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奇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星际剑神 > 第五十一章 对苏方的气海改造
    在“炼人篇”这个明明应该是科学侧的修士们适用的功法篇章中,斯沃德却用了一个科学侧的举例,来形容一名修士肉身、经脉、气海、内息之间的关系。

    他的举例是这样的。

    如果将一名修士比作一台科学侧的光脑,那么气海、以及修炼到元婴境过后由气海转化为的元婴,就好比这太光脑的核心处理器。

    气海或元婴越强,光脑的核心处理功能就越强。

    而经脉,相当于这台光脑的运行光路,内息则代表着在这台光脑中同步运转的数据流。

    经脉越强大,能够在其中运转的数据流——也就是内息,就可以越强大。

    至于肉身,则相当于承担着整台光脑正常运行的硬件。

    提升肉身强度,就相当于提升整台光脑的运行上限,同时确保了整台光脑的运行稳定。

    现在苏方的问题是根基受损严重,而所谓的根基,其实说穿了,最主要的问题是全身上下一个整体受损。

    因为强行连破两境,她在和卡拉玛格的战斗中,段时间内吸收了远远超出上限的元气能量,让气海、经脉都承担了远超出符合的能量压迫。

    这就相当于朝一台光脑内短时间内灌入超出它运算极限好几倍的庞大数据流,所带来的结果,自然是核心处理器损毁,光路也因为过于庞大的数据流冲击而同步损毁。

    至于整体硬件,虽然看起来还好,也有修复的可能,但因为核心部件的严重损毁,其实已经等同于报废。

    苏方现在的情况就和这个类似。

    只不过苏方因为功法的特殊保护,再加上及时得到了治疗,以及人体的自我极限弹性足够大,所以让她还能勉强保持着没有报废——也就是没死,但身为一名修士的基础已经基本完全被毁掉。

    如果是光脑的话,更换核心处理器,修复光路,就有机会让这太光脑重获新生,继续运作。

    但人体毕竟不是光脑,气海不可能随意更换,光路也不可能通过外力随意修复,所以一般来说,根基严重受损,气海破碎的修士,通常来说是没有什么救回的可能。

    针对这一点,斯沃德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通过对人体飞剑炼成的研究,斯沃德发现,人体其实也是具备“可造性”的。

    普通修士的气海固然不能轻易受损,但如果通过外力更改气海的形态属性却是可以做得到的。

    于是他想到,干脆通过外力来改变一名修士气海的特性,就好像相当于直接给一台光脑更换它的核心处理器,从而使其更容易配合人体飞剑的炼成。

    他是这么想的,也的确这么做了。

    在炼人篇里,斯沃德留下了详细的记录。

    他前后专门抓来了三十名入微境的修士,对他们原有的气海直接打碎,然后通过自己的力量强行重新打造,让他们配合自己的实验。

    实验结果,是十七名入微境修士在实验中死亡,剩下十三名入微境修士中,九名气海彻底损毁,再无修行的可能,但却有四名气海被改造成功,并在接下来的人体飞剑炼成实验中取得了不俗的效果。

    虽然这四名修士因为更进一步的人体飞剑炼成实验而先手死亡,但通过这个实验,斯沃德却确定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人体其实远比很多人想象的更容易改变、也就是被炼成的可能。

    这也加深了他继续进行人体飞剑炼成实验的决心,为炼人篇的后面章节留下了更好的基础。

    方墨对炼成他人当然没什么兴趣,但之前观看炼人篇,看到这一部分记录时印象深刻。

    因为他从小接受的关于修行的理论知识中,都说过气海或者元婴对于一名修士是最重要的核心部分,不能轻易受损,因为极难恢复,一旦受损就有可能对接下来的修行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而现在,却有人告诉他,气海是可以随意改造,甚至重造的。

    方墨之前看过这一段后,虽然震撼,但也只是在脑海中留了个印象,并不觉得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不会有一名修士会接受被人随意改造气海。

    然而现在,苏方正在遭遇的这种情况,却让方墨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个方法。

    苏方根基受损严重,其中气海损伤最大,几乎已经完全损毁,以至于她体内经脉中内息乱流,完全失去控制。

    现在想要救治她,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重新修复稳固她的气海。

    ……

    ……

    方墨流入苏方体内的那道内息在经脉中流转第二周天,“基础稳固法阵”进一步加强。

    那些在苏方体内到处乱窜的散乱内息,就像是突然间受到了什么阻碍一般,乱流变得缓和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混乱不堪。

