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很纳闷。

    “这是干什么?”他忍不住问苏方。“为什么要转钱给我?还有这5张设计图是奖励你的,你这样给我,不担心被别人告么?”

    之所以会问后面那个问题,原因在于核心法阵设计图纸是很重要的资料,一般来说,这种东西是不被允许随意传播的。

    这个飞剑设计大赛虽然拿出了5张设计图纸作为奖励,但通常情况下,是只奖励给获奖人的,不会允许随意传播,所以方墨有些担心这个问题。

    “不会。”苏方摇摇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指方墨,再指指自己。“奖金,一人一半。图纸,都有。”

    “哦……”见苏方确认了,方墨放下心来,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说苏方,奖金是10万联邦币,一人一半是5万,你给我6万的话……会让我很怀疑你的小学算数……”

    “1万,饭钱。”苏方指指地上已经被两人吃得干干净净的便当盒,给出解释。

    “哈?1万都拿来当饭钱?”方墨瞪大眼睛。“不不不,这也太多了。我才请你吃了几顿饭而已,一顿饭撑死几十块钱就好了,你直接给我1万想干嘛?”

    “我还想要。”

    又是一个颇有些让人产生暧昧误会想法的回答,但是方墨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想了想后,方墨无奈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好吧,我以后每天中午还是会给你带便当过来。不过要是我俩一起吃的话,我升到3级后的奖励岂不是浪费了……”

    “继续升级。”苏方道。

    “嗯?唔……这倒是个好想法,不过继续升级……”

    方墨摸了摸下巴,心想继续升级的确是个好解决办法,只要他能将学校内部评定等级从3级升到4级,那么将会获得更棒的奖励,相应的3级奖励的3个月学校食堂免费也就不算什么。

    不过想从3级升到4级的话,他就必须在接下来的内部比武大会上,再次连续击败10名同为3级的学生,又或者在相同的两天时间内总共击败20名3级的学生才行。

    以他现在的实力,做得到吗?

    脑海中生出这个念头后,方墨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个人总端上刚刚传输完毕的那5份核心法阵设计图纸上。

    在和苏方一起参加展览会上的飞剑设计大赛时,方墨在做设计的时候发现,他在体内经脉中描绘出法阵,就可以让体内的内息通过法阵加持,从而发挥出相应的威力。

    这一点在他当时随便一掌按下去,就把厚实木制作的桌案切成整齐的碎块体现得相当明显。

    这一点也是剑人篇里重点描述过的东西,意味着方墨现在已经初步掌握了炼剑篇和炼人篇的基础,能够初步完成在体内完成核心法阵,并配合内息通过法阵增幅,像是炼制成功的飞剑一样,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

    但这又和剑人篇里描述的有些不同。

    按照剑人篇里所说的,是先通过炼剑篇的修炼,确定适合自己体内的法阵,然后再通过炼人篇的修炼,将肉身修炼成适合法阵的剑胎,最后再利用剑人篇的功法将自己修炼成合格的剑人。

    可方墨现在却根本没能真正完成炼剑篇和炼人篇的修炼,他对于核心法阵的设计和布置都只是处于摸索阶段,根本谈不上特别了解,同时对于自己肉身的修炼也只能算是刚刚开始。

    按理说,他现在根本没能达到剑人篇里对于剑人的基础要求,却已经能够通过在经脉中布设核心法阵,来完成内息增幅,并发挥出相应的、如同飞剑一般的强横杀伤力。

    这和剑人篇里的描述可不一样,以至于方墨这些天一直在摸索这个问题。

    经过几天修炼和不停的尝试,方墨渐渐发现,自己不仅已经可以提前做到在体内假设法阵、然后增幅内息、释放剑气,甚至还能随时、任意更换体内经脉中架设的法阵。

    这又和剑人篇里的描述不同。

    斯沃德留下的剑人篇里,虽然明确提到过,人体飞剑相对于普通飞剑的优势,就在于人体飞剑更加灵活,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调整自身内部架设的核心法阵,而普通飞剑一旦更换法阵,就几乎等同于报废。

    但就算是人体飞剑再怎么灵活,更换经脉内的核心法阵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轻则前功尽弃,重则功法全毁,甚至也有可能让自身经脉报废,从而死亡,所以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

    可方墨在这些天做的尝试中却发现,这一点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

    他可以任意更换体内布置好的核心法阵,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影响,甚至连一点儿不适都没有。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将人体飞剑比作一部光脑,那么内部的核心法阵就相当于这部光脑的核心操作系统,更换核心法阵就相当于更换一个全新的系统。

