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动门轻轻地向旁边滑开,露出门后一个硕大的房间。

    这里是京南市修士特种医院最高级的特护病房之一,苏方此时就被安置在这个病房内。

    然而此时这个房间里却连一张床都没有,只有一个大大的治疗舱摆放在中间,治疗舱周围连接着几台一看就很复杂的仪器。

    此时正值深夜,病房里很安静,只能看到一些仪器的虚拟屏幕亮起,光芒在黑暗的房间里不停闪烁。

    偶尔还听到频率固定的滴滴声响起,从声音响起的方向同步亮起的图像来看,大概是显示出治疗舱中病人的心跳声。

    “苏方的身体情况其实已经慢慢稳定下来,昨天已经从重症监护室里转移了出来,但是她依然要受到严密监控,这里的仪器都是为了监视她身体情况的。”

    看到身边的方墨面露疑惑,玛格丽特?菲尔解释了一下。

    方墨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刚才向四周扫视的那一眼发现,这间病房里的一起光从外表就能看出,要比他之前在市中心医院病房里的仪器高级得多。

    很显然,苏方在这里受到了远比他更好的治疗待遇。

    但是他却比苏方更早醒来,并且恢复完好。

    这一点,大概是玛格丽特?菲尔会选择相信他的一个重要条件。

    方墨也没空去想那么多,快步走到治疗舱旁边,透过透明舱体外壳,果然看到苏方正躺在治疗舱内的营养液里面,全身插满了管子和探测芯片,看起来就是一副重伤未愈的情况。

    他的目光落在苏方的满头白发上,心想自己那天果然不是看花了眼,而是苏方真的头发变白了。

    “实际上苏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的主治医师说,她的根基损毁太过严重,所以这些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说到这里,玛格丽特?菲尔瞥了方墨一眼,目光中透出疑惑和不信任。

    “这个问题科学侧的医学手段根本无法治疗,在修真侧也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几乎不可能治愈。出事之后,我找到了地球联邦最顶尖的专家和对这方面问题有研究的修士们,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给出确切的答案。你……真的有办法?”

    “这个问题需要在我检查过她身体的情况后才能给出回答。”

    方墨仔细观察了一下治疗舱里苏方的情况,左右看看,指着治疗仓示意。

    “能把她搬出来,让我给她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吗?”

    玛格丽特?菲尔摇头。

    “不行,她现在的身体状态都是依靠治疗舱进行维持,如果贸然搬出来,会对她的身体恢复造成影响,甚至有可能造成之前的治疗前功尽弃。”

    “那就算了,我只是想先探查一下她的身体情况,在治疗舱里也行。能麻烦您把治疗舱打开吗?”

    玛格丽特?菲尔点点头,在治疗舱旁边的某个按钮上按了一下,打开治疗舱。

    舱门刚一打开,方墨立即皱起眉头。

    隔着治疗舱感应还不那么明显,但现在舱门打开,他可以清楚地感应到,苏方的身体虽然从表面上没有什么问题,除了头发变白之外,和正常形态没什么差别。

    但她的气息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并且还极为凌乱,很显然是她自身的内息出了大问题。

    方墨这时候可没空去再去向玛格丽特?菲尔请示什么,蹲下身,趴在治疗舱外,探出手去,按在苏方一条胳膊上。

    内息流转,透过他的手刚一深入苏方体内,便被一股乱流给冲散。

    方墨双眉皱得更深了,继续尝试重新探入内息。

    这样尝试了十几遍都宣告失败后,他终于心一横,体内布下基础强固法阵,将一股内息化作剑气,透入苏方体内。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样一道剑气冲入苏方体内,当然只会给她带来直接伤害。

    但现在苏方体内原本就是气息凌乱不堪,经脉早就被混乱的内息冲击得满是创伤,多他这一道剑气也并没有坏到哪儿去。

    而且通过基础强固法阵转化的内息剑气在杀伤力上并不出众,只是更加稳固而已,再加上他转化的这道内息剑气强度并不高,所以实际上也不会对苏方体内造成什么损伤。

    通过加固转化后的内息剑气,果然顺利地破开苏方体内乱流的影响,虽然有些艰难,却还是一点点摸清楚了她体内每一条经脉的情况。

    一圈下来,方墨的双眉皱得更深了。

    情况比他想象的更坏。

    的确正如玛格丽特?菲尔所说,苏方因为在和卡拉玛格的战斗中强行连破两境,未达到足够淬炼、强度明显不足的肉身,承受了远远超出极限的过于强大的元气能量。

    这虽然让她短时间内获得了远超正常状态下的战斗力,却也让她的肉身遭到了极其可怕的摧残,全身上下,肌肉、骨头、内脏什么的受损也就罢了,毕竟这些只是通过科学侧的医学手段就能强行治愈。

