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疑惑归疑惑,但既然马远宁坚持,他是金主,方墨也无话可说。

    确定了马远宁的要求后,方墨手握飞剑,内息探入,将飞剑内部的法阵完全摸索清楚,然后再在体内经脉中复刻出来。

    这就是他相对于其他飞剑设计师来说最大的优势。

    凭借着人体飞剑炼成功法里“炼人篇”和“剑人篇”里的方法,他可以将任何功法在体内进行模拟复制。

    通过这一点,他能够轻松地在体内高速完成无数遍实验,并且对法阵的任何一点儿微小改变都了如指掌,效率极高。

    现在这柄飞剑内的核心法阵不过是2星级法阵,复杂程度不高,他掌握起来更加轻松,变更起来也相对简单。

    而且对于一次性飞剑,他的了解甚至比绝大多数飞剑设计师都要了解得多。

    因为,在和卡拉玛格的战斗中,他可是把自己当做一次性飞剑使用过。

    花了并不长时间,他就已经完全解析清楚这个法阵,心中一动,瞬间完成数十次尝试,对法阵做出了相应的更改。

    接下来,他内息继续探入飞剑,运转内息强行扭转了飞剑中的核心法阵,将其变更为自己尝试后一样的法阵样式。

    “好了。”检查一遍,确认无误后,方墨睁开眼睛,向马远宁道。

    “啊?好了?”

    不仅是马远宁,正陪着他说话的冯笑格还有还有旁边等着的汉斯克都是一脸懵逼。

    “这就好了?”

    他们本来觉得,这个要求不可能那么容易搞定,方墨现在应该是正在对飞剑内部进行检查,接下来能在今天内拿出一个基本方案就算不错了。

    却没想到,方墨竟然只是一闭眼、一睁眼,几下呼吸的功夫,竟然就……就好了!?

    “喂,方墨,你说好了的意思……是这柄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已经改良完成了?”

    “是的。”方墨点点头。“不过这只是暂时性的,为的是让马哥你看看改良后的效果。如果想要永久改变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还需要一些材料配合。”

    “拿给我看看。”

    马远宁从方墨手中接过飞剑,注入内息,飞剑表面上立即浮现出淡淡红色光芒。

    这显然是飞剑内部核心法阵被激活的标志,只是马远宁可以清楚地感应到,这柄飞剑,和之前相比,明显有些不一样了。

    飞剑内部蓬勃涌动的元气能量,是之前在这柄飞剑里根本感应不到的。

    马远宁心中一动,继续运转内息注入飞剑,片刻后飞剑已经冒出浓烈红色光芒。

    然后马远宁随手一扔。

    “刷——”

    飞剑在空中化作一道凌冽红色光芒,瞬间穿透数百米距离,扎入远处一座小山。

    “轰——”

    一阵地动山摇,剧烈的爆炸声响过后,小山正中的山腰处,一个巨大的深坑骤然出现。

    看起来,就好像是山腰上突然冒出一个山洞出来。

    马远宁、冯笑格、汉斯克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小山上的那个深坑。

    这……是这柄飞剑应该有的威力吗?

    马远宁愣愣地转头看着方墨,眼神逐渐从惊奇转为了惊喜。

    他本来只是耐不住冯笑格不停地在自己面前推荐,这才卖他个面子,允许让他带方墨过来试试。

    但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方墨不仅真的有改良飞剑核心法阵的能力,而且这个能力还如此惊人!

    这柄飞剑原本的威力他当然是清楚的,它其实就是一柄普通的2星级飞剑,虽然请专人设计过,比一般的2星级飞剑要强出不少,但威力也就是2星级飞剑的程度,并没有破格提升。

    然而现在,他这么随手一扔,居然就造成了如此惊人、甚至可怕的杀伤。

    一剑就能在山腰上轰出一个洞来,这根本是3星级飞剑才有可能造成的威力!

    “喂,方墨,你已经将他改造成一次性飞剑了?”马远宁想了一下,觉得只有这个可能。“那你刚才还说什么暂时性、永久,一次性飞剑不就是扔过就算嘛。”

    “不,改造成一次性飞剑还是太危险了,我只是按照一次性飞剑法阵的特性,对它做了点儿相应的修改,让它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足够强大的威力而已。如果把一次性飞剑比作科学侧的导弹,那么它就是可回收的可填充炮弹吧。”方墨解释道。

    “你说……可回收?”马远宁敏锐地补充到了方墨话里的关键词,指指远处那座小山。“意思就是那柄飞剑还没坏?”

