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乎意料的响声让冯笑格和周围观战的其它学生们都吃了一惊。

    冯笑格收剑后撤,诧异地看了方墨一眼。

    “喂,方墨,你修炼的……难道是一门特别强化肉身的功法?”

    方墨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

    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奇怪。

    剑人篇里的功法描述中可没说过,将阵法和肉身相结合达成剑人篇功法需求后,肉身会变得和飞剑一样的金铁材质,更没说打起来也和金铁一样铿锵作响的。

    “啊……嗯,我的功法的确对肉身强化比较多,稍微有点儿……特别。”

    修炼人体飞剑什么的,方墨当然不可能说出来,只能勉强含糊过去。

    冯笑格点点头:“那你这门功法还真是不错,居然能够将肉身强化到这种地步,足以抵挡住我这柄厚土飞剑的一击。不过你要小心了,接下来我会继续强化攻击,你如果抵挡不住,那可不是皮开肉绽那么简单。”

    方墨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没事,尽管来吧。反正就算一条胳膊被你切断了,大不了也就是去医院做个小手术而已,不算什么。我正好也打算借这次机会来测试一下这门功法的强度。”

    “很好,既然你已经有了这种觉悟,那我就不客气了!”

    冯笑格又爆喝一声,脚下一点,又是一剑劈来。

    相比起刚才那一剑,这一剑上环绕的内息光芒强横了许多,剑上的力道也明显大了许多,威力无疑要更加强悍。

    然而方墨却还是一抬手给挡了下来。

    并且这一剑依然没能对方墨造成任何损伤。

    冯笑格虽然吃惊,却还是一剑接着一剑,连环不断地对方墨展开了攻击。

    方墨起初应对起来还很谨慎,因为他无法确定剑人篇到底能够让自己发挥出什么档次的实力,也无法确定“塔姆尔-1083”法阵(改)的内息剑气增幅效果到底能到什么程度。

    但是交手数个回合后,方墨发现,虽然冯笑格手中持着的厚土飞剑杀伤力看起来的确不俗,但却完全没办法对他造成什么有效杀伤。

    并且冯笑格的剑法实在是……很烂。

    这个家伙之所以能够升到3级,看起来好像完全是凭借着他手中那柄厚土飞剑的威力,本身倒是没什么可值得夸赞的。

    他所用的剑法完全配不上手中的厚土飞剑,以至于总会露出破绽。

    之前的战斗中,他凭借着飞剑的凌厉,可以逼迫对手无法攻击他的破绽,但现在方墨根本不惧飞剑,这些破绽便变得极其明显。

    如果不是方墨故意想要通过这场战斗,来测试“塔姆尔-1083”法阵(改)加成后的剑人篇功法威力,早就抓住破绽击败他了。

    “铿铿铿铿……”

    场中人影交错,一连窜金铁交击的脆响传出。

    方墨每一下攻击都故意瞄准了厚土飞剑,故意用身体不同的部位去硬憾。

    起初他还只敢用手脚去尝试,后来测试出厚土飞剑的杀伤力后,他便开始尝试用身体更多的部位去做尝试,渐渐地还会主动用胳膊、腿、后背,甚至腰臀都用上。

    通过这些测试,方墨得出结论,通过“塔姆尔-1083”法阵(改)的加成后,他的肉身上下,还是以手脚的加成强度最高,胳膊、腿、后背、臀部其次,最弱的是腰腹气海这一块。

    并不是全身上下都是一个强度,这一点倒是和人工锻造出来的飞剑有些差别。

    但相应的,腰腹气海这一片中却能够凝聚出最厚重的内息剑气,只是并不能那么轻易地发挥出来,用来防御倒是不错。

    而手脚上所能释放出的内息剑气最为凌厉强悍,他每挥一次手、踢出一脚,几乎都相当于像是一柄飞剑刺出一般。

    “铿铿铿铿……”

    又是一连窜攻击交错过后,方墨已经基本确定了自己肉身在“塔姆尔-1083”法阵(改)加持下的情况,他开始将主意打到了冯笑格手中那柄厚土飞剑上。

    据冯笑格所说,这柄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是3星级法阵,如果能够寻找机会探查清楚,那他就有机会多入手一个法阵设计,从而让自己使用剑人篇的功法时多一种选择。

    注意一定,方墨立即更换了作战策略。

    他依然选择不停地和冯笑格硬拼,但每次硬拼中,他都会尝试流出一丝内息剑气刺入厚土飞剑之中。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这和刺探那柄第二代“飞蛾”型飞剑不同,当时他没有任何打扰,可以放心大胆地放出内息查探。

    而现在他可正处于和冯笑格激战的时候,冯笑格手中的厚土飞剑还被内息充斥激活,想要注入自己的内息查探,当然会受到极大的阻碍和干扰。

    不过实际操作起来,倒也没有方墨预想的那么艰难。

    那一缕透出的剑气竟是非常轻松地就刺穿了厚土飞剑中的内息环绕,直接刺入内部。

    虽然因为干扰,这一缕剑气只是在飞剑内部存在了不到一秒钟便消失,但只是这一瞬间,却已经足以让方墨探查到一些情报。

    察觉到这种情况,方墨精神一振,继续努力渗出内息剑气进行查探。

    “铿铿铿铿……”

