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意外……”方墨尴尬地摆了摆手。“卓小姐你现在没事就好,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好好向你道歉。对不起,上次是我的功法出现了意外,我没想过要……要打伤你。”

    卓小姐摇摇头,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我知道。而且战斗中受伤是理所当然的事,被你打断腿是我自己实力不足,不怪你。不过你说功法出现了意外……是什么意外?能说来听听吗?”

    看到卓小姐和冯笑格两人都是一脸好奇的模样,方墨只能也摇头。

    “这个问题就……不太好说了吧?”

    “切,方墨你真小气。”冯笑格撇撇嘴。“我可是很好奇妍姐怎么会被人打断腿的,你小子这都不肯说,以后大家还怎么做朋友?”

    “我说小格你皮痒了是不是?”没等方墨回答,卓小姐先瞪了冯笑格一眼,然后向方墨投来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功法上面的问题,我本来就不该打听的。行了,不说这些,方墨,你今天为什么会和小格他一起来我家?”

    “原来这是你家啊……”

    方墨看看周围,打量了一下这个大房子,虽然早在当初她出手那么阔绰就能看出,她一定是富家子弟,但依然暗暗心惊。

    从刚才冯笑格说她经常来这里玩来看,冯笑格家的富豪程度理应也不会差多少,不然也不会随便就拿20万出来给自己设计一柄飞剑,甚至赔偿了20万就直接分给方墨一半。

    不过这么一想,方墨心中不免有些生气。

    冯笑格这货这么有钱,请自己来帮忙解决飞剑问题,却如此抠门,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多讹诈他一点儿。

    “哦,妍姐,我是带方墨来看那把‘蔷薇精灵’飞剑的。那把剑呢?拿出来给方墨看看,他说不定能修好。”

    “他?”卓小姐一脸诧异。“喂,方墨你不是武馆陪练嘛,还会修飞剑?”

    “咳……只是稍微懂一点儿,冯笑格就把我硬拉过来了。说起来我到现在连具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坏掉的那柄飞剑是卓小姐你的?它叫‘蔷薇精灵’。”方墨问。

    “嗯,这柄‘蔷薇精灵’是父亲在我满6岁时送我的生日礼物,结果前些天被这小子强行借过去弄坏了。”卓小姐指了指冯笑格,口气不善。“幸好我爸他这几天有事不在家,要是他知道,小格你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冯笑格尴尬地摸摸头:“我这不是找人来帮你修好它嘛。只要能把蔷薇精灵修好了,你不说,我不说,卓叔叔他怎么会知道,对不对?”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告诉我爸?”卓小姐冷哼道。

    冯笑格笑嘻嘻地凑过去:“妍姐你从小就疼我,肯定不想看到我被卓叔叔打屁股的,对不对?”

    方墨心中一阵恶寒。

    冯笑格这个家伙,这也狗腿得太过了吧?

    他不想去看冯笑格在那里献媚,赶紧向卓小姐问道:“卓小姐,那柄飞剑现在在哪儿?能拿来我看看吗?”

    “不用了。”卓小姐摇头。“我已经请了一名专门负责飞剑维护修理的大师上门,他正在里面帮我看呢。”

    冯笑格和方墨齐齐愕然。

    “啊?妍姐你找人来修了?”

    “废话。”卓小姐伸出手用力敲了冯笑格脑袋一记。“要等你这个家伙来修,那我爸早就回来了,你的屁股非要开花不可。再说你哪儿有钱请人?冯叔叔他们管你管的那么死。你看,你居然想到把方墨请过来,你觉得他真的能修好蔷薇精灵?”

    “这……”冯笑格面露尴尬。

    之所以会请方墨过来,的确就是因为他没什么钱,只能找个便宜的。

    却没想到妍姐已经提前请了专业人士过来,倒让他的钱白花了。

    “方墨,不好意思,看来今天是让你白来了。”冯笑格回头向方墨歉意道:“当然了,我可不觉得你比别人差,只是妍姐既然已经请了人,那就不用再让你多费心了。哦对了,那个订金你就拿着,让你白跑了一趟,辛苦费还是要给的。”

    方墨耸耸肩,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他也只是过来看看,能不能修好都不确定。

    现在啥都没干,只是跑了一趟,就赚了5000块,这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那好,既然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现在回去的话,还赶得及上下午的课。”

    方墨冲两人摆摆手,转身要走,却被卓小姐叫住。

    “既然来了,那就别着急回去。方墨,正好你来了,我一会儿带你看看我们家的练功房。那里的环境比武馆好多了,你如果肯在那里做我的陪练,保证比在武馆舒服得多。”

    方墨转身,很意外地看着她。

    这个卓小姐……就这么想让自己做她的陪练?

