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比明亮、无比夺目、无比磅礴的剑气,将方墨整个人都笼罩在内,让他的气息瞬间提升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

    然后,重重地和卡拉玛格撞在了一起。

    “轰——”

    仿佛整个夜空都被炸裂开来的巨大声响,响彻四野,震动得整条河道中的河水都如同被煮沸了一般滚动起来,剑气四溢,河床上的芦苇丛、泥土、淤泥也一并翻滚出来,整个河道被剑气切割的七零八落,乱作一团。

    建成已经数百年而不塌的青石混凝特种钢材河堤顷刻间便被剪切成一块一块,大块的石头崩塌下去,砸落滚沸的河水中,带起砰砰砰的连声数响。

    一时间,这片河道附近都像是突然遭遇了7级以上的大地震一般,完全变了个模样。

    夜空中,卡拉玛格口中喷出一口浓烈的鲜血,脸上刻意留下的拿到狰狞刀疤猛地崩开,鲜血从伤口喷洒而出,在夜空中洒落成一道弧形的血迹,随后却迅速被凌冽的剑气切割成最微小的分子,化成一团血雾,然后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卡拉玛格的身子倒飞出近百米,才勉强停住。

    他稳住身形,感受到体内经脉因为遭受过强冲击而带来的不可忽视的损伤,抬头看向远方依然被剑气笼罩的方墨,心中无比震惊和疑惑。

    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方墨,自然很清楚,这个叫做方墨的小子实力其实十分微弱,根本不值一提。

    这一点无论是之前差点儿被他一掌拍死,还是刚才打苍蝇一般驱赶走方墨时都体现得十分清楚明白。

    然而现在,他竟然能够做出如此惊人的一击。

    这一击的威力,竟是让他这个天命境6阶的强大修士都无法正面接下来!

    不,不对。

    卡拉玛格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刚才和方墨交手的那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小子的攻击,怎么一点儿也不像是一名修士正常发动的攻击?

    刚才那一击中蕴含的元气能量气息未免太过凌厉了些,就好像方墨手中持有一柄品级超高的极品飞剑一样。

    不,就好像这个小子自己变成了一柄飞剑一样!

    卡拉玛格迅速摇了摇头,驱赶走脑海中这个想法。

    一定是错觉。

    这个小子一定和那个小姑娘一样,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才造成了这个效果。

    又或者是那个小子和那个小姑娘两人共同修炼了什么功法,因为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刚才那个小姑娘似乎在向这小子体内灌注内息。

    这门功法显然不是什么常用功法,应该是他们拿出来想要搏命的。

    “哼!你们未免太小看真正的天命境修士了!”卡拉玛格心中冷哼一声,面露不屑。“就算你们两个拥有再怎么神奇的功法,又怎么能抹平你们和我之间的差距?”

    想到这里,卡拉玛格扬声向远处方墨大声笑道:“小子,让我猜猜看,你是不是只能用出这一剑了?哈,你以为,靠你们拼掉自己的小命,就能干掉我吗?可笑!”

    方墨轻轻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卡拉玛格,而是转头看向身后的苏方。

    “为什么留手?你怕我会死吗?”

    苏方轻咬嘴唇,点了点头。

    方墨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忘了我刚才说的吗?如果你还有保留的话,我们俩就都百分百的会死。如果我们一起拼命,反倒有一丝活下来的可能。”

    苏方又摇了摇头:“你受不了。”

    “不,我受得了,而且我必须受得了。”方墨用最严肃地语气丢下这一句,转过身,看到远处卡拉玛格的身影已经再次冲了过来,沉声道:“来吧,做出选择,是和我一起争取都活下来的机会,还是留下你一个人,被这个混蛋凌辱之后屈辱活下去?”

    话音一落,方墨便感觉到一只手掌拍在后背。

    方墨咧开嘴角。

    苏方没有让自己失望。

    身后的苏方一头过肩长发无风而起,无比可怕的元气能量从四面八方疯狂用来,周身大片空间内所有的元气能量仿佛在一瞬间被她抽之一空。

    她身上透出的气息竟是相比刚才最巅峰时再度提升,不一会儿已经突破刚才的界限。

    正朝这边飞过来的卡拉玛格怀里忽然发出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卡拉玛格脸色一变,探手入怀,掏出刚才拿出来过的小型探测仪,发现小型探测仪上显示的数据正在一路飙升,不一会儿便已经从刚才最顶点的天命境1阶突破至2阶、3阶、4阶……

    一路突破,最后竟是到了天命境8阶的指数才停了下来。

    卡拉玛格骇然看向远处,便看到苏方整个人仿佛都被一阵阵强烈的光芒笼罩,在她身边疯狂的元气能量不停翻滚涌动。

    这一刻,她身上散发的气息之强大,就算不依靠小型探测仪,也足以让卡拉玛格为之惊惧。

    “这个小姑娘,竟然还可以通过功法将自己提升到这种地步吗?”

