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玛格丽特?菲尔心中无比震惊。

    方墨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她是对苏方体内情况了解最深的人。

    得到苏方意外受到重伤的消息后,她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并第一时间通过关系,将苏方送到了这个在全地球联邦都极为出名的京南市修士特种医院。

    然而根据主治医师的检测观察,苏方的根基已经严重受损,他们尽最大的努力,也只能勉强保住苏方的性命,却基本没有可能还保留她继续修行的希望。

    苏方已经在这里躺了足足一个星期,就在今天上午,主治医师明确向玛格丽特?菲尔表示,希望让她早点儿做出决断,这样才能够让苏方更早恢复,免得遭受更多痛苦。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却接到了方墨发来的通讯。

    她去见方墨,其实只是想向方墨发泄一下自己的怒火,但在听到方墨提出救治苏方的可能后,她的心中不由自主地又燃起了希望。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这么相信一个年轻的、实力甚至连入微境都还只是勉强的小子,是非常不理智、甚至可以说是疯狂的行为。

    但是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希望,于是冒险将方墨带了过来。

    然而她依然完全没有想到,方墨一出手,居然真的就有这么明显的效果!

    苏方因为气海严重受损,从而导致内息混乱的情况,她非常清楚,主治医师也非常清楚。

    在他们看来,这基本是没什么指望恢复的严重问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外力强行毁去苏方的气海,让她气海内的混乱内息释放出来,从而拯救她。

    但这样一来,苏方也就彻底失去了继续修行的可能,从今以后,只能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下去。

    这是唯一的方法,玛格丽特?菲尔之前也认同这一点,只是她不愿意轻易放弃罢了。

    可是现在,她却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应到,苏方气海内的情况已经稳定,她经脉中的情况也恢复了稳定,她的身体虽然依然受损严重,气海和经脉的损伤依然在,但她……却已经开始有了恢复的迹象!

    玛格丽特?菲尔惊愕地看着方墨,忍不住开口:“方墨,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方墨疲惫地摇了摇头,没什么精神回答玛格丽特?菲尔这个问题。

    虽然通过两个法阵同步作用,基本解决了苏方体内的混乱情况,但她现在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她体内的稳定,只是因为方墨暂时帮她撑着罢了。

    如果方墨现在放手,苏方体内会很快便恢复之前那种混乱的情况,前功尽弃。

    “菲尔女士,我……我还需要您帮一个忙。”方墨喘了口气道。

    玛格丽特?菲尔立即神情一肃,点点头。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想要帮助苏方恢复,需要一定的元气能量支持,但是我……咳,我现在的实力不足,没办法在帮助苏方稳定气海的同时,还能帮她引入元气能量,所以……”

    “所以你需要我来帮你引入元气能量?”

    “是的。您是强大的培元境修士,这对您不是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您对苏方的功法熟悉,知道该怎么做才会不影响她原有的根基。”方墨点点头。“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我需要您听从我的引导。”

    “没问题。”玛格丽特?菲尔一口答应,没有半点儿迟疑。

    刚才方墨的所作所为,给苏方带来的明显变化,已经让她对方墨有了更多的信任。

    “那好,等下您听我的提示。”

    见玛格丽特?菲尔答应得很痛快,方墨松了口气。

    他定了定神,在脑海里盘算起来。

    该用哪个阵法比较好呢?

    苏方现在气海内的情况,其实和骨折有点儿像。

    在现在医学和修真时代的高效肉身修复技术下,骨折当然不算什么,只是个一晚上就能完全恢复的小问题——比如卓小姐被方墨打得小腿骨折成十几节,第二天就完好如初。

    但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古代地球时代,骨折却很麻烦,需要用支架,甚至是打石膏固定住骨头,然后等待其慢慢修复才能算治好,而且这还不一定能够完全恢复原样。

    现在苏方气海的问题,其实就这个这个差不多。

    她的气海因为被过于强大的元气能量冲击得七零八落、接近全毁,却又不能依靠外力强行修复,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来。

    但因为气海损毁过于严重,想要自行恢复,首先你得需要一个支持它保持基本稳定的框架——就好像给骨折患者打个石膏固定住,这才能够谈得上恢复。

    方墨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苏方气海内布置下这样一个维持气海稳定的框架。

    这需要一个合适的阵法支持。

    方墨仔细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却发现没有合适苏方现在这种情况的阵法。

    这些阵法基本都是针对飞剑所设计,当然不能完全照搬过来。

    之前方墨能够把那些阵法移植到自己身上使用,也是因为他可以随时根据自身的情况作出微调。

    但如果这样贸然用在苏方的体内,用在她的气海之中,如果出现什么不适应,甚至是排斥的情况,那不仅不利于她的气海恢复,还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方墨想来想去,发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创阵法。

    这个念头刚刚在方墨脑海里升起,便让他心里吓了一跳。

    自创阵法?

