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起进来的有三个人,分别是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那名中年男子,就是上次和吴启明一起讨论方墨的那人。

    他叫齐成,是地球联邦安全局大中华区JN-03区的特派主任,主要负责的,就是京南市和京南市周围一大片地区的联邦安全工作。

    看到他突然带着两个人出现,并且三个人身上都穿着正式的安全局制服,吴启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们肯定是因为正事而来。

    只是自己正在审讯方墨,他们却直接冲进了审讯室,难道他们的正事,是和方墨这个小子有关?

    “吴科长,今天我们是代表联邦安全局来和你进行工作对接。”

    齐成用很正式的称呼和语气交代了一句,然后向身侧那名女同事点头示意。

    那名女同事便走过来,打开个人终端,向吴启明出示一份由联邦安全局认证的公文。

    确认这份公文上面的印记有效通过了警局内部验证,吴启明这才看起公文的内容。

    这份公文,赫然是要求京南市警察局协助联邦安全局进行工作,指名要求警方将方墨交给安全局方面处理,这其实就是一份工作交接文件。

    看完后,吴启明心里十分纳闷。

    他看了一眼老实坐在那里的方墨,向齐成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出审讯室外。

    “我说老齐,只是一个死了人的普通刑事案件,怎么需要你们安全局出马的?”

    “普通?我看不是吧。”齐成笑着摇摇头。“别告诉我你一点儿调查都没做过。你应该知道,那个被方墨干掉的家伙来路不明,身上可是有重大嫌疑的。”

    “我知道倒是知道,但这还是不至于要你们来吧?”吴启明依然不解。“再说为什么要点名把方墨带走?从他交代的情况以及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他之前和死掉的这个家伙没有任何接触联系,这就是很简单的正当防卫,要我说连过当都谈不上。”

    “要说起来的确和他关系不大,但是他是最后和欧阳正德接触并亲手击杀掉他的人,我们当然要把他带回去了解一下情况。”

    “唔……这的确。”

    吴启明点点头,想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审讯室,压低声音。

    “喂,老齐,我提醒你一下,这个叫做方墨的小子你最好多注意点儿,我总觉得他和其他的同龄人不一样。你看,他明明刚刚才杀了人,现在却好像压根没受影响,这哪儿像是一个才18岁的小子啊。”

    齐成颇为古怪地瞅了吴启明一眼,然后也回头看看审讯室,叹了口气。

    “这不奇怪,这个小子从小就成熟得过分,他会表现得这么镇定我一点儿都不感到惊奇。我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就真的杀人了。”

    吴启明诧异地看着他。

    “听起来……你怎么好像对他很熟?”

    “嗯,我上次没跟你说。实际上,我和他的母亲是以前在修行学院的同学,是老朋友。这个小子……其实过得挺惨的……”

    齐成慢悠悠地将方墨的一些情况讲述了一遍,听完后,吴启明沉默了好一会儿。

    “想不到他是这么个情况。难怪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子的时候,就觉得他成熟得过分,看起来简直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说起来,这小子最近怎么会遇到这么多事,先是发现斯沃德的尸体,现在又被迫杀了人。我觉得吧,就算他表现得再怎么坚强、成熟,终究还是个不满20岁的小孩子,你这个当叔叔的,有机会还是要多安慰安慰他。”

    齐成哑然失笑:“我说你个治安科科长,见惯了死人的家伙,怎么整得比我还多愁善感,婆婆妈妈?怎么?你不怀疑是这个小子主动杀人了?”

    吴启明眼睛一瞪:“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怀疑了?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他之前根本不认识欧阳正德。再说杀掉欧阳正德对他有什么好处?”

    “行了,你不怀疑就成,那把他交给我带走吧,接下来的事,就不是你们警察局的工作了。”

    吴启明眉头一皱:“我说老齐,你把人带走可以,但总得我一个交代吧。我知道,你们限于秘密不能说多少,但你给我提个醒总行吧?”

    “想知道?”齐成瞥了他一眼。“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么?”

