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刚才听接待员小姐报告,说这个冯笑格带来了一位所谓的“专家”来给他撑腰,但这个“专家”却是一名和冯笑格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时,无论是这名担任工作室设计师之一的年轻男子,还是经理都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其实对于厚土飞剑上的设计缺陷心知肚明,但想要指出飞剑上的具体设计问题,并且给出明确的问题所在,那起码也得是获得联邦顶级炼器法阵设计师职业证书的大师级人物才行。

    而这种人无一不是各大公司的顶尖人才,平常人想见他们都难,更不要说闲着没事,因为一柄区区3星级的飞剑出现的问题,跑来和他们这个工作室作对。

    然而现在,却当真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他们压根没有放在眼里的方墨。

    经理迅速向年轻男子使了个眼色。

    他知道这柄厚土飞剑在设计上的确存在问题,但并不知道问题具体在哪儿,所以不清楚方墨所说的话里是不是完全正确,有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

    他希望自己带来的这名叫做孙翔的年轻设计师,能够驳倒方墨。

    如果不能,那可不仅仅是赔偿损失这么简单,工作室的信誉势必会受到极大影响。

    孙翔却没有注意到经理使的眼色,他脑海里此时只想着一个问题。

    “难道泄露出去了?”

    关于厚土飞剑的设计问题,他身为参与设计的设计师之一,当然很清楚。

    他知道方墨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厚土飞剑存在的问题就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他们当初在设计核心法阵第三回环的关键结构时,的确采取了方墨所说的“偷懒的设计行为”,以至于给飞剑核心法阵的结构留下了隐患。

    但实际上这并真正算是偷懒,因为偷懒是能做到而不想去做,实际上这却是他们做不到。

    在设计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存在,却根本没有能力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而因为老板的催促,时间和研究成本的压力,逼得他们最终采取了方墨刚才所说的那个偷懒的设计方案。

    其实正常来说,这样小小的偷一下懒并不会出什么问题,因为在正常的使用中,这柄飞剑并不会超出符合,里面的核心法阵足以承担必要的飞剑使用需求。

    但天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叫做冯笑格的小子,把飞剑拿回去才用了半个月,居然在和被人的交手中直接给弄碎了!

    而弄碎这柄飞剑的人,现在却还和冯笑格一起找上了门来!

    “这……呵呵……”迎着方墨直视的目光,孙翔抹了一把额头上微微渗出的冷汗,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位同学,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学了点儿飞剑设计的知识,就在这里大言不惭。但是我必须提醒你,飞剑设计,尤其是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设计,绝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刚才说的问题,并不存在厚土……”

    “当真不存在?”方墨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要不要我再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第八回环第六节点明显超出卡米加参数的偏差值?”

    “还比如第十一回环和第十三回环的3条阵法线之间的同频干扰?”

    “又比如第二十一回环的收尾不够完善,导致元气能量有几率造成15%到20%之间的多余泄露?”

    “另外还有……”

    ……

    方墨一个个问题不停的抛出来,孙翔脸上故意摆出来的倨傲表情一点点随之瓦解,额头上的冷汗渗出来得越来越多,就连垂在腰间的双手也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方墨所指出的这些问题,恰好就是厚土飞剑内部核心法阵在设计时的一些疏漏,或者说是故意而为的漏洞,也就是刚才方墨所说的“偷懒的设计行为”。

    没被指出的时候,这些问题都可以掩饰,一般使用飞剑的人也根本不会感受得出来,像冯笑格这样的年轻学生就更加不可能知道。

    然而现在,他带来的这个名叫方墨的小子,竟然每一条都清楚明白地指了出来。

    每条都没错,甚至连其中的数据都给得无比精确。

    这一切,就像是他也亲身参与到了厚土飞剑的设计中来。

    孙翔心中的不妙感觉越来越浓烈,刚才心中生出的那个问题也让他更加在意。

    一定是谁泄露了这个厚土飞剑的核心法阵设计图纸!

    不然的话,方墨这么个小屁孩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想到这里,孙翔脸色沉了下来,他用阴沉的眼神死死盯着方墨,用力咬牙,低声问道:“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方墨楞了一下,随即看到他的脸色,明白过来。

    这个家伙显然是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禁不住心中大乐。

    “这么说,你是承认我刚才指出来的那些问题了?”

    孙翔默然不答。

    方墨所指出的那些问题点极为详尽,又非常精确,证明他对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设计掌握非同一般。

    现在还否认这些问题的存在已经毫无意义,但他也绝不会亲口承认飞剑的设计问题,只能闭嘴不谈。

    经理扫了孙翔一眼,从他难看的脸色很轻易地便知道了方墨这个小子绝不是在随口胡诌,也清楚了问题的重要性。

    他想了一下,露出笑容,向冯笑格问道:“这位同学,话说你之前光说你的飞剑被毁了,那么被毁掉的飞剑在哪里呢?怎么没有一起带来?”

    冯笑格微微一怔,随后怒道:“都特么变成一地碎片了,我怎么带来?”

