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无比诧异地看着苏方。

    虽然苏方话很少,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方墨并不会觉得尴尬难受,反而十分感觉舒心。

    因为她吃饭的样子很……不淑女,看起来总是会觉得她吃得很香,方墨喜欢这样吃饭的时候不加掩饰的样子,也喜欢苏方这种看起来很简单、愿意直白表露自己情感的女孩儿。

    这些天相处下来,方墨多多少少觉得,两人的关系已经变得相对亲密了一些。

    更别说,苏方还在他这里放了足足一万块,就为了让方墨给她做饭吃呢。

    然而现在,她却说什么要和自己道别?

    道别,和告辞那是两回事,道别的意思,通常来说就意味着会分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有可能就此分开。

    苏方没有用那种较为模糊的“我要走了”这种词,而是违背了她一贯的习惯,采用了更多的字眼,显然就是为了更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不想让方墨误会。

    “那个……”方墨呆呆地看着苏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后,才问道:“你要去哪儿?”

    苏方歪头想了一下,打开个人终端,调出星图,操作了一下,最终选中一个星系点了一下。

    方墨皱眉一看,发现是一个名叫“寇克兰”的星系。

    看到这个星系距离地球联邦的直线距离足足超过一万光年,方墨禁不住叹了口气。

    “你要去这个星系?为什么?去多久?”

    “爸爸换工作。”苏方答道。“去多久不知道。”

    “换工作?”

    方墨忽然发现,自己虽然和苏方也算认识了一段时间,却还是不知道她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现在从她父亲换个工作,居然跑到了一万光年之外的地方,那看来他父亲的工作一定不简单。

    想了想,方墨只能耸了耸肩:“这么说,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确定喽?”

    苏方点点头。

    “那你接下来的修炼和学业怎么办?开天剑门那边可是很看重你的,你就这么跑了,他们肯定不愿意吧?”

    “有修行学院。”

    “哦,那你是要转学过去?”

    苏方点头。

    “好吧……”

    方墨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随即他却想起一个问题,示意苏方拿出个人终端,然后向苏方的个人账户上转过去1万联邦币。

    “之前收你的钱,也只是想让你能好好注意一下自己,好好吃饭。但是现在你要走了,以后没办法继续给你做饭,这些钱就还给你吧。”

    见苏方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方墨赶紧抬手阻止了她。

    “这几天买菜没花什么钱,就当是大家朋友一场,我请你吃几顿饭。别跟我客气这些,我会生气的。”

    和苏方相处时间长了,方墨已经很清楚,和她说话也不用拐弯抹角,直接说明白就好。

    果然,听到方墨最后一句话,苏方点了点头,在个人终端上操作了一下,收下了方墨转回来的那1万块钱。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方墨又想起一个问题。

    “明天。”苏方回答。

    “啊?这么快?”方墨又吃了一惊。“你怎么不早点儿跟我说,起码也让我有点儿心理准备,这几天多给你做点儿菜吃,顺便明天……去送送你?”

    苏方摇摇头:“我不喜欢送人,也不喜欢被人送。”

    方墨想到她父母经常不在家,或许她会经常送别父母,确实不会喜欢这种场面。

    “那……好吧。”

    方墨凝神看着苏方,情绪变得有些复杂。

    父母死的时候,他年纪还小,等到长大了,每天都一个人艰难生活,没那么多时间去认识和结交朋友,对于离别其实并不太懂。

    苏方算是他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却仅仅只是认识了不到半个月,就要这么分开,让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对了,苏方,你转学到那边去的话,有人给你做饭吗?你不会还是每天自己做吧?我必须要说,你做的饭菜实在……嗯……很难吃。”

    苏方扬起眉毛,似乎有些生气,随即却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我会学。”

    “你会学?”方墨嗤之以鼻。“你要是学得会的话,也不至于之前做的还是那么难吃了。”

    苏方指指被他们吃的干干净净的饭盒。

    “你教过。”

    方墨翻了个白眼:“我就是随便教教你就学会了?我不信。”

    苏方看了一眼方墨,忽然冲他做了个鬼脸。

    “我会。”

    “好吧好吧,你会。”

    方墨摆摆手,想了一下,收起那些异样的离别情绪,向苏方笑道:“那这样吧,晚上你能出来不?我晚上做一顿大餐给你吃,当做我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晚餐,你看怎么样?”

