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转头一看,发现来人赫然是冯笑格。

    他歪头想了一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我这些天一直在医……咳,忙着别的事情,一时间给忘记了。要不我现在帮你催催?”

    上次和冯笑格一起去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帮他撑腰后,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答应重新免费帮助冯笑格设计一柄飞剑作为赔偿。

    不过后来在刘德昭和方墨谈过,确定方墨开始兼职协助他们工作后,便把设计冯笑格的飞剑工作全权交给了方墨负责。

    刘德昭的说法,是借此机会锻炼方墨的独立设计飞剑能力,但方墨很清楚,这个家伙纯粹是看在自己和冯笑格的关系,干脆把整件事推给了他而已。

    之前方墨可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去真的管这件事,只是针对冯笑格之前那柄“厚土”飞剑里的缺陷,将核心法阵做了些更改,剩下的事情就丢给了工作室的设计师们去完成。

    却没想到,现在冯笑格还是没有拿到这柄飞剑。

    “嗯,帮我催催。”冯笑格倒是不疑有他,撺掇着方墨。

    方墨拗不过他,只能当着他的面联系了工作室方面。

    接通通讯的是工作室的对外负责人,也就是上次他们两人一起去时见到的那位姓王的经理。

    听到方墨转达冯笑格的要求,王经理倒是没二话,一口答应,表示会优先安排相关工作,尽快完成这柄新?厚土飞剑。

    但方墨和她接触过几次,知道这个家伙一向是话说得好听,实际上做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说什么“工作室会优先完成新?厚土飞剑”,方墨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但这话又不能当着冯笑格的面说,他只能和王经理墨迹了几句,逼迫他做出一个确切的时间保证,这才结束了这次通讯。

    “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期待的好。”挂断通讯后,方墨向冯笑格耸耸肩道。“他们工作室的活不少,你这个赚不到钱,他们肯定没那么积极。”

    “敢!”冯笑格眼睛一瞪。“要是这次敢再延期,看不告诉他们!诶,话说我真要去告他们的话,方墨你还是会来帮我忙的吧?”

    方墨眨眨眼睛,心想我现在在做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兼职,拿人家的钱,还怎么帮你去和对方打官司?

    但这事也没必要告诉冯笑格,于是他只是含糊应付了两句。

    冯笑格在那里喷了一阵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后,忽然眼珠一转,神情又兴奋起来。

    “诶,先不去理这破事。方墨,我这次找你是想请你帮忙的。”

    “有找我帮忙?帮什么忙?”方墨纳闷地看着他。

    这货找自己帮忙,为什么他这么兴奋?

    “那个……你对飞剑设计很了解对吧?”

    “唔……也谈不上多了解,只是对飞剑的核心法阵方面有点儿研究。”方墨既没谦虚,也没吹牛,老老实实回答。“你之前那柄厚土飞剑,问题就出在核心法阵设计上,所以我才敢带着你去找工作室的麻烦。”

    “那就行了!”冯笑格一拍手。“反正飞剑里面有问题你看得出来对吧?”

    “也不是所有问题我都行,我只是……”

    “5000。”冯笑格忽然深处一个巴掌。

    “5000?”方墨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什么5000?”

    “你只要帮我这个忙,成了我给你5000联邦币作为酬谢,怎么样?”

    方墨冷笑。

    “5000?我说冯笑格,如果只是小问题,看在我们俩同学的份上,就当帮你个忙没问题。但如果是大问题,区区5000块钱,你觉得能请来一名可以解决飞剑核心法阵问题的设计师么?”

    冯笑格脸色微红,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我知道,这点儿钱肯定不够。但是……这事很重要,我是真请不起那些什么正牌的设计师。那帮家伙一个个要价简直想上天,妈的最便宜的也一开口就找我要5万,我……”

    “所以你打算只花5000块搞定我?”方墨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他不是不愿意帮冯笑格的忙,毕竟两人也算是有交情,冯笑格这人也算不错。

    但如果是涉及到飞剑核心法阵方面的问题,如果被冯笑格仅仅只用5000块就打发了,那未免太过自贱。

    而且要是被其他的飞剑核心法阵设计师知道,也会给方墨带来麻烦。

    他和冯笑格的关系就算不错,却也没有好到可以无视这么大的价格缺口、以及给他背锅的地步。

    “这个……”

    冯笑格显然也很清楚,自己开出来的这个价格很过分,他脸上有些羞愧,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用力一咬牙,又向方墨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这是什么意思?”方墨问。

    “之前我答应的5000块算是订金,如果你能帮我搞定,那么接下来我会给再给你两万,这个价格你觉得怎么样?我只能出到这么多了,再多的话,我只能去偷老妈的私房钱。”