    “哦?”经理故意拉长声音,摆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冯先生,你不能把毁掉的飞剑带过来,光凭你在这里空口白话,我们很难确定飞剑的问题就出现在核心法阵上,你说对不对?”

    冯笑格又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他愤而起身,脸上涨得通红。

    “你特么是想耍赖是不是?总之你们就是不肯承认是你们的飞剑出了问题是不是?我告诉你,我爸认识市法院的人,不要逼我真把你们告到法院去,到时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经理微微一笑,缓缓摇头。

    “冯先生,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您如果想要去法院起诉的话,这是你的自由,我们无权阻拦。不过你现在连飞剑都拿不出,只怕法院并不会受理你的起诉啊……”

    冯笑格心中更加愤怒,张开口,便喷出一句脏话,正要再骂,却被方墨拉住。

    方墨拍拍冯笑格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瞥了一眼旁边一言不发的孙翔,知道他这里应该已经没什么问题,便转向经理。

    “经理先生,我理解你极力否认飞剑设计出现问题的想法,但是你有没有想想过,就算你们能够躲过这一次的赔偿,那么下一次呢?在我看来,你们工作室的设计理念就存在根本问题,这次你们可以比得过,下次再出现同样的问题,下下次还出现,或者再下次依然出现,你们还打算继续用这种方法赖过去吗?”

    孙翔忍不住反驳道:“扯淡!我们工作室的设计哪有那么多问题。你个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屁孩儿懂个屁!”

    方墨耸耸肩,没有理他,只是看向经理。

    经理略一沉吟,摇头微笑道:“我不知道方先生你在说什么,而且本工作室的工作,还不需要方先生费心。”

    “是吗?”

    方墨也笑了笑,向一旁一直不说话的接待员小姐伸出手。

    “能麻烦给我一张纸吗?”

    接待员小姐不知所措地看向经理。

    经理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片刻后,接待员小姐拿来一张纸,同时还细心地带来一杆电子墨笔。

    方墨接过纸笔,就当着众人的面,趴在接待室的桌子上,埋头画了起来。

    一群人疑惑地互相看看,只有孙翔心中一动,凑了过来。

    只看了两眼,他立即脸色一变。

    方墨在纸上画的图案,赫然就是那柄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

    方墨画得极快,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已经将基本结构都完整画出。

    他顿了顿,抬头看到孙翔正拧着眉毛,一脸关注地盯着图纸,便向他笑道:“接下来,我会着重标出刚才所说的那些问题。”

    随后方墨运笔如飞,果然将他刚才提到过的那些“厚土”飞剑核心法阵中的问题,一一描绘了出来。

    刚才他口述的时候还不够直观,现在画了出来,不要说孙翔脸色难看,就连对法阵涉及只是一知半解的经理也脸色未变,不再像刚才那样一脸从容。

    方墨又花了大约十分钟,将整张图纸都画了出来。

    虽然和实际的法阵略微有些出入,但整体架构和他指出问题的关键点却十分清晰明确,毫无疑问。

    孙翔眼睁睁地看着方墨一笔一笔画完,脸色越来越接近死灰。

    之前他还怀疑是谁故意泄露了图纸给方墨,让这两个小子好来找麻烦。

    但现在方墨当着他的面将核心法阵完整绘制出来,这个疑问顿时打消。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核心法阵的复杂程度,方墨却能够完整地将其绘制出来,并在每个关键点上都毫无偏差,这绝对不是随随便便教几天就能掌握的东西。

    更何况,方墨还在清楚地指出了那些关键点的问题所在,这也不是别人随便教一教就能正确掌握的。

    所以唯一的原因,只有可能这些问题是方墨自己发现的。

    想到这里,孙翔看向方墨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其中还带着明显的震惊和一丝惊羡。

    这个小子看起来年轻,但他毫无疑问在炼器上拥有一般人根本无法企及的超强天赋。

    他居然仅仅只是通过一柄飞剑,就能发现核心法阵存在的关键问题。

    这样的天赋,简直太可怕了!

    方墨看着面前孙翔的脸色变化,忍不住微微一笑。

    他故意向接待员小姐要了一张纸来,而不是用个人终端进行展示,就是想明确地告诉对方,自己是真的掌握了这个核心法阵的问题,而不是瞎吹。

    现在看来,最起码这个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设计师是明白了。

    孙翔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经理,向他摇了摇头。

    经理脸色顿时大变,也吸了一口气,沉默片刻,忽然向冯笑格深深地弯下腰去,鞠了一躬。

    “冯先生,我为之前的态度向您表示真挚的歉意。关于您的‘厚土’飞剑,我们工作室愿意按照之前签订的合同第七条的赔偿条案,对您进行赔偿,另外为了表示歉意,我们工作室还愿意为您免除设计费、重新设计一款您专用的飞剑,您看如何?”

    冯笑格有些发怔。

    刚才这个经理还态度那么强硬,怎么这一转眼之间就立即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方墨,心中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家伙……居然真的这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