    卡拉玛格心中无比震惊,但下一刻却又放下心来。

    苏方虽然气息涌动极为强大,甚至超过了他,但很明显她的气息非常不稳定,证明她根本是靠着功法强行突破,实际上却完全不可能达到自如掌控这些元气能量的程度。

    这样的做法,其实和自爆也没什么区别。

    “哼,这两个家伙根本是疯了。”

    卡拉玛格正要继续动手,却看到苏方按在方墨后背的手掌上光芒亮起,她吸纳而来的可怕元气能量霎时间已经通过两人的直接接触,尽数灌注进入方墨体内。

    “咦?这个小姑娘想杀了这个小子吗?”卡拉玛格心里很奇怪。

    这么庞大的元气能量,就算是通过特殊功法强行提升自己的苏方都明显有些承受不住,现在却被她完全注入方墨体内,就像是朝一个水袋里注入远超它承受上限数倍的水,唯一的结果,就是将这个水袋直接撑破。

    以方墨这个小子的实力,他绝无可能承受得住这么可怕的元气能量,他的全身经脉,甚至整个肉身都会在第一时间被过于强大的元气能量冲击得七零八落,甚至有可能渣都不剩,死得惨得不能再惨。

    然而事实却出乎了卡拉玛格的预料。

    被如此惊人、就连卡拉玛格都不敢用肉身硬抗的可怕元气能量全部灌入体内后,方墨竟然依然稳稳站着,瞪大眼睛盯着卡拉玛格。

    他体内被强行灌入的元气能量,更是连一点儿松散失控的迹象都没有。

    卡拉玛格心中第一次生出不妙的感觉。

    这个小子到底用的什么功法?

    一瞬间,卡拉玛格犹豫起来。

    从这个小子和这个小姑娘两人使用的功法之特殊来看,他们两人不仅拥有极其惊人的修行天赋,更掌握着非常强悍、非同一般的功法。

    如果把他们两人都抓起来带走,将两人身上的功法都逼迫出来,再转手把他们卖给那些有着特别癖好的修行人士和组织,那所能够赚取的东西,只怕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还要高。

    但现在方墨这个小子变得如此奇怪,竟隐隐流露出让卡拉玛格都为之心惊的恐怖气息,如果继续和他们两个缠斗下去,只怕自己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得手。

    虽然他凭借自身携带的特殊工具屏蔽了信号,让方墨刚才无法及时发出求援信号,但刚才双方的打斗声响不小,只怕已经惊动了京南市内的其他修行人士。

    万一惊动了地球联邦的警方以及修行人士管理组织,自己身为银河系C级通缉犯,怕是到时候就跑不掉了。

    思考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卡拉玛格心中的贪念迅速战胜了那一丝担心。

    “妈的,大不了干完这一票就收手,回老家好好快活几年再说!”

    卡拉玛格心一横,这时也不再去顾忌那么多,心中也再没有轻视方墨和苏方两人的想法,心念一动,内息全力发动,周身元气能量翻滚,主动迎着方墨飞了过去。

    片刻后,卡拉玛格已经来到距离方墨不到三十米的地方,提前一掌拍出,元气能量尽数汇聚,恐怖的威压将方圆三十米的地面都直接压扁了下去。

    方墨抬头,微微眯起眼睛,双眼射出恍若实质的剑气一般的光芒,盯死空中的卡拉玛格。

    身后的苏方在刚才向他体内注入完元气能量后,便已经没有声音发出。

    方墨根本来不及回头去看她是不是昏了过去,只能将全部精神集中在卡拉玛格身上,将体内注入的极其恐怖的元气能量通过“雷格尔-R67”法阵尽力控制好。

    过于强悍的元气能量其实早已经超出了他的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如果不是凭借着炼人篇对肉身的特殊加成,他此时早已经肉身崩溃,化作一滩烂泥。

    全身仿佛要被撑爆炸,仿佛被无数柄小剑来回切割的可怕痛苦席卷而来,让方墨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但他依然咬牙坚持着。

    看到卡拉玛格终于主动飞到了一个合适的距离,方墨心念一转,脚下一点,凌空跳起。

    “雷格尔-R67”法阵调整为最大功率,苏方注入体内的庞大元气能量经过法阵转换,在他自有的内息引领下,化作一道比刚才还要强大数倍的凌厉剑气。

    出剑。

    比刚才还要明亮、凌厉、可怕好几倍的惊人剑气瞬间切开夜空,仿佛一柄巨剑从地面飞出,直刺夜空。

    空中的卡拉玛格脸色大变。

    他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然而剑光速度奇快,笼罩范围奇大,他根本连任何躲避的空间都没有,只能咬牙出掌,准备迎接下这一剑。

    “哼!不过就是区区两个小屁孩子的联合攻击,我不信我接不下……”

    念头只是在卡拉玛格脑海里持续了不到一秒钟,下一刻,剑光已经将他完全吞噬。

    无可匹敌的剑气瞬间摧毁了他一切防御,摧毁了他操控的所有元气能量,摧毁了他的内息、毛发、皮肤、肌肉、血管、骨骼……

    只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卡拉玛格整个肉身已经被剑气摧毁,连最后一个细胞都被剑气碾碎成为最基本的粒子。

    “砰——”

    方墨重重地从空中砸落,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刚才苏方注入他体内的过于强大的元气能量,其实早就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

    虽然通过这一击将这些元气能量全都释放了出去,并成功击杀了卡拉玛格,但他的肉身早已经被冲击得千疮百孔。

    之所以还能维持完整,完全是凭借着从小被那道剑气百般蹂躏而变得无比强韧的肉身强行撑着。

    但方墨知道,自己这样根本撑不了多久。

    现在的他,完全是凭借一口气撑着。

    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非常勉强才转动了一下脑袋,看向苏方所在的方向。

    苏方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样。

    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发现她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证明呼吸还在。

    确认苏方还活着,方墨放下心来。

    只要她能活下来,自己的拼命就算有价值了。

    只是他的心里生出一丝疑惑。

    为什么……苏方的头发变白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方墨眼前便猛的一黑,彻底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