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冯笑格一脸兴奋、甚至有点儿小期待的模样,方墨很想撬开他的脑袋,觉得他是不是坏掉了。

    “你看我像是杀人犯?”

    “不像。”冯笑格摇头。“但是没人规定只有杀人犯才能杀人,正当防卫也能杀人对不对?”

    听到他问出这个问题,方墨立即肯定,这个家伙一定是从某种渠道获得了一些事情的真相,不然不会这么直接跑来,这样直白地问自己。

    “怎么?你从哪儿听来的?”

    听出方墨有承认的意思,冯笑格更加兴奋了。

    “你杀掉的就是那个该死的欧阳大师对不对?杀得好!就算你没杀他,我也早就准备好了,打算找人暗地里好好地收拾他一顿,谁让他居然敢骗我妍姐头上去。不过我真是没想到,你比我还狠得多,居然直接把他给干掉了!来,说说看,你是怎么杀的他?”

    方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喂,我说,杀人是很好玩的事情吗?你这么兴奋干嘛?”

    “杀人当然不好玩,但是杀一个该死的家伙就很好玩了。”冯笑格笑嘻嘻地浑不在意。“这个见鬼的欧阳大师本来就该死,杀了也就杀了,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心里负担不成?”

    说到这里,冯笑格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第一次杀人对不对?”

    方墨瞪他一眼:“难不成你杀过?”

    “没杀过。”

    “那你说得跟杀鸡一样简单。”方墨一把推开他。“行了,我可没兴趣陪你在这里聊这么无聊的事情,没事的话就让开,我还有事要做。”

    “诶,等一下,别忙着走。”冯笑格连忙拦住方墨。“我来找你可不光是为了你杀了人的事,是有事找你帮忙。”

    “啥事?该不会又是找我去修飞剑吧?”

    “聪明。”冯笑格向方墨比划了一下大拇指。“我把你帮妍姐修好蔷薇精灵的事情传开了,我们圈子里很多人听到后,都想找你帮忙修理飞剑,因为我说你修理飞剑又快又好,价格还公道,又不用担心你是骗子。怎么样?这些活你愿意接的吧?”

    方墨心中一动。

    他当然愿意接了。

    冯笑格所说的“我们圈子”,想来就是他和卓妍这样的富家子弟所在的圈子,那样一帮大少爷、大小姐们,手里有个一两把甚至多把飞剑什么的一点儿也不稀奇,毕竟这是现在富豪阶层的流行和身份象征。

    这帮家伙有很多都是对修行感兴趣,却没那么大的毅力去努力修行,对于炼器什么的更是不可能用心去钻研,自然大多是一窍不通。

    正常情况下,他们当然会去找些专业负责修士道具维护维修的公司处理。

    但那些公司的开价都高,这些富家子弟再怎么有钱,也同样是希望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现在从冯笑格这里知道方墨这个拥有不错能力、收费还公道低廉的家伙存在,当然乐得把事情交给他来办。

    方墨想了一下,迅速定了下来。

    “行,那你帮我接活吧。每接一单,我给你15%的中介抽成。”方摸道。

    “啊?”冯笑格愣了愣。“中介抽成?”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中介抽成是什么意思。”方墨鄙夷地瞅了他一眼。“这些活是通过你的关系给我拉来的,我给你抽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也别跟我矫情,15%的抽成算不上多,你拿着就是了。要是以后不满意,咱们再商量。”

    “哦……这个……我只是……只是顺便在他们面前提了一嘴,说什么中介,也就是把你们互相带个话,算不上麻烦,还抽成什么的……这……这样不好吧?”

    冯笑格有些扭扭捏捏的,很显然他并不适应这种事情。

    “不想要?你可别忘了啊,之前你连两万块都拿不出来给我,难道你个富二代就想一直这么混下去?”方墨故意激他。

    冯笑格脸上神情红了红,随即迅速下定决心,用力点点头。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拿15%的抽成,但我也会帮你好好介绍一些维修的单子。你要是干好了,我们俩就都可以发财了!”

