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骗子?”

    卓妍和冯笑格两人齐齐吃了一惊。

    “喂,方墨?你说谁是骗子?欧阳大师?不会吧!”

    冯笑格看看方墨,再瞅瞅欧阳大师,虽然觉得方墨这话未免太扯,但他毕竟是和方墨一起去过妥思妥耶尔工作室,亲眼见到方墨折服了工作室的设计师,知道他是有真本事的,所以多少还是对方墨比较相信。

    只是方墨说欧阳大师是骗子,这……

    卓妍也皱了皱眉,面露不快。

    “方墨,你是小格带来的客人,看在他的份上,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我希望你最好收回这句话。欧阳大师是我花重金好不容易才请来的高级飞剑设计维修大师,拥有联邦认证的高级炼器师资格,你怎么能说他是骗子?”

    相比起卓妍和冯笑格,欧阳大师的反应倒没有那么激烈,只是脸色一沉,冷哼一声。

    “方先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骗子?或者说,你凭什么质疑我?你有什么资格?”

    看着欧阳大师依然摆出那样一副高姿态,方墨心中冷笑,脸上却表情不变,只是笑着举起蔷薇精灵。

    “这位欧阳……额,大师,你刚才说了一大堆关于蔷薇精灵的问题,听起来的确很头头是道,逻辑清晰完整,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你说得不错,但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些话也就是拿来骗骗卓小姐和冯笑格这样的外行人,实际上具体如何,你难道心里没点儿数吗?”

    欧阳大师脸色更沉。

    “方先生,如果你怀疑我是骗子,请拿出实际的证据。如果你就这样空口污蔑,就算你是卓小姐的朋友,我也绝不会对你客气!”

    卓妍和冯笑格两人齐齐看着方墨。

    是啊,方墨你怀疑这位欧阳大师是骗子,你有证据吗?

    “呵呵,要证据是吧?可以,其实很容易。”

    方墨举起蔷薇精灵,向卓妍点头示意。

    “卓小姐,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欧阳大师说,这柄蔷薇精灵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已经遭到严重破坏,如果不经过妥善的修理维护,就无法发挥出原有的功效。而想要维修好里面的法阵,就必须消耗大量的珍贵材料才行,我说得没错吧?”

    卓妍刚点点头,一旁的冯笑格已经抢先应道:“对,刚才欧阳大师是这么说的。怎么?方墨,这有问题?修复核心法阵本来就需要花费很多材料的嘛,这我之前打听过。”

    “哼!如果方先生你连这柄飞剑里的核心法阵出了问题都看不出来,那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

    “别急。”方墨冲欧阳大师摆摆手,然后转头继续向冯笑格、卓妍两人解释道:“蔷薇精灵的核心法阵的确是出了问题,需要修复,但这个问题却远远不像欧阳大师说得那么严重。他故意说得这么严重,无非是想多要点儿修理费罢了。”

    欧阳大师立即双眼一蹬:“方先生,看你的模样,今年只怕连20岁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的判断?”

    “欧阳大师好像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方墨笑了笑。“那么不妨这样,刚才听您指出了蔷薇精灵中的很多问题,现在我有一些问题想不明白,想向欧阳大师您继续请教一下。如果您能帮我解惑,那么我就承认是小子我愚钝,误会了您,向您道歉,您看如何?”

    欧阳大师皱起眉头,多少有些心慌。

    他的确是个骗子。

    他刚才展示给卓妍看的联邦认证精英炼器师的证书倒是不假,但这个证书实际上是他花了大价钱、通过特殊渠道弄到手的,他本人根本不具备相等的炼器能力。

    不过自从取得这个证书后,他已经通过同样的方式骗了好几十个像卓妍这样,对炼器一窍不通、却又不愿意把东西送到正规炼器修复维护公司进行维修的家伙。

    今天通过关系找到卓妍,他眼看着就要把50万骗到手,却没想到突然蹦出一个方墨来。

    他当然不想理会方墨,可是看旁边卓妍和冯笑格两人脸上神情,知道如果不搞定这个小子,今天这活是绝对接不下来了。

    “哼,这个小子这么年轻,多半也只是从哪里学到点儿炼器知识的皮毛,就来这里充当专家,想来也不难对付。”

    欧阳大师只是心慌了一下,随即恢复镇定。

    多年的行骗,让他早就炼成了一副厚脸皮,根本无惧方墨。

    “好啊,既然你求知心切,那就尽管问好了。”欧阳大师摆出一副自信十足的模样来。

    “哦?那我就问了啊。”

    方墨笑笑,打开个人终端,弹出个人屏幕,在虚拟画板上手指挥动,划出一副草图来。

    “欧阳大师,您刚才说,蔷薇精灵法阵的其中7个节点都出现了问题,那么我想请问,这7个节点分别是哪7个呢?每一个节点的具体问题又是什么呢?能请您具体给我讲讲吗?”