    看着冯笑格一副因为大出血而心痛无比的表情,方墨心中有些好笑。

    如果是加起来两万五的话,这个价格倒也算不错。

    当然了,这个要看问题是否严重。

    如果太严重的问题,他根本解决不来,这个钱也别想挣到。

    不过想来冯笑格能够遇到的问题,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他现在经过更多的飞剑设计学习和训练后,能力相比之前提升了不少,信心也更足了一些。

    “这个价格嘛……虽然还是低了些,但谁让我们是朋友呢。”方墨叹了口气,摆出一副依然很勉强的样子来。“好吧,就暂定这个价格。不过我话说在前面,我可没百分百的信心完全解决问题,要是搞不定,订金我可不退的。”

    “没问题。”

    听到方墨答应,冯笑格松了一口气,一口答应,并且直接打开个人终端,当着方墨的面,向方墨的个人账户上转过去了5000联邦币。

    上次妥思妥耶尔工作室赔给他钱的时候,他就分了一半给方墨,这个操作熟悉得很。

    听到个人终端传来到账的提示,方墨放下心来,看向冯笑格。

    “行了,给我吧。”

    “给你?给什么?”冯笑格愣了愣。

    “废话!当然是给我飞剑了!你说了半天,难道还能有别的东西?”

    “哦对。”冯笑格一拍脑袋,却扯了一下方墨的胳膊,拉着他向学校外面走。“飞剑不在这里,我带你去看。”

    “喂,现在就走?下午的课不上了?”方墨讶然。

    “下午的课有什么好上的?”冯笑格撇了撇嘴,使劲拽了方墨一把。“走了走了,订金你都收了,就别墨迹了。”

    方墨翻了个白眼,很无奈。

    麻蛋,给钱的就是大爷,没办法。

    跟着冯笑格冲出学校大门,冯笑格直接利用个人终端招来一艘公共租用小型悬浮梭车,径直向着京南市南郊外飞了出去。

    花了20分钟,两人来到了江南市郊外某处葱翠青山之中。

    这里是京南市著名的富人区,一眼望过去,各类造型华丽的庄园星罗棋布,到处停放着都是顶级的私人悬浮梭车,豪气逼人。

    冯笑格带着方墨冲到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庄园外,跳下悬浮梭车,径直冲了进去。

    见他闯得这么轻松熟练的模样,方墨还以为这里是他家,却没料到跟在他后面还没走多久,两人却被一个人给拦了下来。

    “喂,冯笑格,你这把这里当你家啊?说闯就闯的?”

    听到声音,冯笑格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笑嘻嘻地道:“妍姐,瞧你这话说的,我从小就常来这里玩,这里不就是我家嘛。”

    “哼,你还真赖上了。话说你自己来也就算了,这带来的是……咦?怎么是你?”

    方墨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个世界还很小。

    这个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拦下两人的年轻女子,赫然竟是那个“卓小姐”!

    这时候卓小姐也是愕然看着方墨,显然没有料到,方墨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啊……我是冯笑格的同学,这次是被他硬拽过来的。”方墨扬手向卓小姐打了个招呼,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腿上。

    上次两人对练,他因为破境后,体内的剑气意外失控,也为了那10万联邦币的赌注,将卓小姐的双腿都硬生生打成粉碎性骨折。

    现在看到她,方墨意外之外,也有些很不好意思。

    “看什么?”察觉到方墨的视线,卓小姐双眉一扬。“不过就是双腿骨折,小伤而已。喂,我说方墨,为什么拒绝当我的陪练?是嫌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看不上我?”

    方墨赶紧摆摆手:“卓小姐说笑了,我哪儿有资格看不上你,也不是嫌钱少,实在是……没什么时间。”

    “没时间?”卓小姐皱眉看着方墨,显然不信。“你有时间在正德武馆当陪练,没时间给我来当陪练?我用你的时间还不如在武馆里多吧?”

    “不,只是在那之后出了点儿意外,所以没什么时间。”方墨干脆指了指旁边的冯笑格。“不信你问冯笑格,我前段时间甚至连学校都没空来,旷课了整整一个星期。”

    一旁的冯笑格这时候正一脸懵逼。

    他的目光在卓小姐和方墨之间来回转了几圈,张大嘴巴,指指方墨,再指指卓小姐。

    “你们俩怎么会认识的?”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被一个陪练把腿都打断了嘛,喏,就是他了。”卓小姐指指方墨。

    冯笑格使劲咽了一口吐沫,无比震惊地看着方墨。

    “我靠!方墨,你……居然是你打断了妍姐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