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小时后,方墨走进位于京南市某个安静小巷中的传统咖啡店。

    刚一进门,便听到有人主动向他打招呼。

    “这边。”

    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之前在虚拟屏幕上看到的那名金发欧美裔女子坐在那里,正向这边扬手打着招呼。

    方墨几乎是用跑着的冲了过去,也没来得及打招呼,一巴掌按在桌子上,瞪着她急切地问道:“苏方她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这名金发女子,就是刚才和方墨进行过联系的那人,自称苏方的妈妈。

    之前在两人的通讯中,方墨就已经问过她苏方现在怎么样,她却没有理会,只是说想和方墨单独谈谈。

    两人约定了这个地方后,方墨便以最快速度办理了出院手续,径直来了。

    金发女子抬头看了方墨一眼,依然和刚才视频通讯中一样面无表情,指了指桌子对面的座位。

    “先坐。”

    方墨忍不住皱了皱眉,却也知道现在急也没用,只能乖乖坐好。

    金发女子从上到下,认认真真地打量了方墨一番,然后指指自己。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玛格丽特?菲尔,是苏方的妈妈,同时我也是一名培元境修士,你可以在联邦修士注册名单上找到我的名字。”

    “嗯?”

    方墨有些意外。

    虽然刚才亲眼见到她的时候,方墨就已经从她身上察觉到一些异常的气息流露出来,但方墨并没有太在意。

    毕竟自从地球联邦进入修真文明世界以来,但凡有点儿实力和天赋的人,都会尽量加入修行行列。

    这位玛格丽特?菲尔女士光看外表、着装就能看得出来,她的家庭环境一定非常优厚,那么拥有一些修行实力也很正常。

    只是方墨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一名培元境修士。

    培元境比天命境还要高出一个大境界,也就是说,玛格丽特?菲尔比方墨加上苏方两人拼了命、好不容易才干掉的卡拉玛格还要强上一档。

    这在修士之中已经算得上是相当不错,证明她绝不仅仅是依靠自身的财力,而是真正拥有非常不错的修行天赋。

    意外归意外,但方墨想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那个……菲儿女士,苏方她……”

    “先回答我的问题。”玛格丽特?菲尔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方墨的话。“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

    方墨沉吟片刻,将那天晚上他和苏方约定在学校一起享用“最后的晚餐”,然后两人一起来到河道边上,之后遇到卡拉玛格,展开激战的事情交代了一遍。

    整个过程他基本都完整叙述清楚,只是隐去了最后自己变身为一次性人体飞剑的一些细节。

    听完后,玛格丽特?菲尔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皱起眉头道:“也就是说,苏方是为了救你,才拼着根基严重受损,也要选择强行破境?”

    方墨很想说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救他,也是为了能让两人都活下来,但这个时候才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

    从玛格丽特?菲尔的话里他还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她说苏方是根基严重受损,那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她应该还没死。

    这让方墨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没死,就什么都好说。

    那天晚上的情况,让他几乎以为苏方和自己都死定了。

    “苏方很喜欢你。”玛格丽特?菲尔继续说了下去,一开口却让方墨吓了一跳。“这段时间,她经常会在我面前提起你,每次提起你的时候,她都显得很高兴。我本以为,你可以成为她难得的一个好朋友,甚至是男朋友。但是你让我失望了。”

    说到这里,玛格丽特?菲尔的脸色微沉,看向方墨的目光变得严厉起来。

    “我原以为,她能够在学校里交到一个新朋友,这样对她会有好处。但是你不仅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反倒让她陷入到这样的危险境地之中。她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所以我奉劝你,从今天开始最好忘了她离开她的生活,这对你对她都是好事。”

    方墨深深皱起眉头。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方墨的确应该承担首要责任,玛格丽特?菲尔身为苏方的妈妈,指责方墨,甚至骂他两句,打他两下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她一张口却让方墨从此忘了苏方,远离苏方,这未免太不讲理了一些。

    “菲尔女士,我想……苏方愿不愿意和我继续交往下去,这应该是由她来决定的事情。”

    “你是认为,因为苏方喜欢你,所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玛格丽特?菲尔微微伏低身子,逼近方墨一些,双眼直视着他,目光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危险和警告味道。

    “我不会允许她再和你来往。她已经因为你而严重损害了自己的根基,让我为她准备好的修行路线因此大打折扣,甚至将来再没有可能成为强大的修士。你认为,我还会让你靠近她吗?”

    “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接近了苏方,让她愿意和你接触来往,但既然你已经给她带来了危险,那么我就不会让她在接近你。如果你还想试图接近她,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明白我的意思吗?”

    面对这样赤裸裸的威胁,方墨脸色不变,低头想了一阵,再抬起头来,神情无比认真。

    “让我见苏方一面,只要我亲眼确认到她还活着,那么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会照办。”

    玛格丽特?菲尔死死盯着方墨,眼神变得越来越危险。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我必须要亲眼确认她活着,而且,我说不定还有办法帮助她重新稳固受损的根基。”

    玛格丽特?菲尔双眉轻轻一扬,神情有些意外,随即面露不屑。

    “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能力帮助苏方稳固根基?你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方墨展演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自信。“您看,我在那场战斗中也严重受伤,根基受损,但现在不就是活得好好的吗?”

    玛格丽特?菲尔神情一动,看向方墨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松动。

    来见方墨之前,又或者说方墨昏迷这几天时间内,她其实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把方墨调查了一遍,甚至她还自己跑去探查过方墨一次。

    她当然知道,被丢在京南市中心医院修士经脉损伤专科的方墨其实受伤比苏方还要严重,不仅全身经脉严重损伤,接近全毁,气海根基也损伤异常严重。

    正常情况下,方墨这种情况或许能够勉强恢复到正常行动,但也最多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因为修行根基接近全毁,根本没有可能继续修行下去。

    然而现在才几天过去,方墨居然就已经苏醒过来,现在还好好地坐在她面前,除了脸色依然有些苍白、显得较为虚弱之外,其它的任何异常都感觉不到。

    她甚至能够清楚地感应到,从方墨身上隐隐散发出的属于修行者的特殊气息,甚至还能感应到自然而然在方墨身体周围缠绕流转的元气能量。

    这也是一个让她很奇怪的现象。

    从之前听苏方转述关于方墨的情况,以及她调查来的情报来看,方墨分明是个前段时日才勉强突破了周天境的低端见习修士。

    然而现在,在受过这样的重伤好不容易恢复了自后,他竟然隐隐约约地出现了入微境修士才拥有的特殊景象。

    这个小子,难不成受了一场足以损毁根基的重伤后,反倒破境了不成?

    “菲尔女士,无论如何,请您相信我,我绝不可能伤害苏方。”

    见玛格丽特?菲尔似乎还在犹豫,方墨补充了一句。

    “也请您相信,如果我不是拥有一些较为特殊的能力,也不可能在和卡拉玛格的交手中最终活下来。您应该很清楚,光靠苏方,不足以真正单独一个人击败一名天命境的高手。”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玛格丽特?菲尔,她又认真打量了方墨一会儿,略有些迟疑地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我不敢保证百分百能成功,但应该有一定可能。”方墨点头道。

    玛格丽特?菲尔又迟疑一会儿,站起身来,向方墨招招手。

    “跟我来吧。”

    方墨心中大喜,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