    又是一连窜攻击交错之后,方墨已经将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查探得七七八八,基本框架已经明了,只是在一些细节节点问题上没能摸清楚。

    正当他打算再次加把劲,尝试多透入一些内息剑气进行查探时,冯笑格忽然一剑劈来后,向后跳开几步。

    他大力喘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持剑,高高举起,立在头顶,凝视方墨,大声喊道:“方墨!小心了,这是我的绝招——力劈山岚。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像之前那样硬接,否则受了重伤,甚至被我一剑劈死,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一旁的裁判老师忍不住皱了皱眉,本想出声阻止,想了一下后,却还是停下了动作。

    不过他已经在心中提高警惕,打算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提前出手阻止场上两人。

    虽然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受伤、甚至受重伤什么的司空见惯,学校方面不仅不会阻止,反而会鼓励学生们大胆进攻,毕竟这是为了培养实战精神。

    但如果当真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出现什么学生死亡事件,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方墨有些惊讶地看向冯笑格。

    在他高举厚土飞剑的那一刻,方墨就已经清楚地察觉到,一缕缕元气能量从四面八方涌来,向冯笑格汇聚而去,然后慢慢凝聚在厚土飞剑上。

    这个家伙,明明只是周天境6阶,居然也能调动元气能量了。

    虽然从他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能做到这一点,多半也是借助了手中厚土飞剑,但也已经相当不易。

    虽然惊讶,方墨自然丝毫不惧。

    他冲冯笑格咧嘴笑笑,气海内息生成,迅速在体内经脉中流转一周,重新组成一幅新的法阵图案。

    却不是之前一直使用的“塔姆尔-1083”法阵(改),而是从“飞蛾”型飞剑里查探来之后,又经过方墨精简改良后的那个核心法阵。

    相比起“塔姆尔-1083”法阵(改),“飞蛾”型飞剑内部核心法阵的星级评价或许更低一些。

    但这几天方墨一直在潜行研究实验,这个法阵对他来说更为熟悉,使用更加得心应手,对剑人篇功法的发挥更为有效。

    法阵生成,对面的冯笑格忍不住张大了眼睛,面露惊讶。

    方墨这个家伙……怎么好像一下子之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身上的气息竟然和刚才完全不同。

    他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这时候箭在弦上,却容不得冯笑格去想那么多。

    元气能量已经凝聚完毕,厚土飞剑上淡红色光芒夺目灿烂,恍若剑身上燃气一团熊熊烈焰,同时冯笑格全身也被淡红色内息缠绕,整个人似乎也燃烧起来。

    “接我一剑!”

    冯笑格大喝一声,踏前一步,一剑向方墨劈下。

    场外的裁判老师忍不住向前进了一步,双眼眯起,神情略显紧张地盯着场内,看向冯笑格的眼神中也禁不住流露出一丝惊讶。

    这名叫做冯笑格的学生,虽然明显借助了手中飞剑的力量,但他自身功法出色,对内息的把握也相当到位,最重要的是,居然能够做到顺利操控元气能量,可见已经具备了冲击更高一层的实力。

    假以时日,甚至用不了多久,他就有可能突破现在的境界,达成入微境,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

    相对而言,裁判老师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方墨身上。

    面对这样威力足以媲美入微境修士全力一击的一剑下,这名叫做方墨的学生怕是抵挡不住,必须要小心他别被这一剑劈死了。

    面对冯笑格来势如此汹涌的这一剑,方墨不退反进,向前一步,大喝一声。

    “来得好!”

    随后他抬臂,提拳,轰出。

    一股股元气能量瞬间被体内法阵吸引汇聚,汇入肉身,再通过法阵环绕,和内息剑气融为一体,然后尽数汇入右拳。

    “轰——”

    方墨的拳头和冯笑格劈过来的厚土飞剑重重的轰在一起。

    这一次,却没有响起之前那种金铁交击一般的声音,而是一下爆炸般轰响传出,就好像场中突然响起一声雷鸣,声震四方。

    场外观战的数名学生和观战老师耳朵都被这身雷鸣震得嗡嗡作响,比武场内厚实的地面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裂开数条沟壑,无数泥土粉尘扬起,被气浪卷出,霎时间将整个擂台都包裹在内。

    “遭!”

    裁判老师心中叫了一声遭,脸色一沉,手一挥,一股气浪生成,将席卷整个擂台的烟尘全部吹散,露出场中清醒。

    方墨和冯笑格依然保持着刚才对轰时的姿势,方墨的拳头准确地命中了厚土飞剑的剑锋中段位置。

    一缕鲜血从方墨的拳头上流出,向下蔓延,在他胳膊上流出一条红色的涓涓细流。

    显然是在刚才那一击中受了伤。

    而在他对面的冯笑格这脸色惨白,身上和手中厚土飞剑上的强横内息以及元气能量光芒完全消散,但却看不出什么受伤的样子。

    裁判老师禁不住再次皱起眉头。

    瞧两人现在这副模样,还真不知道到底是改判谁胜出。

    过了片刻,冯笑格忽然身子微微一晃,勉强张口:“方墨,你……”

    话音刚起,异变突生。

    他手中那柄厚土飞剑表面突然一块脱落下来,下一刻,无数碎片从飞剑表面纷纷脱落,随后整柄飞剑都化为细小碎块,纷纷扬扬洒落。

    片刻后,冯笑格手中便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