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呆住了。

    方墨、裁判老师、周围观战的数名学生,连通冯笑格自己,都呆呆地将目光凝视在冯笑格手中那个光秃秃的剑柄上。

    什么情况?

    为什么飞剑会被毁了?

    而且被毁得这么彻底?

    冯笑格看看手中剑柄,再低头看看地上一堆飞剑碎片,好一会儿后,这才猛地双眼瞪得极大,眼神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3星级飞剑!

    怎么会和方墨的拳头对拼了一下就……就碎了!

    他蹲下身,用手捞起一片飞剑碎片,捏在手中时紧握了握。

    锋利的飞剑碎片轻松切开了他的手掌,霎时间鲜血将整只手染得通红。

    感受到手掌中传来的剧痛,冯笑格嘴角抽了抽。

    不是在做梦。

    飞剑……真的碎了。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对面同样有些发呆的方墨,艰难地张开嘴。

    “方墨,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墨使劲咽了口吐沫,心中苦笑。

    他其实是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

    刚才在和冯笑格的交手中,他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和厚土飞剑直接碰撞,向飞剑内部渗入内息剑气,以此来探查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情况。

    每一次探查,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实际上都会受到剑气的影响,会产生一点点松动。

    这样一次次累积下来,其实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已经变得不如正常情况下那么稳定。

    而当冯笑格最后放出大招,利用厚土飞剑凝聚大量元气能量,打算对方墨进行全力一击时,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承受负荷便达到了极限。

    然后方墨和冯笑格硬拼一记,由于方墨利用自身经脉内法阵加持,凝聚元气能量汇入拳头,和厚土飞剑进行了一次极其强悍的正面冲击,便让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因此远远超出负荷,法阵再也不能和正常情况下一样,维持运转。

    这样一来,原本可以被评定为3星级的厚土飞剑,因为失去了法阵维持保护,便变成了一并普普通通、只是材质较为特殊的装饰用飞剑。

    这样一柄飞剑,自然无法承受强大的元气能量从正面和内部的双重冲击,被轰成碎片也是理所当然。

    方墨知道这些原因,但他没办法把这些原因告诉冯笑格,因为这牵扯到他修炼斯沃德留下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的秘密,也可能暴露出他偷学厚土飞剑内部核心法阵。

    于是他只能尴尬地摸了摸头,向冯笑格傻笑。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你这柄飞剑……咳……质量太差?”

    比武场外的观战学生们和裁判老师,齐齐脸色变得无比古怪。

    神特么“质量太差”!

    那可是3星级的飞剑!

    就算称不上特别高级甚至顶级,但3星级的飞剑,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是他们这种还未成为修士的普通学生能够接触得到的好吧?

    这样一柄飞剑,你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它质量太差?

    然而目光一转,看到地上那对飞剑碎片,众人却又不得不承认,或许……方墨说得有些道理?

    如果不是质量太差,这柄3星级飞剑又怎么会被方墨一拳就给轰成碎片了?

    你总不能说是方墨太强吧?

    方墨要是拥有强到一拳轰碎一柄3星级飞剑的实力,他还在这里上个屁的学。

    依然蹲在地上的冯笑格,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他很不想接受方墨给出的“飞剑质量太差”的解释,因为这柄飞剑是他好不容易才求得父亲同意,花了足足20万联邦币才请专人定制而成的3星级飞剑。

    入手这柄飞剑后,冯笑格对其爱不释手,当成了自己最珍贵的宝物看待。

    并且事实上这柄飞剑也的确大幅提升了他的实力,让他在多次战斗中都能轻松获胜。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在每次学校的内部比武大会上最高也就只是止步2级评定,在拥有这柄飞剑之后,却在之前的数次交战中所向披靡,轻松冲到3级。

    而且在遇到方墨之前,他已经轻松地连续击败了6名3级的学生,眼看着就要进入4级,却没料到,现在竟是被方墨击败,甚至连飞剑都毁了!

