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科沃尔集团出品的第78代“飚剑”970型豪华私人悬浮梭车,在京南市市区东南70多公里的某座山谷里骤停下来。

    飚剑豪华梭车的超强性能,并没有让乘坐在上面的方墨感到任何不适,但当他和冯笑格一前一后从车里下来后,左右看看四周的环境,却脸上露出浓浓的疑惑。

    “喂,冯笑格,你那位朋友,就住在这么个荒山野岭里?”

    冯笑格切了一声,露出一脸“你不懂”的表情。

    “这哪儿算什么荒郊野岭啊。我跟你说,现在联邦的流行,就是越有钱的住得越偏僻。要不是月球新区上被联邦政府严格军事管制,你信不信上面全都是有钱人?我家是不够有钱,不然肯定也会找片没什么人的山里住着。你想想看,那多爽啊……”

    看着冯笑格一脸向往的模样,方墨只能撇了撇嘴。

    他可没法理解这些有钱人的想法,不过这无所谓,反正他只是来挣钱的,钱比较重要,地方在哪儿就不那么重要了。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冯笑格并没有向往常一样直接驱车进入那些有钱人的庄园,而是停在这个四下一看啥都没有的地方,总不能在野外交易吧。

    不过没等他疑惑多久,一阵突突突的声音从山谷间的树林里响起。

    片刻后,一辆充满古典意味、只有在某些古战争片中才会出现的重型装甲柴油坦克车从森林的大树空隙里穿行出来。

    宽阔厚实的履带碾碎了沿途上所有的杂草树枝落叶,也将泥土压出一条条鲜明、错落有致的横土条,前方粗壮的炮管在行进中左右转动,将碰到的所有灌木连通树木一并扫倒,看起来无可抵挡、霸气十足。

    看着炮管每次撞上树木时,上面亮起的青色光芒,方墨忍不住嘴角抽动,感觉一股深深的蛋疼。

    他一眼便看了出来,这个坦克车怎么样先不说,但这根炮管上绝对镶嵌了一座3星级、甚至是3星级以上的法阵。

    而这个法阵的作用虽然不太明确,但目前能够看得出的,一是强固炮管,可以让这一根锈迹斑斑、也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坦克车能够硬抗大树而不出现损坏,二是凝聚元气能量,形成一道剑气。

    简单来说,就是把这根炮管当成了一柄飞剑,这才能够让它在法阵的加持下,轻易地切开粗壮的树木。

    但是方墨也可以看得出来,炮管上的法阵和炮管本身显然并不协调,就好像是把一柄飞剑上的法阵生搬硬套过来一般。

    “这个炮管上的法阵涉及绝佳,如果采取合适的飞剑材料,打造出一柄适合法阵发挥的剑体,那么一定是一柄非常不错的飞剑。现在用到这个炮管上……”

    方墨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在面前停下来的重装甲坦克车,心中感叹。

    有钱人真会玩。

    坦克车刚一停下,上面的盖子打开,一名看起来比冯笑格和方墨都大了几岁,但也不过就是20出头的年轻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嘿,格子,我这辆坦克车怎么样?威风不?”

    从坦克车出来后便陷入一脸呆滞的冯笑格,用力甩了甩脑袋,抬头问道:“我靠,大马,这玩意你从哪儿弄来的?”

    被称作“大马”的年轻人,就是这次冯笑格联系到的“客户”。

    他本名姓马,叫马远宁,具体干什么的方墨不知道,因为冯笑格没说,只知道他家家境比冯笑格和卓妍还要强悍,称得上是联邦内的一流富二代。

    听到冯笑格的问题,他哈哈大笑,从坦克车上一跃而下,拍了拍身边几乎赶得上他一般高的履带,得意地答道:“这是我花了大价钱才弄到手的,至于怎么弄,这个可不能告诉你,反正你知道就行了。”

    冯笑格哦了一声,点点头。

    他知道,既然马远宁没有明说,那肯定是用了点儿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这在富豪圈子里算不上什么大事,只要有足够的钱,很多事情办起来都远比想象的轻松。

    冯笑格十分羡慕地围着坦克车转了一圈,啧啧称叹。

    “想不到你连这种东西都能弄到手,亏马叔叔也会同意。唉,我爸妈怎么就对我管这么严呢,搞得我连点儿零花钱都得自己想办法赚。”

    “切,这玩意花的钱也都是靠我自己赚到手的,老头子想反对也没话说。我跟你说,上个月我在兰考星系干了一波,赚了……”

    说到这里,马远宁忽然停下来,像是这时候才发现方墨一样,扫了他一眼,然后指指方墨,向冯笑格问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够帮我修理飞剑的同学?”

