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讶然转头。

    看到身后那名医师,他忍不住再转头看看身边的玛格丽特?菲尔,差点儿忍不住就是一个白眼翻过去。

    菲尔将他直接带过来,让他帮忙治疗苏方,他压根就没想那么多,满脑子想的,就是该怎么帮苏方恢复过来。

    现在看到这名医师带着一大群人冲进来,看到医师满脸怒气的模样,方墨瞬间明白过来了。

    菲尔根本就没有得到过医院的认可,她恐怕压根就没有通知院方,根本是偷偷摸摸把方墨带过来的!

    转念一想这样才对,苏方现在可是被安置在这家医院里,医院方面当然要自己负责,怎么可能让方墨这么个不相干的家伙贸然跑来动手治疗,除非是院方也疯了。

    想明白这点,方墨看着菲尔,很是无语。

    这当娘的未免太大大咧咧了,她这样做,不觉得是对苏方不负责任么?

    玛格丽特?菲尔倒是脸上表情不变,她转身看着冲进来的一群人,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罗蒙医生,如果你们医院有办法救治我的女儿,你觉得,我会想到去外面自己找人吗?”

    领头那名被她乘坐罗蒙医生的白大褂更加愤怒。

    “关于苏方小姐的治疗方案,我们正在进行研究,并不是完全没有救治的可能。你现在带着人随便对苏方小姐动手,只会对她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让她的伤势更难恢复!”

    说到这里,罗蒙医生目光移到方墨脸上,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

    “更何况,你如果带来的一名对根基受损方面有研究的老医师,或者是在这方面有一定经验的强大修士也就罢了,但你看看你带来的是什么人?一个恐怕连20岁都没有的小孩子!他怎么可能懂得这些事情?他怎么可能帮助救治苏方小姐?菲尔小姐,你这是在瞎胡闹!是对苏方小姐的性命不负责任!”

    方墨只能冲他也翻了个白眼。

    这名罗蒙医生的话虽然有点儿道理,毕竟根基受损的伤势,对于修士来说几乎是无法可治,也难怪罗蒙医生会认为菲尔把方墨带来就是瞎胡闹。

    但这个家伙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这么喷了一通,一点儿医务工作者的实践出真知的精神都没有,方墨可实在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菲尔冷冷地扫了罗蒙医生一眼,忽然问道:“罗蒙医生,你之所以会突然带着一大群人跑过来,是因为发现了苏方的身体数据出现了明显变化对不对?”

    罗蒙医生冷哼一声:“当然,每个病房的治疗舱都和医生办公室的主控光脑联系在一起,治疗舱里的病人只要出现任何身体数据变化,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刚才我们监控到苏方小姐的身体数据出现了明显不合理的强烈变化,然后观看了监控,才发现你居然私下带了一个陌生人进来,对苏方小姐动起了手脚。菲尔女士,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

    菲尔摇了摇头,脸上冷笑变得更加明显。

    “罗蒙医生,我有三个问题,请你回答我。第一个问题,既然你刚才号称你们对每个病房的情况都有监控,对苏方的情况也实时掌握,那么为什么现在才赶过来?”

    罗蒙医生神情微微一窒。

    “这……现在医院病人比较多,我们……”

    “总之就是你们对病人的监控并不及时,我知道了。”菲尔摆了摆手。“第二个问题,你真的确定,你觉得苏方还有救治的可能吗?别忘了,之前你可是亲口对我说,建议我放弃保留她修行根基的希望,改为保守治疗。”

    “这……”罗蒙医生脸色有些难看。“这也是为了保住苏方小姐的性命着想,你总不想为了抱住她的修行根基,让她连命都丢了吧?”

    说到这里,罗蒙医生深深叹了口气。

    “菲尔小姐,我理解你想让自己女儿完全恢复的心情,毕竟我也听说过,苏方小姐的修行天赋非常不错。但是也请你认清楚现实,苏方小姐的修行根基已经损毁异常严重,她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保住性命,放弃修行。这样她以后依然还能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

    罗蒙医生的表情变得无比陈恳认真,显然他是真的就是这么认为的。

    菲尔却脸色更冷。

    “我最后一个问题。罗蒙医生,你在带着这么多人过来之前,既然是发现了我女儿身体的数据强烈变化,那么你就没发现?她的身体正在好转吗?”