    “嗯。”方墨点头。

    “汉斯克,去看看。”马远宁果断向汉斯克下令。

    汉斯克领命而去,转身开上一艘小型飞艇,飞向那座小山。

    不一会儿,他便已经返回,手中捧着一柄飞剑,正是刚才被马远宁丢出去的那柄飞剑。

    马远宁接过来在手中仔细看了两遍,确认这柄飞剑外观完好无损,和真正的一次性飞剑使用后剑体全毁完全不同。

    而将内息探入后,飞剑表面立即显现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很显然内部核心法阵也没有受到破坏,依然完好。

    只不过和刚才相比,现在飞剑上的淡红色光芒黯淡了许多,大概是刚才方墨所说的,暂时性改良结束导致。

    马远宁心中惊异。

    他向方墨提出的要求,是将这柄飞剑改成一次性飞剑。

    虽然现在方墨没有按照这个要求完成,但从刚才飞剑扔出去的效果来看,其实并不比真正的2星级一次性飞剑弱上多少。

    由此可见,方墨对这柄飞剑的改造有多么成功,多么惊人。

    这个叫做方墨的小子,当真是像冯笑格所说的那样,根本是个飞剑设计方面的天才!

    马远宁拿着飞剑沉思片刻,向方墨道:“效果我看到了,但你刚才也说过了,这是暂时性的效果,我要看的是永久改良后的效果。你能做到吗?”

    “当然能,但是这需要材料。”方墨耸耸肩。“如果没有合适的材料,我也没办法永久改变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我想马哥你应该明白。”

    马远宁点点头:“你需要什么材料?”

    “天辰星沙、格洛尔点金、烈火花星屑……”

    方墨沉吟片刻,说出一大窜材料名称,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材料费你出。”

    “没问题。”

    马远宁听罢,一口答应,转头便向汉斯克吩咐下去。

    “去把方墨刚才要的材料弄回来,动作要快。”

    汉斯克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带汉斯克离开,马远宁忽然向方墨问道:“对了,方墨,我听格子说,你还没有决定毕业后的出路?要不你跟我干吧。”

    方墨一愣:“跟你干?干什么?”

    “嘿,那能干的可就多了。”

    马远宁伸出胳膊,揽住方墨的肩膀,带着他转了半个圈,指着那些还在小湖南岸操练的那群大汉们。

    “看见没有?那群家伙都是我的手下,他们跟我干了几年,每个人待遇都好得很,别的不说,每人我都在京南市奖励了一套房子。这个你总该懂的吧?”

    方墨当然懂。

    京南市虽然不是联邦内那几个超一流大城市,但也算一档城市,房价不低,想要在京南市内拥有一套房子,怎么着也要个几百万联邦币。

    马远宁说这帮手下在他手下干了几年,每个人就奖励一套房子,那的确可以算是待遇丰厚。

    “跟着我干还有一点儿好处,那就是修行资源丰富。你不是想要成为强大的修士吗?但我告诉你,想要成为强大的修士可不是光说说的,最重要的就是资源。如果没有好的功法、好的修炼环境,甚至连一瓶高级的淬体液你都买不到,你觉得能成为一名强大的修士吗?”

    方墨摇头。

    马远宁说的是实话。

    修真世界发展了这么多年,修士的成长变强早已经变成了固定的套路,任何一名修士的培养,都离不开大量的修行资源。

    在现今这个世界里,想要单凭自己就成为强大修士,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毕竟奇遇这种东西,通常只存在于小说幻想里,现实中几乎不可能有。

    “跟着我干,我就可以保证你有最好的淬体液、最好的功法、最好的修炼体系和环境,保证你变强得更快。”马远宁继续诱惑方墨。“这比你去考什么修士学院,出来后再苦兮兮地为了一门破烂功法绞尽脑汁,甚至拼命可要好得多。怎么样?考虑下吧?”

    如果方墨是一名普通的高中学生,听到马远宁这番劝诱,肯定早就心动了。

    然而他不是。

    “多谢马哥的好意,不过我已经决定好了。”方墨笑着摇头。

    马远宁皱皱眉头:“真的不愿意来?”

    “不是不愿意,而是我有别的想法,不好意思。”

    听出方墨虽然语气缓和,但态度坚决,马远宁也只能摇了摇头,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耐心等了不到一个小时,汉斯克驾驶的小型飞艇重新飞了回来,他还带来了方墨所要的各种材料。

    清点完材料没问题后,方墨也不再耽搁时间,正式开工。

    马远宁想让方墨改造的飞剑总计50柄,原本他预计给方墨一个星期的时间搞定,却没想到方墨的动作远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

    仅仅只是花了一个下午,外带半晚上的时间,方墨便已经将50柄飞剑全部改造完成。

    检查完这50柄飞剑全部合格后,马远宁非常爽快地将设计费连同制作费在内的30万、再加上上门服务费3万,总计33万转到了方墨的个人账户。

    半天的工作就收入了33万,就算扣掉要给冯笑格15%中介费,还能剩下足足28万。

    这样的赚钱速度,简直大大出乎方墨的想象,以至于最后完成工作的时候虽然筋疲力尽,却也依然能够笑逐颜开。

    而且在向马远宁告辞的时候,马远宁还向方墨表示,如果以后有类似的活,一定还会找方墨来干,也就意味着方墨以后又多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收入来源。

    坐着冯笑格的私人悬浮锁车,和他一起回到市区后,方墨将中介费转给冯笑格,两人分开,冯笑格直接回家,方墨却没有,而是买了点儿东西,拎在手上,向和家相反的方向快速前去。