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这一下,方墨是真的吃惊了。

    刘德昭这个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老板突然找上门来,方墨想过很多个可能,比如对方要反悔、拒绝赔偿,比如对方要向他兴师问罪,还比如……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刘德昭一开口,居然要请他去担任设计师!

    “那个……我说刘老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请我当设计师?你觉得我有资格当什么设计师?”

    “当然有。”刘德昭的语气很肯定。“以你在展会上对飞蛾型飞剑做出的评价,以及刚才你和冯先生一起来时,对厚土飞剑核心法阵的出色理解,我认为,你绝对具备在我们工作室担任设计师一职的能力。”

    方墨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不不,刘老板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我只是……咳,只是会挑毛病罢了。那柄飞蛾型飞剑和厚土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设计问题,我倒是看得出来,但你要说让我去设计什么……我可真的不懂。”

    “能看出问题,就已经证明你是一名合格的设计师。”刘德昭依然语气肯定。“更不要说,你不仅能看出问题,还能指出问题存在的原因,这就是说明,你具备一名优秀设计师的潜质。怎么样?方先生,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工作室吗?”

    “我……”方墨眼珠一转,却将拒绝的话吞了回去,反问道:“那我能问一下,如果我加入的话,你们给什么报酬吗?”

    “嗯?很好,方先生你有意愿就好。”听出方墨口气松动,刘德昭呵呵笑道:“关于报酬方面,我们工作室还只是处于初步阶段,所以并不会太高。现在实行的标准是基本月工资2万,如果完成一次飞剑设计,还会有额外奖金。就以上次我们成功展出的一柄飞剑为例,设计完成,并谈妥订单之后,工作室的每名设计师都获得了10万联邦币的奖金。”

    一个月工资2万?还有额外奖金?一次奖金就有10万?

    方墨顿时两眼放光。

    如果能有这个收入,那不仅是平时的生活不用发愁,欠债也有希望今年内就还清,就连淬体液也不是不能买了!

    不过狂喜也就是在方墨脑海里维持了几秒钟,他便迅速冷静下来。

    这个刘德昭虽然提出的条件非常诱人,但……他真的有那个能力去担任什么设计师么?

    最关键的是,加入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真的好么?

    因为那柄第二代“飞蛾”型飞剑,以及冯笑格那柄厚土飞剑的缘故,方墨对这家工作室的印象很差,觉得他们根本不像是一家老老实实研发飞剑的工作室,因为他们的飞剑设计中总是充满了偷鸡摸狗的气息,这让他很不喜欢。

    但这个难得的好条件如果就这么放过了,未免有些可惜。

    方墨想了一下,答道:“刘老板,我虽然对加入你们工作室很有兴趣,但我现在毕竟只是一名学生,主要的任务还是学习,不可能分身去你们工作室任职。感谢刘老板你的看重……”

    “方先生你莫非是对我开出的条件不满意?”

    听出方墨有拒绝的意思,刘德昭有些急了。

    在展会上听魏柔提起方墨的存在时,他就对这个能轻易探察出“飞蛾”型飞剑设计问题的家伙非常感兴趣了,觉得自己是错过了一个难得的人才。

    而今天从魏柔那里得知,方墨居然自己跑来了工作室,并且还当着孙翔这个设计师的面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想到孙翔刚才在自己面前提起方墨绘制核心阵法图纸时的表情,刘德昭迅速下定决心。

    “方先生,关于条件咱们可以谈。要是不满意的话,你说个数出来,只要在合理范围内,我一定会尽量满足。我们工作室创办时间不长,正处于对人才求贤若渴的阶段,只要你肯来,我们……”

    “不,刘老板你误会了。”

    虽然听出刘德昭话里的意思,让方墨很是高兴,但他还是对真正加入妥思妥耶尔工作室没什么兴趣。

    “我的意思是……你觉得……兼职怎么样?”

    ……

    ……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又经过4天的激烈角逐,此时已经确定下6级和6级以下的学生名单。

    接下来的比赛,就是决定7级和7级以上的学生了。

    比赛进行到现在,还能够存留在等级未定名单中的学生,已经都是学校中原本就实力较为出色、在学校里名气也较大的学生。

    毕竟距离上一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也就过去了半年,正常情况下,就算有哪名学生实力有所长进,却也不会增长太多,等级提升也提升不到哪儿去,所以名单中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不会让人意外。

    但也不是没有例外。

    比如方墨就是其中之一。

    之前数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最高也不过就是2级评定的方墨,却在这次的比武大会上,一路势如破竹,一直从1级杀到了6级。

    中间连续数十场战斗,更是一场未败。

    这样惊人的战绩立即引起了学校内部很多人的注意,不仅是学生,就连见识过众多天才学生的老师们也纷纷为此感到惊讶。

    之前在学校三年的方墨一直都不怎么起眼,为什么在最后一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却一鸣惊人,竟一下子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实力来?

