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对面的冯笑格反应比方墨更夸张。

    听到欧阳大师的报价,他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五十万?你怎么不去抢?”

    卓小姐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欧阳大师,你的意思是修好这柄飞剑要五十万?这……有点儿多了吧?”

    欧阳大师表情严肃。

    “不,这只是我初步估算出的价格。修复它需要用到的几样材料非常珍贵,而且这几样材料最近的价格一直在涨,我只是根据三个月前的价格给出的估价。”

    “那几样材料必须要用?”

    “是的。”欧阳大师拿起飞剑,在剑身上抹了一下。“相信卓小姐你很清楚,这柄飞剑的材质极其特殊,也正是因为这些特殊的材质,它才能拥有如此特殊的能力,显得如此美丽。”

    “可是五十万……”卓小姐眉头大皱。

    虽然她的父母从小就对她特别宠爱,不像冯笑格父母那么管教极其严格,平时零花钱给的都少,但让她现在一口气拿50万出来,只是为了修理这柄飞剑,那也着实有些肉疼。

    “妍姐,这个家伙太黑了,我看还是换个人看看吧。50万修一柄飞剑,真亏他说得出口!我请人为我专门打造一柄飞剑也才花了20万而已。”

    “这位先生,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

    听到冯笑格出言不逊,欧阳大师脸色沉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请人为你设计的是什么飞剑,但是这柄蔷薇精灵是我见过的飞剑中,无论外形设计还是核心法阵设计方面,都能称得上前十的顶尖飞剑。这样一柄如此出色的飞剑,我想造价应该不会低于300万联邦币。我说的对吗?卓小姐?”

    “300万?”冯笑格吃了一惊,转头愕然看向卓妍。“妍姐,真这么贵?就这把剑居然值300万?”

    卓妍扯动了一下嘴角,勉强笑了笑,拉着冯笑格让他坐下。

    蔷薇精灵的价格她之前是不知道的,因为6岁生日时父亲送给她的时候并没有说。

    但是在前些天这柄飞剑被冯笑格弄坏后,她在和父亲的远程通讯中装作无意问过,得知这柄她6岁时的生日礼物,居然是父亲花费了足足500万,才请到了地球联邦外的某位著名炼器大师帮助制作而成。

    这个价格还单单只是设计制作费用,不包含材料费。

    算上材料费的话,就仅仅只是这么一柄飞剑,总造价甚至接近1000万!

    这个价格卓妍并没有告诉冯笑格,因为她担心告诉冯笑格实话,会给他带来太严重的心理压力,让他心里更加愧疚。

    虽然她很珍惜这柄飞剑,但冯笑格是她从小的玩伴,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她更加在意冯笑格的感受。

    现在听欧阳大师报出了300万的价格,她不好否认,当然也不会承认,于是只能笑笑。

    沉吟片刻后,她疑惑地问道:“这柄飞剑的确不便宜,但……只是简单地修一下就需要50万这么多吗?我看也只是几条小裂痕罢了,别的问题不大吧?”

    “不,卓小姐你错了。”欧阳大师依然一脸严肃,摇了摇头道:“对于一柄飞剑来说,虽然外观很重要,但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当然是镶嵌在内部的法阵。这柄飞剑单从表面上看只是外观有些小损伤,可它的核心法阵却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毁。卓小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柄飞剑还有一些额外的功能,比如……它会自带一些特殊的、可以激发的光效?”

    卓妍轻轻点头。

    这位欧阳大师说得没错。

    这柄蔷薇精灵是她父亲送给她的6岁生日礼物,为了小孩子喜欢,特别在飞剑的核心法阵里面加入了很多增加光效、让它看起来更漂亮的功能。

    比如用内息稍加激活,它就能够自然生出一个由阵法激发的幻象,看起来十分漂亮,也因此很受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她喜爱。

    单单只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它比一般的飞剑超出很多。

    因为飞剑内部能够留给核心法阵的位置并不多,额外增加一部分没什么实用性的功能,却还要同时保证飞剑自身的实用功能,这其中的设计难度很高,不是一般的设计师能够完成。

    现在这个欧阳大师不愧是有名的飞剑设计师,看出了蔷薇精灵里的特殊,看来他的确有能力修复。

    卓妍看了一眼旁边依然一副愤愤不平模样的冯笑格,摇摇头,决定还是接受这个报价。

    50万虽然有点儿贵,也只不过是她几个月的零花钱而已。

    但如果在父亲回来之前没有修复蔷薇精灵,被父亲发现是冯笑格弄坏了它,父亲肯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得就要好好教训冯笑格一顿。

    从小就被这个家伙跟在屁股后面“姐姐、姐姐”地叫着,卓妍可不想看他这么大人了还被打屁股。

    “好吧,我……”

    “能给我看看吗?”

    卓妍刚一开口,却被方墨突然开口打断了。

    其他三人都是一愣。

    “嗯?你要看看?”

