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在欧阳大师的尸体旁边蹲下,伸手把穿透胸口的苍狼飞剑抽了出来,然后将尸体翻了个面,让它从伏地状态变成仰躺。

    欧阳大师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被鲜血浸染,身上却看不出什么明显的伤痕。

    因为真正致命的那一剑,主要伤害来自于剑身爆开的那道剑气,而剑气则主要集中击碎了欧阳大师的内脏,才会让他瞬间毙亡。

    不然以一名知机境修士的强悍肉身和生命力,就算心脏直接被飞剑刺穿,也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不倒。

    看着欧阳大师依然圆睁的双眼,以及坚硬的脸上还挂着的惊愕表情,方墨叹了口气。

    第一次杀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以接受,更不会像之前某些书里看到的那样,觉得恶心得甚至呕吐,但也并不是可以轻松接受的事情。

    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刚才对方墨起了杀心,方墨恐怕也不会反过来毫不客气地干掉了他。

    对于欧阳大师的中途劫道,意图对方墨展开报复,其实方墨是早就料到的。

    又或者说,这根本是方墨刻意给他的机会。

    下午欧阳大师在被方墨揭穿,离开卓妍家的时候,他回头看了方墨一眼。

    就是从这一眼中,方墨看出了他心中充满的怨毒,所以方墨敢肯定,他一定会想办法,寻找机会对方墨实施报复。

    方墨是个喜欢主动的人,与其成天担心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报复,还不如自己主动掌握这个时机。

    于是方墨故意拒绝了卓妍和冯笑格派人送他的提议,为了就是给欧阳大师这个机会。

    果然如他所料,这个家伙甚至连一天都等不及,现在就找上门来,然后被方墨反杀。

    当然,方墨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建立在对双方实力有了清楚认知的基础上。

    之前在和这名欧阳大师讨论关于蔷薇精灵内部法阵问题的时候,方墨有很多机会和他的内息进行直接接触,早就已经估算出他的大概实力,应该就是在低阶的知机境左右。

    刚才的正式交手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欧阳大师声称自己是比方墨高了一个大境界的知机境,然而他实际上最多也就是个不超过2阶的低阶知机境修士,不然不会被方墨这么轻松干掉。

    虽说修士的强弱以境界划分,但在实际战斗中,所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却不能这么轻易地就做出判定。

    修炼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后,方墨现在的实际战斗力衡量和普通修士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现在其实就相当于一柄能够自我掌控的飞剑,决定他战斗力的首先是自身的强度,也即是普通意义上的肉身强度和内息强度,以及境界决定的能够操控元气能量的强度。

    这一点,也是决定了绝大多数修士战斗力的基础,境界越高,一般来说也就越强。

    但是在战斗中,决定战斗力的还有功法、战斗经验、战斗时的策略等等……

    战斗时的策略不谈,战斗经验方墨不缺,至于功法,修炼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后,他战斗时所用的功法,其实就是他所能够在体内布下的核心阵法。

    而在这方面,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数个3星级功法,每一个在体内布置下来,都可以让他发挥出远超自身境界的战斗力来。

    也正是凭借这一点,他才敢来自己当诱饵,诱惑欧阳大师蹦出来,并将其成功反杀。

    “嘿,老兄,境界可不一定代表着战斗力啊。”

    方墨拍了拍欧阳大师尸体的脸,伸手在他怀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大堆零零散散的玩意。

    别的东西方墨没有在意,但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盒子里装着的芯片却引起了方墨的注意。

    这个小盒子被欧阳大师贴身收着,保护得严严实实,显然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这种成天以骗人为己任的家伙,会这么用心收藏保护着这个芯片,那价值可想而知。

    方墨随手将芯片塞进怀里,瞥了一眼欧阳大师的尸体,想了想,打开个人终端,又一次拨通了报警通讯。

    ……

    ……

    吴启明双眉深深皱起,目光在坐在对面的方墨身上来回扫视了好几遍,才摇了摇头,叹道:“我说方墨,距离你上次来警局,也才过了一个月吧?”

    方墨点点头:“嗯,上次是因为我发现了斯沃德的尸体。”

    “那这次呢?”

    “如果我说,我又是意外发现了这具尸体,吴警官你应该不会信吧?”方墨笑道。

    “废话!我信你才有鬼了!”吴启明忍不住爆喝一声。“大晚上的不睡觉,专门跑到荒郊野外发现了欧阳正德的尸体,我要信你,除非是我疯了!”

