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将落。

    京南市最顶级的私人会所内,最大、最豪华的包间内,一群人觥筹交错,气氛热烈而又井然有序。

    赵士英位居首座,手中端着仅仅一杯就售价16888联邦币的“将进酒”葡萄陈酿,笑意盈盈地向众人举杯示意。

    “来,大家干。”

    大圆桌周围坐着的十几人,全都是地球联邦各大修士器具相关公司的高层领导人。

    这些平时在联邦内部叱咤风云,随便跺跺脚都会引发联邦商业震动的大人物们,此时在赵士英面前,却一个个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绵羊。

    听到赵士英请酒,就算已经有人喝得脸色通红,却依然笑逐颜开,一饮而尽。

    一轮酒过罢,赵士英放下酒杯。

    “各位恕罪,老夫酒量到此为之,却是没办法陪各位继续喝下去了。”

    众人立即面露笑容,齐齐放下酒杯,不少人如释重负。

    尽管赵士英赵老爷子虽然年过八十,但因为他强悍的实力,实际上就算喝了这么多酒,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而在座的各大公司高层领导们人,尽管其中有不少也算是不错的修士,却也无法和赵士英相提并论,自然不能和他比拼酒量。

    偏偏赵士英又极为嗜酒,今天如果不能陪他喝个痛快,众人怕是很难从他这里获得什么实际的东西。

    好在老爷子毕竟久经酒场,懂得适可而止,主动给他们一个台阶下,自然让众人心中大为舒坦。

    于是一阵客套过后,众人一边闲聊一边吃菜,这样聊了一会儿,赵士英忽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伸出一只手来。

    “行了,喝好了,也吃好了,东西拿来吧。”

    众人愕然。

    “赵老爷子,您说拿来……拿来什么?”坐在赵士英斜对面的一人问道。

    赵士英呵呵一笑:“今天你们让我看到了那一场飞剑设计大赛,不就是想让在这上面出点儿力嘛。”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露出一丝尴尬神情。

    今天在展会上弄出的那个飞剑设计大赛,名义上是由京南市政府出面组织,给京南市内对飞剑设计有兴趣的人一个互相比较交流的机会,实际上背地里,这次大赛其实是他们这些大公司暗地里赞助,并支持市政府组织的。

    这样做的目的,当然就是冲着赵士英来的。

    在提前得知赵士英要回到家乡的消息后,这些公司就已经做出准备,想要利用这位炼器大师还乡的机会,从他那里挖出点儿有价值的东西。

    请他参加展会只是其中一步,让他看到这次筹备的飞剑设计大赛才是最主要的。

    如果能够从这位银河系中都有名气的炼器大师口中能够得到一些关于炼器方面的指点和意见,甚至只是一句话,那带来的价值就难以估量。

    但是众人完全没有想到,赵士英居然这么直白地把这一点给说出来了。

    他们能够意料到赵士英看得出来他们的目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那么尽力地在掩饰,只是没料到赵士英会这么直接罢了。

    “这个……赵大师,我们也没有恶意,只是……只是您难得回来一趟,所以很想听听您的一些指点。就像……咳,就像您今天指点刘董事长一样。”

    另外一名大公司的副董轻咳一声,接过话来,却将话头指向了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这次晚宴的刘德昭身上。

    “哼!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不成器的家伙。”听到刘德昭的名字,赵士英冷哼一声,径直再向众人伸出手。“行了,别废话了,都拿过来吧。我一会儿还和修士联合会那边有个远程会议要参加,只能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赵士英这么说,众人互相看看,立即放下了刚才所有的客套,齐齐将目光投向了坐在赵士英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身上。

    他叫赵明阁,是京南市政府修士管理委员会的顾问,同时还是地球联邦大中华区修士器材联合会议的副议长,更重要的是还有个身份是赵士英的同族,按辈分算是赵士英的孙辈。

    另外,他还是这次展会上飞剑设计大赛名义上的总负责人。

    因为这层关系,他今天不仅参加了这次宴会,还被安排坐在了赵士英的身边。

    察觉到众人的眼神,赵明阁笑了笑,从身边拿起一个公文包。

    “叔公,请您过目。”