    “对,就是他,他叫方墨。”冯笑格点点头,然后指着马远宁向方墨介绍。“这位就是马远宁,我一般叫他大马,你称呼马哥就好。”

    “马哥你好。”方墨赶紧笑着伸出手。

    这个家伙看起来是个有钱的主,可不像冯笑格那么惨兮兮的是个苦逼,不能怠慢了。

    马远宁瞅了一眼方墨递过来的手,没有伸手的意思。

    他斜睨了方墨一眼,冷哼一声道:“我可跟你先说好了,虽然你是格子介绍来的,我卖他一个面子。但如果你活没干好,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方墨这些天和这帮富家子弟接触多了,知道这帮人里虽然大多家教很严,待人接物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客气有礼,但也不乏马远宁这样表现得嚣张跋扈的家伙,自然不会生气,只是依然保持微笑。

    “当然,如果不能解决问题,那我肯定不好意思收钱,请马哥你放心。当然了,我也要事先说明一下,我能解决的只是飞剑法阵上出的问题,如果是飞剑剑体本身的问题,可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还请马哥你体谅。”

    “我知道,格子提前跟我说过了。”马远宁摆摆手。“我这次要弄的就是法阵上面的问题,本来已经和一家专门负责飞剑维护维修的公司说好了,让他们帮我修,刚好这时候格子找上门来。”

    说到这里,他看向方墨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听着,小子,如果你能弄好,那我给钱肯定爽快,格子的面子也挣到了,大家都好。但如果你弄不好,格子的面子丢了,我的时间也被你浪费掉,大家都不好。你知道这个后果的,嗯?”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方墨神情轻松,耸了耸肩,笑道:“我明白。”

    “那就好,走吧。”

    马远宁手一挥,转身跳上坦克车,直接落了进去。

    从他刚才跳出来,和现在跳回去的动作来看,这个家伙的实力应该相当不错,最起码在肉身锻炼上不会比冯笑格差,或者更强。

    “大马就是这脾气,你别介意。”冯笑格过来安慰了方墨一句。“但如果你能让他满意的话,他其实对人特别好。方墨,好好干,如果这次干好了,接下来光大马这里的单子就能接到不少。”

    “没事,想赚钱嘛,怎么能在乎客户的态度是不是?”

    方墨摇头笑笑,和方墨齐齐跟上。

    坦克车虽然在树林里所向披靡,但速度自然是快不起来,两人轻松跟着,还能一路有说有笑。

    这样劈开树林走了十来分钟,前面豁然开朗。

    一片宽阔的山谷之中,首先看到的一个小湖波光粼粼,小湖边一排极具古典自然风味的小木屋连绵延伸开来,将小湖北面环绕在内,配合周边山谷清幽,绿意葱葱,尽显宁静祥和。

    然而,在小湖南岸一大片平整的土地上,此刻却停放着两排、大约十来架具有鲜明超现代高科技感觉的小型飞艇,严重破坏了这里清幽宁静的氛围。

    而在飞艇更南面的平地上,却是一片被平整得更加整齐划一、像是一片大操场的土地。

    这片操场上,正有一群数十名赤着上身,只穿大裤衩的彪形大汉排列整齐、呼呼喝喝,像是在做着某种训练。

    阳光晒在他们的光膀子上,汗珠被光芒层层反射,将他们的剽悍之气显露无怡,却也让整个山谷的幽静氛围更是被破坏无怡。

    方墨看着面前这个十分不协调的场景,心里无比别扭。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这边方墨在这里观察着周围环境的时候,那边马远宁已经把坦克车停到了一边,走进其中一间木屋,片刻后拎着一柄飞剑走了过来。

    “给,这就是今天找你修的飞剑。”

    马远宁将手中飞剑丢给方墨。

    “不过说是修也不完全正确,这柄飞剑用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没那么顺手。格子说,你这家伙不仅能修理飞剑内被破坏的法阵,还有点儿法阵设计修正能力。我要做的改动要求不多,而且这柄飞剑的等级也没那么高,你要是有格子吹的那么牛,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方墨接过飞剑,内心探入,在飞剑内部转悠两圈,沉吟片刻,抬头看向马远宁。

    “马哥,这柄飞剑……恐怕并不是给你用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