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苏方现在的恢复情况整体来看还算不错,但这个速度方墨并不满意,而且她气海内的情况依然谈不上完全稳定,不排除再次崩溃的可能。

    为了排除这个可能,方墨决定,还要强化他施加在苏方气海内的那个法阵才行。

    这个想法其实是前几天在查探到蔷薇精灵内部法阵时冒出来的。

    蔷薇精灵的核心法阵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复合型法阵,巧妙地将两种不同功能的法阵联系到了一起,并且成功发挥出了两种法阵的功效,甚至还获得了1+1&amp;gt;2的效果,可谓是设计完美。

    方墨现在想做的,就是凭借从蔷薇精灵那里学到的复合型法阵,用到改善苏方的情况上。

    说白了,就是在苏方气海内布下复合型法阵。

    方墨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动手,他思索了一阵,先打开个人终端,打开绘图插件,一边思索,一边在虚拟屏幕上勾勾画画起来。

    结合苏方气海内的恢复情况,他将原本用到的基础强固法阵和引流法阵做了一些相应的修改,而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两种不同的法阵,用学到的复合型法阵的方法联系起来,让它们能够同步发挥出更好的效果。

    他花了大概半个小时,大致确定下这个新法阵的阵法图,然后检查了一遍,心中动念,内息流转,开始按照设计好的阵法图在自己体内布置法阵起来。

    这是在拿自己做实验。

    苏方现在体内的情况如此脆弱,经不住半点儿额外的冲击,方墨如果不能实验出一个最稳妥的法阵设计方案来,断然不会直接在她身上使用。

    不得不说,复合型法阵绝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完成设计的。

    方墨第一次尝试就直接宣告失败,两种法阵不要说完美结合在一起,根本连维持自身稳定都做不到,内息刚一凝结便遭受意外冲击散乱,混乱的内息甚至让方墨的经脉小小地受了点儿伤。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方墨凝神调戏了一阵后,继续在虚拟屏幕上勾勾画画,对阵法图进行修改,随后再次在体内经脉中进行试验。

    这样反复尝试了37遍后,方墨终于确定下一个稳定、能够同时让两种法阵起作用的复合型法阵阵法图,并且成功地在自身体内经脉中显示出了良好的效果。

    但他依然不能直接将这个法阵布置在苏方的气海之中,因为经脉和气海承受冲击的能力不同,更何况苏方现在的气海和经脉都还十分脆弱,他还需要继续进行尝试才行。

    方墨定了定神,轻吸一口气,心念转动,引出一道内息流出气海,在经脉中流转一周,却又回到气海之中,随后……在自身气海内布下法阵。

    这是方墨第一次尝试这么干。

    之前他只是利用自身内息在经脉中布下法阵,现在尝试在气海中布置,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并且其实也是受到了帮助苏方稳固气海的启发。

    内息在气海内兜兜转转,倒是没费太多力气就已经布置好第一步的基础强固法阵。

    法阵刚一完成,方墨立即感应到,气海内自然充盈的内息仿佛瞬间变得凝重厚实许多,相比之前似乎变得更易控制,不再像之前那样多少显得有些缥缈无定。

    但是同时,气海中的内息也因此缺少了一些活力和冲击力,似乎是因为受到基础强固法阵的影响,因此被限制住了一般。

    方墨心中生出明悟。

    原来,气海中不仅能够布置法阵,甚至气海中自然生成的内息也能受到法阵影响,因此改变特性。

    这可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发现。

    之前方墨利用炼人篇的功法,在体内布下法阵,是通过这些法阵来强化内息,生成剑气。

    但如果能够直接在气海内布下法阵,在源头上就影响内息特性的话,就意味着方墨可以省去很多将内息转化为剑气的过程,使得生成剑气的速度更快,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更强。

