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晚上十点,夜色深沉,方墨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卓妍家的庄园大门。

    今天在卓妍家的收获异常丰厚,除了卓妍给的足足10万修理费之外,还从蔷薇精灵这柄特殊的飞剑中,第一次见识到了复合型法阵的特殊。

    除此之外,吃过晚饭后,他被卓妍带到她的飞剑收藏室里,在那里见识了各式各样的飞剑。

    虽然卓妍收藏它们仅仅只是因为个人兴趣,并不一定是为了需要那些飞剑来提升战斗力,所以那些飞剑的设计目标千奇百怪,作用不一而足。

    甚至有的飞剑,纯粹就是为了装饰、使用效果华丽用的,卓妍收藏它们,单单只是为了好看。

    但这些飞剑无一不是精品,每一柄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都设计出色,非同一般,显然出自实力强大的设计师之手。

    通过探查研究那些飞剑,方墨接触到了很多以前在各类炼器典籍上根本接触不到的核心法阵。

    更有一些飞剑因为设计目的独特,内部的核心法阵设计别出心裁,让方墨大开眼界。

    仅仅只是一晚上的时间,他就觉得自己关于飞剑核心法阵的认知有了长足进步。

    “要是卓妍能把那些飞剑都送给我,让我在家里抱着他们好好研究该多好。”

    方墨当然知道,这只是痴心妄想。

    “行了,先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还得上课呢。”

    方墨使劲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明月,抬脚较快速度,向城区的方向跑了过去。

    他刚才离开的时候,拒绝了卓妍和冯笑格要派车送他回去的提议,为的就是自己跑回家。

    这里距离城区大概二十公里,以方墨的速度,大概也就是一个半小时就能跑到,回去后洗个澡直接睡觉,时间刚刚好。

    一边跑着,方墨还能有空一边思索着今天查探到的那些核心法阵。

    蔷薇精灵里的复合型法阵自不用说,后来那些飞剑里的核心法阵也各有特点,很有研究价值。

    他现在修炼炼人篇里的功法,最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炼器核心法阵。

    每多掌握一个法阵,他以后可以选择的就更多,对于实力提升大有好处。

    比如今天在卓妍家掌握的这些法阵,如果灵活掌握的话,无疑会让他在实战中更加强大。

    这样跑了一阵,他已经跑到卓妍家庄园所在的那片群山,来到恰好位于庄园别墅区和京南市城区中间的一片地区。

    这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周虽然偶有灯光,但距离很远,反而更显得幽静荒凉。

    方墨倒是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这里空气优良,环境清幽,用来夜跑简直再合适不过。

    又绕过一条山涧过后,前方道路变得有些狭窄起来,远处荒野中的灯光被山峰林木挡住,四周变得更加黑暗起来。

    方墨跑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

    一个人影陡然从路旁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哟,小子,想不到你这么闲情雅致,大晚上的居然出来跑步。怎么?卓家那个小妞没留你在她那里过夜?”

    笑声很暧昧,声音很熟悉。

    借着头顶的一点月光,方墨看了过去,没费太多力气便辨认出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赫然正是那名欧阳大师!

    看到是他,方墨露出一丝意外表情。

    “欧阳大师,你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大晚上的,这里可没人给你骗啊。”

    听到方墨在“骗”这个字眼上加重了语气,欧阳大师重重哼了一声。

    “该死的小子!如果不是你,那柄蔷薇精灵原本已经就要入手,最少那50万修理费是跑不掉了,结果你突然跑出来坏了我的好事。断人财路,最为可恨,你认为我会轻易放过你吗?”

    “也就是说,你是来找我麻烦的?”

    “废话!我本来还打算先观察几天,找到更好的机会再来找你麻烦。想不到你小子自己作死,竟然敢一个人从那里跑回来。这样的好机会,你以为我会错过吗?小子,我劝你乖乖跪下求饶,说不定我会给你个痛快。”

    方墨耸了耸肩:“话说欧阳大师,我倒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死到临头,话还很多,什么问题?”

    “你既然知道我是一个人从那里跑回来的,那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敢一个人回来呢?”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你为什么就确定,你能解决掉我呢?”

    欧阳大师一愣,随即朗声大笑。

    “哈!你一个毛头小子,实力还能强到哪儿去?下午你催动蔷薇精灵的时候我已经感知清楚,你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刚刚跨过入微境的菜鸟,而我,却已经是知机境的高手。你觉得,你还有击败我的可能?可笑!”

