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妍和冯笑格两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冯笑格指着蔷薇花朵完全绽放的蔷薇精灵,大声向卓妍喊了起来:“妍姐,妍姐,你看!这不就是蔷薇精灵全力使用时的姿态嘛!你小时候经常拿着它向我显摆的!太好看了!我记得清清楚楚!对,就是这样!”

    卓妍用手捂着嘴,面露惊异。

    蔷薇精灵是她6岁时的生日礼物,和她相伴了已经十多年时间,然而就算是她,在使用这柄飞剑时,还从来没有见过剑身上蔷薇花开得如此灿烂的模样。

    很显然,这柄蔷薇精灵其实在她手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完全发挥出它应有的功能来。

    想不到现在交到方墨手中,竟是让它得以完全展现。

    方墨手持着蔷薇精灵,脸色有些尴尬。

    想不到蔷薇精灵中的核心阵法完全激发后,激活的竟是这样一幅景象。

    现在他沐浴在蔷薇花的玫红色之中,看起来简直像是自带少女漫背景,十分艳丽、暧昧,简直一副要把他给硬生生掰弯的架势,实在是很不适合。

    “咳……卓小姐,相信你也看到了,这柄飞剑其实并没有像欧阳大师说的那样,坏得非常彻底,它依然能够被激活,就证明它内部的核心法阵受到的损伤没有那么大。”

    说到这里,方墨转头看向欧阳大师。

    “欧阳大师,我说得对吗?”

    欧阳大师面如死灰。

    刚才方墨的问题已经把他问得几乎哑口无言,也让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方墨这个分明连20岁都不到的年轻小子,居然在炼器上如此造诣精深。

    然而想到那眼看就要到手的50万,他还不愿意就此认输,脸色一沉,冷哼道:“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学到点儿炼器的皮毛,就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罢他也不理方墨,转头看向卓妍。

    “卓小姐,关于这柄飞剑上的问题我已经向你讲得很清楚。如果你宁可相信这个小毛孩子,也不愿意相信我这位有联邦官方认证的炼器师,那我也无话好说。”

    丢下这句话后,欧阳大师径直起身,头也不回地便朝门外走去。

    他很清楚,今天是真的栽了。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名叫方墨的小子的确在炼器,尤其在阵法上面拥有远超他想象的能力,他如果还留在这里,迟早会应付不来,被方墨彻底揭穿。

    要是等到那个时候,他说不定想走都走不掉了。

    “我靠,没骗到人就想跑!”

    冯笑格楞了一下,径直跳了起来。

    正要冲过去抓住欧阳大师,却被卓妍一把拦了下来。

    “妍姐,你干嘛拦着我?这个家伙现在心虚想跑,分明是承认自己是骗子了,你可不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他!”冯笑格愤愤不平地嚷了起来。

    卓妍皱了皱眉,目送欧阳大师走出大门,消失在门外,这才向冯笑格摇了摇头道:“他是王境泽介绍来的。不说我们还没确定他是骗子,就算确定了,也不能在我家闹起来。那样就算抓住他,传扬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冯笑格呆了呆,随即低估两声,放弃了追击的想法,却还是一脸不服气。

    “乖。”卓妍拍拍他,笑着安慰道。“放心,这个家伙骗我我的头上,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怎么,你还不相信我?”

    看着卓妍眼中冒出的寒光,以及嘴角扬起的那一丝充满危险的笑意,冯笑格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从小就跟在卓妍屁股后面一起玩,当然知道,这位妍姐别看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好说话,只是有些大小姐脾气,但实际上她真的发起狠来,那等待对方的一定是非常可怕的手段。

    “方墨,那是怎么看出他是骗子的?”卓妍又向方墨问道。“你刚才从他手里拿过蔷薇精灵,其实就已经在怀疑了吧?”

    “没错。”方墨点头笑道:“我刚才听他跟你说了半天,把蔷薇精灵的问题说得十分严重,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一柄飞剑的核心法阵可绝不仅仅是提供功能上的支持,如果真像他说得那么严重,那么蔷薇精灵的外观损伤将会更加可怕,甚至直接解体也不奇怪。”

    “所以你就故意把蔷薇精灵要过去,自己查看喽?”

    “是的。”方墨点头。“我刚才一拿到手就基本确定,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个骗子。后来经过仔细检查后,我就更加确定了。蔷薇精灵内部的核心法阵的确有些问题,但和他说的那种程度差得远,他根本是危言耸听,所以我就故意试探了他一下。”

    “然后你就试探出,他真的是个骗子?”