    虽然更换系统对于光脑来说不是不可以,但难度极大,一旦系统搭配不够完善,就会让整台光脑完全失控,甚至有可能报废。

    可对于方墨这台“光脑”来说,却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对他来说,更换核心法阵只是像在系统里安装一个新插件而已,不仅没有失控的危险,甚至连更换后的不适应都没有。

    方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个现象,想来想去,唯一的原因,或许就会是因为他从小在娘胎里就有的那道剑气,把他的肉身改造得和一般人不同,让他成为了一台原本就与众不同的“光脑”。

    虽然原因还没搞清楚,但经过这些天的尝试试验,方墨已经发现,现在困扰他的最大问题,其实是法阵。

    在体内布置不同的核心法阵,就能让内息获得相应的不同增幅,还可以获得不同的特性,所以法阵对提升他的实力很重要。

    但法阵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设计出色的核心法阵,是相应的每一柄飞剑里的核心,绝不会轻易暴露出来。

    方墨所能够找到的,都只是些最低级的法阵设计,比“飞蛾”型飞剑里的核心法阵都差得多,更不要说更好的。

    他这两天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所用的,都是些最低级的法阵,威力却也已经相当出色。

    而现在却意外地从苏方这里,获得了5张3星级的法阵设计图,那对他的帮助更加直接。

    想到这里,方墨赶紧点开个人终端里刚刚传过来的那5张设计图,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对于飞剑法阵设计,方墨现在还是个新手,但好在他旁边有苏方在,苏方虽然也不是什么大师,但在飞剑设计上比方墨懂得更多。

    看这些法阵时有什么不懂的,方墨也没跟她客气,直接开口询问。

    尽管苏方给出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简练,但却简单有效,帮方墨解决了不少关键问题。

    很快,方墨已经基本弄明白了第一张设计图的大致原理。

    见距离下午第一场比赛开始还有段时间,方墨决定抓紧时间尝试一下。

    之前他倒是对这场比赛没什么所谓,反正也没想着这么短的时间内,实力就能提升到足以冲击4级的地步。

    但现在因为答应了继续每天给苏方带便当,不需要用到3级的学校食堂免费奖励,想要提升到4级,那么最好还是抓紧一切可能快速提升一下实力才行。

    新的3星级设计法阵,虽然不知道具体比飞蛾型飞剑里的核心法阵强上多少,但有提升的可能就很好。

    最起码,也能多掌握一个核心法阵设计也是好的。

    方墨凝神在脑海里重新整理回顾了一遍刚刚掌握的那个法阵,心念一转,一股内息从气海生成,开始在经脉中按照一定的轨迹流转。

    有了之前数天的尝试实验,现在做这个动作对于方墨来说并不困难,困难的只是准确地复制出法阵而已。

    为了能够做到精确不出错,方墨的动作比较慢,不时还会停下来,看一下个人终端里的设计图图纸,对照一下有没有出错。

    这样一来,足足花了十几分钟,他才完整地操控内息在体内经脉中流转了一圈,绘制出完成的法阵来。

    再重复了几遍,确定没问题后,方墨冲苏方笑笑,向旁边挪开了两步。

    之前在飞剑设计大赛上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让他知道一旦体内法阵生成、并全力运转的时候,就会自然将内息转化为剑气,那时候一旦控制不住,就很有可能自然有剑气透体而出。

    苏方如果挨得近了,就有可能受到伤害。

    虽然以苏方的强大实力,或许不用担心,但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抬手示意苏方别过来,稍等一下后,方墨深吸一口气,一股远比刚才强悍得多的内息自气海中流出,迅速按照刚才试验了好几遍的法阵线路图,在经脉中流转一周。

    法阵生成,强大的内息瞬间得到增幅,并转化为一道凌厉中透着厚重的强悍气息,恍若一柄重剑一般在方墨体内经脉中来回纵横。

    “噗——”

    方墨忽然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旁边的苏方顿时面露惊容,凑过来便想开口询问。

    “没事,没事……”

    方墨及时睁开眼睛,抬起手阻止了她。

    现在他体内气息有些混乱,控制不住,万一苏方凑过来被剑气所伤,又或者因为苏方自然反击让他受到反伤,那可就出问题了。

    转头看到苏方一脸关切的表情,方墨露出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

    “真的没事,只是出了个小小的BUG而已。”

    ————————

    那啥,推荐票有点儿可怜,求点儿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