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远宁脸上露出意外表情。

    “哦?你怎么知道不是给我用的?”

    “这个嘛……”

    通过内息探查这柄飞剑,方墨发现,这柄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虽然设计严谨、布置精准,称得上一个非常优秀的法阵设计。

    但是除此之外,这个法阵并没有太多出众之处,整体来说,就是一个很标准、很完善、很……没有错误的法阵,并且绝对不会超过2星级。

    这样一柄飞剑,照理说应该是拿出去作为标准制式飞剑出售的大街货,像马远宁这种富家子弟,又怎么可能看得上。

    要知道,方墨这些天帮那些富家子弟维修处理过的飞剑,虽然核心法阵等级也不是特别高,但最低也是3星级,并且设计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特色鲜明,可和这柄飞剑完全不同。

    方墨将自己的分析讲完,马远宁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

    盯着方墨看了一会儿,马远宁摸着下巴,点点头,转头向冯笑格道:“嗯,不错,格子,你介绍来的这个同学当真有点儿本事。”

    冯笑格立即露出得意笑容。

    “当然,没点儿本事的话,我怎么敢介绍给你,这不是坑你嘛。”

    他转头看向方墨,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方墨,你既然把这名飞剑的核心法阵弄得这么明白,那应该知道怎么修理它吧?”

    谁知道方墨却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啊?你不知道?”冯笑格诧异地看着他。“你不是已经摸清楚了嘛。”

    “我是搞清楚了这柄飞剑的核心法阵,但其实这个核心法阵并没有什么明显问题,所以我想……马哥你找我来,怕不是为了维修的吧?”

    “嗯?”冯笑格一怔,转头看向马远宁。

    “聪明。”马远宁脸带笑意,向方墨比划了一个大拇指。“我这次找你来的主要目的,的确不是为了让你修理飞剑,而是帮我重新设计一下里面的核心法阵,对法阵的功效做一点儿改动。”

    方墨皱起眉头:“马哥,设计法阵和修理法阵可是两码事。”

    “怎么?做不到?格子可是对我说,你的法阵设计能力也很不错,我这才会答应让你来。”

    方墨看向冯笑格。

    冯笑格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道:“对,我是这么跟大马说的。我也没说谎,方墨你的确有这个能力不是嘛。如果不是,你当初跟我一起去工作室找他们麻烦的时候,也不会让他们心服口服。对不对?”

    方墨翻了个白眼,有心骂冯笑格两句,却也知道现在不合适。

    经过这段时间对核心法阵的专心研究,以及炼剑篇里带来的帮助,再加上不停地在自己体内经脉中布设法阵进行尝试,他现在的确拥有了一定的核心法阵改良设计能力。

    但他有自知之明,这个能力目前完全称不上强,对一般的法阵做些改良型的修改还行,但要说重新设计,那还不太够格。

    “喂,方墨,我可是相信格子才叫你来的,你可别让我失望。”马远宁指了指方墨手中的飞剑。“再说我对你也没有太高要求,只是对这柄飞剑的性能不太满意,让你做一些相应的、小小的修改罢了。这你都做不到?”

    方墨皱了皱眉,他倒是想说自己做得到,可万一搞砸了,以目前看到的这个马远宁的脾气,后果难料。

    更重要的是,这一定会影响自己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口碑,对以后接其它单子会很不利。

    方墨正要开口拒绝,马远宁却突然向他伸出两根手指。

    “20万。”

    “嗯?”

    “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要求,那我会给你设计费20万。另外只要你搞定一柄飞剑,就额外给你1000,你看怎么样?”

    方墨顿时精神一振。

    这可是20万!