    欧阳大师脸色立即一变。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子随手一画,居然就将蔷薇精灵内部的核心法阵关键部位给勾勒了出来!

    这是什么能力?!

    他怎么做到的?!

    看见欧阳大师脸色变化,方墨依然保持微笑,没有半点儿放过他的意思。

    “还有,您刚才说,蔷薇精灵内部的核心法阵其实有不少互相冲突的点,导致这个核心法阵对能量冲击的承受上限不够高,长期使用容易出现损伤。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互相冲突的点在哪里?它们所能承受的能量冲击上限又有多高呢?”

    “您还说了,蔷薇精灵核心法阵里,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来支撑幻象展示,并没有实用性,想要修复,并让它能够长期使用下去,必须舍弃一部分才行。那么应该舍弃哪部分呢?”

    “另外,您说蔷薇精灵的外观设计太过繁复,这是导致它容易损坏的重要原因。但是我觉得,实际上蔷薇精灵的外观,恰好和它内部的核心法阵配合得相当好。您看,这几个节点,每一个节点在法阵激活时都能刚好容纳恰好的元气能量。这证明,当初设计它的设计师是经过非常认真的考虑。”

    “还有这里……”

    ……

    方墨一边用手指在虚拟屏幕上绘制着蔷薇精灵里的核心法阵图,一边不停地向欧阳大师发出质问。

    他每一个问题问出,欧阳大师脸上肌肉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脸色也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名叫方墨的小子,竟然对炼器了解的如此深。

    方墨对核心法阵的理解,竟是远远超过了他!

    他刚才指出的那些问题,虽然也不是完全胡诌,但10个里面至少有9个都是刻意夸大,为的就是让卓妍觉得问题严重,让她愿意出更高的修理费。

    这些问题当然是经不住方墨这样深究的,因为它根本是假的!

    方墨足足问了十分钟。

    旁边的卓妍、冯笑格两人起初还听得一脸茫然,因为他们都对炼器一窍不通。

    但后来听到方墨说得条理分明,每一个问题都非常清晰而富有逻辑,和刚才欧阳大师指出问题时那种含糊其辞形成鲜明对比,他们就算再蠢,也知道这显然是欧阳大师有问题。

    更何况,欧阳大师刚开始还能偶尔反驳方墨两句,到了后面,却是只能坐在那里,任凭方墨唾沫星子吐到他脸上了,却也没有任何反驳,显然已经词穷。

    “最后一个问题。刚才欧阳大师您一直在强调,蔷薇精灵内部的核心法阵已经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这才导致它根本无法启动,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所以需要花大价钱修复。但是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却发现……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啊。”

    方墨说完,举起蔷薇精灵,心念一动,一缕内息探入蔷薇精灵,瞬间已经连通蔷薇精灵内整个核心法阵。

    核心法阵刚一激活,一道玫红色的光芒陡然从方墨手握着的剑柄部分亮起,随后分成五条更加细小的光芒,由剑柄向剑身方向蜿蜒而去。

    五条光芒路过的地方,剑身上原本看来只是用作装饰的各个蔷薇花瓣一一被点亮,同时一点光芒绽放,每一片蔷薇花瓣都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一朵蔷薇花缓缓绽放开来。

    呼吸之间,剑身上已经布满了一朵朵十足绽放的蔷薇花,让整柄飞剑一下变成了拿在方墨手上的一株蔷薇花枝。

    花色和光芒交织搭配在一起,更是显得绚丽多姿。

    这还不算完,蔷薇花开出之后,一点点玫红色光芒从花蕊中自动散放出来,不仅将剑身完全包裹起来,就连拿着它的方墨整个人也包裹在内。

    在这样玫红色的艳丽氛围包裹之下,一时间,就连方墨这个钢铁直男都多出了几分靓丽妖艳的色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