    “就知道在你这。”

    赵士英轻轻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从赵明阁手中把公文包抢过来,伸手向里面一捞,取出厚厚一叠图纸来。

    赵士英扫了一眼,皱起眉头。

    “不对吧?不应该只有这么点儿才对。我看参加大赛的人应该超过两三百,就算一人一张,那也应该有两百多张。”

    “叔公您时间有限,而且也怕累着叔公,所以……”

    “都拿过来。”赵士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是。”

    赵明阁立即闭嘴,应了一声,起身又到角落里拿过来另外一个更大的公文包,恭恭敬敬地递给赵士英。

    赵士英一把拿过来,从中取出更加厚了几倍的图纸来,随手放在桌上,先从之前赵明阁给他的那几十份图纸看起。

    众人瞬间同时摈住呼吸,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一个个集中精神,凝神看向赵士英。

    在那个飞剑设计大赛上,再做的每人代表的公司里,其实都安插进去了一组公司派出的飞剑设计师,目的就是想要把公司的一些飞剑设计混进去,期望得到赵士英的特别关注,最好能够从他这里获得相应的意见建议。

    如果能够让他亲自指点一番,那对于他们的设计进度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帮助。

    虽然这也有暴露公司设计方案的危险,但相比起获得的收益来说,风险却算不上什么了。

    赵士英低头看了一会儿,忽然又抬头扫了众人一眼。

    “事先说好,我时间有限,每张图纸顶多给出简单的意见,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你们听过就算,我不会多说。”

    “当然,当然。”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

    不要说一分钟,哪怕是一句话,他们也绝无怨言。

    要知道,以赵士英现在的身份,他们这些只是在地球联邦有些名气的公司想邀请到他,让他给出设计建议根本不可能。

    甚至曾经有地球联邦一家专门生产飞剑的公司,为他开出了一条建议一千万联邦币的天价,却也依然被他拒绝了。

    而现在,他竟然愿意给每张图纸一分钟的时间!

    赵士英再次低头,拿起面前的图纸扫了一眼,然后向众人展示。

    “这个设计属于典型的用力过猛。修士们对飞剑的威力追求并不是那么极端,取得平衡最为重要。这个设计太过强调飞剑威力,这样会导致法阵运转时一次性导入元气能量过多,对飞剑造成负荷过大,‘普朗格常数’会超出标准……嗯,最少7个百分点,这样一来……”

    ……

    “这张图纸上的设计太平庸了。看得出来,他是什么都想要一点,但这样做完全失去了设计的意义……”

    ……

    “这个还不错,有点儿创意,但是均衡性方面做得不够好,一些细节不到位。比如这个节点,如果换成奎尔萨拉斯结构支持效果会更好,也更稳定……”

    ……

    “这是什么狗屎玩意!三岁的小孩子随便画一张也比他好得多!你们居然连这种玩意都敢拿上来么!”

    ……

    ……

    这样一张张点评下来,赵士英果然每张设计图都只给出了简短的评价,偶尔提出一点儿意见,但总的来说绝不超过一分钟。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点评,落入在座众人耳中,却如获珍宝,纷纷双眼放光,生怕漏掉赵士英所说的每一个字。

    就连他破口大骂的内容,众人也完全不敢忽视。

    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赵士英说的“狗屎”,那也是香的。

    其实要说的话,这些参赛的人选,有一部分是来自各大公司暗藏进去,另外绝大多数都是来自民间自选,水平参差不齐,被赵士英骂那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当赵士英骂道第127张图纸时,却忽然顿了一下。

    “这张……咦?这张……”

    赵士英眉头微皱,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竟是将图纸凑到面前,停下嘴,仔仔细细地认真观看起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众人禁不住心中大感讶然。

    是什么图纸,竟然会让赵大师露出这幅神态?