    “那个……卓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说实话,我其实已经不在武馆干了,这段时间换了份工作,倒也不需要再当陪练。而且这段时间我的时间也有些紧张,怕是不能满足你的陪练需求。所以……不好意思。”

    “哦……既然你没时间,那就算了。只是可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肯和我认真交手、甚至敢打断我腿的家伙,我还想着终于能够痛痛快快地和人打架……哦不,交手呢。”

    看着卓小姐脸上当真一脸遗憾的表情,方墨心中暴汗。

    这个卓小姐……该不会是个抖M吧……

    “算了,你不愿意我也不能把你绑在这里。但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留下来一会儿吃个饭再走。你是小格的同学,我看你们俩关系也不错,你也别跟我客气。来吧。”

    卓小姐冲方墨招招手,也不等他回答,转身就向屋内走去。

    方墨心中苦笑。

    虽然这位卓小姐其实并不像之前他认为的那样,是一位十足大小姐脾气的家伙,实际上反倒挺好说话,性格直爽,但她这样不容别人拒绝,可见平时也算是习惯了。

    冯笑格走过来,一把拽住方墨的胳膊,不由分说便把他朝屋里拉。

    “走吧,方墨。妍姐说得对,既然好不容易来一趟,那就别急着走。正好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看看,妍姐请来的大师到底怎么样。万一他修不好的话,说不定还是得你出手才行。对了,说起蔷薇精灵,我跟你说,这柄剑可漂亮了,它……”

    方墨无奈,只能随着两人进了屋。

    屋子很大,陈设也很豪华,富豪气息十足。

    然而方墨进屋后,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屋子里华丽而高雅的各种装饰,而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集中到了一点。

    那是一柄剑。

    但看起来却实在不像是一柄剑。

    与其说它是剑,倒不如说它像是一个无比精致的工艺品。

    从剑柄开始,无数繁复美观的图案和小装饰叠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像是花篮、也像是手套一样的镂空型柄头。

    看起来好像并不实用,但方墨一眼看出,这个剑柄却刚好可以放入一只手进入,并且能够通过精巧的设计,将这只手稳稳地定在剑柄上,不至于随意脱落。

    这样的设计或许会让持剑者在某些时间使用不那么灵活,但考虑到它是送给一名只有6岁女孩儿的生日礼物,那就完全可以理解。

    然后是剑身。

    整个剑身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打造而成,从剑柄连接部分一直到剑尖,此时全都散发出星星点点的玫红色光芒,将整个剑身衬托得自带一丝神秘和艳丽的色彩,也大幅弱化了剑身带来的锋锐感觉。

    方墨看得出来,这个剑身虽然一看就很锋利,但实际上上面应该布置了另外一套保护性质的法阵,巧妙地把剑身的锋利掩盖起来,就好像将凶兽的利爪缩了回去。

    毫无疑问,这也是为了保护小女孩儿的措施。

    但方墨可以肯定,这柄飞剑一定还有相应的设计,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完全释放它的锋利。

    相比起这个额外设计,剑身上的精细雕塑、花纹倒是显得没那么醒目了,它们层层叠加、连绵不断,倒像是在剑身上做了一幅画。

    这样一柄飞剑,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修士们在战斗中所用的飞剑,但如果说是送给一名6岁女孩儿的礼物,却是异常漂亮精致,非常好看。

    只是……送6岁的小女孩儿飞剑?

    方墨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来的卓小姐。

    也不知道是卓小姐从小就兴趣异于旁人,还是她父亲的口味特殊……

    这柄飞剑当然就是蔷薇精灵了。

    它这时候正被一名模样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头发被刻意挑染出几条白色、打扮也很新潮的男子握在手中,正在一脸专注地细细观察着。

    很显然,他就是卓小姐请来的那名负责修理飞剑的大师了。

    听到方墨和冯笑格进来,他却连头也没抬,显示出一副专注而专业的模样来。

    方墨在卓小姐的示意下坐下后,故意选了一个靠近一些的位置,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蔷薇精灵。

    不过飞剑这玩意,如果不是拿在手里,用内息探查的话,光用眼睛也看不出究竟,所以方墨也只能在这里干看着。

    和冯笑格、卓小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后,那名大师忽然放下手中的蔷薇精灵,抬起头,看向卓小姐。

    “怎么样?欧阳大师?能修好吗?”

    被称作欧阳大师的男子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沉吟片刻,答道:“想要修好没问题,但是这柄蔷薇精灵的设计极其复杂,所用材料也非常珍稀,想要修好它需要下很大功夫,还需要不少珍贵的材料补充,所以……价格方面……”

    听到他这话,卓小姐当然明白什么意思。

    她直接打断了这位欧阳大师的话。

    “能修好就行。你说吧,修好的话要多少钱?”

    欧阳大师想了想,脸上表情变得严肃,然后向卓小姐伸出一个巴掌。

    “五万?哦,那没问题。”卓小姐点点头。

    欧阳大师却摇摇头。

    “不,五十万。”

    “噗——”

    方墨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饮料直接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