    方墨微微一笑,心想冯笑格这个富二代未免当得太苦逼了点儿。

    说什么发财……

    以方墨目前的能力,顶多也就修理一下3星和3星以下核心法阵出现的问题,受到的局限很多,所以能够接的单子显然也不会多到哪儿去。

    而且这样的单子赚钱也不会很多,一单能赚个几万块就不错了,冯笑格一次抽成也就几千块而已。

    靠这个发财……怕是还不如冯笑格在他父母面前撒个娇来得管用。

    当然了,冯笑格能有这个积极性是好的。

    方墨故意提出要给他中介抽成,就是为的能够提升他的积极性。

    他不希望把两人的合作建立在冯笑格纯粹的感恩心发作上,这玩意不靠谱,方墨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想先用共同的利益把两人联系在一起,这样会更加稳定——尽管这个利益其实很小。

    而且和冯笑格建立起稳定联系的好处,可不仅仅是从他那里接到几笔维修单子这么简单。

    身为富家子弟,冯笑格所能接触到的资源和信息远胜方墨,和他建立起良好的联系,就会帮助方墨在获得这些信息方面更加方便,以后好处多多。

    现在能帮方墨拉来几个维修单子,仅仅只是开始罢了。

    和方墨谈妥分成的冯笑格很兴奋,他低头想了一下,很快便高兴地向方墨打了个响指。

    “我想到了一个最合适的,现在就去联系他,你随时等我的消息。”

    丢下这句话,冯笑格一溜烟便跑了出去。

    看着他径直冲出校门,方墨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又逃课了。

    方墨才懒得理会冯笑格跑去干嘛,他等消息就好。

    看着冯笑格消失,他施施然转身,回到教室,和往常一样开始了下午的课程。

    因为又消失了几天才回来,方墨的归来引起了班上同学们的一阵猜疑,还有几个同学专门趁着课间跑过来,向他打听,他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方墨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实话,便随口胡诌,说自己这几天修炼的时候忽然心生感悟,便离开学校,找了个安静没什么人的地方专心闭关修炼。

    现在闭关结束,他感到神功大成,实力飞涨,便回来继续上课。

    这番鬼话自然没人会信。

    神特么闭关修炼!

    虽说很多修士的确会在遇到修炼瓶颈时,会选择闭关,专心突破。

    但人家闭关哪个不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哪儿有像方墨这样闭关几天的,这不是闹着玩么!

    然而事实就是,方墨上次旷课了好几天,回来后的确实力大进,甚至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一举从以前的最多2级评定一下子冲到了6级,说不定真是去闭了个什么关。

    这次他又失踪几天,回来后号称闭关,难道实力又有长进?

    真要是这样的话,他实力未免涨得也太快了点儿吧……

    但是怀疑归怀疑,方墨不说,其他人顶多也就是心中猜疑,却也没办法拿出实证。

    一群人起初好奇,过了两天,好奇劲过去了,也就平静了。

    这两天方墨可一点儿也没闲着。

    冯笑格知道给方墨介绍单子还有中介提成后,表现得格外积极,第二天便给方墨直接带来了两柄需要修理的飞剑,都是来自冯笑格的一个朋友。

    这两柄飞剑问题都不大,其实也就是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儿问题,导致飞剑的核心法阵内部程序出错,解决起来不难,也没花什么时间,方墨轻轻松松便搞定。

    那两柄飞剑的主人却出手很大方,两柄飞剑方墨一个开价3万,一个开价3万5,他不仅没有任何讨价还价,反而直说方墨给的价格非常良心,表示如果再有什么类似的问题,一定会继续找方墨解决,同时还表示也会介绍其他朋友来方墨这里维修飞剑。

    方墨自然是来者不拒。

    为这帮富二代们修理飞剑,不仅能够轻松赚钱,还能见识到各种稀奇古怪的飞剑和其它修士道具,并见识到里面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核心法阵,进一步加深了他在炼器法阵相关的认知。

    仅仅两天的时间,冯笑格就给方墨介绍了总计7个单子,总修理费加起来达到22万联邦币,就算扣除分给冯笑格15%的中介费,方墨也赚了近19万之多。

    就这么两天的功夫赚到手的钱,足以顶得上他之前拼死拼活好几年才能赚到的钱,这让方墨禁不住心中感慨。

    果然,技(guan)术(xi)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除了忙着赚钱,方墨当然也没放松对自己的修炼。

    通过蔷薇精灵的核心法阵,知道了复合型法阵的要点后,方墨开始尝试在使用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时,也在自己体内布置复合型法阵。

    实验成功的概率不高,因为毕竟不是什么法阵都适合拿来和其它法阵共同作用的,更何况是在方墨体内这么复杂的环境中。

    不过方墨并不气馁,做这种实验本来就没指望成功率多高,能成功一次就是惊喜,再说做这种实验也有利于他对这些法阵的深入理解,怎么算都有好处。

    这样忙碌了两天后,终于到了和苏方告别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