    但在经脉、气海上的受损却不是一般的科学手段能够治疗,在修真侧也是几乎不可能恢复的伤势。

    根基受损,历来是修真侧的修士们最为头疼的问题,原因就是它的几乎不可治愈和不可逆转。

    但是这个问题,方墨偏偏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

    因为还在娘胎里便受到那道剑气影响,从小到大更是和那道剑气一直成长,方墨的肉身实际上在他还在娘胎的时候就已经受到严重损伤。

    要说根基受损的情况,他比任何一名修士、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严重。

    但是现在,他却依然好好地活着,并且已经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

    将苏方体内的情况细细地再探查了一番后,方墨心中已经大概有了底。

    苏方体内的情况的确十分恶劣,但从本质上来说,情况并不会比他以前坏到那儿去。

    之所以苏方现在昏迷不醒,而方墨之前还一直好好的,看起来像是能够正常生活,原因是苏方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方墨却是从还在娘胎时就习惯了。

    现在想要救治苏方,并解决她根基受损的问题,首先要着手帮她解决掉体内混乱的内息状况。

    方墨细细回味了一下炼人篇的各个篇章,再结合自己之前修行炼人篇的经验,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菲尔女士。”方墨收回手,回头看向玛格丽特?菲尔。“我想,我大概有办法帮助苏方重铸根基,但这需要您的协助。”

    玛格丽特?菲尔无比惊异地瞪大眼睛看着方墨。

    “你真的有办法?”

    “是的。”

    玛格丽特?菲尔的性格果然不拖泥带水,决断很快,她只是想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反问道:“那好,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需要您帮我暂时压制住苏方体内的混乱内息,并将她暂时和外界的元气能量隔绝开,这一点我因为力量不足而无法做到。”

    “没问题,其它的呢?”

    “在必要的时候,我还需要您配合我,将元气能量导入进入苏方体内,帮助她的内息重新进行调和。我想,您身为苏方的母亲,同时也是一名强大的修士,应该对她修炼的功法十分熟悉,那么您应该知道该如何对她的内息进行引导。我说的对吗?”

    “她修炼的功法就是我教的,我当然了解。”

    玛格丽特?菲尔看了一眼治疗舱里依然安静躺着的苏方,神情掠过一丝无奈。

    “不过这个孩子非常倔强,自从她突破入微境后,便不肯完全依照我制定的修炼计划进行修炼,而是一直拖着不肯突破。不然的话,她现在起码也应该是一名高阶的知机境修士。”

    “不,我想您误会了。苏方曾经和我说过,她故意压制境界不选择突破,是想要寻找更为圆满的突破机会。我相信,她一定有她自己的考虑在内。”

    “是吗?她连这些都跟你说了?”玛格丽特?菲尔有些意外。

    “是的。”

    玛格丽特?菲尔沉默片刻。

    “好,我相信你。具体要怎么做,你直接说吧。”

    玛格丽特?菲尔走过来,在方墨旁边身边蹲下,用眼神向他示意。

    “先压制住她体内混乱的内息。”

    玛格丽特?菲尔点点头,探手过去,抓住苏方另外一条胳膊,微一动念,一股异常强横的气息瞬间侵入苏方体内,将她体内混乱的内息尽数压制,无法动弹。

    方墨心中忍不住生出惊叹。

    现在他依然留着一缕内息在苏方体内作为探查所用,现在被玛格丽特?菲尔的内息压制得死死的,对于这股内息的强大自然感受极为分明。

    培元境修士不愧是比天命境还要强出一个大境界的强横修士,单单只是这么一股内息,就让方墨生出了完全无法与之抗衡的感觉。

    但让方墨感到奇怪的是,玛格丽特?菲尔的内息给他的感觉,和苏方内息带来的感觉明显有些不同。

    而她刚才明明说过,苏方的功法都是教她的,既然功法相同,内息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区别呢?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方墨心念一动,趁着苏方体内混乱内息被玛格丽特?菲尔完全压制的空隙,一道内息转化为凌厉剑气,透入苏方体内,在她体内经脉中快速流转一周,却是快速布下了一个“基础稳固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