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罗蒙医生。

    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说自己是根据斯沃德留下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把苏方当成是一柄飞剑来进行炼化吧?

    真要是这样说的话,先不说罗蒙医生会是什么反应,恐怕刚才还很支持他的菲尔会第一个上来一巴掌拍死他。

    “呃……我是用一种特殊的功法,暂时稳定住了苏方破损的气海,帮助她的气海能够慢慢恢复,最终恢复正常。嘿,其实说白了,就是苏方的气海破破烂烂的,自己支撑不住,我给她搭了个架子,让她的气海可以靠在这个架子上先别倒下。”

    听到方墨的解释,罗蒙医生依然一脸懵逼。

    就这么简单?

    开什么玩笑!

    苏方的情况可比方墨说得严重多了!

    她何止是气海受损,根本是接近全毁了好么!

    还不仅仅是这样,除了气海之外,苏方体内经脉也严重受损,这不仅严重影响到她的修行根基,让他率领的治疗小组得出了她以后不可能继续修行的结论,甚至连她自身的安危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呢。

    结果现在,方墨这么个看起来也就不到20岁的小子,口口声声地说,他在苏方的气海内搭了个什么架子,就稳定住了苏方气海的恶劣情况,还能让她自己慢慢恢复?

    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气海受损是最损伤修行根基的伤势,要是能有这么容易搞定,那整个银河系每年就不会有数十万的修士因为根基受损而实力大幅下滑,甚至直接退出修士的行列了!

    虽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试试摆在眼前,苏方体内的情况的确得到了明显好转,气海更是出乎意料地稳定,而且开始出现恢复的迹象,由不得罗蒙医生不信。

    他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那个……能请问一下,你所用的是什么功法吗?”

    “不行。”方墨一脸严肃,一口拒绝。“这是我的家传功法,未经父母同意,不能轻易透露。”

    罗蒙医生眉头大皱:“那请问你的父母是谁?能替我转告他们一声,我对这门功法很感兴趣,想当面向他们请教吗?”

    方墨看着罗蒙医生,脸上挂上略显古怪的表情。

    “这恐怕不行。我的父母在我还小的时候就都去世了。罗蒙医生你想当面向他们请教的话,这个恐怕……”

    罗蒙医生神情一顿,双眼掠过一丝怒火。

    妈的,被这个小子耍了。

    很显然,这个小子是绝不会透露他掌握的这门功法。

    更有可能,他说的什么“家传功法”都是随口胡扯。

    但现在方墨摆出这个借口来,他也不好继续逼问下去。

    毕竟打探一名修士的功法,本来就是一大禁忌,银河系修士联合会对此有明文规定,每一名修士所掌握的功法都是个人隐私,擅自探查,无论采用的是任何方法,都将会遭受联合会的强烈谴责和相应制裁。

    罗蒙医生想了想,还想再多问两句,一旁的菲尔却已经不耐烦了。

    “喂,罗蒙医生,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苏方体内的情况,那就不要在这里继续耽搁我和方墨给她治疗。”

    说到这里,菲尔转头看了一眼四周,脸上露出厌恶神色。

    “话说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方墨,不如我们把苏方带回家去,那里也不用被这么多人打扰。”

    “这恐怕不行。”方墨摇头,否定了菲尔的提议。“我只能帮助苏方稳定气海和经脉内的情况,接下来她还要继续慢慢恢复才行。这方面我可帮不上什么忙,还需要待在医院里随时观察,他们具备更多的手段帮助苏方更好恢复。我说的对吧,罗蒙医生?”

    罗蒙医生这时候还在发愁,该怎么向方墨问出他功法究竟,闻言一愣,随即点头。

    “是的。菲尔女士。虽然苏方小姐在这位方……方墨先生的帮助下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已经彻底好转,最好还是留在医院继续观察。而且我们京南市修士特种医院对于治疗修士经脉损伤恢复十分擅长,我想,让苏方小姐留在这里,对她来说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菲尔皱眉看了罗蒙医生一眼,目光中透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视和不信任,不过在看到方墨向她使了个眼色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就听方墨的。”

    见菲尔确定下来,方墨重新用内息查探了一下苏方体内的情况,发现她的气海在获得阵法框架支撑后,自然生成的内息明显有所增多,却丝毫不减混乱,便放下心来。

    “那就这样吧。”方墨站起身。“菲尔女士,我能为苏方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的恢复,除了主要看她自己之外,还要看您对她的照顾,以及医院方面的后续治疗,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你要走了?”听出方墨话里的意思,菲尔愕然道。

    “嗯,我也才从医院出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办。”方墨转头看了一眼治疗舱里的苏方。“之后我会经常过来看看她的情况。您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苏方的情况有了什么变化,希望您能够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没问题。”菲尔的性格爽快,知道方墨说得有道理,便不再多说。