    现在飞剑没了,失去了飞剑的战斗力加持,冯笑格瞬间觉得信心全失,恐怕再没有任何冲击4级评定的可能。

    看着失魂落魄的冯笑格,方墨有些于心不忍。

    他可没想过要毁了冯笑格的飞剑,这一切都是意外。

    扫了地上那对飞剑碎片一眼后,方墨忽然心中一动。

    刚才通过对厚土飞剑的探查,他对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已经有了大致了解。

    如果是正常合格的核心法阵加持下,厚土飞剑承受外部干扰的能力不至于这么低,也不应该因为承受超出符合的冲击,就整个法阵土崩瓦解。

    很显然,这柄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本身的确有问题。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核心法阵在总体设计风格和某些关键节点的设置上,似乎……有点儿熟悉的感觉?

    方墨皱眉仔细想了一下,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极有可能是事实。

    又扫了一眼还蹲在地上发呆的冯笑格,方墨略一犹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嘿,冯笑格,你刚才说,你这柄飞剑是请人为你专门定制的对吧?”

    方墨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冯笑格顿时勃然大怒。

    他瞪大眼睛怒视方墨:“没错!这花了我足足20万联邦币!我可是把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投进去了!好不容易才说服我爸同意的!现在它被你全毁了!你这个混蛋!”

    “啊……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不过……咳……我刚才说的,这柄飞剑质量太差,其实并不是开玩笑。”

    冯笑格怔了怔,随即勃然大怒,腾地起身,直视方墨。

    “你说什么?你小子说我花了20万订制的飞剑质量太差?你这个蠢货,你知道20万联邦币是什么意思吗?”

    方墨冲他摆摆手:“别急着生气。我问你,你听没听说过妥思妥耶尔工作室?”

    冯笑格一怔,脸上怒气收起,露出疑惑表情。

    “你怎么知道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

    “因为我猜,你这柄飞剑就是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帮你设计的,对不对?”

    冯笑格脸上神色更加愕然,他仔细看了看方墨,再看看手中光秃秃的剑柄,无比纳闷。

    “的确是请他们设计的,你为什么会知道?”

    方墨咧嘴一笑,看来是猜对了。

    “因为你这柄飞剑的设计风格,和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设计风格很像,里面的毛病也很像,所以我就这么一猜,没想到还真是。”

    “就算是的又怎么样?”

    方墨一脸同情地拍了拍冯笑格的肩膀。

    “既然是他们没错,那我不得不对表示同情,你被骗了。”

    冯笑格和周围观战还没走的数名同学都是面露愕然。

    “我被骗了?为什么这么说?”冯笑格问。

    “因为这家工作室的飞剑设计并不怎么样,你请他们帮你设计了一柄有重大缺陷的3星级飞剑,居然还要收你20万,难道不是被骗了?”

    冯笑格一脸疑惑地看着方墨:“你怎么确定我被骗了?你凭什么认定这柄飞剑有重大缺陷?你知不知道妥思妥耶尔工作室是谁开的?我告诉你,它的主设计师名叫刘德昭,他可是我们联邦最著名的炼器大师赵士英的亲传弟子!你难道敢质疑他的实力?”

    “炼器大师赵士英?”

    方墨歪着头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听到过这个名字,那应该是个名人。

    不过联邦著名的炼器大师嘛……撑死了也就和斯沃德一个等级吧,又不会强上天去。

    他可是亲眼看着斯沃德去死的人,又怎么会像一般人那样,觉得赵士英高高在上。

    更不用说这个什么刘德昭,只是赵士英的所谓“亲传弟子”罢了。

    见冯笑格依然嘴硬,方墨才懒得和他辩论,只是耸耸肩,转头看向场边的裁判老师。

    “老师,这场比赛可以宣布结果了吧?”

    裁判老师瞥了冯笑格一眼,问道:“这位同学,你还要继续和方墨的比试吗?”

    冯笑格恶狠狠地瞪了方墨一眼,非常不甘心、却很无奈地向裁判老师施了个礼。

    “我认输。”

    “那好,我宣布,这场比试的获胜者,是来自3年级3班的方墨。”

    方墨笑嘻嘻地分别向冯笑格和裁判老师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在路过冯笑格身边的时候,他顺便丢下一句话。

    “你可以以设计缺陷这个理由,去告妥思妥耶尔工作室,这样应该有希望获得不错的赔偿。”

    丢下这句话后,方墨也不管冯笑格什么反应,径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