    丢下最后一句,欧阳大师冷哼一声,手一抹,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柄飞剑,身上一道青芒闪过,那柄飞剑立即暴涨出一条长达数米的剑芒,一剑刺向方墨。

    这一剑就算不论剑法,单单只是这柄飞剑上能够吐露出如此凌厉的剑芒,便足以证明,不仅周围欧阳大师刚才没有吹牛,他的确拥有知机境的实力,他手中这柄飞剑也绝非凡品。

    方墨却是脸色丝毫未变,手掌一抬,内息自然流转,瞬间在体内布下一个3星级法阵。

    一道凌冽的湛蓝色剑光陡然从方墨手掌爆出,准确无误地击中欧阳大师手中飞剑射出的剑芒。

    “轰——”

    剑光和剑芒恶狠狠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轰鸣,震得山谷之间隆隆作响。

    欧阳大师那道青色剑芒碎裂成一团星星点点的青光,他身子微微一抖,面露愕然。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刚才那一击中他没有任何留手,却没想到方墨随手一下反击,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欧阳大师脸色一沉。

    看样子,他似乎低估了这个小子。

    然而这一下当然不至于让他心生退意,他可不信方墨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实力能够比他还强,于是抖擞精神,再次提剑攻来。

    方墨更是半步不退,体内3星级法阵连续布下,竟是提着光秃秃的手掌,和欧阳大师正面硬碰硬起来。

    自从突破进入入微境之后,方墨能够做到用内息吸纳元气能量,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已经明显比之前高出了一个档次。

    这更是让他在体内布下阵法后,能够让阵法吸纳元气能量,以及发挥出元气能量的速度和强度都大有提升。

    现在的他自然不可能比得上卡拉玛格这名天命境高手,也肯定及不上当时骤然爆发、连破两境的苏方,但应付欧阳大师这名分明只有知机境低阶实力的家伙,却还谈不上吃力。

    当然,能够接得下来欧阳大师的攻击,有一半功劳,也要归功于方墨在正德武馆的陪练工作,让他接触到了各式各样的武者、见习修士,拥有不俗的战斗经验。

    两人这样你来我往,交手一阵,欧阳大师见自己虽然处于上风,却总是拿不下方墨,不免有些心浮气躁起来。

    他一剑逼退方墨,目光一凝,身上陡然爆发出更加明亮的青色光芒,手中那柄飞剑一抖,竟然自动飞上天空,一下子仿佛大了几十倍,变成一柄剑身长足足超过十米,宽也近两米的巨大飞剑,凌空一剑向方墨劈了下来。

    方墨却心中不见半点儿慌乱,反而哈哈一笑。

    他知道,自己终于还是逼得这个家伙出了绝招。

    然而这个绝招嘛……实在不怎么样。

    方墨原地站着,不闪不避,竟是抬起手臂,摆出一副打算硬接这一剑的架势。

    欧阳大师见状心中冷笑。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己手中这柄“苍狼”系列飞剑可是由凌格尔商会出品、拥有4星级核心法阵的强大飞剑。

    这一剑是苍狼系列飞剑的必杀技之一,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远超正常形态下的杀伤力。

    方墨居然想要硬接,等待他的结果必然是被这一剑劈得粉身碎骨。

    “轰——”

    巨大的飞剑凌空劈下,正中方墨举起的手掌。

    雷鸣般的巨大声响震得四周群山回声连连,就连谷间的地面都轻轻颤抖起来。

    巨剑下方烟尘四溢,却是道路都被剑气击毁,现成一个大坑来。

    欧阳大师冷哼一声,以为方墨必然已经毙命,正要收回飞剑,却陡然发现一股气浪散开,吹散烟尘,现出中间情形。

    苍狼飞剑凝结大量元气能量幻化而成的巨剑幻象此时已经消散,那柄苍狼飞剑此时却被一只手牢牢地抓在手中,虽然一直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想要努力挣脱,却根本动弹不得。

    欧阳大师一眼看过去,心中无比震惊。

    这一剑居然没能杀掉方墨!

    而且这个小子居然用手硬生生地抓住了苍狼飞剑!

    这怎么可能!

    欧阳大师只觉得双腿微微颤抖起来,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恐惧来。

    这个小子一定是个怪物!

    他分明只拥有入微境初阶的修为,居然能够和自己这名知机境修士正面硬碰硬!

    如今绝招已经用过,欧阳大师心里很清楚,他根本奈何不了方墨,心中一动,毫不迟疑地转过身,脚下一点,便向另一个方向飞奔出去。

    谁知刚刚跑出不到十米,他忽然感觉胸口一凉,低头看过去时,却看到一个闪烁着青色光芒的剑尖从他胸口透体而出。

    他只来得及回头无比诧异地看了方墨一眼,穿透身体的苍狼飞剑便已经爆出一道无比强悍的剑气,霎时间将他胸腹内脏完全切得粉碎。

    欧阳大师砰然倒地,就此死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