    想到刚才方墨说的“也刚从医院出来”,她脸上露出歉意。

    “不好意思,方墨,你才刚刚出院,就把你硬拖过来。现在苏方还在昏迷中,我没什么心情、也没时间做别的事情,等到苏方苏醒、好转出院之后,我一定会带着她当面向你道谢。”

    “呵呵,您客气了。”方墨摆摆手。“您之前也说了,苏方是我的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么帮她是应该的。行了,我先走了,如果有事,直接和我联系就行了。”

    方墨冲菲尔摆摆手,也没理会其他人,径直离开了病房。

    他是真的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之前在中心医院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因为时间太急,其实留下了很多手续没办理完,他是强行出院的。

    而且刚才在来见菲尔的路上,他还接到了京南市警方的电话,说是关于昏迷前发生的那起事件,还有很多情况要向他进行了解,需要他去警察局一趟,配合调查。

    另外程度也向他发来了通讯,问过了他的恢复情况后,表示因为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学校的内部比武大会已经结束。

    虽然方墨因为错过了后面的比试,内部评定等级停留在了6级,但他在内部比武大会上的出色表现,引起了学校的注意,将他第一次列为了需要额外关注的“有潜力学生”之一。

    这就意味着,他除了获得6级内部评定等级相应的奖励外,还会获得一些额外的机会。

    虽然具体是什么机会,程度没说,但想来终归是好事,程度让他最好明天返回学校详细谈谈。

    除此之外,妥思妥耶尔工作室方面也需要马上去联系一下。

    方墨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因为他没有任何亲属可以联系,妥思妥耶尔工作室方面根本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导致单方面失联了。

    而方墨之前参与设计的那两个飞剑核心法阵,现在经过几次设计更改后,已经到了很关键的决定阶段,刘德昭这些天连续向方墨发来了十几次通讯和更多的留言,显然已经是急坏了。

    方墨想了想,并没有现在就联系刘德昭。

    刚才为了稳定苏方体内的情况,他几乎是殚精竭虑,绞尽脑汁,不敢有任何一丝疏忽。

    现在放松下来,他只感觉全身疲惫,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什么都不想去干,只想回家好好地休息一下。

    不过一边走着,他的脑袋里一边还是忍不住地思索着一些问题。

    和卡拉玛格的生死一战中,他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旁边划水观战,但最后那一段真正击杀卡拉玛格,方墨却是直接参与,并且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

    那次战斗虽然短暂,但无比激烈,甚至可以说是惨烈。

    能够最终击杀卡拉玛格,除了他的决心足够大,以及一些运气之外,更多的,当然是他真正地做到了把自己当成一柄飞剑,发挥出了一次性人体飞剑的爆炸性可怕威力,这才达成了以弱胜强的战果。

    当然了,如果没有苏方愿意信任他,愿意全身心的吸纳元气能量,并注入方墨体内,单凭方墨不过区区周天境的修为,就算当成一次性人体飞剑自爆个几百次,也绝无可能对卡拉玛格这名天命境修士造成什么损伤。

    方墨现在想的问题,就是当时苏方将全部元气能量关注方墨体内,让他发挥出让卡拉玛格无法承受攻击时的情况。

    之前他虽然在体内布置下3星级法阵的时候,倒也体会过感应到元气能量入体的情况,但这和那天晚上,全身被苏方灌注大量元气能量是两码事。

    方墨现在努力回忆的,就是当时元气能量充斥全身的情况。

    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后,方墨心念一转,在体内布下“雷格尔-R67”法阵。

    只不过这一次这个“雷格尔-R67”法阵和那天晚上略有不同,经过他的刻意改动后,额外增添了一点类似聚灵法阵的功能。

    法阵刚刚布下,他立即感应到周围环境中一丝丝元气能量游离不定,然后被渐渐吸引过来。

    虽然很少,却是实实在在地被吸引了过来。

    这些并不多的元气能量,进入方墨体内后,按照法阵的引导,在方墨体内流转一周,汇聚在一起。

    正常情况下,这就是方墨用来释放一次性人体飞剑所需要的元气能量。

    只不过那天晚上有苏方作为后盾支持,他所能够操控、释放的元气能量远比现在的量大罢了。

    这样继续维持着法阵,吸纳元气能量,被法阵积蓄起来的元气能量逐渐增多。

    方墨本来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能够在不被别人帮助下,所能够吸纳的元气能量上限到底多高,这样有助于他以后发动更强的攻击手段。

    但是这样吸纳了一会儿后,方墨忽然发现一个让他非常意外的事实。

    这些元气能量在他体内随着“雷格尔-R67”法阵转了一圈后,总会有一些元气能量十分自然地深入到了他的经脉每一处,好像找到了新家一般,居然安营扎寨,“住”了下来。

    察觉到这个异常,方墨呆了呆。

    元气入体、溶于肉身,这……不是入微境才会出现的情况吗?

    难道说……一场生死之战过后,他竟然……又破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