    他还从来没有一次挣到这么多钱。

    不过……

    “请问,什么叫做搞定一柄飞剑,就额外给我5000?”方墨疑惑问道。

    “这还不明白?既然让你帮忙重新设计核心法阵了,那么搞定这些飞剑里面的核心法阵,把它们改成你重新设计的样子,当然还得找你来,不然我另外找设计师多麻烦。”

    方墨明白过来。

    他之前猜测得果然没错。

    马远宁拿出来的这柄飞剑是标准化设计的批量产飞剑,显然他购入的不止一把。

    现在他找到方墨帮他重新设计,就算设计完成,还得让这些飞剑内部重新镶嵌法阵,这才算是真正完成改良。

    在有完整法阵的前提下,这个工作虽然只能算是按部就班,对于一名设计师而言相当于体力活,但换个不懂的人来也的确搞不定,马远宁让方墨一并接手也是理所当然。

    方墨想了想,也向马远宁伸出两根手指。

    “2000。”

    马远宁瞪大眼睛:“干嘛?跟我讨价还价?我可是打听过的,镶嵌法阵这活市价就是1000,你想讹我?”

    “你打听到的只是镶嵌1星法阵的价格,但这柄飞剑里的核心法阵却是2星级标准,价格当然不一样。”

    马远宁皱起眉头,想了想,打开个人终端,似乎是上网查了查,最后关闭个人终端,向方墨点点头。

    “行,只要你能搞的定,2000就2000。”

    “很好。”见价格谈妥,方墨露出笑容。“那么请问,马哥,你想对这柄飞剑的核心法阵做什么样的改良?又或者说你想让这柄飞剑获得什么样的性能?”

    “唔……这个嘛,你等下。”

    马远宁想了一下,示意方墨稍等,走到小湖南岸的那个大操场上,招来一名正在操练的大汉,和他聊了一会儿,然后两人一起过来。

    “喏,让汉斯克跟你说。”

    方墨转头看向这名被称作“汉斯克”的大汉。

    他有比较明显的北欧人种血统特征,见方墨看向自己,咧开大嘴,高高的颧骨上扬,眼睛都要瞪到额头上去的样子。

    “嘿,这柄飞剑别的都好,就是用起来不太……不太够劲,而且轻了点儿,拿来近战的话,不怎么顺手。”

    “所以你们的要求,就是提升威力,增加它的重量?”

    “对。”

    方墨沉吟起来。

    增加重量这个还好说,分别有两种方法,一是直接对剑体动手,更换材质,那么提升重量很简单。

    但一般人不会这么做,为了飞剑操控起来更轻松,现在的飞剑设计中,对剑体的要求一般都是越轻越好,为此可是有很多公司都拼了命地研发新型飞剑剑体材料。

    第二种方法,则是在核心法阵上做手脚。

    所谓飞剑重量什么的,其实主要来源于在星球上的重力影响,如果有方法改变重力,那么自然就能改变重量。

    在核心法阵的设计上,是有一种能够改变重力的法阵模型。

    只要将这个法阵镶嵌在飞剑里,就能达成改变飞剑重量的效果。

    相比起增加重量,倒是提升威力这个比较难弄。

    想要提升飞剑的威力,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提升飞剑核心法阵的星级,更高星级的核心法阵,能够发挥出的威力自然更高。

    但这对飞剑的剑体要求也更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动的。

    现在方墨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减弱这柄飞剑核心法阵的其它功能,来相应的提高它的威力。

    将自己的大致思路说给马远宁和汉斯克听后,却得到了两人的一致认可。

    “没问题,只要能让它威力变强,别的功能稍微弱一点儿也没什么。对了……”马远宁忽然神情一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方墨,你会不会设计一次性飞剑?要是能把这些飞剑改成必要时候拿来当一次性飞剑使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方墨脸色一变。

    “这可不行。制作一次性飞剑可是违反《修士杀伤性道具管理条例》规定的,我要是帮你做这个被发现了,那不仅我要倒霉,马哥你们也一样会倒霉。”

    “切,你当我不知道?”马远宁摆摆手,浑不在意。“那个什么管理条例里禁止的是3星级的一次性飞剑,这个飞剑里的只是2星级法阵,根本不违反规定。”

    方墨无语地看着他。

    这个家伙对飞剑的威力这么执着干嘛?

    一次性飞剑通常来说是用作军用物资,他一个富二代,弄一批一次性飞剑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