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又进行了4场比赛。

    4场比完,方墨全都没什么意外地获得了胜利。

    这样他在3星级等级评定比试的连胜场次就达到了8场,接下来只要再连胜2场,就能够将星级评定提升到4级。

    4级星级评定的奖励当然要比3级更强,不仅包含了3级等级评定的奖励,还将获得指定学校一名老师额外授课20课时的奖励——当然,授课内容由老师决定。

    这个奖励如果放在以前的话,对方墨来说倒是挺有用,因为这相当于另外去请私人教师,他以前可没这条件。

    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意义并不大。

    因为他现在主要修炼斯沃德留下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这方面的问题,不要说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老师没人能教他,怕是整个银河系都没几个人能教。

    所以方墨反而更在意另外一个奖励——资料费减免。

    在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上学虽然不需要交学费,但在学校里上学时,学校会要求学生们购买各种学习资料。

    这些学习资料不仅包含文化课资料,还包含各类修行相关资料——其中包括银河系修士联合会每个星期都会发布的《银河系修士资讯周刊》。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方墨曾经仔细算过,从高一开始,每个学期花在资料费上的费用,最低8000联邦币,最高13000联邦币。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几乎占据了方墨在学校里学习的所有费用中的一半。

    所以就算他在学校里的时间只剩下3个月,但高三最后这3个月的资料费用原本就是非常高,如果能够省下来的话,绝对能够帮助方墨减轻不少负担。

    所以剩下这2场,他是一定要赢的。

    不过他最后这2场被安排到了明天上午,想要在今天就知道结果却是不可能了。

    打完最后一场,刚好是下午6点,天色开始有一点点昏暗。

    方墨刚刚走出比武场地,正要回教室收拾一下准备回家的时候,冯笑格不知道从哪儿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拽住方墨的胳膊。

    “走,方墨,跟我一起去讨个公道!”

    方墨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讨什么公道?为什么要和一起去?我还赶着回去做饭呢。”

    “当然要你和我一起了!不是你告诉我说,厚土飞剑的设计有缺陷的嘛。”冯笑格一脸焦急。“我今天上去就去找他们了,结果他们不承认,非要说是我自己操作不当,使飞剑承受了多次超出符合的攻击才会毁坏的,总是就是不肯赔偿。方墨,你得跟我一起去,好好说说他们。”

    方墨想起昨天和冯笑格交手的事情,明白过来,却更加哭笑不得了。

    “喂,这是你买的飞剑,出问题的是那个妥思妥耶尔工作室,你非把我拉上算怎么回事?放开我,我忙着回去做饭,明天还有……咳,明天还有事呢。”

    方墨突然想起来,自己正在给苏方进行“投食”这件事可不能随便公开,便赶紧换了个模糊的说法。

    冯笑格却没想那么多,听方墨拒绝,他更加急了。

    “你不去怎么办?明明是你说的厚土飞剑设计有问题,现在你又不承认了?我告诉你,这柄飞剑可是我花了20万联邦币才弄到手的。要是就这么算了,我不会甘心的!”

    “喂,你不甘心那也和我没关系啊。”方墨很是无奈。“虽然你的飞剑和在和我比试的时候坏掉的,但是你敢说这是我弄坏的吗?我当时可是空着手!”

    冯笑格神情微微一窒。

    显然他也很清楚,他那柄厚土飞剑坏掉不可能赖到方墨头上去。

    以空手对飞剑,结果却是空手的人毫无无伤,拿着飞剑的败了不说,连飞剑都坏成了一地碎片,说这是空手的人造成的错,谁信啊。

    见他没话说了,方墨用力甩开他拽住自己胳膊的手,转身便走。

    “等一下!”

    刚走了没两步,忽然听到冯笑格在后面喊了一声。

    方墨翻了个白眼,回过头,正要加重语气拒绝,却看到冯笑格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恶狠狠地道:“如果你能帮我让那个什么妥思妥耶尔工作室认错,那他们赔偿我的钱,我分你一半!”

    “你……”方墨瞬间双眼一亮,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赶紧缩了回去。“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冯笑格用力点头,咬着嘴唇,一副愤怒和不甘心的模样。“妈的,那个工作室的家伙,无论我怎么说,就是不肯承认他们的飞剑有问题,非要说是我使用的时候出现不够注意。简直是扯淡!飞剑不就是拿来用的嘛!用出问题了,居然还和他们没关系!当我傻?”

    “不不不,当然不是你傻。”方墨脸上立即换上笑容,走过去拍拍冯笑格的肩膀。“你刚才说的不是开玩笑吧?我是说赔偿分我一半……”

    冯笑格瞪了方墨一眼:“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要不要我和你立个字据?”

    “哈哈,那当然……呃,也不用那么夸张,大家都是同学,我当然相信你。”方墨赶紧笑笑。“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那家工作室的麻烦?明天我还有比……”

    “不用明天,现在就去!”冯笑格冷哼一声。“我上午走的时候看过,那个工作室晚上10点才下班,我们现在去也来得及。”

    “这……”方墨略一犹豫,但一想到这次的报酬,赶紧又换上笑脸,点了点头。“那好,就现在去。不过晚饭你包。”

    冯笑格一脸古怪地瞅了瞅方墨。

    “我说方墨……你这家伙还真是……太小气了吧?”

