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这里就是我们学校。”方墨在学校门口停下,指了指大门上悬挂着的显眼标牌,向身边的戈薇塔道。

    “哦,太好了,谢谢你,小帅哥。”

    戈薇塔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向方墨挥挥手,转身向大门内部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被学校的警卫给拦了下来。

    不过随后便看到她拿出一个什么东西,给警卫看了看,然后警卫似乎给学校内部取得了联络,随后便将戈薇塔给带了进去。

    看着戈薇塔远去的背影,方墨笑了笑,心想今天还真是个让人意外的邂逅。

    在从宇航中心回到学校的路上,通过闲聊,方墨知道了这位美女的名字,叫做戈薇塔?马法兰帝诺,来自坎达尔星系,也就是开天剑门总部所在的那个星系。

    戈薇塔还告诉方墨,她是坎达尔星系本地人和地球联邦人的混血儿,这次来到地球联邦,是来探亲的。

    而她之所以来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则是因为她的母亲——一名地球联邦人——曾经在这所学校就读,她就想趁着这次来到地球联邦的时机,来看看母亲当年就读的学校到底是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她妈妈叫什么名字,要是知道的话,说不定能从学校历史学员名单上找到。”

    见戈薇塔已经跟警卫一起消失在远处转角,方墨摇摇头,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只是一次虽然有些意外、但实际上很普通的邂逅,正常情况下,他和戈薇塔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犯不着多想那些没意义的事情。

    相比起考虑这些,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应该思考一会儿怎么应付程度的询问。

    上午他是专门向程度请了假去送苏方的,现在回来了,还得去向程度报个到。

    等会儿见到程度,他肯定会问起一些细节,搞不好还会调侃方墨两句,又或者再次严肃地教育方墨几句,方墨得提前想好一会儿怎么应对。

    正一边思索,一边向教师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时,一条人影突然从旁边窜出来,拽住方墨的胳膊。

    “喂!停下!”方墨赶紧打断了对方。“我说冯笑格,你这家伙怎么每次都这样突然从旁边蹦出来?你是专门等在这里吓人的吧?”

    冯笑格嘿嘿一笑:“我就是专门在这儿等你的。我刚才到你们班上问过,他们说你上午请假了,不过中午会回来,所以我就在校门口等着你。喂,告诉我,刚才那位美女是谁?看起来好像是你把她给送过来的,你们俩什么关系?”

    “能有什么关系?”方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是偶然碰到,她到学校来有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走,正好看到我胸口的校徽,知道我是这里的学生,就让我帮她带个路。”

    “就这些?”

    “废话,就这些,不然还有别的?”

    “诶,那真是可惜。刚才那个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啊,你就没趁机跟人多套套近乎?说不定美女会对你另眼相看呢?”

    “我吃饱了没事干吗?”方墨摇摇头。“行了,你小子专门在这里等着我,一定是有事吧?说,什么事?”

    “哦,就是我上午才接到一个单子,想来问问你接不接。”冯笑格一脸期待地看着方墨。

    虽然他是在问方墨接不接,但很显然他是很期望方墨答应的。

    这几天帮方墨介绍维修飞剑和其它修士道具的活,方墨赚了一笔,他也拿到了3万多的提成。

    尽管这钱不多,甚至比不上他每个月从父母那里领到的零花钱,但这钱却是他第一次自己挣来的,和从父母那里要到的钱感觉完全不同,要有成就感得多。

    因为这一点,他很多时候甚至比方墨还要积极,还要主动。

    “哦?又接到了?是什么单子?拿来我看看。”方墨习惯性地伸出手。

    然而冯笑格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打开个人终端,直接将待维修的飞剑或者其它修士道具的详细资料展现给方墨看,而是摇了摇头。

    “这次不能直接拿给你看,对方提出要求,必须要你自己上门服务。”

    “哦,那你没告诉他,上门服务要多收10%的手续费吗?”方墨反问。

    这是他向冯笑格订下的规矩。

    因为有些人并不放心将自己的飞剑和宝贵道具交到方墨手上修理,所以方墨表示也可以提供上门服务,当着对方的面进行维修。

    但这个上门服务既然是额外服务,当然就要额外收钱,暂定为修理价格的10%,这一点一般得提前说清楚。

    “说了,对方同意了。”冯笑格点头。“不过那边催得急,说必须要今天之内看到结果。”

    “今天?”方墨眉头大皱。“今天可都过去半天了,下午还要上课,难道我们晚上加班?”