    这就是基础稳固法阵带来的作用了。

    这个法阵作用在飞剑上,是保证飞剑自身的强固,可以提升剑体的抗冲击力,变得更加不易受到剑体损伤。

    现在作用在苏方体内,可以保证她的经脉更加强固,使得这些混乱的内息对她经脉的冲击变得更容易抵抗,也能有效减缓冲击。

    旁边的玛格丽特?菲尔略带惊异地看了方墨一眼。

    她不知道方墨具体干了什么,但她现在用内息压制苏方体内内息乱流,很清楚地能够感应到,当方墨的内息在苏方体内流转了两圈后,苏方体内的情况就自然而然地明显缓和了下来。

    要知道,在此之前,无论使用什么科学手段和功法帮助,都无法达成这样的结果。

    这让她对方墨的信心更足了一些。

    方墨没空理会玛格丽特?菲尔在想什么,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苏方体内的情况。

    察觉到苏方体内的情况开始好转后,他对剑人篇里提供的方法也更有信心了一些,定了定身后,确定基础强固法阵已经生效,便开始向苏方体内注入更多内息。

    这部分内息除了用来强化基础强固法阵,继续稳定苏方体内的情况之外,剩下一小部分,却是一点点通过经脉,向苏方的气海延伸过去。

    这一步很艰难。

    苏方的气海、连通气海附近的大片经脉,都因为之前的强行破境几乎全毁,方墨想要靠近一步都十分艰难。

    这个时候,光靠基础强固法阵显然是不够的。

    他在心中计算了一阵,投入苏方体内的内息出现变化,在已经基本稳固、靠近气海的数条经脉中重新布下了一个新的法阵——引流法阵。

    这也是一个1星级的基础法阵,不过和基础强固法阵不同,它的作用是收敛飞剑内部吸纳的元气能量,作为临时储备,当需要爆发性攻击时使用。

    方墨现在当然不需要它的爆发,而只是要它提供的吸纳功能。

    它吸纳的,也不是外界的元气能量,而是气海和气海附近经脉中的混乱内息。

    袖珍版的引流法阵刚一布置成功,气海附近的混乱内息立即像是受到了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群一般,疯狂涌了过来。

    随后,它们被引流到方墨提前布置好的法阵连接点中,经过转化,这些混乱内息乖乖地被引入了之前稳固下来的那些经脉中,随着基础强固法阵一同运转,逐渐恢复稳定。

    这样维持了一会儿,苏方气海附近的混乱内息一点点被吸纳走,散去其它经脉,对气海和附近经脉的影响就变得小了很多。

    方墨心中有些庆幸。

    幸好苏方现在气海受损严重,体内内息已经变得微弱,不然如果他撑不住这些混乱内息的冲击,那事情就麻烦了。

    察觉到气海附近的经脉差不多稳定下来后,方墨迅速在脑海内完成思考绘制,然后心念一转,一股内息直接冲入苏方气海。

    “轰——”

    明明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方墨的大脑却像是受到了强烈震动一般,响起一声轰鸣。

    它的那股内息刚一冲入苏方气海,立即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强烈气息冲击。

    这些都是依然残存在苏方气海内的混乱气息,现在不受苏方控制,一直在她气海内混乱冲击,也是导致苏方一直没能苏醒的主要原因。

    方墨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度过刚开始因为受到冲击而产生的短暂晕眩后,他迅速按照计划,全力操控那道内息,在苏方气海内同时布下基础强固法阵和引流法阵。

    这是方墨第一次尝试,同步布下两个不同的法阵,而且还是在他人体内,难度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他还要一边承受着混乱内息的冲击,一边保持着这两个法阵不出现任何差错,否则后果难料。

    方墨可以肯定,从小到大,就算是他从小开始为了保命而不断修行,也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如此努力、如此认真、如此专注。

    苏方气海内庞大的混乱气流不停冲击下,方墨承受着远超出想象的庞大压力。

    只是几下呼吸的功夫,大滴的汗水已经从他额头渗出,甚至从全身上下每一处渗出,他的身体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但他依然尽力保持着手掌的稳定,保持着注入苏方体内内息的稳定,保持着在苏方气海内流转布置法阵的内息稳定。

    一股股混乱的内息冲击,每一次直接冲击到他注入的内息法阵上,就像是直接对他心口来了一记重锤。

    自己承受痛苦的折磨,以及随时有可能失败带来的不安,让他每坚持一秒钟,都会遭受极大的煎熬。

    但他依然咬牙坚持着。

    他的脑海里,除了布置法阵这个念头之外,只有一个镜头,那就是苏方拿着碗筷,笑眯眯地看着他,开心地大口吃着饭菜的模样。

    不为了别的,光是为了这张足以让人胃口大开的笑脸,方墨就绝不愿意放弃。

    “怎么能输!”

    方墨心中怒吼一声,注入苏方气海内部的内息,又一次顶着那些狂乱内息的冲击,艰难地流转一周,终于完成了两个不同法阵的同步绘制。

    法阵刚一完成,大量的混乱内息立即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蜂拥而至,然后和之前在气海之外一样,通过引流法阵的牵引,被引流到气海之外,顺着相连的引流法阵,流入气海之外已经被稳固下来的经脉之中。

    不一会儿,苏方气海内的情况已经重新恢复稳定,苏方原本一直有些粗乱的鼻息也渐渐恢复平稳,她剧烈的胸口起伏也渐渐消退。

    方墨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第一步,终于是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