    对于冯笑格的评语,方墨处之坦然。

    “这不叫小气,这叫亲兄弟明算账。”

    “呸,谁和你是亲兄弟。”冯笑格骂了一句,却还是一挥手。“走吧,晚饭我包就是了。”

    “没问题。”

    ……

    ……

    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名字里有工作室三个字,就证明它的规模其实并不大。

    事实也是如此,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办公地点,只是在京南市内某件办公楼里租了一个房间而已。

    虽然这个房间的面积很大,足足超过200平米,但只是这么一个房间,却显示不出什么太大的气魄来。

    但就是这么个小小的工作室,居然还配备了前台接待小姐。

    方墨和冯笑格走进工作室大门的时候,前台接待小姐正在用着手中锉刀搓着指甲,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看到两人走进来,她刚刚站起来换上职业化的笑容,一句话没说完,却突然变了脸色。

    前面走进来的这名年轻男子,不就是上午来大闹了一场的那个家伙嘛。

    “你们经理呢?叫他出来。”没等接待员小姐说话,冯笑格已经冲她大手一挥,毫不客气地道:“这次我带了专家过来,一定要让他给我把问题搞清楚!”

    “专家?”

    接待员小姐疑惑地扫了一眼跟在冯笑格身后进来的方墨。

    这个同样年轻的男孩子,就是所谓的“专家”?

    虽然疑惑,接待员小姐依然还是摆出一副职业化的笑容,伸手将冯笑格和方墨引了进去。

    “请,冯先生,先到这里稍等。”

    接待员小姐给两人分别上了茶水,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一名挺着肚子、身穿一身标准工作装、头有点儿秃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是个大概接近三十岁、穿着有些邋遢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一脸倨傲表情,走进门后,目光在冯笑格和方墨脸上扫过,轻轻哼了一声,向冯笑格道:“我说冯老板,你上午来的时候我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厚土飞剑的设计绝对没有问题,那可是经过我们工作室超过两千次阵法实验和模拟测试完成的设计,怎么可能是它出问题?我说了,这绝对是你使用的时候不注意。”

    “放屁!”冯笑格显然上午来的时候就已经受过气,直接愤怒地骂了一句。“我就是拿着它打了一架,结果它就坏了,你跟我说是我使用出问题?难道我买一把飞剑还不能那来打架了不成?”

    “不,当然不至于不能打架。但如果打架的时候胡乱使用,又或者你非要拿着它和实力远比你高的对手交战,那飞剑被用坏了我们也没办法。毕竟,它只是一柄3星级飞剑,而不是最顶级的10星级飞剑不是?再说了,就算是比10星级飞剑还要厉害得多的星云级飞剑,那也有坏的可能嘛。”

    “扯淡!”冯笑格指着方墨。“当时和我对打的就是他。你看他像是能直接毁掉3星级飞剑的人吗?”

    年轻男子瞅了方墨一眼,轻咳一声:“这个嘛……虽然这个小兄弟看起来年轻,但说不定是他真人不露相,实力其实很强呢?”

    “你……”

    “哦?那还真是多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方墨抬手阻止了激动的冯笑格,笑眯眯地接过话来。“只是很可惜,我的实力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强。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过是一名刚刚突破周天境的弱鸡罢了。”

    年轻男子瞥了方墨一眼,继续高昂着头:“你是被他找来的,当然帮着他说话。”

    说罢他头一转,摆出不再搭理二人的模样来。

    冯笑格气得脸色数变,正要说话,当头进来的那名中年男子忽然抢先开口。

    “冯先生,上午我就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了,厚土飞剑的设计并没有问题,你在使用过程中因为意外造成损坏,本公司不会负责。如果你对这个结果表示不满意的话,大可以去联邦法院提出诉讼,或者向联邦修士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修士器具运营管理部门提出抗议。至于别的当面抗议,我们现在是不会接受的。还请你和你的朋友现在离开,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公司的正常工作。”

    “你们这是打算不讲道理了是不是?”冯笑格一怒起身,指着那名经理的鼻子,正要破口大骂,却又被方墨一把拽了下来。

    方墨笑意盈盈地站起身,看了经理一眼,懒得理他,而是转而看向那名年轻男子。

    “你刚才说你们工作室的飞剑设计没有问题,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厚土飞剑的核心法阵架设,既然同时采用了同时采用了‘拉斯曼结构’和‘奎尔萨拉斯结构”的特点,那么为什么在第三回环的关键结构上,你们却偏偏使用了‘曼法拉尔结构’呢?“

    “这个架构的特点和前两种架构完全不同,甚至有所冲突。我能想到的唯一在这里使用这个架构的目的,就是为了省去重新架构的麻烦。也就是说,你们在这个关键节点上,采取了偷懒的设计行为。”

    “这个偷懒,对厚土飞剑核心法阵的稳定性和抗冲击性会带来什么影响,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方墨话音一落,经理和那名年轻男子的脸色顿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