    “他指出的那些问题不仅完全不存在,甚至前后矛盾,骗骗你和冯笑格这样对炼器以及核心法阵不了解的人还好说,但想要骗过我当然不可能。”

    方墨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其实要是在一个月前,他其实也算是对炼器一窍不通。

    但从斯沃德那里获得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后,这一个月内他拼命的学习炼器相关知识,加上在自身做的实验,炼器能力突飞猛进,早已不是一般的修士,甚至不是一般的炼器师能够相提并论。

    这一点,从他能够胜任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兼职就可以证明。

    “那真是要多谢你了。”卓妍笑道。“如果你今天没有来,恐怕我就会真的把蔷薇精灵交给他修理。50万修理费也就罢了,万一他把蔷薇精灵给弄坏掉,那我可没地方哭去了。”

    “50万修理费也就罢了?”

    方墨差点儿眼睛凸出来,忍不住摇摇头。

    这帮富家子弟,还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弄坏掉倒不至于。首先蔷薇精灵的核心法阵其实并没有被破坏那么多,修复起来并不难。他虽然是个骗子,但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还是有点儿水平的,就算不能完全修好,也不会修得更坏。”

    “其次他的目标还是挣你这50万修理费,如果弄坏了,他根本没法交代,所以他反而会想尽办法把蔷薇精灵修好。当然,是他修好,还是别人修好,那就不一定了。”

    “相比较起修不修好,我其实更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什么?”卓妍和冯笑格都很好奇。

    “蔷薇精灵里的核心法阵非常特殊,这柄飞剑称之为一件艺术品都不过分。这个家伙万一打的注意并不是这50万修理费,而是趁你们不注意,找个机会把蔷薇精灵给偷走,到别的地方卖掉,那才是最大的问题。”

    卓妍禁不住脸色微微一变。

    虽说这柄飞剑,自从她长大后便没怎么用过,但这可是宝贵的生日礼物,很有纪念价值,假如这么被偷走了,她可找不到替代品。

    “还好方墨你来了,不然我今天恐怕要被人骗惨了。”

    卓妍颇为后怕地拍了拍并不是很饱满的小胸脯,想了想,向方墨道了声歉,去一旁打开个人终端,开始向某人发去了远程通讯。

    趁着她和别人通话的时间,冯笑格伸手捅了捅方墨。

    “嘿,方墨,你刚才说,蔷薇精灵的核心法阵受创其实并不严重,那你能不能修好?”

    方墨耸耸肩:“当然可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也花不了太多功夫。不过我能修复的只是核心法阵上的问题,外观上的损伤我可没办法,最好还是拿给专业人士看看。”

    “哦,那核心法阵修好了,是不是它就能够和以前一样成功激发特效?就跟你刚才做的那样?”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刚才是怎么做到的?”方墨白了他一眼。

    “那太好了!”冯笑格高兴地用力一拍巴掌。“把你找来简直是我最明智的决定!行了,既然你会修,那就来吧,把它修好。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冯笑格抓起蔷薇精灵,一把塞给方墨。

    方墨并没有接,而是转头看向卓妍。

    这柄飞剑毕竟她才是主人,能不能修,还要看卓妍的决定。

    好在卓妍很快结束了通话,一转头发现方墨和冯笑格都看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冯笑格给她解释了一下,卓妍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

    “当然可以。既然方墨觉得能修好,那就让你来吧。老爸他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再去找人。方墨,你要多久修好?三天够不够?三天后老爸就回来了,到时候可不能当着他的面来修复蔷薇精灵。”

    “用不着三天,给我三个小时就够了。”方墨笑答。

    “三个小时?”卓妍瞪大眼睛。“刚才那个欧阳大师可是说三天都很勉强……”

    “喂,妍姐,你现在还信那个骗子的话啊。行了,方墨,既然妍姐都同意了,你就开始修吧,别耽误时间了。”

    得到卓妍的同意,方墨也不客气,接过蔷薇精灵,开始认真查看起来。

    刚才他虽然拿到蔷薇精灵,但主要目的是为了查找出核心法阵的具体问题,以此来验证心中的怀疑,并没有来得及查看其它。

    事实上,他刚才发现的那些问题,想要修复起来非常简单,他甚至有把握连一个小时都不需要。

    他之所以向卓妍要了三个小时,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查探一下蔷薇精灵内极其特殊的核心法阵。

    现在入手后,他将精神集中,一缕内息探入蔷薇精灵内部,仔仔细细一点点探查下去。

    这样“摸索”了整整三圈,方墨终于大致搞清楚蔷薇精灵内部核心法阵的全貌。

    他忍不住心中倒吸一口凉气。

    难怪蔷薇精灵内部的核心法阵能同时发挥出两个不同法阵的功效,它,竟然是一个复合型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