵一模一样。

    呃……说完全一样有点儿夸张,但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有些差别也极为细小。

    确定法阵完整之后,方墨驱动着那缕内息以更快速度顺着法阵流转一周,再轻吸一口气,气海中一股远比刚才强得多的内息流出。

    他驱动着这股更加强悍的内息,快速顺着法阵流转。

    一周还未完成,方墨便已经感觉到周身似乎隐隐有什么东西仿佛被吸引了过来,一点点深入身体,并被法阵纳入进去,开始随着内息的流转一同前行。

    方墨知道,这个现象,其实就意味着他体内的核心法阵驱动成功,开始凭借着法阵的作用,吸引着周身的元气能量,作为法阵的进一步驱动力。

    这其实是一柄设计成功的飞剑,在运行时应有的迹象。

    而能够吸纳周身元气能量,纳入自身,并随内息而动,这却是突破入微境,能够体会到周身元气能量,并能以内息功法催动的正牌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现在方墨凭借着自己肉身的特殊、凭借着斯沃德留下的剑人篇秘典,凭借着偷学来的“飞蛾”飞剑内的核心法阵,却以一个区区周天境见习修士的身份,就完成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举动。

    正在方墨身边聚精会神进行法阵设计的苏方忽然转过头,略带惊讶地看了方墨一眼,见方墨紧闭双眼,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低下头继续专心设计法阵。

    方墨此时尽管已经体会到体内的特殊变化,却根本没空去理会那么多。

    现在的他,所有精神都放在体内核心法阵的情况上。

    果然如他所料,那个“飞蛾”型飞剑的核心法阵虽然设计还算不错,但其中的问题却也很多。

    这些问题,给现在在体内布置同样核心法阵的他,也带来了不少麻烦。

    就以他之前当着那两名接待员小姐提到的,那足足17个超出“卡米加参数”标准的节点为例,每一个超出标准的节点,都会让他在运转内息经过时,清楚地感觉到受到阻碍。

    这样不仅内息运转不畅,好不容易吸纳来的元气能量,也会在经过这些节点时受损,因此减弱一些。

    17个超出标准的节点一一阻碍,一圈下来,他的内息因此受损超过三成,元气能量更是受损超过四成。

    这样的损失当然是无法接受的,方墨立即在体内进行了相应微调,将这17个节点调整到合乎“卡米加参数”标准的程度。

    因为这个法阵是布置在他自己体内,载体是他体内的经脉,构成法阵的流体是他的内息,所以改变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轻松惬意。

    这些小问题经过数次尝试后,便已经完全改善妥当,体内情况瞬间得到极大改善。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这个核心法阵的根本设计思路上。

    方墨不知道设计出这个核心法阵的人是谁,但是正如他之前对那两名接待员小姐所说的那样,这个核心法阵,包括那柄“飞蛾”型飞剑,一开始的想法就有问题。

    明明是一柄针对普通人的平民款飞剑,却弄得那么复杂,融入了那么多必须要有一定修行能力才能驱动使用的功能,完全是多此一举,毫无必要。

    这样不仅是浪费,也会让整柄飞剑多出了不必要的承受力,导致飞剑的材料必须更多样化,也让整柄飞剑重得离谱。

    就算有反重力措施,那只是徒增成本和使用难度的玩意,毫无意义。

    方墨现在必须从头改动这个法阵,一是摒弃之前法阵中不必要的玩意,二是……避免被告抄袭。

    他定了定神,将自己之前就有的思路整理了一遍,结合这些天自己专心学习炼器典籍时的思考,开始在体内大刀阔斧地改动起来。

    “嗯……这两条阵法线完全没必要,砍了。”

    “这一块法阵太过繁琐,增加元气能量消耗,砍了。”

    “这一片区域的效果花里胡哨的,对增加威力一点儿用都没有,砍了。”

    “这里……砍了。”

    “还有这……”

    ……

    ……

    针对之前察觉到的那柄“飞蛾”型飞剑的问题,方墨一番思索尝试下来,竟是将整个核心法阵足足砍去了三分之二还多!

    被他改动之前的核心法阵,需要动用他体内数百条经脉同时运转才能描绘出来,现在被他看过之后,却仅仅只需要动用区区78条经脉就足以完整描绘。

    而论起功能的话,虽然少了很多花里胡哨的功能,但如果作为一柄平民款飞剑的核心法阵,它却要比之前强出太多。

    无论是对元气能量的吸取能力还是调动能力,又或者是输出能力,都已经高出了足足一个档次。

    “嗯,这样才对嘛。”

    方墨在体内尝试了几遍,确定整个法阵再没有那些小问题存在,他催动内息和吸纳的元气能量流转数周都毫无问题,心中满意,笑着睁开眼睛。

    看到面前桌案上的那张白纸,方墨嘿嘿一笑,心想这个改良过的核心法阵虽然不会太过出色,但无论怎么说,也应该算是一个完整的法阵设计,交上去应该不算太过丢人。

    他伸出手,正要拿起笔开始绘制图纸,手掌刚一挨到桌案。

    “嗤嗤嗤嗤——”

    数声轻响,厚厚的木质桌案忽然现出数条似乎被剑砍出的裂痕,哗啦一声,碎落成块,散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