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想着看S赛,忘了更新,抱歉抱歉。)

    ————————————

    “首先要恭喜你在这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成功定级为6级,关于奖励,相信你已经很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我不太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能在这段时间表现这么出色,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心里很为你感到高兴,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厉。”

    “至于上次我跟你说的,学校方面把你列为‘有潜力的学生’,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可以多给你一些表现的机会,这样就让你有希望获得开天剑门的关注,有机会被他们额外选中。”

    “比如说这次……嗯?我说方墨,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你小子居然在这里开小差?”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高三3班班主任程度口若悬河地说了半天,却发现站在面前的方墨一副双眼迷离、心不在焉、魂游天外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啊?啊,哦,程老师您说,您说,我听着呢。”

    方墨赶紧收回了已经飘远的思绪,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坐在对面的程度身上,献上一脸陪笑。

    刚才他的确是开小差了。

    不过这也不怪他,他满脑袋想的,都是关于破境入微的事情。

    昨天在回家的路上,无意中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吸收元气能量融入肉身,这个现象把他吓了一跳。

    肉身吸纳、融合元气,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有突破进入入微境才能达成的情况,这一点无论是在地球联邦修士管理协会办法的《地球联邦修行初级指导教材》,还是银河系修士联合会公布的《银河系修士指南》中,都有着明确的描述。

    方墨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认,他能够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他的确已经再次破境,成功进入了入微境。

    而成功突破进入入微境,也就意味着他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修士!

    可知道归知道,方墨到现在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怎么就破境了?

    明明自己一个多月前还只是停留在育气境难以突破,之后还是因为斯沃德的帮助,以及通过剑人篇里的初步修炼功法,才在和卓小姐的战斗中勉强突破周天境而已。

    而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竟然就从周天境又突破到了入微境,一举突破了对于想要成为修士的低级修行者们来说,最艰难、最不容易理解、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天堑的一关?

    这也太扯了吧!

    然而这就是事实。

    昨天回家后,方墨换了好几种方式,还去泛银河网络上多番求证,最终还是确定,他现在的的确确、真真正正是突破到了入微境。

    他体内出现的各种变化、各种迹象,都证明了这个事实。

    他现在,就是一名合格的入微境修士!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他现在虽然因为刚刚破境,吸收元气能量融入肉身的速度并不快,强度也不高,但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入微境,毫无疑问,无人可以质疑。

    方墨被这个事实震撼得不行,就算睡了一觉起来,依然沉浸在自己短时间内连续破境的意外和惊喜之中,以至于来到学校后都是浑浑噩噩。

    上午上课完,被程度拽到这里来后,他还是满脑袋这方面的事情,连程度在说什么都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你听着?你听个鬼!”程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想了想,干脆打开个人终端,找出一份文件资料,直接转到方墨面前。“自己看。”

    方墨哦了一声,凑到虚拟屏幕面前,先扫了一眼文件抬头,便不由咦了一声。

    这份文件,赫然是联邦修士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修士学院联合协会发出的。

    至于文件的内容,这是修士学院联合协会预计将在下个月举办一场选拔大赛,从联邦境内的各所高中和修士职业学校之中,选拔出一批拥有足够天赋和才能的年轻见习修士。

    被选拔出来的年轻修士们,将会得到修士学院联合管理协会的特别推荐,进入各大修士学院继续深造。

    这个特别推荐名额,是无需经过各大学院入院考核的,相当于一个保送名额,无疑十分珍贵。

    而现在程度把这份文件给方墨看的意思……

    方墨抬头看向程度,指指自己。

    “程老师,您的意思……难道是打算推荐我去?”

    “不是我推荐你去。”程度摇摇头。“而是你凭借之前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本来就受到了上面那些人的关注。我只是随便提了提,他们觉得可以,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方墨当然知道,程度所谓的“随便提了提”,当然不可能真的只是“随便”,他一定是在商讨这些名额的会上专门提出了方墨的名字,这才会让方墨获得这个机会。

    想到程度这几年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特别关注,方墨禁不住心中感动。

    “程老师,您对我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

    “停!打住!”程度抬手打断了方墨。“说了半天,我还没问过你的意见呢。你愿不愿意去我都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去我也不知道。你今天最好给我个准确的回答,学校那边还等着确认名单呢。”

    “我当然……”

    方墨刚想顺理成章地表示“我当然有时间”,脑海里却突然闪过一件事来。

    现在苏方还躺在医院里没醒呢,他总不能就这么跑去参加什么选拔大赛不管了。

    最关键的是,他在苏方气海内布置下的那个阵法,协助稳固她的气海,也不过只是一次尝试,他不敢确定一定不会出问题。

    万一这些天出了什么差错,苏方的恢复出现问题,他却不在,那岂不是要后大悔?

    想到这里,方墨向程度露出抱歉的笑容。

    “那个……程老师,我这些天可能……有点儿事,没办法离开京南市,这个选拔大赛,怕是去不了。”

    “嗯?”这有点儿出乎程度的意料,他皱起眉头。“什么事情这么重要?你要知道,如果你能够在这个选拔大赛上表现出色,就能直接被联邦那些顶尖的修真学院看中,免试保送入学。这可比你之后参加高考要好得多了,而且保送进去的学生肯定会被学院额外看重,对你以后的成长更有好处。”

    “我明白,我明白。”方墨点头苦笑。“可是这里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实在是走不开。程老师,我知道您对我照顾,我心里对您非常感谢。但如果这里的事情出了什么差错,我恐怕会后悔一辈子,所以……”

    程度眯起眼睛,盯着方墨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是因为苏方?”

    “嗯?”方墨一愣。

    程老师怎么知道的?

    程度冷哼一声,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方墨。

    “你肯定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对不对?你和苏方闹出那么大事情,市警局方面早就通知了学校。我是你的班主任,当然也会知道。当然了,我不知道你和苏方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你这么关心她,我不得不劝你一句。”

    “劝我?”方墨摸摸头,有些纳闷。

    为什么他关心苏方,程度就要劝他?

    “苏方……”程度沉吟片刻,犹豫了一下,这才叹了口气,续道:“这话其实我不该说,但是苏方和你说实话……呃……并不合适,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关心她比较好。”

    方墨瞪大眼睛看着程度,觉得有些好笑。

    “那个……程老师,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苏方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诶,我和她的关系可没到您想的那个地步。只是这次是我害她受了伤,所以我必须要关心她,这是身为男人的责任,不是吗?”

    程度白了他一眼:“你个18岁的高中生,跟我谈什么男人的责任?还早得很!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你这孩子从小生活环境不同,比别的孩子成熟一些,我也不那么担心你,只是提醒你一下。行了,滚蛋吧。”

    “那……那个比赛?”

    “我会先和学校方面说确定不下来,先帮你拖一拖。但是我估计最多也就拖半个月,你这段时间最好能确定下来。”

    “诶!谢谢程老师,您对我真好!”

    方墨向程度鞠了一躬,美滋滋地转身离开教师办公室。

    正想着下午要不要干脆不去实战课,去图书馆瞅瞅时,一旁一个人影忽然窜了出来,一把拽住方墨。

    “嘿,方墨,你小子终于来上课了。我的飞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