    卓妍有些意外地看了方墨一眼,转念一想,以为方墨纯粹是看到这柄蔷薇精灵后心里好奇,想了想,便向欧阳大师点头示意。

    “给方墨看看吧。”

    欧阳大师自然不会认识方墨,只是从衣着打扮看得出来,方墨应该和卓妍、冯笑格两人不同,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心里有些奇怪,却也没反对,将手中的蔷薇精灵递给方墨后,转头继续和卓妍商议起修复蔷薇精灵的问题。

    方墨没理会他们在说什么,接过飞剑后,先用手摸了摸,再翻来覆去自己看了两遍,然后手握剑柄,心念一转,探入一丝内息。

    内息流入,蔷薇精灵内的核心法阵一点点在他面前展现出来。

    方墨大概摸索了一遍,心中禁不住一惊。

    蔷薇精灵内的核心法阵设计繁复程度之深,绝对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夸张的一个。

    要知道他这段时间接触到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初级法阵,还有斯沃德在炼剑篇里留下的多个法阵,每一个都是最低6星级的高级核心法阵。

    然而这些最高8星级的核心法阵中,却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蔷薇精灵里的核心法阵更加繁复、更加……华丽。

    对,就是华丽。

    蔷薇精灵里核心法阵中,无论整体还是细节,每一处都显得无比精巧、繁复却并不累赘,只能用华丽来形容。

    不仅如此,这个法阵为了确保蔷薇精灵同时具备飞剑的杀伤力,以及当做小女孩儿礼物的精美好看,核心法阵中增加了方墨之前从没见过、只在典籍中提到过的“装饰用法阵”。

    这是让方墨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同一个法阵可以通过设计,让它多出一些额外的功能。

    但蔷薇精灵里的核心法阵中,用来担任飞剑基础功能的法阵,和用来增加装饰用功效的法阵根本不是一回事,而且也的确不是同一个法阵,按照一般的核心法阵设计原则来说,这根本不会成立。

    这样设计的结果,只会让飞剑什么功能都发挥不出来,彻底成为一件废品。

    然而从刚才卓妍的话里就能看出,这柄蔷薇精灵显然之前还是好好地发挥出了自己应有的功效,是一柄合格的飞剑,不然卓妍的父亲也不会花那么价钱。

    那么,这里面的核心法阵,又是怎么发挥作用的?

    方墨想了想,心神定了下来,开始一点点地认真摸索起蔷薇精灵里的法阵细节。

    沉浸在研究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墨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发现冯笑格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古怪。

    “喂,方墨,就算这柄飞剑很好看,你也不用看得这么入迷吧?”

    方墨哦了一声,转过头,看到卓妍此时似乎已经和欧阳大师商议确定下来,两人都看向这边。

    欧阳大师向方墨伸出手。

    “看完了吧?把飞剑给我,我要开始完成它的初步修复方案,卓小姐等着看呢。”

    方墨正要把蔷薇精灵交给他,却忽然心中一动。

    “欧阳大师,能请教您一下,这柄飞剑里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吗?”

    欧阳大师微微一愣,随即很是不屑地瞥了方墨一眼。

    “这可是非常专业的问题,你恐怕听不懂。”

    “不,我对飞剑核心法阵设计方面有些兴趣,正好今天有幸遇到了您这位大师级的设计师,所以想趁机向您请教请教。”

    “方墨你……”冯笑格诧异地看着方墨,正要开口,却发现方墨向自己使了个眼色,便知趣的闭嘴。

    “欧阳大师,能请教吗?”

    欧阳大师眉头微皱。

    “现在我的首要工作,是修复这柄飞剑,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教你。”

    “欧阳大师,既然方墨有兴趣,你就教教他吧。”一旁的卓妍开口了。“其实我也挺有兴趣的,蔷薇精灵出了问题,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也免得以后再遇到。”

    “这……”

    见金主开口了,欧阳大师不方便再推脱,想了一下后,从方墨手里接过蔷薇精灵。

    “这柄飞剑外面的损伤我就不多做解释了,单凭肉眼就很容易看得到,我主要说一下它内部的问题。它内部的核心法阵受到超出符合的能量冲击,从而导致核心法阵的某些关键节点出现损伤,进而导致整个法阵的运转出错,我准备……”

    “能问一下,具体是哪些节点出的问题吗?”方墨忽然问道。

    欧阳大师很不满意地扫了方墨一眼,冷哼道:“我说了你就知道吗?”

    “您说说看,如果有您的提示,我说不定能够知道。”方墨笑嘻嘻的,也不生气。

    卓妍神情一动,看了看方墨。

    从方墨的问题中,她好像察觉出了一些什么。

    “你真想知道?”欧阳大师冷着脸问。

    “嗯,真的很想知道。这么好的机会,能够向一位飞剑设计大师当面请教,我可不想错过,您说对吧?”

    “欧阳大师,你就说说看吧。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干,就当请你来开了一节课,我会额外给你1万酬劳,你看怎么样?”卓妍忽然插嘴道。

    欧阳大师奇怪地看了卓妍一眼。

    这个叫做方墨的小子,怎么看都不像和卓妍、冯笑格一路人,为什么卓妍会这么帮他?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对他来说,有钱拿就行。

    “好吧,既然卓小姐坚持,那我说了。”欧阳大师点点头,继续拿着蔷薇精灵,耐心解释。“这柄飞剑里的核心法阵主要问题出在……”

    方墨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摆出一副虚心请教的架势。

    这样讲了一阵,欧阳大师停了下来,仰着脖子,斜眼看着方墨。

    “这是核心法阵的主要问题,怎么样?听懂了没有?”

    方墨笑眯眯地点点头。

    “我听懂了。”

    “你当真听懂了?”欧阳大师显然不信。

    “对,我听懂了。”

    方墨依然笑嘻嘻的,从欧阳大师手里取过蔷薇精灵,放到一边,然后转头看向卓妍,神情认真起来。

    “卓小姐,这个骗子你从哪儿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