    老天,他才刚刚接触炼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于炼器的核心阵法研究也就是最近这半个月才开始。

    就算有斯沃德留下的炼器篇支持,现在就想到自创阵法,是不是有点儿膨胀过头了?

    不过念头一转,仔细想想,方墨却又觉得,这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嘛。

    完全自创阵法,他现在或许做不到,但是在某些阵法的基础上做出有针对性的修改、融合,他还是做得到的。

    苏方现在气海内的情况虽然比较麻烦,但如果只是需要一个用作支撑框架的阵法,其实并不是那么复杂。

    唯一需要的,也就是对苏方气海内情况的足够了解罢了。

    方墨认真思索了好一会儿后,决定还是尝试一下再说。

    斯沃德说过,想要达成任何目标,都是需要足够量的实验。

    他不敢保证一次成功,但却可以确保苏方不会因为自己的尝试——或者说实验受到更严重的损伤,这就够了。

    方墨手掌一翻,将另外一只手直接按在苏方小腹气海位置,同时注入内息。

    事实上,刚才在苏方气海内布置两个法阵的时候,他已经对苏方气海内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

    现在他做的,只是获得更多的细节。

    这个动作花费的时间更长一些,方墨足足用了接近半个小时才一一探查清楚,然后又反复探查了足足十遍,这才完整地确认下苏方气海内所有的情况。

    接下来,就是设计合适法阵的时候了。

    “菲尔女士,请您向苏方体内引入一些元气能量,要尽量少一些,千万不要过量了。”

    虽然有些疑问,但玛格丽特?菲尔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就按照方墨所说的,发动内息,引入了非常微弱的一丝元气能量进入方墨体内。

    培元境修士的强大,在这个动作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元气能量可绝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成为判定一名合格修士的基本标准。

    这个难搞的玩意很难控制,一般的低端修士能够做到成功引动就合格了,而玛格丽特?菲尔却能够将它们非常精确地控制到极细微弱的程度,并完全听话地引入到了苏方体内。

    她的强大也帮助了方墨,让他能够更加方便地做出指引。

    在方墨的指引下,这一丝元气能量进入苏方的气海,盘旋一周。

    受到外来元气能量的刺激,苏方的气海果然又一次涌动不安起来。

    但是这都在方墨的控制之下,他故意要求玛格丽特?菲尔引入这么一丝元气能量,就是为了观察苏方气海的反应。

    现在的苏方气海因为受损严重,已经无法自己顺利生成内息,并完全无法控制,那么需要外界的刺激也是必然的。

    就像是一台光脑的核心处理器受到损伤,想要好好修复并重新启用,首先你得需要一定的能量支持。

    在方墨的授意下,玛格丽特?菲尔向苏方气海内注入的元气能量逐渐增加,方墨也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尝试慢慢更加确定了苏方气海内的情况。

    很快,他便确定下一个基本的法阵框架。

    “菲尔女士,接下来请保持现在的强度,当需要变化的时候,我会另外通知您。”

    “好。”

    方墨轻轻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将刚才经过思索确定下来的法阵又检查了一遍,微一动念,内息再度进入苏方气海,流转一周,新的法阵瞬间生成。

    法阵刚刚生成,苏方的气海立即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气海内残存的内息顺着法阵指引的方向流转起来。

    但这显然不够。

    “菲尔女士,就是现在,提升元气能量!”

    玛格丽特?菲尔早就感应到苏方体内的变化,听到方墨的话,她毫不迟疑,立即加大元气能量的注入。

    方墨在苏方气海内绘制生成的法阵像是得到了能量补充,瞬间活跃起来,那些还有些散乱的内息完全被吸引过来,残破的气海很快便像是得到了什么支撑一样,自然生成的内息也开始按照法阵生成的框架有序地流动起来。

    感知到这个变化,玛格丽特?菲尔心中涌出爆炸般的喜悦。

    天啊!

    苏方的气海居然……居然活了!

    而气海恢复,也就意味着苏方保住了继续修行的希望!

    玛格丽特?菲尔完全无法忍住心中的喜悦,她看了看此时面目表情早已经恢复平静、只像是睡着了的苏方,再转头看向身旁依然一脸认真的方墨,心中生出疑惑。

    这个女儿在学校里无意中认识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为什么会掌握这些如此神奇的能力?

    很快,苏方气海内的内息自然生成越来越多,被法阵收束越来越多。

    虽然气海依然残破,内息依然微弱,但相比之前混乱不堪的情况来看,她现在的气海已经逐渐变得完整,开始了正常运转。

    “菲尔女士,接下来……”

    方墨刚刚开口,正要向玛格丽特?菲尔脚下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

    愕然转头,便发现病房大门忽然打开,病房内的照明陡然亮起,一群人蜂拥而至。

    领头一名身穿白大褂、一副医师形象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正在治疗舱旁边蹲着的两人,满脸怒气。

    “菲尔小姐,你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