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哗啦啦啦——”

    碎木摔落地面的声响,顿时惊动了正在聚精会神做着法阵设计的其余人。

    众人纷纷抬起头,惊愕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便看到方墨也是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正举着右手,一副打算对虚空作画的模样。

    “麻蛋,我忘了。”方墨嘴角抽搐。

    刚才他在体内完成了核心法阵的绘制,配合他自身特殊的内息,以及剑人篇里所说的人体飞剑基础功法,刚才的他其实已经将自身变成了一柄飞剑,并且还是一柄已经开封了的飞剑。

    刚才他那一掌按下去,体内法阵自然流转,汇入其中的内息和吸纳进来的元气能量随之调动,便基本等同于一剑劈了下去。

    他面前这张桌案不过是普通的木质桌案,又怎么可能扛得住他这和平民款飞剑启动时的凌厉剑气,自然是分崩离析。

    方墨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碎木块,以及散落一地的绘笔和空白图纸,再抬头看看周围其它参赛人员们纷纷投过来的惊诧目光,随即转头看向身边的苏方。

    刚才出现意外时,处于他身边的苏方离得最近,反应也最快。

    不过她的反应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她第一时间做的动作,是右手一动,对准自己和方墨中间的虚空拍出一掌。

    方墨可以清楚地感知到,从苏方掌心透出一股柔和气息,将从方墨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完全中和,刚好抵消掉了散乱的剑气。

    不仅让苏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同时还保护住了她面前的桌案,让上面的图纸依然完好无损,另外她也没有让方墨因此遭到任何反噬或者反震力量。

    光从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苏方不愧是学校里最出名的天才,仅仅只是这一掌,就显露出她远超方墨的实力来。

    苏方此时正歪头看着方墨,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面露诧异,只是目光中挂着一丝疑惑和关切。

    “啊,一点儿意外,哈哈……”

    面对苏方的目光和其他人的诧异眼神,方墨只能挠挠头,摆出一副憨厚无辜的笑容,试图含糊过去。

    比赛场地中当然有一些工作人员负责监督协助整场比赛,听到这边动静,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低头看到地上那些被切得整齐划一的木头碎块,扯动了一下嘴角想,向方墨摇摇头,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这位先生,我们这次比赛,比的是设计飞剑核心法阵的能力,而不是……你用飞剑切木头的能力。还请你专心进行设计,不要随意打扰其他参赛者好吗?不然的话,我们将会以打扰赛场秩序判你和你的同伴出局。”

    “啊,好,没问题,刚才只是意外,意外,嘿……嘿嘿……”

    方墨连连点头,很配合地露出充满歉意的笑容。

    他这次是因为苏方的邀请函一起进来的,他自己被判负也就罢了,要是连累苏方一起被判负出局,那就不好了。

    好在那名工作人员也没有太过指责,说了两句后,便招来人,给方墨换了一张桌案和一叠设计图纸。

    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是用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深深看了方墨一眼。

    “距离比赛结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请你和同伴抓紧时间完成设计。”

    “好,没问题。”方墨一口答应。

    见工作人员转身离开,方墨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转头却发现苏方正用一种颇感兴趣的目光看着他,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一般。

    方墨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看什么?你的法阵设计完成了?”

    苏方随手一抓,从面前的桌案上拿起两张图纸,上面密密麻麻地画了两幅图案,一看就是两幅完整的法阵设计图。

    方墨禁不住小小地吃了一惊。

    天才就是天才。

    这个家伙不仅在修行上是天才,想不到在炼器方面居然也是天才。

    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居然就设计完成了两个法阵,看样子她在这方面的造诣也已经足够深。

    起码方墨现在是比不上的。

    不过方墨也没什么好气馁的,他向苏方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先放缓心情,任凭体内吸纳来的元气能量散去,只维持体内法阵的基本框架,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抓起笔和图纸,细细绘制起来。