    “这还不简单,下午不上课就行了嘛。”冯笑格摆摆手,一脸理所当然。

    “又让我逃课?我这个月都旷了多少课了,再逃一次课,被程老师知道,非骂死我不可!”方墨有些不太愿意。

    “既然你都逃了那么多,那多逃一次也没什么嘛。”冯笑格笑嘻嘻的,浑不在意。“反正都快毕业了,旷课次数再多,这个时候也不影响什么。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你可就要少赚好几万。而且那边可是跟我说了,如果你这次能让他满意,后面还可能给你更多活。”

    方墨心中纠结了两秒,然后果断作出决定。

    当然是赚钱更重要。

    相比起这一单能赚几万,以及有可能的后续收益,逃一下午课什么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嘛。

    “那好吧,我们走,要去哪儿?带路。”

    听到方墨答应,冯笑格顿时大喜,扯了一下方墨,率先出了校门。

    ……

    ……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校长办公室。

    校长陈平科此时没有像往常一样,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睡着午觉,而是站在自己专属的校长办公桌的另一边,微微低着头,神态恭敬地看着桌子对面。

    在那张平常只有他才能坐的高级海魂兽皮座椅上,此时却被另外一个人霸占。

    如果方墨在这里,一定会非常吃惊。

    因为坐在椅子上的,赫然正是他刚才带过来的戈薇塔。

    现在的戈薇塔,完全没有刚才和方墨相处时那种热情洋溢的模样,脸上灿烂的笑容更是丝毫不减,反而像是挂上了一层寒冰,眼神冷冷地盯着面前站着的陈平科。

    “陈校长,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陈平科额头渗出一滴冷汗,他忍不住用手擦了擦,头垂得更低了一些。

    “那个……马法兰帝诺长老,这件事……我实在没办法……”

    “没办法?”戈薇塔杏眉一竖,冷哼一声。“这个苏方放在学校里3年,现在拍拍屁股走了,结果你居然只能这么看着她走,然后告诉我没办法?”

    “啪——”

    戈薇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脸上现出怒气。

    “你难道不知道,剑门关注了她多久?剑门对她的期望有多大?我们等了她足足3年,就是想等她毕业后能够顺利加入剑门,结果你就让她这么走了?”

    “那个……长老,是真的没办法。”陈平科无奈苦笑。“她虽然在学校待了3年,却从来没有参加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从来没有享受过学校的什么福利,更不要说像另外那几名学生一样,早早就和剑门签署了协议。她要走……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留下她。”

    “没有理由,你就不会创造出理由来吗?!”戈薇塔怒意更甚。“她这样的天才,好不容易进入了剑门办的高中,结果现在却转头跑到了别的地方,这样的损失你让剑门怎么接受?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要你这个校长又有什么用?”

    陈平科额头冷汗直播,脸上苦笑。

    这件事的确是他没有办好,但这3年他用出了各种手段,苏方却一概置之不理,不为所动,整得油盐不进,让他像是老鼠抓龟,无从下手。

    现在苏方一走了之,剑门早就看中了的这名超级天才脱离了剑门的掌控,自然会引得剑门方面大为光火。

    但陈平科怎么也没想到,剑门方面竟然将戈薇塔?马法兰帝诺给派了过来!

    别看马法兰帝诺看起来十分年轻,大概就是25、6岁的样子,但传闻中,她的实力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元婴境。

    以她这个年纪、这个实力,可以称得上天赋惊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惊人的天赋,她才会以不到30的年级就能当上开天剑门的长老,成为开天剑门历史上最为年轻的一位长老。

    这样一位在开天剑门内无论名气、地位都极高的修士被派来地球联邦,专门处理这件事,可见开天剑门对于苏方的离开多么不满。

    “长老,虽然苏方走了,但学校里还有不少天赋并不比苏方差很多的天才学生,他们一样具备很强的培养价值。而且他们和苏方不同,绝大多数都已经明确表示,毕业后将会选择进入剑门。”

    “嗯。”戈薇塔用鼻子回应了一声。

    看出戈薇塔很明显还不满意,陈平科使劲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

    “另外除了原本就已经就被我们锁定的学生们,最近一次的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还冒出了一名同样让人眼前一亮的学生。他虽然比不上苏方,和之前上交的名单上那几名学生相比实力也有所不如,但是我觉得……他的天赋恐怕并不会差上太多。”

    “是吗?”戈薇塔狐疑地瞥了陈平科一眼,冷笑道:“我对你的眼光表示怀疑,不过也好,拿来让我看看。”

    听出戈薇塔口气松动,陈平科长长松了口气,赶紧打开个人终端,显现出一名学生的资料。

    戈薇塔一眼扫过去,顿时愣住。

    “竟然是他?”

    虚拟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学生,赫然正是方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