    苏方歪着头想了想,微笑点头。

    “那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方墨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你就好好期待吧,我今天晚上会拿出真本事,给你做一顿最好的大餐!”

    苏方脸上笑容灿烂。

    “我很期待。”

    ……

    ……

    下午的学校内部比武大会继续进行。

    按照流程,方墨要参加3场7级评定的比赛。

    既然是7级评定比赛,他的对手当然都是具备7级评定实力的学生,相对之前自然要强了一些。

    这3场比赛方墨依然连续获胜,只是比赛的过程不再像之前轻松。

    除了对手实力更强之外,也和他在比赛的时候有些分心有关。

    比赛的时候,他一直在思索着一个问题。

    晚上该给苏方做哪些菜呢?

    好不容易下午3场比赛打完,刚一结束,方墨便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他要早点儿回去,花多点儿时间准备才行。

    他发誓,这绝对是他从小到大,准备得最用心的一顿晚餐。

    走在路上的时候,方墨接到了来自刘德昭的一个通讯。

    “嘿,方墨,昨天你提的意见我看过了,非常棒!我已经把你提出的那几个问题提交给了设计组,让他们重新返工,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你还发现其它问题了没有?”

    几天前,方墨向刘德昭表示,自己不可能到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全职工作,所以提出了兼职的想法。

    经过两天商议后,刘德昭赞同了方墨的想法,于是方墨现在其实就以妥思妥耶尔工作室设计小组编外人员的身份协助他们工作。

    他工作的主要内容,其实是挑错。

    方墨很清楚自己的整体设计能力不行,他所能做的、也是现在最擅长的,就是挑出已有的核心法阵在设计中的问题。

    于是经过和刘德昭的认真讨论过后,鉴于之前他表现出来的能力,工作便定为对设计组设计完成的核心法阵进行检测,俗称挑BUG。

    前天刘德昭给了方墨一个设计组初步完成的核心阵法图,方墨昨天便将自己的第一步错误纠察报告提交了上去。

    今天刘德昭这个老板,竟是亲自给方墨发来通讯向他提出表扬,可见方墨的工作完成得很出色。

    “老板您过奖了。”方墨呵呵笑道:“暂时还没有发现其它问题,如果设计组有什么新想法添加进去的话,或许我才能挑出新问题。”

    “很好,我们工作室就需要你这样能找出问题的人才!我会让设计组和你加强联络。另外,这次的工作报酬我已经发到你的个人账户去了,你清点一下。方墨,加油干,我很看好你!”

    听到报酬已经发过来了,方墨哪里还有心思在和刘德昭浪费口水,匆匆几句话结束了通讯,打开个人账户一看,果然发现多出了整整5000联邦币。

    “真赞。只是随便在体内做做测试,动了动手,就有足足5000块进账。要么累死累活一个月,要么被人打个吐几口血才行。”

    第一次体会到技术给自己赚钱带来的便利和快感,方墨心情舒畅,打心底里感谢斯沃德。

    如果不是他给自己留下了珍贵的人体飞剑炼成典籍,他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到这种地步。

    对着个人账户里多出来的5000联邦币美滋滋了一阵,方墨又打开了刚才刘德昭另外发过来的一份文件。

    这是一份1星级核心法阵的设计图纸以及整套设计方案。

    这是方墨在和刘德昭谈兼职任务时的附带条件,要求刘德昭在他每次完成工作任务的时候,都给他弄一份核心法阵的图纸和整套设计方案。

    斯沃德留给他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实际上就是把人体当成飞剑进行淬炼,那么除了淬炼剑体之外,最主要的却是布置人体飞剑的核心法阵。

    之前方墨没有渠道入手这些东西——当然也没那么多钱,但现在既然刘德昭想只要招募他,妥思妥耶尔工作室身为一家修士器具设计制作相关的工作室,这些资料肯定是不缺的。

    所以方墨向刘德昭提出了这个条件,并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方墨每个星期都必须帮助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完成最低两项工作的条件,让刘德昭最终同意。

    1星级的核心法阵设计,对于方墨现在实际上的实力提升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对于他继续深入了解飞剑炼制,进而了解剑人篇的精髓却有些帮助。

    方墨大致看了一眼这份图纸和设计方案,心里有个基本框架轮廓。

    只是今天却没那么多时间慢慢体会,他收起个人终端,径直奔向了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