    过了一会儿,赵士英抬起头,目光扫过桌面众人,拍了拍手中那张图纸。

    “这个设计很不错,各个方面都很均衡,几乎挑不出什么错处,唯一可惜的,就是创意上欠缺了一点,胆子不够大。不过即便这样,也是这些图纸里最出色的一张。”

    他又看了一下众人,笑了笑续道:“不用告诉我这个设计师是谁,我只需要告诉你们,他对现在的你们来说,是个非常值得培养的设计师。如果用心培养的话,本人也足够勤奋,将来就算及不上我,也比联邦内大部分废物强得多了。”

    听到赵士英居然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众人心中顿时大感惊讶。

    这还是今天晚上他第一次给出这么正面的评价。

    众人看向那张图纸的目光瞬间变得热切起来。

    如果设计出这个法阵的人是他们在座任何一家公司的,那么可以肯定,这名设计师势必会在今晚之后,成为整个地球联邦最炙手可热的核心法阵设计师之一。

    因为,他得到了赵大师的赞赏!

    赵士英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图纸,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拿起下一张,看了一会儿,笑意更浓。

    “嗯,不错。看得出来,这张图纸和之前那张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相比之前那张,这张图纸上的设计更激进一些,也因此少了点儿均衡,错误也多了,但是可以看出他故意增加了一些创意。这是一个很值得赞赏的尝试,身为一名飞剑设计师,不能被自己的固有思维绑住了手脚,我很欣赏他。”

    赵士英一番话说得众人更加心中火热起来。

    不少人已经心中暗下决心。

    如果这人不属于在座任何一家公司,那一定要第一时间将他拉拢过来,成为自己公司的雇员。

    就算他属于其中一家公司,那也要想尽办法把他挖过来!

    赵士英细细看完手中第二张图纸,点点头,翻开下面另外一张,只看了一眼,却脸色忽然一变。

    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他已经可以确定。

    这张图纸上的法阵,表面上看起来大不相同,实际核心,却和张德昭之前给他看的第二代“飞蛾”型飞剑的核心法阵几乎一样!

    “张德昭那个废物,自己工作室新推出的飞剑最核心内容居然就暴露了吗?”

    愤怒过后,赵士英目光扫过图纸,却忍不住轻轻咦了一声。

    凭借他银河系文明炼器大师的能力,自然可以轻松看出来。

    这张图纸上的设计法阵,完美地摈弃了“飞蛾”型飞剑里核心法阵的所有毛病,并且做出了近乎完美的改善,解决了他之前向张德昭提出的所有问题。

    甚至连他之前没有向张德昭提到过的问题,这个法阵设计图上也做出了一些修改。

    严格来说,这个法阵设计图并不完美,很多细节体现出来,甚至会让人怀疑出自一名刚刚接触飞剑设计的纯新手。

    然而,如果从单纯设计意图的角度来看,这几乎是一个完全符合要求,近乎完美无缺的法阵!

    赵士英的手不由自主地微微抖了抖。

    “联邦里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出色的天才设计师?”

    他的目光上移,看到图纸上方两个明显被涂掉的字,心中纳闷。

    这应该是署名的地方,却显然被人涂改掉了。

    “是这名设计师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还是被人恶意涂改了?”

    赵士英略一沉吟,将这张图纸折起,收入怀中。

    他这个动作根本没有避着众人,但众人也只是看着,心中尽管奇怪,却没有提出任何意见。

    做完这个动作,赵士英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手一挥。

    “剩下的图纸我带回去慢慢看,后天再让明阁给你们带回来。”

    众人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见,纷纷点头称是。

    “来,继续喝酒!”

    赵士英举起酒杯,众人连忙也举杯回应。

    一杯酒下肚,赵士英脑海中依然徘徊着刚才看到的那两个字。

    第二个字被涂抹过后,看不出究竟,但第一个字原本比较简单,虽然被涂抹过,却依然可以看得出来,依稀是个“方”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