    不过现在没空去深入思考这方面的问题,确定在自己气海内布置法阵没问题后,方墨果断开始了下一步实验——在气海内布置复合型法阵。

    因为气海比经脉承受冲击的能力相对较弱,方墨做实验的速度要比刚才慢得多,对于实验的检查更改也要小心得多。

    这一次,他足足花了接近两个小时,通过108次试验,才终于确定下最后的方案。

    确定法阵在自身气海内正常运转,并且清楚地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方墨深吸一口气,凝神看向依然在治疗舱内安静躺着的苏方,沉默片刻,探手出去,一掌按在苏方小幅气海位置。

    内息透入,轻而易举便破开了苏方自身经脉气海生成的内息抵抗,进入苏方气海。

    有了上次帮助苏方气海内布下法阵协助稳固的经验,现在方墨驾轻就熟。

    内息流转数周,便已经完成了设计好的复合型法阵。

    法阵刚一完成,苏方气海内立即受到影响,一缕缕内息自然生成,被法阵吸引,变得更加稳定强化,流出后,在气海内循环流转,显得更加自然。

    基础强固法阵和引流法阵所组成的复合型法阵,果然同步发挥出了1+1&amp;gt;2的效果,苏方气海内的内息变化远比之前更加快速、更加稳定,也更加安全。

    更重要的是,气海内的变化,自然而然地影响到了苏方经脉中的内息变化。

    很快,她体内经脉中流转的内息也受其吸引,迅速加入到了气海内的循环之中。

    这样循环数个周天,苏方气海中陡然生出变化。

    流动而出的内息自然凝结,竟是逐渐生成一团云雾一般的内息气团,再被法阵强固之后,逐渐蔓延开来,不一会儿竟将整个气海充盈填满。

    就在这时,方墨感应到周身一丝丝空间能量被自然吸引过来,缓缓渗入苏方体内,进入她的经脉,进入她的气海。

    方墨讶然感应着这个变化,一时间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过他一直在紧密监测着苏方体内的情况,暂时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决定静观其变。

    不一会儿,苏方吸收元气能量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多,她气海内部的内息“云团”变得更加厚实凝重,形态渐渐发生变化。

    又过了一会儿,一滴“水”忽然在苏方气海内生成,随后内息“云团”快速发生转变,竟然迅速变成一片片更加厚实清晰的“水团”。

    这些当然不是能够实际看到的景象,而是方墨留在苏方气海内部的那缕内息感应到的情况。

    苏方气海内,那些内息的变化给方墨的感觉就好像是渐渐从云团变成了一滴滴水滴,就好像在她气海之中下起了雨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自然吸纳而来的元气能量越来越强悍,“雨势”越来越大,积蓄在苏方气海内的“水滴”也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一片水泊,再化为水潭、湖泊,最终变成一片汪洋大海。

    如水般凝石浑厚的内息充盈在苏方气海之中,逼得方墨透入她气海内做监视的那一缕内息不得不被迫退了出来。

    随后“水势”涌出气海,浸润经脉,几下呼吸之间,便已经蔓延所有经脉,将苏方整个身体都“浸泡”在内息之中。

    方墨不得不收回了按在苏方肚子上的手,惊讶地看着面前浑身闪烁着淡淡青色水光的苏方,有些不明所以。

    自己顶多也就是帮助苏方进一步稳固气海,并引流内息而已,怎么就能生出这么惊人的变化?

    周身元气能量继续疯狂涌动,被苏方尽数吸收,她体内散发出的青色水光越来越强烈,变得好象不是浸泡在营养液里,而是浸泡在一片幽深不见底的水潭之中。

    这样诡异的情形持续了大概几分钟后,忽然大量元气能量被苏方尽数吸纳,水光收敛,也被尽数吸入苏方体内。

    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

    方墨愣了愣,正要伸手出去,再谈查一下苏方体内的情况,却发现一直闭着眼睛的苏方眼皮突然动了动,然后双眼睁开。

    看到面前方墨,她似乎呆了一下,然后冲方墨笑了笑,伸手摸摸肚子。

    “方墨,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