    一时间,很多关于方墨的传言兴起。

    什么“方墨是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方墨不知道从哪儿学到了神功”、“方墨一晚上大彻大悟,功法大成”等等……

    甚至连“方墨是学会了某种邪门功法,这才会功法突飞猛进”,以及“方墨被某个科学组织拉过去,对身体进行了特殊强化改造,现在已经变成了生化人”这种传言,也同样传得飞起。

    当然了,在这些传言中,传播最广,同时也是让最多人相信的一个传言,却是“方墨前几年都是故意隐藏实力”。

    相对来说,这个传言的确更合理一些。

    因为没人能解释,为什么方墨会在短短时间内实力突飞猛进,并且突飞猛进到这个程度。

    方墨手里捧着巨大的饭盒,一路上顶着周围同学们投射过来的各种复杂目光和指指点点,觉得很麻烦。

    没出名的时候,他在学校里干什么都不会有人注意,现在突然出名,搞得去哪儿都有人盯着,很难再像前些天那样,偷偷摸摸地跑到图书馆后面给苏方送饭了。

    想了一下,他一拍脑袋,干脆一头扎进了图书馆。

    看到方墨这个动作,远处正在对着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几名学生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就说吧,他肯定是隐藏实力。你看,这吃午饭的时间他都不忘记到图书馆里进修。这么用功,怎么可能实力还不强嘛。”一名学生道。

    旁边几名学生纷纷点头,一副颇为认同的表情。

    “这才对嘛,哪儿那么多奇遇什么的,又不是看小说。”

    “嗯嗯,我们赶紧吃饭,吃完了也抓紧时间修炼,好好努力一把,说不定下次就有机会提升评定等级了。”

    “好。”

    ……

    ……

    方墨可不知道其他同学们在背后的议论,走进图书馆后,他径直来到二楼,然后摸进一个靠近外墙、同时也靠近学校围墙的角落,左右看看确定无人,一把先开窗户,径直跳了下去。

    “砰——”

    从四米多高的地方跳下来,方墨直接在泥土上踩出一个坑。

    刚一定身,一抬头便看到苏方挂着惊讶和略有些好笑的表情。

    她指指方墨,在指指头顶。

    “为什么?”

    方墨耸耸肩:“没啥,我不想被人看到,就直接从上面跳下来了。来吧,今天做的是香煎鸡翅、配自制的煎饼果子,还有小蛋糕做点心,你看喜不喜欢。”

    “喜欢。”

    苏方笑眯眯地点头,熟练地从帮助方墨打开饭盒,自己找到一副碗筷,毫不客气地夹起鸡翅开吃。

    方墨当然也不会落后,同样夹起鸡翅,和苏方一起,像是用抢的一样吃了起来。

    虽然吃得快,却还是不耽误方墨一边吃一边打开个人终端,浏览泛银河网络上的新闻资讯。

    每天中午和苏方一起,一边吃饭一边看些新闻的时间,是他一天到晚难得的休闲时间。

    看了一会儿,忽然一则新闻吸引了方墨的注意力。

    这则新闻的内容,是表示近期因为临近地球联邦各大学院的毕业季,联邦之外很多修行组织都派来了人进入联邦,意图争夺地球联邦内珍贵的修士生源。

    与此同时,很多没能获得联邦政府官方认可,却也不想放过这个抢夺人才机会的修行组织、甚至是个人也潜入了进来。

    在这些修行组织和个人中,不乏很多并不是那么正规、甚至可以说是具备一定邪恶性质的犯罪组织和个人。

    新闻中表示,为此,不仅是地球联邦官方,就连旋臂警卫总署都向地球联邦的修真界人士发来了警告,希望注意这些邪恶组织和个人。

    新闻中还特别举出了一些例子,表明这些组织和个人需要引起特别注意和警惕。

    方墨在给出的这些人物图片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赫然是那天在下水管道里,差点儿一掌拍死了他的那个家伙。

    方墨眯起眼睛认真观看这则新闻,目光凝视在那名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子身上。

    他叫卡拉玛格,绰号腐食的秃鹰,出生地不明,但据说是来自距离地球联邦1400光年外的拉尔森星系。

    他是旋臂警卫总署下过通缉令的银河系C级通缉犯,已知的罪名是曾经在某个星球上屠杀了两个村镇,杀死平民超过500。

    其它的罪名也有,不过都是指控,并没有十足证据证明是他干的。

    但即便如此,这也是足以被人道毁灭的大罪,所以被列为了银河系通缉犯。

    方墨牢牢记下他的名字和长相,心中冷哼。

    就算无视掉这个家伙屠杀500多平民的大罪,单单只是那天想要杀了自己,在方墨心中就已经判了他死刑。

    以后自己实力足够,还有机会,一定要争取亲手杀了这个家伙!

    方墨恶狠狠地啃了一口鸡翅,正要翻看下一则新闻,苏方忽然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啃鸡翅的动作,抬头看向他。

    “方墨。”苏方喊了他一声。

    “嗯?”方墨有些意外,苏方可很少会主动开口说话。

    “我要和你道别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