    没有意外透体而出的剑气捣乱,方墨可以稳稳地抓着笔安心绘制。

    他一边对照体内成型的法阵,一边在图纸上一点点复制出来。

    因为是第一次做核心法阵设计,第一次绘制图纸,方墨的速度并不快。

    而且为了对照体内成型的法阵,他每下一笔都很小心,还要再三检查,这速度就更慢了。

    这个法阵经过他东砍一条、西砍一块后,实际上并不复杂,显得简单明了,但他将其完全描绘出来,却依然足足花了接近一个小时。

    等到他再做完一遍检查,确认法阵完善无误后,刚好比赛时间结束。

    “给,一起交上去吧。”

    方墨这次是以苏方的助手身份参赛,所以听到工作人员宣布比赛时间到,便将刚刚检查完的图纸直接塞给苏方。

    苏方接过来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疑惑,想了想,她取过笔,郑重其事地在图纸上面加了两个字。

    方墨

    看到她的动作,方墨一怔,随即又有些好笑。

    “干嘛?这还需要特别标注我的名字不成?难道你觉得我这张图纸还能得奖?得了吧,我可是个纯新手。”

    苏方摇摇头,小心地将方墨完成的图纸和自己完成的那两张设计图纸放在一起,正要一齐交上去的时候,却被方墨一把又抢了回来。

    方墨拿笔将图纸上面“方墨”那两个字涂掉,一本正经地向苏方道:“我只是你的助手,还是不要属名了。”

    苏方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方墨。

    方墨依然一脸严肃。

    开玩笑,这个法阵的设计可是建立在那柄“飞蛾”型飞剑的核心法阵基础上,虽然方墨做了很多修改,一般人也看不出究竟,但万一被看出来了,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做嘛。

    见方墨很认真,苏方想了想,不再坚持,这才将两人的设计图纸一齐交了上去。

    等苏方回来,方墨左右看看,发现其他参赛者居然一个个都各自离开了,禁不住有些奇怪。

    “喂,不是今天出结果吗?”

    苏方点头,向方墨深处三根手指头。

    “三天后才有结果?”

    苏方继续点头。

    “这样啊……”

    方墨想了想,觉得这样倒也算合理。

    毕竟今天参赛的小组有上百组,每个小组就算都交3张图纸上去,加起来也有300多张,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检查审核完毕的,自然不可能当天就出结果。

    不过这就让方墨觉得有些蛋疼了。

    既然不能当天出结果,那干嘛还要把这么多人组织过来进行现场设计?不是多此一举嘛。

    正想着自己这个新手应该不可能获奖,那么苏方是不是有可能获奖时,方墨忽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扯动了一下。

    低头一看,发现苏方正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方墨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

    “喂,你不是打算晚饭也找我蹭饭吧?”

    苏方点头。

    “好吃。”

    方墨顿时无语。

    “好吃所以你就赖上我了?那你难道打算,以后让我每天都给你做饭吃不成?”

    苏方似乎这时候才发现了这样不对,低头想了一下,露出很明显的失望表情,然后向方墨摆摆手,转身便走。

    “这性格还真是……”

    看着她的背影,方墨一时间也没什么脾气。

    苏方当然不是什么赖人吃喝的家伙,她只是明显不擅长以一个正常人的方式和人交流罢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长这么大的。”

    方墨摇摇头,也懒得再去理会那么多,见天色已晚,文化馆里的各大展台此时都已经都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想了一下,却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将剩下来的展台每个都转了一圈。

    虽然不如上午时那么丰富多彩,但却也能够看到很多不错的展品,其中还有不少较为独特的炼器设计。

    就算不全是飞剑,用来借鉴一下也是不错的。

    一圈转完,方墨感觉意犹未尽。

    之前只是在精英图书室里阅读典籍,以及配合斯沃德留下的篇章自学,不免有些闭门造车,现在接触到实际的修士器具之后,尤其是亲身体验过飞剑设计之后,对他的提升远比单单看书要多。

    “要是还能有这样的实践操作就好了,可是无论自己炼剑,还是直接购买核心法阵设计方案,都需要大量的钱,我到哪儿找那么多钱去?”

    方墨有些发愁。

    这样沉思片刻,他脑海里忽然闪出一个俏丽的身影来。

    “唉,或许不该那么坚决拒绝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