    方墨耸耸肩:“那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之前的供词呢?我都交代得很清楚了,这个欧阳大师对我怀恨在心,想要半路劫道杀了我进行报复,结果却因为不小心被我反杀了。我可一点儿也没隐瞒,这都是实话。”

    吴启明重重地哼了一声。

    他其实应该相信方墨所说的话。

    因为方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得很清楚,将他因为在卓妍家发生的时候,和欧阳正德结仇,然后欧阳正德意图杀他报复,却被他反杀,整件事没有任何遗漏,完全符合逻辑,时间点上也没有丝毫问题。

    何况方墨的证词还得到了卓妍和当时也在场的冯笑格的证明,连人证也很完备。

    而真正最重要的决定性证据,则是刚才调出的卫星监控录像显示得很清楚,方墨在从卓妍家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提前埋伏在这里的欧阳正德,然后两人发生交战。

    录像显示,欧阳正德分明是想要将方墨置之死地,却被方墨反杀。

    这一切证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质疑的地方。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方墨在经过审讯判决后,理应顺理成章地无罪释放。

    可吴启明就是心中怀疑。

    问题出在那个欧阳正德身上。

    按照方墨和卓妍、冯笑格三人提供的证词,欧阳正德应该是能够在联邦修士管理委员会查得到的注册高级炼器师,可刚才警局方面和修士管理委员会确认过,在委员会注册的高级炼器师中,并没有欧阳正德这个名字。

    他之前向卓妍等人展示的、能够查询到他资料的所谓官方网站,根本是个假网站。

    当然了,这对于警方来说不是问题,只要是联邦内部人士,警方可以通过系统轻松地查到他到底是谁。

    然而刚才对欧阳正德的尸体进行了检测,通过他的DNA认证对比,还有基因序列对比,却发现他压根不存在联邦的公民序列中,也就是说,他根本不是地球联邦的人。

    更重要的是,将这个对比范围继续扩大之后,甚至在入境记录上走找不到相应的人。

    这个什么欧阳正德,压根是偷偷摸摸潜入联邦的。

    这样的例子倒也不是第一起出现,毕竟现在处于修真时代,足够强大的修士甚至可以单凭肉身穿越星河。

    联邦政府布下的防护检测措施,只是针对普通人的,强大的修士们如果想要不遵守这个规则,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办法限制。

    但这就是让吴启明最为头疼的地方。

    如果不能弄清楚这个欧阳正德到底是什么人,这起案子就很难结掉。

    就算各方面的证据再怎么证明方墨是正当防卫,但这毕竟是死了人的案子,容不得半点儿草率。

    扫了一眼坐在对面,依然一副没心没肺模样,好像浑然不觉得自己刚刚杀了人的方墨,吴启明眉头皱得更深。

    这个小子怎么就这么淡定?他难道早就习惯杀人了?

    想到这个可能,吴启明心中禁不住生出一丝寒意。

    方墨可不知道,对面这位吴警官一瞬间心里已经转过了这么多念头。

    他其实心里有些烦躁,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

    如果有选择的话,他很想找个地方挖个坑,把那个欧阳正德埋了了事。

    但他很清楚这样不可能。

    就算是一千多年前的前?修真时代,杀人也是一件大案子,没那么容易了结。

    更何况现在步入修真时代的同时,地球联邦也引入了科学侧的大量高科技措施,联邦境内监控严严实实,他杀了人就跑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相比起日后被警方发现追查,还不如自己主动交代来得简单快速。

    反正他也没做错什么,事实就是欧阳正德想要杀他,然后被他反杀,这是毫无疑问的正当防卫,没毛病。

    而且联邦律法中有一条专门针对修士的特别法案。

    因为方墨现在已经是入微境的真正修士,欧阳正德也是一名知机境的修士,发生在两名修士之间的战斗乃至厮杀,在联邦律法中都会有相应的额外条款进行处置,其实方墨并不担心出现所谓的“防卫过当”罪名。

    “唉,要是现在想省麻烦,以后只会更麻烦。除非我什么时候成为一名洞玄境或者更强的顶尖修士,普通的律法才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一边回答着吴启明的问题,方墨一边在心中转悠着这毫不着调的想法。

    这样一问一答过了一阵,正当吴启明想要继续追问下一个问题时,审讯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吴启明的问题顿时被打断,心中不悦,转过头去一看,却禁不住一愣。

    “老齐,你怎么来了?”

    方墨目光落在最先走进门的那人身上,也是一怔。

    “齐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