    吴启明怔了怔,回想一下,迅速反应过来。

    “罗加特神教?难道这个欧阳正德和他们有关?”

    齐成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身进了审讯室。

    ……

    ……

    三天后,方墨走出了联邦安全局京南市分局的大门,只觉得身心疲惫。

    杀人果然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在警察局被审讯了那么久不说,还要被拽到这里再被关起来审讯一遍。

    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审讯,让方墨这么精神强韧的家伙,都觉得有点儿精神恍惚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联邦安全局的牌子,心里纳闷。

    杀人的确是很严重的案件,但根据联邦律法里的修士特别法案,这反倒比普通人之间的杀人案件更容易处理才对,为什么到他这儿弄得这么麻烦,甚至还要被弄到联邦安全局来接受审讯?

    更奇怪的是,齐叔叔在几天里完全没有来见过他,就好像完全忘了他一样。

    “或许……是因为他和我的关系,为了避嫌?”方墨猜测。

    不过不管怎么说,根据临走前安全局方面给出的说法,他杀掉欧阳正德已经被判定为正当防卫,所以现在无罪释放,他这几天受的罪也算是没白受。

    这其实也是挺让方墨感到奇怪的一点。

    按理说,这毕竟是杀人,就算是正方防卫,一般来说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地就宣判结束,并把他轻易放出来才对。

    方墨甚至做好了被折腾好几个月才有希望获释的可能,怎么都没想到,几天功夫就完事了。

    这让方墨甚至觉得,联邦政府方面……是不是太过草菅人命了?

    “算了,反正没罪名最好,要是真被关几个月才放出来,别的不说,我肯定是没办法从高中正常毕业了。”

    方墨轻吐一口气,左右看看,直接叫停一辆公共出粗悬浮梭车,向京南市修士特种医院快速飞驰而去。

    ……

    ……

    苏方还没有醒。

    不过和前几天相比,苏方现在的脸色很明显地好转了太多,身体各项数值也要强出很多。

    一切都显示出,她正处于逐步好转的康庄大道上。

    不出意外的话,她迟早会好转过来,甚至还能保留住继续修行的根基,就算有影响也不致命。

    方墨这几天被关押起来的时候,心里一直担心这些天自己不在,苏方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变化,现在亲眼见到她还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今天他过来的时候,玛格丽特?菲尔并不在这里,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去处理,竟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丢在一边不管。

    对于苏方的父母,方墨其实心中一直颇有微词。

    虽然苏方话很少,但在那些天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方墨多多少少也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家庭情况,知道她的父母一项工作很忙,总是会把苏方一个人丢在家里。

    尽管他们给苏方留下了绰绰有余的钱,让苏方不至于为了生活发愁,但一直缺少父母照顾陪同,终究还是对苏方造成了影响,以至于她练出了一门自己都觉得难吃的“惊人”厨艺。

    方墨是因为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所以没办法,而苏方却是有父母,父母却主动放弃了陪伴她,这让方墨很多时候甚至会反过来同情苏方,觉得她搞不好比自己还过得惨。

    方墨觉得,这或许就是苏方在学校里的时候,一直表现得像是一个自闭儿童一样的最主要原因。

    “唉,也不知道苏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方墨心里叹了口气,又观察了一边苏方的情况,打开治疗舱,伸手握住苏方的手腕。

    内息流入苏凡体内,流转一圈后,方墨禁不住面露喜色。

    苏方果然和看到的一样,恢复得相当不错。

    除了表面肉眼可见的恢复外,她的气海在方墨为她制作出来的那个阵法框架支持下,现在已经相比之前稳定了许多。

    虽然还没有完全愈合,恢复成自然运转的模样,但却已经能够感应到一缕缕内息在气海自然生成流转。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刚刚开始修行的人一样,正在一点点提升内息,强大气海。

    但她毕竟基础和那些刚开始修行的人不同,只要出现了这个迹象,她接下来恢复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好。

    检查完苏方的情况,方墨放下她的手腕,认真思索起来。

    他今天第一时间来到这里的目的,一是要对苏方做个复查,看看她现在的情况如何,二是想尝试一下新的治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