    “嗯?”

    罗蒙医生很显然楞了一下。

    他是接到了手下医师的报告,知道苏方的身体监控数据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异常变化,然后又通过监控看到了菲尔和方墨两人擅自打开了苏方的治疗舱,所以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实际上,他的确没有认真看过苏方的身体数据实时监控报告。

    看了一眼菲尔脸上的冷笑表情,他目光跳过菲尔,落在后面治疗舱中的苏方身上。

    苏方依然紧闭双眼,并没有醒来,但是即便隔了这么远,却分明清楚地可以看到,她的脸色已经有了好转,胸口起伏和呼吸都平稳了很多,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预料中的“因为被人乱动手脚而陷入危险”的模样。

    罗蒙医生忍不住瞅了方墨一眼。

    苏方的情况是在这个小子来了后才好转的,难道他当真有让苏方好转的能力?

    不,不可能。

    苏方的具体情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知道,苏方现在的修行根基严重受损,唯一好转的可能,就是通过特殊手段,将她的气海在不损伤她身体的条件下完全毁掉,让她彻底变成一个普通人,这样才有可能让她活下来。

    这是他亲自率领着一个治疗小组,精心研究了好多天才最终定下来的唯一方案。

    现在他们的工作,仅仅只是说服菲尔接受这个方案罢了。

    他从来不觉得,苏方有任何好转的可能,因为同样的案例他已经接过很多次,目前在地球联邦没有任何成功修复的案例出现。

    罗蒙医生想了一下,打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

    他的个人终端连接着医生办公室的主控光脑,身为主任系医师,他有随时通过个人终端随时查询的权力。

    在个人终端上操作了一下,调出苏方的身体数据监测,罗蒙医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咦。

    苏方现在的各项身体数据,都明显要比上一次他看到的时候好了很多。

    其中最重要的内息相关的各项数据更是清楚表明,她现在体内的内息已经基本恢复平稳,再不像之前那样乱作一团。

    这一切数据都表明,苏方竟然是真的处于好转状态!

    罗蒙医生盯着个人终端里的数据看了一会儿,皱眉想了想,大踏步走到治疗舱旁边,见方墨还用手抓着苏方的一只手玩,便向他瞪了一眼。

    “放开她,我要检查一下她的情况。”

    方墨摇摇头。

    “不行,暂时还不能放。”

    现在他还在利用内息帮助苏方的气海重建框架,如果松手,苏方气海内由方墨内息搭建而成的阵法框架无法保持,苏方的气海依然会乱作一团,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放手的。

    罗蒙医生双眉一竖。

    “怎么?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快放开!”

    方墨当然没有和他吵架的兴趣,他还要留着大半精神维持苏方气海内的法阵,于是他只是抬头看了菲尔一眼。

    “罗蒙医生,你最好现在不要打扰方墨,他正在全力治疗苏方。”

    罗蒙医生顿时大怒,瞪视菲尔。

    “菲尔女士,我警告你,我现在是在为苏方小姐的性命负责!如果因为你的胡闹,影响了苏方小姐的治疗,甚至危及了她的生命,所有后果请你自负!”

    菲尔冷哼一声:“那么如果是因为你的行为,影响了我女儿的治疗,这个后果由你来负吗?”

    “我怎么可能……”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方墨连忙摆了摆手。

    “好了好了,罗蒙医生,你想查看苏方的情况也可以,但是最好能配合我一下,不要影响到我好吗?”

    罗蒙医生心中生怒,但想到刚才看到的苏方的身体数据异常,想了想后,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

    “那好,你听我的,只需要探入一点点内息就行了,这样……对,这样……”

    在方墨的指导下,罗蒙医生将内息一点点探入到苏方体内,迅速在她体内经脉流转一周,已经基本掌握了她体内的情况,尤其是气海内的情况,他也大体感知了一下。

    这方面的检查是仪器很难做到的事情,只有依靠拥有一定修行基础的医师自己亲自检查才行。

    罗蒙医生身为主任医师,自身也是天命境的修士,这一点当然不成问题。

    但是在检查完苏方体内的情况后,他有些懵了。

    他愕然看着方墨,一脸不可思议。

    好一会儿后,他才茫然开口:“这……这不可能,这是怎么……不,你……你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